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富家子_第一卷 第十八章 反手一巴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话说王锐带着十来个捕快一路从县衙跑过来,正想喘口气呢,但一看杨聪这架势,他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他马的,这家伙,看见自己带这么多人来了,竟然还这么狂,这是不把本公子放眼里啊!

    他也顾不得喘气了,跑过来便直接挥手道:“上,把这帮朝廷钦犯全抓起来。”

    尼玛,敢跟老子狂,杨聪冷哼一声,盯着县衙钱捕头傲娇道:“钱捕头,你也以为我们惠安杨家是这么好惹的吗?”

    县衙钱捕头闻言,不由为难的看向王锐,他是不想得罪杨家,问题这位爷他更不想得罪啊!

    王锐见状,不由恼火道:“上啊,还愣着干什么,出了什么事我兜着。”

    钱捕头闻言,一咬牙,正要挥手让手下捕快上去抓人,张聪却是贱贱的掏了掏耳朵,然后满脸不屑的道:“你兜着?你脑袋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你爹就是个不入流的县衙典吏,我爷爷可是真正的当朝七品,县令大人都不敢说这大话,你算哪根葱啊?”

    王锐闻言,不由恼羞成怒道:“上啊,抓起来,我倒要看看他是哪根葱。”

    钱捕头简直欲哭无泪,一个是当朝七品官员的孙子,一个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儿子,两个他都惹不起,两个他都不想得罪啊!

    他还在左右为难呢,杨聪突然指着他道:“你,过来。”

    过去,开什么玩笑,钱捕头下意识往后一缩,他还以为杨聪要揍他呢。

    杨聪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徐阶写的聘书,再次招手道:“过来啊,我又不会揍你,我只是让你来看样东西。”

    钱捕头看了看王锐,又看了看四周的捕快,这才咬牙来到杨聪跟前,接过他手中的聘书看起来。

    这一看,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杨聪竟然是府衙通判徐阶徐大人的幕宾!

    这幕宾虽然不是什么正经职位,也没什么权力,但是,这幕宾代表的是关系啊,而且还是相当好的关系,他一个县衙捕头得罪府衙通判,开什么玩笑啊!

    说实话,他还不敢肯定这聘书是真是假,不过,他原本就不想夹在王锐和杨聪之间两头不是人,而这聘书正好是个脱身的借口,所以,不管这聘书是真真假,他都当是真的了。

    他假装吓的一哆嗦,然后恭敬的将聘书还给杨聪,并拱手赔礼道:“杨公子,小的不知您是通判徐大人的幕宾公,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钱捕头是想借此脱身,杨聪却不想就此放过王锐。

    尼玛,敢带人来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杨聪满脸傲娇的点了点头,缓缓把聘书揣回怀里,然后指着王锐道:“现在,我怀疑王锐私通倭寇,把他给我抓起来!”

    “啊!”,钱捕头着实吓了一跳,有没有搞错啊,让自己去抓自己顶头上司的儿子,自己还要不要在惠安混了?

    他满脸为难的看着杨聪,那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王锐自然是听到钱捕头的话了,钱捕头貌似相信了杨聪是府衙通判徐大人的幕宾,但他不信啊!

    开什么玩笑,府衙通判徐大人是什么人物,人家会请杨聪这个惠安有名的败家玩意做幕宾吗?

    他指着杨聪恶狠狠的道:“好啊,你竟然敢冒充通判大人的幕宾到处招摇撞骗,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钱捕头,还不赶紧把他抓起来。”

    钱捕头都快哭了,你俩要斗法别老带上我啊!

    杨聪满脸不屑的看着王锐,嘲讽道:“我冒充通判大人的幕宾?志辅兄、长胜兄、藩国兄,掏家伙,让钱捕头好好看看,我是不是冒充的。”

    掏家伙,掏什么家伙?

    这话一般都是动手的暗号,钱捕头下意识伸手摸向腰间的铁尺,同时紧张的盯着俞大猷他们三人。

    他显然是误会了,俞大猷他们并没有动手的意思,他们的手并没有伸向腰间的武器,而是伸向怀里,一人掏出一块牌子。

    他们掏的是并不是世袭百户的牌子,而是府衙刑房胥吏牌子。

    至于世袭百户的牌子,他们这会儿不会掏出来,因为杨聪和徐阶分析过,陈文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最后他没了办法,他很有可能会让海盗或者倭寇直接动手。

    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的,海盗和倭寇如果来太多,俞大猷他们可能没事,杨聪能不能保住性命就不知道了。

    所以,俞大猷等人必须隐藏身份,让陈文杰误以为他们就是府衙刑房的胥吏,这样,陈文杰就不会派太多的海盗和倭寇前来,毕竟普通人最多也就能干翻几个海盗或者倭寇,陈文杰能派十多个海盗和倭寇来收拾他们就算看得起他们了。

    如果他们世袭百户的身份暴露了,那就不一样了,陈文杰不知道会派来多少海盗和倭寇,到时候,整个惠安县城可能都要跟着遭殃,毕竟,人数超过几十个,海盗和倭寇隐藏行迹就比较困难了,还不如直接突袭惠安县城呢,反正海盗和倭寇袭击东南沿海县城的事情时有发生,谁知道这是龙溪陈家指使的。

    俞大猷他们虽然没有掏出世袭百户的牌子,这府衙刑房胥吏牌子已经够吓人了,至少对于县衙的钱捕头来说够了。

    衙门里官、吏、役三级可是天渊之别,他说白了只是县衙的杂役,身份和地位都是最低的,而俞大猷等人是府衙的杂吏,双方身份相差太大了,更何况府衙刑房还管着全府所有案件的甄别和审查,收拾他个县衙捕头那就跟玩一样,他能不怕吗。

    他一看三人的牌子,冷汗冒得更厉害了,很明显,杨聪没吹牛,人家就是府衙通判的幕宾,不然不可能有三个府衙刑房胥吏跟着。

    他知道,自己怕是脱不开身了。

    果然,杨聪紧接着便严肃的道:“钱捕头,我奉徐大人之命前来查一个很重要的案子,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钱捕头只能无奈的拱手道:“小人明白。”

    杨聪再次抬手指着王锐重复道:“现在,我怀疑王锐私通倭寇,把他给我抓起来!”

    我他马怎么这么倒霉啊,钱捕头满脸绝望的看了看杨聪,随即咬牙挥手道:“将王锐拿下。”

    他这话一出,不但王锐愣住了,在场所有捕快都愣住了,有没有搞错,王锐他爹可是县衙典吏,专门管他们这些捕快的。

    杨聪见捕快都愣在那不动手,立马威胁道:“钱捕头,怎么,你想造反啊?”

    这什么话,不听你的最多也就算个抗命不尊而已,什么造反!

    他当然知道杨聪在威胁他,没办法,这位大爷他真惹不起。

    他只能无奈的嘶吼道:“还愣着干什么,都想去府衙吃牢饭吗?上啊!”

    这下,在场的捕快也顾不得什么典吏公子了,得罪王锐,他们最多也就是丢了捕快的差事,得罪了通判徐大人的幕宾公,那可就不得了了,如果杨聪发飙,他们真有可能被抓去府衙大牢。

    王公子,不好意思,只有得罪你了,十多个捕快一拥而上,一眨眼功夫王锐就被绑了个结结实实。

    王锐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是他带人来抓杨聪的好不,没想到反而被杨聪指挥自己人把自己给绑了!

    杨聪这反手一巴掌抽的,他整个人都懵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