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源深深_第九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党为了加强清城的地下党工作,根据一品红的建议,特派静月和陈碧蕾打入清城军统站,进行地下工作。

    静月和陈碧蕾接到命令后,兴奋的了不得。她们兴冲冲地整理好行装,踏上了回清城的道路。

    她们像飞上蓝天的小鸟,一路欢声笑语,愉悦地唱着歌,欢蹦跳跃地走在山间小路上。

    当走到离清城不远的一个荒山坡上,她俩发现有几个人非常可疑,他们都穿着老百姓的衣裳。其中有两个手提着盒子枪,象是在监工。另外三个手里拿着锹镐,用力挖一个大土坑,坑边躺着一个五花大绑的汉子,土坑挖好了,他们把那汉子推进了土坑,然后迅速往坑里填着土。

    这是要活埋人啊!静月再也不能忍了,掏出手枪朝那两个提枪的人打去,两个提枪的应声倒地,另外三个扔下铁锹撒腿就跑。静月和碧蕾迅速冲上前去抓住那三人。那三个人说是顾来的,请求个饶命。

    静月让他们跳进坑把那人拉上来,那人眼上矇着黑布,嘴还被堵着,她们把他解开,扯去眼上的黑布和嘴里的东西,一股酒气扑鼻而来。静月从旁边的水坑里取过来水把他泼醒,然后询问他······

    那人叫东方剑,是朱府朱二老爷的大徒弟,凭一身好功夫,在清城创建了红枪会馆。以武会友,结交各种朋友,同时他又兼任朱二老爷的广盛昌镖局总镖师。

    一年前他在为广盛昌镖局走镖中遇到了土匪劫镖,情况十分危急,二十几个人的护镖队就剩下了东方剑一人,眼看就要镖失人亡,这时正好碰见从卧龙山逃下来的陈玉杰和白玉龙。白玉龙陈玉杰出手相救,三人携手止服了匪徒,完成了走镖,也就通过这一次相遇他们就成了过命的兄弟,不但成了拜把子兄弟,还把白玉龙他俩请到红枪会馆宾客相待。并且东方剑还把他两个双胞胎妹妹许给他们。

    白玉龙他们在红枪会馆落下脚后便去找川岛一郎,他们把川岛一郎也带到了红枪会馆,川岛一郎正愁没人手和地方发展他的特务组织,现在有陈玉杰和白玉龙一文一武两员大将,还有红枪会馆这么好的地方和人,真是太好了。因此他花重金收买了陈玉杰、白玉龙,并允许陈玉杰和白玉龙加入日本国籍。同时又用金钱收买了东方剑的手下,强行占领了红枪会馆,把梅机关清城站也迁到了红枪会馆。由于东方剑跟他们不是一条心,他们设计把东方剑灌醉,然后把他绑到了这里活埋……

    “东方大哥,你以后打算怎么办?”静月问。

    “我要报仇!我两个妹妹还在他们手上。我得把她们救出来。谢谢你们救了我,救命之恩终身不忘,我们后会有期!”

    碧蕾说:“东方大哥,要不你跟着我们吧!我们是······”

    静月忙对碧蕾使个眼色:“我们也是清城人,正要回清城去。”

    “不了,我谢谢你们。我有我要做的事情,就不麻烦你们了。”

    “那好。”静月看了看碧蕾说:“我叫程静月,她叫陈碧蕾。这是我们在清城的地址,你要有什么需要就去找我们。”

    告别了东方剑,她们来到了清城。根据地址她们走进了一座西式洋房,门卫看过证件,她们被卫兵直接把她俩带到二楼的副站长室。

    迎接她们的是一位挂中校军衔的女军官,她就是林文婷。

    林文婷热情地接待了她们,静月把她们在路上救东方剑的事作了汇报,林文婷夸她们做的好。并告诉她以后不要随便留地址和姓名透给不明身份的人,这是纪律。然后她摁了一下桌子上的电铃,让手下人带她们俩去已安排好的宿舍休息。

    吃完午饭,静月正和碧蕾在宿舍里收拾东西,林文婷走了进来。

    静月慌忙站起来敬礼:“长官好!”

    文婷点点头,微笑着说:“坐下吧,路上辛苦了。你叫程静月,你叫陈碧蕾?”

    “是,长官!”静月和碧蕾又要站起来敬礼。

    文婷示意她们坐下:“好,好!你们先在这里好好休息几天,过些日子军统站有个特训班,你们要到那里培训一下。回来后再分配具体工作。”

    “是!长官。”

    “不要叫我长官,到了这里,我们都是同志。”

    “是,长官······同志!”

    经过半年的严格培训,静月和碧蕾不但成为了一名更合格,更全面的特工人员,而且还被授予少尉军衔。

    培训班结束了,静月和碧蕾回到军统站,两人洗漱完毕,正在宿舍里整理学习心得,一个同事推开门说:“程长官,副站长请您过去一下。”

    静月走进陈文婷的办公室,只见办公室的墙壁上挂着孙中山的画像,画像两边写着孙中山的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陈文停热情地站起来给她让坐,又递过一杯水说:“怎么样,培训班辛苦吗?”

    “不辛苦,长官!”静月又要站起立正。

    陈文停轻轻地把她按住,两只明亮的大眼睛仔细地看着她,微笑着不说话。看得她有点毛了,很久很久陈文婷才说:“像!太像了。像……好,好!”

    静月吃惊地望着这位即漂亮又和蔼可亲的长官,不知如何是好。

    “你叫程静月,你的大腿根部有块红痣,对吧?”

    静月不知所措地点点头,心想:这位长官也太厉害了,对我了解的真仔细。连我身体最隐敝的地方都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你在朱府住过,而且你还是朱二夫人的干女儿,对吧?”

    “对,可是······你怎么······”

    “这就对了!现在我告诉你,你不姓程,你姓朱。你的真名也不叫静月,你叫朱小雯。而且朱府大少爷朱剑生就是你的亲生父亲······”

    “朱府······朱府大少爷······就是我父亲?这是········怎么······怎么一回事?”

    陈文婷从头到尾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给了静月。

    ············

    第二天文婷开着雪弗兰带着静月回朱府。

    当汽车快到朱府时,远远望去,大少爷剑生和丫鬟小翠站在大门口往这边张望,他们已在大门口等侯多时了。

    静月和文婷下了车,剑生慌忙迎上去。文婷拉着静月的手说:“孩子,快!他就是爸,快······快,叫爸爸!”

    “大·······大少爷······”静月两只眼晴眨也不眨地看着剑生,心想,这位朱家大少爷怎么会是我爸爸,想当初朱老夫人还······他怎么就能是爸爸······

    剑生看上去老了许多,两鬓间添了不少白头发。他双手颤抖,颤动着双唇说:“小雯······雯儿,这是真的,我就是你爸。小雯,我的······雯儿,你,你可回来了·······”

    文婷用手轻轻推推静月:“孩子,他就是你爸!快叫爸爸,快叫呀!”

    “爸······爸爸!”静月两只美丽的大眼睛噙着泪花。终于忍不住放开声音大哭起来:“爸······爸……我可找到你了,爸,爸呀!”这哭声含着情,含着爱,含着盼望已久的期待。

    剑生一把搂过女儿,面含热泪地说:“雯儿······我的雯儿。是爸爸无能,没能好好保护你,让你吃苦了!爸爸对不起你,也对起你妈妈······”

    “爸······我想妈妈······想······妈妈·······”静月依偎在爸爸怀里,象个不大点的孩子,失声痛哭起来。

    “我也是·······我也很想你妈!可是·······你妈再也回不来了,回不来了!”父女二人抱头痛哭,哭的天昏地暗。

    文婷走过来拍拍静月的背说:“孩子,不哭,不哭了!剑生,我们先忍忍,忍忍。一会小雯还要见爷爷,奶奶呢!我们也不能老站在大门口说话。”

    “对!”剑生放开女儿,擦擦眼泪:“我都高兴糊涂了,忘了让你们进门。文婷,小雯我们回家······回家!”

    这时丫鬟小翠挤过来拉住静月的手说:“小姐,小姐!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这下好了,我又可以服侍你了!”两位姑娘搂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

    静月和文婷走进老爷的房间。好象事先都约好了的,老夫人,二夫人也都在那里。静月先给朱老爷叩头请安:“爷爷,孙女小雯见过大老……爷爷!”

    朱大老爷高兴的合不上嘴:“好,好呀!我长孙女终于找回来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太好了,太好了!”

    静月又跪在老夫人,二夫人面前说:“孙女小雯,拜见二位奶奶,祝两位奶奶天天好心情,事事顺心如意!”

    老夫人忙站起身搀起静月:“瞧这嘴甜的。乖孙女,想死奶奶了,让奶奶好好看你,好,……好!我的乖孙女,你妈在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我那可怜的长儿媳妇哇·……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小雯雯回来了,回来了!”

    二夫人忙打住她的话说“我的姐姐,今个是大喜的日子,应该高兴怎么又提那伤心的事。”

    “对,对!今是大喜的日子,要高兴。不提,不提了!”她又拉住静月的手问见:“见过爸爸了?”

    “见过了。本来爸爸要跟我们一起来看爷爷、奶奶的,公司那边来了电话,他就急急忙忙地出去了。”

    “忙,忙了好哇!你爸现在像换了个人似的,这都多亏了你文婷阿姨。”老夫人说,又看看文婷说:“孩子,有事没事都回家看看。生儿离不开你呀!”

    …………

    晚上,静月和文婷就宿在剑生房间里,他们一夜都没睡,整整说了一夜的话。

    天刚放亮,文婷要起身回站里。静月也要跟着回去,文停按住她:“放你一星期假,在家好好陪陪爸爸和爷爷奶奶。”

    “是长官!……阿姨。”

    一个星期后,静月回到了军统站,被安排在何鹍的特行队。

    陈碧蕾根据工作需要,利用找哥哥的名誉打进了红枪会馆。

    她以在红枪会馆找到哥哥陈玉杰为理由,以哥哥为靠山经常出入在红枪会馆,并且同那里的川岛美惠子,也就是川岛一郎妹妹打的火热。俩人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