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源深深_第五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五四那天同学们一大早就集中在绿茵广场,大约有八千多人。他们有的拿着小旗,有的打着横幅,有的打着红旗。红旗上写着各学校的名字,横幅上酲目地写着大标语——

    “团结起来,共赴国难!”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收复失地,还我河山!”

    大家排好队,喊着口号,打着横幅标语,向省政府大楼和城防司令部进发!

    静月站在游行队伍里,望着浩浩荡荡的游行大军,感觉热血沸腾,浑身充满了力量。

    敌人好象早就有准备,学生的游行队伍还没走出绿茵广场,就被宪兵团和警备司令部的军警包围了,周围还架了机枪。他们把游行队伍分割成几段,死死围往。防暴队的军警们冲进学生队伍。有骑马的,有徒步的,他们拿着马鞭,警棍和木棒,在学生队伍里横冲直撞,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了残无人道的暴行,学生队伍被打散了,大多数学生受伤,有的还被抓了起来。但学生们没有一个屈服,他们正用自己的年青生命和血肉之躯,顽强地抵抗着这突如其来的暴行······

    静月和剑芳被带进警备司令部的监狱。监狱四周的高墙上布满了电网和岗楼。黑暗的过道里阴森森,冷冰冰的。潮湿霉变的恶臭扑鼻而来。

    她们被关进一间不到二十平方的牢房,刚进去眼前一片黢黑,什么也看不见。渐惭她们看见了,牢房里关了十二个人,大部分是新抓来的学生。林可柔,刘文娟,王惠兰,陈碧蕾也在里面。其中一个年约三十四五岁,剪着短发的女囚,看来是个重刑犯,腿上还戴着镣铐。正微笑着向她们走过来。她看上去很单薄,不时地咳嗽着。象是不久前才受过刑,身体很弱,但很有精神。特别是两只美丽的大眼晴,是那么的坚毅、明亮,充满了快乐与希望。

    剑芳死死盯住这个向她微笑着走过来的大姐,两只眼睛一眨也不眨。突然她惊叫起来:“大姐?大姐······是你吗?大姐·······我是剑芳!”

    “剑芳?是剑芳妹妹。我是大姐!”

    原来,她和黄涛被陈玉杰安排右在四海饭店302室,等山上的同志接他们进山。两天过去了,没有音信。到了第三天的早上,突然有人敲门:“服务生,打扫房间。”

    剑梅打开房门,特务们冲进来,枪口对准了她。

    “干什么?你们。”黄涛说:“我们是北方来的珠宝商人,这位是我太太。你们搞错了吧?”

    “错不了!”白浪沙走进房门:“你们根本就不是什么珠宝商人,你就是共党h省高官黄涛,而你,就是共党省委的军运部长朱剑梅!我说的没错吧?”

    “你们一定搞错了,我不姓黄姓李······”

    “别再演戏了!我还给你带来个熟人,要不要认识认识?带进来!”

    陈玉杰低着头走进来,怯怯地说:“剑······剑梅姐,黄大哥,你······们,别太······太死心眼了······”

    “叛徒!”剑梅两眼冒火,伸手狼狠打了陈玉杰一记大耳光。

    ············

    傍晚,刘文娟和林可柔被带出了牢房,大约半夜才被送回来。两人的衣服象是被人撕过,刘文娟咬着牙一声不吭躺在地铺上,两眼直勾勾地望着房顶,泪水从眼角慢慢流下。

    林可柔从一回来就坐在地上哭,泪水湿透了衣裳,身子不停地打着寒战。大伙围过来怎么问,她们也不说。剑梅走过来抱住林可柔,不停地安慰她,慢慢地她睡着了······

    笫二天静月醒过来发现林可柔自杀了,手里还紧紧捏着一片玻璃酒杯的碎片。她是用这片碎玻璃片割断手腕的。

    刘文娟失声地扑向林可柔,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

    剑梅一把拉过刘文娟:“你说实话!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要怕!天塌下来有我们呢!”

    “他······他们······是畜生!他们······”刘文娟颤抖着身子:“他们把我们糟蹋了!一共四个······四个······太可怕了,他们就像饿狼······狼!他们不让说,说了就把我们当共党给枪毙了!大姐,我好恨······好恨哇!以后我可怎么见人,我也不活了,不活了!”

    剑梅抱着失声痛哭的刘文娟安慰道:“小妹妹,不哭······不哭。我一定要为你们讨个公道,一定会为你们讨个公道!决不放过这四个畜生!”

    剑梅通过牢房墙壁上的暗洞,很快把这一消息传给了全狱各牢房。并通过狱中党支部把消息送到了狱外。在各党组织的发动和领导下,狱内进行了绝食斗争。狱外各大媒体通篇报告了此事,倾刻间消息传遍了整个清城——

    “请愿学生何罪之有横遭入狱,天理难容!”

    “狱警强暴妙龄少女,至死人命,是可忍孰不可忍!!”

    整个清城轰动了,工人,市民,学生,商人举行了摆工、摆市、摆裸。大家纷纷走上街头集会,游行,示威,抗议这个残绝人寰的暴行事件。

    在牢房中,绝食中的狱友在听剑梅讲红军,讲井冈山,讲延安。讲了九一八事件,讲东北抗日联军。还讲她和黄涛的爱情。又教她们唱岳飞的《满江红》,《五月的鲜花》,《国际歌》等等。大家一心坚持绝食斗争,敌人用了各种手段包括美食佳肴进行引诱,都无济于事。

    绝食的第三天剑梅被带了出去,再回来又是遍体鳞伤。

    她挣扎着坐起来,拉住剑芳的手说:“我可能活不长了,敌人很可能要对我和你姐夫下手。你要回家了告诉咱爸妈,我好想他们,我有好多话要对他们说。我想家,我想我的兄弟姐妹。生前我没能尽女儿的孝,还惹他们生气。以后再也无法弥补了,我很遗憾。”

    她又拉着静月对她说:“小妹妹,我听剑芳说起过你。我很高兴你能来到我们朱家。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也替我照顾好剑芳妹。我知道你比剑芳坚强!你把我铺下的小包袱拿过来。”

    静月拿过小包袱,剑梅把它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支钢笔对剑芳说:“把这支笔收好,出狱后把它交给华叔,记住了,一定要亲手交给华叔。”她又从包里拿出一把木梳对静月说:“这个檀香木梳一直伴随着我,往后我也用不着了,现在我把它送给你,就算我送你的见面礼。”

    “大姐!我······”静月泪如泉涌:“大姐,我不想让你死······不想!”她想起了囚车上的杜明哲、秦明汉、华子荣,浑身直抖,-把抱住剑梅说:“大姐,他们不是人,是畜生!总有一天我把他们都杀光!”

    剑梅点点头说:“小妹妹,不管敌人用什么样的方法对付我,大姐都不怕!革命者虽死犹生,千千千万万个革命者为了革命事业,前仆后继,死了我-个,还有后来人!”她又拉过剑芳的手说:“剑芳,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坚持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相信我的话,革命一定会成功,我们一定会建立起一个平等、民主、富强的新中国!同胞姐妹们!”剑梅回过头对大家说:“你们一定要坚持绝食斗争,-定要坚持到底,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148号!”狱警叫出了剑梅的囚号:“你该上路了!”

    剑梅拢拢头发,平静地站起来,大声地对大家说:“姐妹们,我要走了!记住我的话,一定要坚持,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这时剑芳疯了似地扑过来:“大姐!我不让你走,不让!”

    剑梅微笑地擦干剑芳的眼泪说:“芳妹,别哭!我们的眼泪不能在敌人面前流!要笑,笑着送姐姐走!好吗?”

    “姐·······我不哭,不哭·······姐,您一路走好!”剑芳嘴上说不哭,但眼泪还止不住往下涌。

    “大姐,您一路走好!”众姐妹大声喊着,她们面带笑容地为剑梅送行,但她们满带的笑容的脸上里含着泪花,含着依依不舍的革命情谊······

    剑梅微笑地向大家招招手,然后从容不迫地跨出了牢门······。

    牢房外的过道上,黄涛也被押了过来,他披枷戴镣,步履坚定,双目炯炯有神。

    剑梅走过去搀起他的胳膊,两人迈着沉稳坚定的步伐,一步一步地往前走。阵阵的镣铐声,铿锵有力,声声震撼着每个人的心······

    不知谁领头唱起了《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开始是-个人在唱,后来是三个,五个,十个人跟着唱······渐渐变成了全狱友的大合唱——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钠雄奈尔就一定要实现!

    雄壮有力的歌声,淹没了敌人的吼声,响彻整个监狱的上空。

    歌声如巨海狂涛,蕩涤着一切污泥浊水,震撼着每个人的心······

    绝食进行到第六天,在狱内外的共同压力下,当局终于答应了狱友们的要求,城防司令冷天心和清城市市长陈汉杰联合签署命令:下令枪毙那四个强暴女学生狱警,无条件释放被捕的请愿学生,抚恤受害女学生。同时又在军警宪间进行严格的整肃运动,撤职查办了一批十恶不赦,为虎作伥的军警和官吏,斗争最终取得了胜利。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