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富家子_第四卷 第二十五章 势均力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可学竟然凭自己的“本事”晋升工部尚书,这点,杨聪着实没有想到。

    他之所以将顾家纳入麾下,让其负责打理南直隶这一块的买卖,其实主要还是看顾可久的面子,毕竟顾可久曾在泉州当过知府,而且为官还算清正。

    至于这顾可学,杨聪真不是很了解,所以,人家来求官的时候他只是请张邦奇等人想了想办法,帮其谋了个通政使司右通政的职位。

    没想到,后面,这家伙竟然凭借拍马屁的功夫,逐渐博取了嘉靖的宠信,而且,这会儿还一举晋升工部尚书。

    要说顾可学的手段,的确有点恶心,以尿炼药,亏他想得出来!

    不过,恶心不恶心什么的,并不是评判一个人的标准,恶心人的人也并不一定是坏人,要评判其好坏,主要还要看其恶心的对象。

    如果帮助坏人恶心好人,那自然是坏人,如果帮助好人恶心坏人,那他就是好人。

    比如,三国的时候,智计百出的诸葛亮可不就把曹操给恶心坏了吗,你能说人家是坏人吗?

    如果顾可久帮严嵩恶心阳明一脉的官员又或者杨聪,那他当然是坏人。

    历史上的顾可久的确也是这样的人,因为历史上他找的是严嵩的关系,从而傍上了嘉靖,获取了工部尚书之位,所以,他不但帮着严嵩恶心徐阶等阳明一脉的官员,还学着严嵩打着炼药的旗号到处搂钱,可谓贪得无厌,恶心至极。

    不过,这会儿他走的却是杨聪的路子,恶心的也是严嵩这个奸人,而且,在杨聪的扶持下,南直隶顾家也通过海上贸易获取了巨大的利润,他压根就不缺钱,甚至炼药的钱都是他自己掏的,贪腐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说,他这会儿并不能算是一个坏人,而应该算是一个好人,一个专门恶心坏人的好人。

    至于什么“炼尿尚书”之名,杨聪听了,也只是一笑置之,炼尿怎么了,有本事你也去炼尿啊!

    严嵩这明显是恼羞成怒,却又拿顾可学没有办法,只能出此下策,来“败坏”顾可学的名声。

    不过,这名声着实有点难听。

    “炼尿尚书”,尼玛,真有点恶心人。

    当然,恶心归恶心,顾可学既然已经晋升六部尚书,在杨聪一系的地位立马就截然不同了,或者说,他,也有资格参加杨聪一系大佬的聚会了。

    这天晚上,一众阳明一脉的高官和杨聪一系的高官再次齐聚,共商今后的大计。

    这次,他们聚集的地方又变了,或者说,又回到了原来的老地方,杨府。

    杨聪这会儿都已经出任礼部尚书了,自然要搬回京城杨府。

    这次聚集的人可不得了,光是六部尚书就有三个,除了杨聪这个礼部尚书还有刑部尚书邹守益和工部尚书顾可学,而且,还有杨聪的老丈人都察院左都御史张岳,还有新晋的内阁大学士张邦奇,至于定国公徐延德、京山侯崔元、武定侯郭勋和锦衣卫指挥佥事等公侯勋贵,那都有点排不上号了。

    这年头可是以文制武,文官比之武官地位可高多了,六部尚书的权力那更不是一般公侯勋贵所能企及的。

    不过,一开始,大家对顾可学这位“炼尿尚书”还真那么一点排斥,甚至,有的人看到顾可学之后都忍不住偷偷掩鼻,一副进了茅坑的模样。

    顾可学貌似也有点自渐形秽,好像自己身上真的带着尿味一般。

    杨聪见状,自然不会置之不理,人家可是他嫡嫡的亲信,而且,这会儿要论在嘉靖跟前的受宠程度,这家伙不说排前三,前十那是稳稳的,这点,在场的除了陆炳,貌似还没人能跟人家比呢。

    这家伙恶心是恶心了一点,但是,论起重要性来,在座的同样没几个人能与之相比。

    炼尿怎么了嘛,人家好歹是六部尚书好不好,你们这什么表情?

    待大家坐定,杨聪便起身举杯道:“这段时间要说最值得庆贺的事情就是舆成兄出其不意夺得了工部尚书之位,来,让我们共饮一杯,祝贺舆成兄高升。”

    他这话一出,众人才猛然间意识到,这家伙可不是以前名不见经传的通政使司右通政了,而是位高权重的六部尚书之一,这朝堂之上,要论权力,能与之相比的还真没几个。

    在座的可都不是什么智力低下之人,杨聪的意思,他们瞬间就明白了,貌似,他们对顾可学的态度有点过分了。

    众人连忙跟着起身举杯,一起庆贺起来。

    顾可学见状,连忙起身举杯道:“多谢,多谢,多谢清风,多谢诸位。”

    那模样,分明还有点看不起自己啊。

    杨聪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又招呼大家坐下来,这才开口问道:“怎么了,舆成兄,你是不是被严嵩命人编的那什么诗给恶心到了?”

    顾可学闻言,不由有些羞愧道:“这个,不说也罢,正吃饭呢,不要影响了大家的胃口。”

    没想到,杨聪却是语出惊人道:“炼尿怎么了,童子尿包治百病,谁人不知?再说了,我们吃的这生蔬瓜果和米饭白面不都是金汁孕育出来的,他严嵩要觉着恶心,可以什么都不吃啊!这家伙竟然想以此来恶心他人,着实有点不知所谓,我们什么没见过,难道还会被这点小事给恶心到吗?要我说,严嵩这是拿舆成兄没办法,才出此下策的,这反倒证明了舆成兄的能耐,这朝堂之上,能让严嵩都束手无策的又有几人呢?”

    他这话一出,众人均是一愣。

    对啊,这盘中之食很多不都是金汁孕育出来的,平时吃的时候大家也没觉得恶心啊,严嵩这家伙却偏偏拿这种事情来恶心人,着实有点不知所谓,大家都是什么人啊,能被这点小事给恶心到吗?

    而且,严嵩的确是拿顾可学没有办法,要不就不会命人传播这无聊的打油诗来恶心顾可学了。

    朝堂之上,能让严嵩都束手无策的还真没几个,这顾可学,厉害啊!

    他们看顾可学的眼光,终于变了,不再是隐含这排斥,而是隐含着钦佩。

    杨聪见状,这才进入正题,和大家商议起今后的大计来。

    这会儿杨聪一系或者说阳明一脉在朝中的势力与严嵩一党在朝中的势力可谓势均力敌。

    严嵩手里头拽着内阁首辅和吏部尚书这两个最重要的职位,而且六部侍郎也有大半是其党羽,杨聪这边也不差,内阁有张邦奇牵制严嵩,六部尚书更是占了一半,还有都察院这个重要的衙门也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这会儿,两边要是斗起来,胜负还真不好说。

    那么,到底怎么斗倒严嵩这千古有名的大奸臣呢?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