碧源深深_第一部铁血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部b

    铁血铸魂文心悟

    引子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新明丽。水做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绿水萦回,白云缭绕,犹如仙境。一切都是绿的,绿的天,绿的水,绿的山。就连满山遍野踏青人们的脸上身上也染了一层淡淡的绿。

    沿着蜿蜒起伏的盘山古道,一直往上,就来到了山顶的-片空地,这里草绿花红,石洁泉清。左面是百丈崖大瀑布,瀑布一泻而下,倾玉吐珠,直落崖边的翠玉潭里。潭满玉出,那大块大块的碧绿软玉从潭水边的岩石缝隙中挤出,顺山势而下,-路欢歌,奔向山底下的碧玉湖。闻名的丹霞寺,就座落在大瀑布的旁边。它依山而造,气势宏伟。山门的石坊上刻一幅隶书对联,上书一一一

    “门辟九霄仰步三天胜迹,阶崇万级腑归千嶂奇观。”

    清城朱府的大少爷剑生,和妻子梅,以及丫鬟林文婷,从丹霞寺走出来,顺着山路向下走。梅走在前面,林文婷抱着三岁的女儿小雯跟在她的身后。

    剑生望着眼前这两个漂亮女人,心旷神怡。他又看看远处的山峦,心中顿时有一种“万山拜其下,孤云臥此中。”的感觉。

    梅长得清秀文静,坐臥站行都不失大家闺秀的雅姿。而她的女儿小雯尽管才三岁,长得就象个小天使,活泼可爱,走到那儿那儿都充满明亮、幸福和快乐。

    文婷今年十六岁,是梅从娘家带来的贴身丫鬟。她天生丽质,文雅中略带一点美媚。同梅情同姐妹。朱府上下都没人把她当下人看,因为她不但断文识字,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而且还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和风范。她家原是江南大户。到了他父亲林敬轩这辈,家道败落。父亲林敬轩不善生意,热衷于教书育人。还参加什么革命党,被通辑在逃。她和母亲是被大伯当累赘赶出家门流落异乡的,她们流离颠沛,四处漂泊,到处寻找丈夫和父亲林敬轩。母女俩流落街头,相依为命。后来母亲在饥寒交迫中病死,她又被人贩子卖到王家,成了梅的贴身丫鬟。

    最让剑生激动不已的是,梅和老夫人商量好要把文婷收为他的二房,这次回去就选吉日把喜事给办了。一想到这些,剑生心里就痒痒的,体内有股热流在一荡一荡的往外涌。

    突然山下响起了枪声,四匹战马带着-群小喽啰从山下跑上来,堵住了前面下山的人群。游人们惊慌地四下乱跑,却被小喽啰们一个个抓回,他们被迫手抱着头,蹲在地上。小喽啰们开始一个挨一个地从游客身上收敛钱财。

    那个骑马的大胡子被人喊着二爷的大汉跳下马,拿着马鞭在人群中转了一圈,在梅和文婷跟前停了下来:“这两小娘们长得不赖!来呀,小的们!带回去给大哥,二哥当押寨夫人!”

    几个喽啰围住梅和文婷就去抢。

    剑生忙过去作揖道:“这位大爷!我是清城朱府大少爷朱剑生,咱们交个朋友。您要多少钱都行,回头我让家人给您送去!只是这两位女子是我的家眷,求大爷放过她们!”

    “清城朱府?听说过。是很有钱!不过,老子今天是人也要钱也要!来呀,”大胡子-挥手:“把她们都带走!回头给朱家捎个口信,让他出五千块大洋赎人!”

    “大爷!我求求您了。无论如何也要先放了我太太!”剑生几乎要跪地恳求。

    “妈的,你找死呀!再啰嗦老子一枪毙了你!!”

    剑生挣扎着还想说什么,大胡子抬手就是一枪,正好打在剑生肚子上。

    “来呀!男的扔到山下喂狼,女的带走!”

    “不要!”梅见剑生受了伤,起身要扑上来,但被两个喽啰死死摁住挣脱不开。

    “大少爷!”文婷放下怀里的雯雯,也扑了上来,被喽啰们死死缠住,她使劲挣扎,在撕打和挣扎中文婷失足坠入山崖······

    小雯雯在地下爬着喊:“妈妈·······妈妈,爸爸········”

    小雯雯在地上爬呀爬,她往妈妈那爬,却.被一个喽啰一脚踼到了山下······

    剑生趴在地上看着眼前的残景,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

    文婷坠落的下面就是碧玉湖。说也是凑巧,已当上国民党省政府参议的她的爸爸林敬轩,这天正和同事们一起乘船在碧玉湖中游玩,他见一女子从山崖上坠入湖里,连忙叫手下人下水救人。等把人救上船一看,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文婷。

    众人把文婷救醒,父女相认,抱头痛哭,父女俩共同倾诉着离别之苦,思念之情。

    小雯雯踢下山后被崖边一棵树叉挂住。正好遇见上山采药的程怀德夫妇,把她救回去。因为小雯雯是在一个静静的月夜来到程家的,所以取名叫静月。

    程怀德夫妇对这个老天送给他们的女儿视如珍宝。程家只有一个独生子叫程刚,今年九岁。小程刚对这个从天而降的漂亮妹妹更是喜欢的不得了。

    两人一块上山采药,一块上学念书,一块跟父母一起习武、绘画、练琴。程妈的父亲是这一带有名的武师雷震天。雷震天为人豪爽,侠肝义胆,艺高人豪。他的雷氐风雷拳名震大江南北,黄河两岸,当年因参加革命党被官府通缉,便隐姓埋名,带着全家躲进了深山老岭的这个小镇。

    程怀德是雷震天最后一个关门弟子,雷震天把一生所有的武术精华全部传给这个弟子和女儿玉莲。而程怀德夫妇又把他们的-身功夫,传给了程刚和静月,时不时的雷震天还对小程刚和静月俩进行亲传指导,所以说程刚和静月虽然年纪不大,不但琴棋书画好而且武功绝技异常惊人。

    ············

    时间过得真快,一恍已过去了十三年。程家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为了生计程刚去清城的聚仁堂药铺里当伙计,已有四个年头没有音信了。

    雷震天和程怀德因参加农民暴动,被军队抓起来砍了头,头被挂在寨门上已经十多天了······。

    程妈因痛失亲人,悲痛郁结,病魔缠身,久治不愈,卧床不起。不久也离开了人世。全镇的乡亲们敬雷师父一家的为人,大伙筹钱收回了姥爷和爹爹的尸首,又卖了三付棺材,在好心人的帮助下静月忍痛理葬好亲人们,含着眼泪告别了小镇,只身一人去清城找哥哥······

    文心悟说

    敬请期待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