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第一剑_第五百五十四章 众星听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清林在此……清林’

    蜀山,清林

    王升看着剑奴的方向,有一瞬大脑是突然有些空白;但下一瞬,他一言不发抽剑前冲,对着巨狼猛攻了过去。

    只因这巨狼恼怒之下就要冲向远处飞来的剑奴,而王升此刻知道了那是谁,如何能让剑奴陷入险境

    兮莲因他而入魔,蜀山千年前的掌门,自己所了解到的有关天庭和地球仙人的第一个完整符号……

    蜀山清林。

    没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欣喜,也没有半点己方突然增强了几分战力的欣慰。

    他甚至有些懊恼,为何剑奴就是清林,为什么会在这般情形下站出来。

    若让大姐知道,清林十数万年如傀儡一般,她该是何等心愤,谁又能拦住她去找天风门拼命

    更何况,此时王升已在剑奴身上感觉到了一份死气……

    清林之前受了多大的创伤,王升如何能不知那伤就是他打的!

    而此时清林手中提着三根玉钉,虽看起来气势正盛,但总给王升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巨狼低吼一声,显然是被剑奴的反水激怒;但王升在后对巨狼背部的伤口猛攻,让它不得不转身对王升撕咬。

    霎时间,主动求战的王升险状环生,体内仙力时断时续,让他脚下步法经常有些踉跄。

    不过眨眼,几次差点被巨狼咬住;不过十招,王升被狼爪直接拍飞,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离裳只能勉力去护持王升。

    巨狼翻身就要朝着剑奴攻去,但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喝,王升竟从离裳身旁冲过,手中飞云剑星光缭绕,再次斩向这头巨狼。

    “你对手是我!”

    “今日你们都要死!”

    巨狼怒吼一声,身形忽而化作漫天暗影,朝着王升、离裳、剑奴同时扑去。

    王升心底一急,当一声传音在耳旁响起……

    “当心,扑向你的是本体。”

    于是王道长心神大定,飞云剑全身应对,在那团暗影冲来时,紫薇天剑向前猛攻。

    果真,离裳和剑奴面前的暗影直接消散,巨狼在王升面前现行,狼嘴大张却与王升错身而过,反倒被飞云剑刺中几次面部。

    王升之前就已是在拼命,现在更是不顾一切在死撑。

    正激斗时,那剑奴已是到了数百米之外,淡然道:“可是蜀山弟子”

    王升皱眉,与巨狼缠斗中,传声回道:“晚辈算是蜀山当代长老,还请清林掌门在旁养伤,待我斩了这狼妖,你我同回蜀山!”

    “你仙力已枯竭,莫得逞强,退下吧。”

    剑奴的传声说不出的温润,王升却是咬牙不退,甚至为了证明自己还能再战,手中飞云剑光芒更亮了些。

    但狼爪扑下,王升右腿外侧也被挠下去了一大块血肉……

    若非七星步足够精妙且对仙力消耗很少,他早已坚持不住。

    清林叹道:“我此时已是必死之局,若非一股执念撑着,元神便会顷刻溃散。

    且让我再为蜀山做些事,助你在此地脱困……

    退下。”

    “可是!”

    “既为我蜀山弟子,何以不尊掌门之令!”

    王升双目瞪圆,心底宛若有惊涛骇浪,手中飞云剑剑光爆发,但心念一乱,脚下立生错乱,那狼爪再次当头罩下。

    一抹剑气突然在王升身后袭来,贴着王升身形划过,将狼爪竟是直接击退。

    此时巨狼因那一记青莲绝,气息下落了两三个小境界,但因是主修肉身,这庞大的身躯就如灵宝神兵一般坚韧,那剑气劈来,却只是将巨狼狼爪击飞,并未造成任何伤势。

    王升此时只能暂且后退,但他立刻重振旗鼓依然是要继续强行接战。

    远处的离裳浑身不断轻颤着,不只是面色惨白,浑身上下更是有些病态的白皙,似乎是在调运自己浑身鲜血,压榨出最后一分仙力。

    正此时,巨狼突然调头对着剑奴方向猛攻而去,狼目之中第一次出现了紧张与慌乱。

    仿佛此时已无法挥动几次长剑的剑奴,才是三人最大的威胁……

    那剑奴……

    不,此时的清林道长,脚下突然向前迈出一步,胸口有仙光绽放,一只玉石剑丸飞出,但随之破裂,绽放出一道浅浅的冲击波。

    霎时间,那巨狼,王升、离裳,尽皆染上了一层玉色,速度变得无比缓慢。

    清林轻叹道:“师祖赐下的宝物,却是没能用在当日一战,反倒是用在了此地。

    能救我一名蜀山弟子,却也并未白用。

    这后生,看好这一剑,这是御剑术最后一招,并未收录于剑谱之中。

    燃我此躯!”

    一抹五彩斑斓的火焰自清林浑身燃起,王升此时只能缓慢扭头,见状不由顿时道心狂震。

    不要……

    火光中,一抹虚影傲然而立,那躯体却在极短的时间内燃烧干净。

    这虚影,身着一身道袍,长发在身后随意束起,面容清雅英俊又透着一股沉稳,目光若星、剑眉陡峭,此时正对着王升含笑点头。

    他缓声道:

    “此身为鞘,此魂为道。

    无终无始,方为剑造。

    这狼妖肉身强横,元神却是十分微弱,需记得,遇强敌时不可自乱阵脚,也不可一味去拼命,若要以弱击强,寻敌之破绽以击之。

    我燃了道躯仙魂,也只有这一剑之力,望能将此妖斩杀于此地。

    看好了!

    御剑术的最后一式!”

    言罢,这虚影长发飘舞,手中残剑却是光芒大作,忽而身形前冲,宛若一束璀璨夺目的亮光,在这玉色封禁之地,朝着那巨狼激射!

    这封禁乃是文曲星所炼制的消耗类法器所造就,乃是为当年大战准备的‘战备物’,如何是巨狼这一个身受重伤的天仙境妖修可抵挡

    巨狼双目之中满是惊恐,清林的虚影已是冲到它近前,毫无阻碍,没有半点血光,径直举剑冲入了巨狼额头之中。

    突然间,王升低吼一声,胸口钻出一把小小木剑,困住他的玉色光华瞬间消失无踪。

    王升一把将木剑抓住,不顾一切冲向巨狼,口中大喊着“清林”二字,眼前却浮现出兮莲那故作无事的笑颜……

    该死!

    该死!

    该死!

    为什么剑奴会是清林,为什么是在这里找到这位道长的下落!

    仙力,给我仙力!

    不管是谁,给我些仙力!

    前冲之中,紫薇天剑剑意突然浮现在王升身后,一颗紫色大星自剑影的剑尖冲向剑柄!

    王升突然仰头怒吼:

    “众、星、听、令!”

    霎时间,漫天星光从四面八方绽放,直接跨越时空阻隔,将王升前冲的身形瞬间包裹!

    他背后的龙剑发出一声高亢的龙吟,此地虚空的大阵都仿佛爆发了一声轰鸣,无数星光强行注入王升体内!

    也正如此,周遭玉光却是被星光击散,巨狼也立刻挣脱,对着王升张嘴欲咬!

    王升此时浑身被星光占据,竟丝毫不去闪躲,眼看就要在这股星辰之力爆发前,就被狼嘴一口咬住!

    一抹青光在侧旁急速冲来,先王升半步,出现在了狼嘴边缘!

    离裳!

    她蛇尾一摆、双手硬抗,任由那锋锐的狼牙穿透手掌,却将这巨狼的上下颚撑住了一瞬!

    王升身形却在离裳身旁一闪而过,手中木剑染上了一层星光,那一声带着愤怒的呐喊声,从狼嘴传出。

    竟是如此震人心魂!

    “青莲绝!”

    其实,在青莲绝爆发之前,在王升不顾一切要抢先斩杀这头巨狼,为清林截取一线生机的瞬间,巨狼双目之中的神光已然熄灭。

    清林的虚影出现在了巨狼身后,而后转身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巨狼庞大的身躯,突然在中段区域破开了十二道缺口,缺口围绕狼躯均匀分布,一朵掺杂了星光与血色的巨大莲花,就在狼躯中央爆发。

    莲花轻轻旋转,巨狼身躯直接被截断;

    莲瓣缓缓打开,鲜血不断翻涌,让这一幕显得十分诡异……

    等莲瓣完全张开,巨狼半截身躯已是完全消失不见,虚空之中到处飘舞着黑红色的鲜血,王升愣愣的站在那,身周星光闪烁了几下,而后消失不见。

    他看着清林,清林也在注视着他。

    而后,清林摇头一笑,淡然道:“却是我多事了……

    你当真是蜀山弟子这剑法,我蜀山可是没有。”

    王升却是已在这虚影身上感觉不到半分生机,此时的清林,燃了自己的道躯元神,只剩了落在大道中的印记……

    当初的亢金星君,尚有化成灵体的可能,但清林……

    他惨然一笑,心乱如麻,只能传声道:“晚辈王升,有蜀山现如今所铸玉牌,为蜀山剑宗如今长老。”

    在虚空中踉跄了半步,王升刚要继续说话,离裳已是从后面费力的赶了过来,扶住了王升的胳膊。

    清林轻轻一叹,飘到王升身前,将手中那把残剑递给了王升。

    “蜀山可在”

    “在,蜀山现在门人弟子过千!”

    “是吗那便好,”清林稍微叹了声,似乎是松了口气那般,又问:“天庭可在”

    王升苦笑道:“从家乡出来几百年,也在探寻天庭众仙的下落。”

    “哦……那你可曾听过两个名字,一个名为三……罢了,”清林摇摇头,虚影的目光中带着淡淡的伤怀,“你应是不知他们。”

    “我听过,清林前辈!”王升不知觉已是颤声,“我听过那两个名字,三通和兮莲,是他们吗”

    虚影怔了下,忙问:“他们可还安好”

    “家乡曾有一段时日灵气断绝,三通大师已圆寂逝去,兮莲如今已经成仙,她是我大姐,她一直在盼着出来找你,日夜都想知道你的消息。

    可有活命之法,清林,你可有活下来的办法!”

    王升攥着小木剑在不断颤抖,“我当真不知以后该如何面对大姐,她托付我探寻你下落,你竟是我亲手创伤。

    若我早知道你是清林,我拼死也会护下你,我、我……”

    离裳在一旁托着重伤的躯体慢慢游来,也不知该如何言说,只是站在王升身旁,注视着这个即将消散的虚影。

    “我早已是该逝去之人,你千万不可心生愧疚,你我易地而处,若你是这般非人非鬼的模样,也会亲手助你解脱。

    我蜀山,如何出了你这般脑子不灵光的长老

    哈哈!

    你竟还是小莲的结义金兰,缘之一字,当真妙不可言。”

    清林轻笑着,虚影已是无比黯淡,“御剑术的最后一式,我已寄托在了这把剑中。

    送我回剑冢吧,只是不要刻什么名号。

    能遇到你,还有机会能回返蜀山,对我而言已是天大的福分,这苍天大道,确实待我清林不薄!”

    道人的虚影始终在轻笑,手指在那把残损不堪的飞剑上划过,

    “可要送给兮莲什么”王升忙问。

    “不必,我知她心意,但始终缺了缘法,今后再无清林此名号,待岁月漫长,总能让她渐渐遗忘,何必再给她什么念想

    就如我,差点忘记了自己到底是哪里来的孤魂。”

    虚影转身背对着王升和离裳,看向那陌生的星空,渐渐的飘远,也在渐渐的化作光点消散。

    最后的十六个字,却只是在王升心底流转,且渐行渐远……

    “剑名无始,亦名无终。

    以登仙阙,不留俗名!”

    王升捧着那残剑,在虚空中慢慢跪下,对着那些光点飘飞的方向深深跪伏,对着那空无一物的虚空大喊:

    “蜀山门外弟子王升,送掌门归仙!”

    喊声落下,王升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浑身仙力迅速归寂,抓着残剑不省人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