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无限历史_第三章 偷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高立即把帽子戴了上去,在人物属性栏上,本来由体质决定的防御提高了一点,而这个饭团,则被他放到了个人空间里,宝箱也激活了个人空间,饭团被顺利的放了进去,看样子宝箱也可以收入其中。但是营房里那些白色的装备,却不可以收入其中,估计只有通过空间认可的道具才可能放进去。

    在任务栏里,需要完成的辅兵数量已经归零,积分栏里也已经有了50积分,眼下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赵高并没有立即召唤伍长过来的打算。

    从属性上来看,辅兵的各项基本数值都不超过四,远远弱于方舟空间选派来的探索者(空间给与的称号),这也是赵高能够迅速解决这五个辅兵最重要的因素,其实不难判断,空间只给出了八名探索者,却需要攻打一百多人的军营,辅兵的属性如果和探索者差不多的话,那么这个任务完成的难度就超乎想象了,绝对不可能派给刚刚参战的新人们,况且还有更强的正规军和小队长!

    根据现有的资料来判断,正规军的实力,也应该稍稍弱于探索者,在单挑的情况下,赵高有信心击败对方,可是要想能够完全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消灭对方,那么就需要一点点布置了。

    经过半个小时的布置,赵高又仔细审视了一遍,这才拉响了绳铃,两个营帐的距离并不远,绳铃也是双向的,估计这个绳铃平时都是伍长召唤这些杂兵用的。

    绳铃连续响了好几声,赵高才看见前面的营帐中掌起了灯,此时夜已经深了,月光也没有那么亮,而古人夜盲症十分普遍,在天黑的时候很容易就什么都看不到,这也在赵高的计算之中。

    果然,片刻之后,一个掌着灯,披了一件单衣就骂骂咧咧的金兵走出了房门,向赵高这个营房走了过来,赵高此时穿着刚刚的那件军衣,低着头跪在了营房门口,只听到木屐踩在地上“皮塔皮塔”的声音,金军军营里等级差别十分严苛,白天的时候赵高就看见过五个辅兵同时跪在门口迎接正规金兵。

    “怎么就你一个人?”这个金兵在灯光下朦朦胧胧看见一个身影跪在门口,顿时大怒,“其余的人死哪去了?”顺便就踹了赵高一脚,赵高稳住了身子没动,金兵拉开营门,便往里走去。

    “怎么有血腥味,他妈的作死呢,打架还动刀子了?”房间里黑洞洞的,金兵犹豫了一下,后面赵高却迅速扑了上来,双手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巴,两人立即就倒了下来——唯恐自己力量不够,赵高还用床单在一脚高的地方做了一条绊索。

    几乎没有丝毫的挣扎,倒下的金兵瞬间就没了呼吸,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营房门口的地面上,赵高挖了小坑埋了刀子,同时有五把刀的刀尖朝上。

    此时赵高也不好受,还是有一把刀子透过金兵的身体刺到了他的身上,刚刚扑下来的时候唯恐力气不够,扑得太猛了一些,好在刀口不深,仅仅掉了不到十点血,在用力包扎了之后,血条便停止了减少,同时还有缓慢恢复的趋势。

    在任务栏里,正规兵的数量同时降低了一个,而积分足足加了二十五分,看样子100的积分要求只需要完成这个基本任务就够了。

    洞察信息栏及时给出了金兵的相关信息

    “金国三等粮仓守卫:力量5,敏捷4,体质6,智力4(四维总和不超过25且单项属性不超过7),技能,不详。”

    按属性来计算,守卫的生命最高不超过七十,这已经和赵高的生命值持平了,刚刚五把刀子都插进了他的身体,显然都是致命攻击,再加上赵高本身的攻击力(力量折算的7点),一下就把他干掉也在意料之中。

    赵高把尸体拖进了营房,同时把营门又关了起来防止血腥味快速散出去,可惜的是这名正规军也没有爆出宝箱,连身上的衣服也因为浓重的血腥味不能再用,好在现在月色已经昏沉,如果不掌灯的话以古人的夜盲症应该接近于瞎了,赵高只需要穿上象征身份的木屐,就能够伪装他了,自然,那双木屐被毫不犹豫的扒了下来。

    “皮塔皮塔”,赵高没有用灯,拖着木屐摸索着就进了前面的营门,另外一名金兵果然不疑有他,低声咕哝了一句就继续睡了,和后面的营房不同,两名正规金兵的营房是隔开的,赵高自然就进了另外一个隔间,合衣又钻进了被窝。

    不就,旁边的鼾声再次响起,赵高拿起了那一层薄毯,赤脚走了过去,初秋的地面很凉,赵高也走得很小心,没有让一丝声音发出来,金兵显然睡得很熟,赵高迅速把毯子用力的蒙了上去,掏出怀里的短刀就用力的胡乱往下捅,金兵挣扎了几下,同样在睡梦之中就丢掉了性命。

    一个晚上,赵高已经连杀七人,而自己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毫发无损,这名金兵同样没有爆任何宝箱,看样子宝箱的爆率并不高,一切全看运气。

    这时,赵高才在昏暗中探索着整个房间,他的眼睛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昏暗,勉强能够辨别营房的布置了。

    和辅兵的长枪武器不同,正规的金兵(粮仓守卫)用的是长刀,攻击上要比长枪差一点,但质地上要好上很多,另外,每个士兵还有一套甲衣,虽然是皮质的,只有心口那一块缝着一块铁皮,但防御力应该不差,如果刚刚两个士兵都着甲的话,赵高绝没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得手。

    赵高毫不客气的把甲衣套在了自己身上,没有方舟空间的认证,这套甲衣不能收入到个人的空间之中,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属性,虽然没有数字化的表示,赵高相信自己的防御一定增加了不少。

    剩下的七个人,夜袭这个营房的难度不会小,但空间既然已经给出了任务,那么完成的可能性应该还是很大的,最大的可能就是七个人中,明显有强手——赵高的其余属性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智力属性却高达十四,如果有人力量达到十四的话,对上只有四五点力量的辅兵应该是碾压式的,也难怪他们有信心强袭。

    赵高一开始就是胆小怕事的模样,也没有加入任何团队,这个时候,剩下的七个人恐怕都以为他已经逃走了,除了嘲笑这个胆小鬼之外,应该也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寻找他。

    夜越来越深,月光也越来越弱,整个营房已经完全陷入到黑暗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探索者也看不清任何的东西,所以另外七个人最有可能选择的时间是再过一会儿,凌晨四点左右,那也正是人睡得最熟的时候,赵高相信,知道古人有夜盲症的也绝对不止他一个人。

    赵高又摸索着回到了原来的营房,把五把长枪的枪头都弄了下来,又折断了五把短刀,把刀身的部分取下,两把长刀留在了身边备用,趁着黑夜,一点一点的摸索到中军营的门口,埋下了一个刀尖和两个枪尖,在营房门口,同样用布索低低地做了一条绊索,剩下的几样,又被他分别布在了几个正规军的营房门口,所用的手法几乎如出一辙。

    赵高没有指望能够依靠这个造成多大的伤害,不过是有枣没枣打一竿子,等做完了这些,才悠悠地回到前面金兵的营房,做最后的休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