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源深深_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静月走进剑芳的房间,剑芳正伏在书案上在宣纸上画梅。

    离她不远的写字台上有一个精制的小像架,里面是用草书写的一首郑板桥的《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在这首诗的旁边中间位置贴的是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的照片。这个青年男子静月认识,他是省立女中的国语老师陈玉杰,也是剑芳的情人。

    陈玉杰是陈静之的二儿子,陈碧蕾的二哥,还兼任文泉书社的社长,同时又是中共清城中心区委的重要负责人。文泉书社是中共联系进歩青年的桥梁和纽带,也是中共地下党的一个密秘活动会馆。

    不过,这些天陈玉杰突然失踪了,家里,学校,社里,都找不到他。剑芳的心里很乱,她烦躁不安。吃不下,也睡不着,终日神魂颠倒的,真象是得了林黛玉的那种病。

    书案上宣纸上的梅已快画好了。只见白雪皑皑,远处巍峨的群山银装素裹。近处的梅花摇曳迎雪怒放,梅树的下面站着一男一女两个青年人。静月知道,那男的一定是陈玉杰,女的就是剑芳了。画的右上角还题了一首诗——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剑芳望着眼前画好的梅发呆,这首王冕的《白梅》诗,是玉杰哥最喜欢的,如今画在人无,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看着这幅冰雪寒梅图,不由地心冷意寒,她的眼中充满了眼花,心里堵得难受。

    “怎么了,剑芳妹。又想玉杰哥了?”

    “都十好几天了,一点音信也没有,真急死人了!”

    “放心吧,剑芳妹。玉杰哥吉人自有天相,没事的。噢!对了,我们今天还要去文泉书社开会哩。说不定玉杰哥正在那里等着呢!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

    “好!”剑芳答应着跟静月一起走出了房门。

    ············

    五月的清城到处鲜花盛开,空气里充满了鲜花的芳香,还暖乍寒,百花初红,嫩草展姿。年轻人的心里有鲜花,有阳光。有蓝天、碧水。总之年青的心总是向往着美好和明丽。她俩走在大街,嘴里哼唱着:“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鲜花洒满了志士的鲜血”望着眼前的美景心情不由的豁然开朗,

    文泉书社座落在玉龙大街86号。这是陈府的房产,是一座仿欧式建筑,既现代又古典。

    她们是来这参加“五四”节清城学生界抗日救亡请愿集会的筹备会的。

    她们走到大门口,陈碧雷和刘文娟迎了上来:“你俩才来?大伙早都到了,会议马上就开始了!”

    她们走进去,客厅里已集满了人,有站的,有坐的。大家正热烈地讨论今天开会的内容。静月眼尖,一眼就看见了陈玉杰。她捅捅剑芳:“剑芳妹,你看,玉杰哥!”

    剑芳的眼睛发光了,要不是人多,她非冲过去揍他-顿,问他,这些天你去哪了,为什么连个信也没有,不知道有人天天在惦记吗?

    陈玉杰向下摆摆手:“静一静,大家都静一静!下面有清城抗日救国会总会长许宏达先生讲话!”

    许宏达,二十七八岁。高挑个,身穿一件藏青色长袍。浓眉大眼,眉宇间透出坚韧不拔的英气。他站起来说:“同学们,同胞们!后天是五四运动记念日。我们抗日救国联合会决定,在五四这天举行一次盛大的学生界抗日救国请愿游行活动。自九一八以来,日本帝国主义亡我中华的野心不死,接二连三地制造事端,同学们,同胞们!中国危及,中华民族危及!而无能的国民政府,一让再让,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打内战上,对日寇的侵略无动于衷。我堂堂大中国,四万万五千万同胞,岂容小日本呈凶狂!我们要团结起来,万众一心,用我们的血肉之躯,筑成我们抗日的钢铁长城!呼吁政府,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收复失地,还我河山!”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四万万同胞团结起来,一致抗日!”

    “驱逐倭寇,还我河山!”

    ············

    口号声此起彼伏,大家群情激昂气,气势恢宏。

    这时,刘文娟突然跳上桌子,带头领唱起《义勇军之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预——备唱: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

    突然,大街上传来剌耳的警车声。同学们-涌而出,挤出了大门外。静月也跟着出去,只见街道上开过来一辆警车,前面六辆摩托车开道,最后面一辆是荷枪实弹的宪兵,中间-辆军用卡车上站着六名警察,警察的前面绑着两男一女三个犯人。其中两个男犯人被钉着綁在两个十字架上,女犯人五花大绑,赤着上身,双乳被铁丝横穿着。他们的嘴里都戴着口簧,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但从他们那炯炯有神的眼中看出,他们要用血肉之躯和满腔热血去唤醒沉睡的民众!

    “杜明哲!”静月看清了车上那女犯人,正是她的历史老师杜明哲,而那两个男犯人,一个是女中的校长秦明汉,另一个就是华叔在银行做事的小儿子华子荣。

    “哥!哥······”华子君高喊着,身子?动着要扑过去,被许宏达死死抱住,并用手堵住了她的嘴。华子君浑身发抖,血从嘴角流出,流在了许宏达手上。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林可柔吓得浑身颤抖,她瘦瘦的,很白。看上去娇小玲珑,怯生生的,很漂亮。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好象谁不小心碰她一下就会碎的。她无力靠在剑芳身上,脸色更加苍白了,喃喃地说:“剑芳姐,我,我······怕!我······我后天不想去游行了······”

    剑芳安慰着她:“不用怕,没事的。有大伙哩!相信大伙的力量,大伙的力量是无穷的。反动派越是猖狂,就越证明他们心中害怕。只要我们团结起来,万众-心,就有无法抗拒的力量!再说,后天我们是请愿,请愿,相信政府不会把我们怎样的······”

    陈玉杰走过来,一把拉过剑芳,两人来到一个僻静地方。

    “玉杰哥!这些日子你去哪了?”

    “怎么啦,想我了?”

    “谁想你了!都十好几天了,音信皆无,也不给人家个信。你不知道,人家心里有多着急,多惦记!”

    “没什么。我出了趟远门。你知道,我们是有纪律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好了,我的宝贝,我错了,对不起!”玉杰紧紧地抱住她,就要去用嘴吻她,她用力挣开他:“不要,这么多人呢······”

    “哎哟!”玉杰用手捂住胸口。

    “怎么了?让我看看!”剑芳说完就要解玉杰的衣扣。

    玉杰慌忙制止:“没什么,爬山时不小心摔了-跤。都快好了!”

    “还疼吗?”剑芳依偎在玉洁怀里。

    陈玉杰紧紧抱住剑芳说:“有你在,不疼。芳!我爱你!”

    “玉杰哥,我也爱你!我们永远永远也不分开!”

    “对,我们永远不分开,不分开!”

    两个情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许久许久,玉杰松开剑芳:“芳······后天的集会,你就不要去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为了你的安全!”

    “我不怕!你去吗?”

    “我当然得去,我是组织者。”

    “那我也去!你去哪,我去哪!”

    你知道陈玉杰为什么不让剑芳去参加后天的集会游行,他这十几天为什么会失踪,他干什么去了。

    原来,那天清城的地下党接到“一品红”情报说,省高官和省军运部长要经过清城去南山苏区,由于交通员的叛变,敌人已在火车站设下埋伏。

    为了保证首长安全,中心区委决定派许宏达和陈玉杰到车站接应。由许宏达在暗处除掉叛徒,陈玉杰趁混乱接出首长,转移到安全地方,然后再由南山纵队来人护送到南山苏区。

    行动很顺利,当火车进站,旅客纷纷从出站口出站,躲在暗处的许宏达一枪把前来接头的叛徒击毙,陈玉杰趁乱把首长接出,跳上自已的汽车,迅速离开了车站广场。

    当首长们上了汽车,到了安全的地方,陈玉杰这才知道,h省省委军运部长就是朱府大小姐朱剑梅,而省高官正是朱剑梅的爱人黄涛。

    当年剑梅被老爷关在阁楼,逼她嫁给朱一夫。剑梅拿起白绫就上吊自杀了,兴亏被二夫人发现,二夫人把她救醒,然后入殓,偷偷地把她送出朱府。剑梅逃出朱府后找到了黄涛,二人一起离开清城,投奔了革命。

    ············

    陈玉杰把黄涛和剑梅安排在四海饭店302室,然后若无其事地开车回家。

    车开到自家门口停下来,陈玉杰刚一下车,就被埋伏在陈府门口的军统站特别行行动队队长何鹍,连车带人抓进了军统特务机关。

    军统站长白浪沙亲自审问:“陈大公子,你好呀!”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把我带到这来?”

    “这是清城军统站,陈大公子,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也不敢把陈府的二公子抓到这里来!说吧,你在车站接的是什么人,你的同伙又是谁?”

    “什么接的人,什么同伙,我不知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个教书的,什么也不知道!”

    “那好,我告诉你,我们逮住了一个共党地下交通员,据他说有一男一女两个共党要犯要经过清城到南山匪区,我们带着他在火车站布控,不想共党交通员正准备同那两个共党要犯接头,却一枪毙命,而你却趁乱带着一男一女两个人跳上你的汽车,逃之夭夭了。我说的还不明白吗?”

    “你们一定弄错了,我今天根本没有去车站。”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给他松松筋骨,要他知道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打手们一拥而上,三两下剥去陈玉杰的衣服,把他赤身裸体地绑在了上刑柱上,开始用皮鞭抽,后来用烧红的烙铁烫,最后用电刑,陈玉杰都咬着牙挺过来了。

    这时,站在一旁的何鹍拔出刀子,从陈玉杰的腹部慢慢往下划,一直划到他的私处说:“我看用这个管用,说不说?”

    陈玉杰这下崩溃了:“我说,我说!我全说······我到车站是接中共省高官黄涛和省委军运部长朱剑梅。他们现在在四海饭店302室。刺杀交通员的是市委特工科的许宏达,还有省立女中校长秦明汉,是中共清城市高官,历史老师杜明哲是市委中心区高官,华泰银行的华子荣,是市委组织部长,还有······”

    何鹍收回刀子,在陈玉杰脸上拍了两下:“早说呀!早说······不就没事了。”

    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更进一步地破坏清城地下组织和外围力量,陈玉杰被敌人密秘放了回来······

    由于陈玉杰的出卖,导致黄涛和朱剑梅,秦明汉,杜明哲,华子荣等重要同志被捕,中共清城的密秘联络站和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和监控。

    ············

    白浪沙兴奋地走上二楼,来到机要科,找到正在机要科发报的林文婷。

    林文婷当年被父亲林敬轩从碧玉湖救回后,被父亲送到南京军统总部特训班学习,在那里她密秘加入了共产党,从总部特训班出来,她奉命来清城军统站担任副站长兼机要科长。并同上级党组织联系,代号“一品红”。她的上线是“飞鹰”,下线是“5号”。

    白浪沙兴奋地对林文婷说:“快!给戴老板发报,说我们抓到了两条大鱼,共党h省高官和省委军运部长,并破获共党清城市委和共党的地下组织,请求下一步指示。”

    林文婷微微-震,但她马上恢复了原状。她在给戴笠发报的同时,又用密码给“飞鹰”也发去了电报。

    戴笠发来了嘉奖电报,大大赞赏了清城站的工作成绩,特提升白浪沙上校军衔,清城站所有同仁每人官升一级。并指示立即派专人将黄、朱二位要犯密秘押送南京,具体押送时间另行通知。

    同时“飞鹰”的电报也到了,指示由“5号”同志担任市高官,重新组建清城市委及地下组织。并迅速找出叛徒,全力营救黄涛、朱剑梅两同志。

    林文婷将戴笠的电报交给白浪沙后,迅速回到自己宿舍,换了-身男装,开着自己的红色雪弗兰出了军统站,在大街上兜了几圈后径直来到玉林街118号的碧源茶馆,登上二楼,推开205号房门,“5号”华叔已在那里等侯多时了。

    两人会面后,华叔直接上了自己的汽车,到了清城市警察局,去找代号“猎犬”的大儿子华子雄······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