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源深深_第八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静月从昏迷中醒过来,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的头很痛,口很渴。

    一个十一二的小丫头在床边伺候她,见她醒过来忙扶起她:“小姐姐,你醒了,喝点水吧。”

    静月接过碗来一口气把水喝完,她实在太渴了,嗓子眼干痛,直冒烟。

    她擦着嘴边的水问:“小妹妹,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

    “这是妓院,是朱府的三少爷送你过来的,老妈妈给了他一百块大洋。”

    “朱府······三少爷······”她想起来了,昨天夜里她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朱府,突然她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原来······

    “我要出去!”静月挣扎着要起来,但头很痛也很晕,她又躺在了床上。

    小丫头忙按住她:“小姐姐,你出不去的。这里的老妈妈可厉害了,她有好多打手,都是大劳力。要是被他们抓到了会被活活打死的!”

    这时,老鸨推门走进来,长得跟猪八戒他二姨似的,笑起来比哭还难看。她满脸堆笑,扭着肥胖的大屁股,走到床边:“你醒了,我的闺女。好,好!长得可真俊!先吃点东西,然后洗个澡,换身漂亮衣裳,好好玩几天,熟悉一下环境。我会对你好的,只要好好干,我保证不出一年,你就会成为全清城最有名的头牌红女!到了这就是到了家,你就是我亲闺女,以后管我叫妈妈好了”她又转过身对四个丫鬟说:“姑娘们,伺候着!”

    四个丫鬟围住静月,七手八脚地就要动手,静月挣开她们:“滚开!我不会在这的,我要出去!”

    “出去!”老鸨火了:“进了这就是进了阎王殿!你就是个铁芋头,我也要把你剥层皮!告诉你,听话,听到没?要不,有你的好果子吃!”

    “你拦不住我,我要出去!”静月从床上跳起,推开拦她的丫鬟,就要冲出门去。

    几个打手闯了进来,他们那是静月的对手,只两三个回合就伤的伤,残的残,躺在地上哭爹喊娘地满地打滚。

    老鸨站在门外还想拦,静月飞起一脚把她踹出一丈开外,肥胖的身体撞在二楼的护拦上,护拦撞断了,老鸨那肉实实的胖身体顺着护拦从二楼重重滚落在-楼的地上。老鸨趴在地上,杀猪一样地哭嚎起来:“哎哟······我的······祖······奶奶呀!摔死我了!快,快······拦住她,拦住她······别让她跑······了!”

    静月从二楼纵身跳下,冲到大门前,大门口上有几个打手围上来,要拦住静月,静月施展雷氏风雷拳,三拳两脚打得他们滚的连滚带爬,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不分不出东南西北,四处乱窜而逃······

    静月冲出妓院,跑到大街上,毫无目标地行走着。她去找陈碧蕾,找刘文娟,找她熟悉的同学和朋友,可她们都无影无踪地消失了。她也想到回朱府找三少爷和三姨太报仇,但转念一想,她无论怎么样都不能再回朱府了,因为她无法面对老爷,老夫人,二夫人,还有剑生,这些帮助她,喜爱她的人。

    她走着走着,心中暗暗地伤心起来,若大的-个世界,竞没有她的立足安身之地。她脑子很乱,刚才的折腾让她有点精疲力竭,肚子也很饿。她摸摸衣兜,里面还有四个铜板儿,她想用它去买几个烧饼充充饥。

    突然,她觉得有人在身后碰她一下,回头看是陈玉杰:“玉杰大哥,你怎么在这?”

    “静月妹妹,快救我!后面有特务在追杀我!”陈玉杰正在被四个除奸队员追杀,正在走投无路时碰见了静月。他知道静月会武功,见到她就像找到了救命稻草。

    “在哪里?”静月问。

    陈玉杰指指身后,不远处有四个壮汉提着盒子枪冲这边跑来。

    “你先藏好。”静月说完从衣兜里掏出那四个铜板,等那四人靠近,她手一扬四个铜板从她手中飞出,不偏不倚正打在那四个壮汉脸上,然后静月飞身上前,三下五除二解决了战斗······

    静月拉着陈玉杰到安全的地方,她问他:“玉杰哥,你为什么会被特务追杀呢,见到剑芳了呜?她去找你了!”

    陈玉杰告诉静月,由于党内出现了叛徒,剑芳和大多数同志都被捕了,他是死里逃生才逃出来的。

    “那你现在准备去哪?”

    “家是回不去了。听说离城往北一百六十里有个卧龙山,那里聚了一群打家劫舍,替天行道的绿林好汉,我准备上那去。唉,对了!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在朱府好好的吗,怎么会出来呢?”

    “别提了!一言难尽。对了,玉杰哥,你上卧龙山,我也跟你-块去怎样?”

    “好呀,我正愁没个伴呢!”

    静月和陈玉杰出了北城门,饥餐渴饮,一路向北而去。

    这天来到一个叫十三里铺的地方,两人又饥又渴。正巧路边有个不大的小饭馆。两人便走了过去。

    旅馆的小伙计热情地迎上来:“二位老板里面请!贵宾两位……两位贵宾!”

    他们走进小旅馆,找个桌子坐下,要了四碟小菜,一壶水酒,外加两碗炸酱面,边吃边聊边唱着酒。不一会两人觉得有点头晕,静月感觉到不妙刚要起身便一头栽在饭桌上。

    这个小旅店是卧龙山的一个密秘联络点。这天卧龙山二当家的白玉龙正在店里,他见陈玉杰一副大家公子模样,静月又长得清秀娟丽,非常的漂亮,就动了邪念。决定劫了他们,男的当绑票,女的当押寨夫人。于在他们的炸酱面里动了手脚······

    当静月醒过来,见她和陈玉杰已被绑在卧龙山上的大树上。周围全是小喽啰,正得意地看着他俩哈哈大笑。

    静月怒火中烧,她破口大骂:“你们算什么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英雄好汉!用这么下三烂的手段,把我们劫上山。丢你们男子汉的人!有本事把我放开,我要跟你们单挑!”

    “哟嗬!小小黄毛丫头,口气还不小!好呀,我把你放开,你要是打赢了我,我放你们走,要是输了,你就留下来做我的押寨夫人。放开她!”

    静月被放开,她舒展了一下身子,同白玉龙大战起来。静月施展雷氏独门武功,时而闪展腾挪,似轻风落燕,时而身快如风,如雷似电。而白玉龙的武功也不在静月之下,他招招狠毒,式式致命。两人大战几十回合不分胜败······

    周围看的人目瞪口呆,心全提到了嗓子眼了。

    正打得难解难分,忽听有人嘁:“大当家的回来了,大当家的回来了!”

    大当家的一身戎装,腰挎双盒子枪。长得高大魁梧,一脸的英气。他手抱着膀子站在圈外,静静地看静月和白玉龙的打斗,还不时叫着好。

    看着看着,突然他眼前-亮:“雷氏风雷拳,这小丫头怎么会使?”他仔细一看那小丫头,他认出了,这不是静月妹妹!

    “停……停!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他上前用手臂架开打红了眼的白玉龙:“小妹,小妹,是你吗?我是你程刚哥哥!你怎么会在这,咱爸妈呢,咱姥爷呢?!”

    “程刚哥哥······”静月听见程刚的说话,停住手扑了过去:“程刚哥——我······我找你找的好苦呀!咱爸和姥爷让军队给砍头了,咱妈病死了!我去清城找你,你也不见了,老板说你携了四千块大洋跑了。我不信!哥哥你不是那种人!哥······我想你,真的好想你!你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连个口信也没有!哥······难道你不要这个家,难道你不要我这个妹妹了?哥……”

    兄妹俩抱头痛哭,诉说着分别之苦,离别之恨······

    原来,那天程刚和两个伙计下乡去收完账,两伙计顾辆车拉着四千大洋往回赶,碰上前来抓丁的当兵的。四千大洋充了公,他和那两个伙计被抓进了兵营。在那里集训三个月,就上了剿共前线与红军作战。

    由于程刚能识文断字,又熟知兵法,且武功高深。很快由勤务兵提成排长,而且由排长,连长一路攀升一直升到团长。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让他失望,跟红军打仗,让他心恢意冷。红军越打越多,越打越强。而他们屡战屡败,他想不通,为什么老百姓都向着红军。为什么要打这没完没了的无名仗?他渐渐厌倦了,失落了。在一次大的战役后,他整整一个团,被打的不足三百人。他带着这不足三百人的队伍,强占了卧龙山,打败了占山为王的白玉龙。成了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

    不过他-天也没忘记寻找真理,一天也没忘记为山上的三四百弟兄寻找出路。终于他找到了共产党,共产党愿意收留他们这群没娘的孩子,他总算找到家了。

    这次他出山就是去南南山纵队商议部队收编的事宜。

    静月在卧龙山上过得很开心。她感到这里的山好,水好,人也好!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山是绿的,花是红的。一切都让人陶醉,-切都让人心旷神怡。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俗话说: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陈玉杰一上山就跟白玉龙打得火热。两人还拜把子换贴子成了过命的兄弟。

    一日。山下的弟兄抓来一个商人,小喽啰把他带到了聚义厅,那个商人向程刚深深地鞠了一躬说:“我是大日本帝国上海梅机关驻清城站的川岛一郎,久闻程大当家的威名,特意来请程大当家的同我们大日本帝国合作,共谋东亚共荣之大业。好处大大的。这是三干两黄金支票,是我同程大当家的见面礼。”

    程刚接过支票看了看,用手撕了个粉碎:“想让我投靠日本鬼子,去干出卖祖宗,荬国求荣的事。你他妈的做梦!来人,把这个日本狗给我拉出去砍了!”

    “慢着!”白玉龙忙拦住说:“大哥!有道是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先放过他,以后战场上见!”

    “好!就听老二的。来人!把这个日本狗轰下山去!”

    两个喽啰押着川岛一郎走到出山口,迎面碰上了陈玉杰。他让押送的人先回去,自己好送送川岛一郎。

    等小喽啰们走远了,陈玉杰对川岛一郎深施一礼说:“川岛君,还认识我吗?”

    川岛一郎仔细地看了看,高兴地说:“您不是玉杰君吗?东京一别,已有十三载,不想老同学在这相见了,真是幸会呀,幸会!”

    “是啊,我们已有十多年没见了。您一上山,我就认出了您。只是人多,不便相认。有什么用的着老同学的,尽管开口。”

    “帮我好好劝劝程大当家。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我在清城的地址,有时间来找我。我们老同学要好好聚一聚。”

    “好说,好说。”陈玉杰接过名片,对川岛一郎拱拱手说:”川岛君,我们后会有期!”

    这天,陈玉杰正在山上闲逛,远远看见程刚从山下带上来两个人。仔细一看那两个人,吓得差点尿一裤子。原来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剑芳和许宏达,她们是做为南山纵队的联络员,专程来接程刚他们进山的。

    静月正在山坡的空地上练功,听到有人喊她,回头一看到剑芳,高兴地跳起来。她兴奋地告诉剑芳,陈玉杰也在山上。并告诉她,她和陈玉杰如何相见的,两人又如何上山的,她是又如何在山上找到她哥哥程刚的。

    剑芳一听说陈玉杰也在山上,还是她救的就急忙说:“静月姐,你,你都干了些什么,你干了个大坏事,你呀,净帮倒忙,嗨!以后再说给你听。”

    说摆头也不回便急忙去找许宏达。许宏达和剑芳提着盒子枪找遍了整个卧龙山寨,也没见到陈玉杰的人影。同时失踪的还有卧龙山二当家的白玉龙。

    原来白玉龙对程刚投奔共产党的事,一百个反对。但只因为程刚他们人多,加上又是大哥,他也不敢怎样。

    上次川岛一郎走后,陈玉杰把他和川岛一郎的关系告诉给白玉龙,劝他跟他一起去投靠川岛一郎。只是白玉龙认为时机还不成熟,白玉龙的意思是,就是走,也要把他手下的一百多名弟兄一起带走,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会适机会。这次剑芳和许宏达上山要接部队出山,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得带几个随从马不停蹄地和陈玉杰一起下山逃跑。

    经过两天两夜的急行军,程刚他们终于到了南山根据地。南山军区政委朱剑梅,司令员黄涛专程来迎接他们。

    原来白浪沙接到戴笠指示,要他派专人押送黄涛、朱剑梅二位要犯去南京。为了安全起见,他要何鹍押着假犯人走铁路。自己带人押着真犯人直接去机场直接坐飞机去南京。许宏达带人在火车站扑了个空。但是由于一品红的情报及时,华子雄带人火速赶往飞机场方向,在半路拦截住白浪沙救出剑梅和黄涛,并派专人护送到南山苏区,激战中白浪沙好不容易才捡了条命,只身逃回了清城。

    静月在这里还见到了刘文娟和王惠兰她们,刘文娟现在是军区文工团演出队的队长,整日忙着到处演出,刷写标语,发动群众。

    王惠兰是军区医院的护士长。两人现在都已是在组织的人了。

    程刚的部队来到南山后,同原来的南山游击大队合并,成立了新四军卧龙山抗日支队,许宏达任政委,程刚任司令员。

    静月被分配在军区敌工部,在那里她见到了她的好朋友陈碧蕾。

    两人一起学习、生活,训练。训练很苛刻也很辛苦,但她们都很高兴。因为苦中有乐。在这里她们知道了自己的人生价值,知道了为谁训练,为谁吃苦,为谁学习。她们学习格斗、射击、发报。学习各种条件下的生存技能。

    静月武功底子好,且聪慧好学,很快就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考核。

    陈碧蕾身子比较单薄,但不怕吃苦,且聪明,不久也通过了全面考核。

    半年后,她俩奉命到军区敌工部特务科报到······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