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二章:黑夜下的一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官人,都是我的错”只见张贞娘哭诉道。

    望着梨花带雨,担忧至极的二女,林冲仔细看了一眼后,果然是个美女,难怪那高衙内誓要得之。

    “我还没死,哭什么”林冲淡淡的说道,前世为了报仇,他一生杀伐,心早已比坚石还要硬,他睡过很多的女人,但那都只是他放松的工具,根本难以进入了他的心中,这不关乎美貌与否,而是他必须控制自己的欲望,绷劲自己的神经,来完成那最后一步。

    张贞娘一愣,望着目光内满是平静,完全没有往昔疼爱的的林冲,顿时心中更是悲伤,整个趴在了牢门之上,哀伤不已道:“官人,你是不是怪我”

    林冲一愣,随后苦笑了一声,语气微微婉转道:“娘子,你多虑了,为夫之所以如此,跟你没有一点关系,你是我的娘子,有人想夺走你,为夫没有将他一枪捅死,已经是最大的失败了,如今这种情况,是因为为夫官职低微,朝廷昏暗,奸臣当道,这错,不在你,在世道,在为夫当年没有清楚认识”

    微微上前一步,林冲双手将牢门外的张贞娘扶了起来,温和道:“你秀外慧中,勤俭持家,我林冲能娶你,是我的福气,不能保护你,是我的责任”

    “官人”张贞娘顿时感动道,泪水似乎流的更加厉害。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先跟为夫说说的外面的情况”林冲吩咐道。

    张贞娘立刻点了点头,稍稍擦拭泪水后,道:“官人,我们已经找过府尹张大人,这一次能进监狱,也是张大人批准的,他说他很清楚这里的缘由,他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官人,跟高太尉求情”

    “开封府虽然是司法机构,不属于禁军管辖,直接由中书省负责,但张大人敢这样得罪高太尉吗?”林冲严肃道。

    “官人,您忘记了,张大人给蔡太师送过门生帖的,当时你不是还有些不满吗?”张贞娘低声提醒道。

    林冲顿时想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张宁是蔡京的人,蔡京目前主持中书省,甚至掌控尚书省下面六部,可谓绝对的当朝第一人。

    宋朝是二府制度,中书省和枢密院,枢密院掌天下兵权,由六贼另外一位,宦官童贯统领,可以说高俅的禁军也在其列,而由于重文轻武,中书省比枢密院又高出很多,如果张宁真的是蔡京的人,那确实不需要给高俅面子,不过这件事情,看似简单,估计张宁还是需要询问蔡京后,才能得到了最终的承诺,也才能判决,这里面还是有几分风险,一旦蔡京不发话,估计张宁纵然有心,也无力了。

    想到这里,林冲严肃道:“娘子,这一次出去之后,就不要回家了,直接找个客栈住下”

    若所料不错,高衙内就会在他入狱这段时间,再次动手,虽然他对这个美丽妻子,还没有太多感情,但既然是他的妻子,就容不得任何人放肆。

    “为何?”

    “没有为何,你听为夫的就是了”林冲严肃道。

    “哦!”张贞娘望着有些陌生,似乎比起曾经,多了三分霸道的官人,连忙点头道。

    林冲眼神一凝,随后摇头道:“不!连客栈都不要住了”

    “啊!”二女惊讶道。

    “娘子,你还记得这几天经常来我府邸喝酒的那位和尚义兄鲁智深吗?”林冲命令道。

    “记得”

    “立刻去大相国寺找他,记住,如今这开封城内,除了我这个兄弟,谁也不要相信,找到之后,告诉他,林冲若被发配,必经野猪林一带,让他带着你们在那里等我,切切不可来劫狱”林冲吩咐道。

    “发配”张贞娘面色煞白道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快去”林冲严肃道。

    。。。。。。

    此时,在开封城内,一座占地广大,极为奢华,有精兵守卫的府邸外,一位年纪不小,留着长须的官员从轿子当中走了出来,抬头看着前方,在火光之下,照出的“蔡府”二字,突然微微犹豫了起来。

    “大人,林冲也算是一条好汉,就这样被活活冤死,实在可惜了,另外高太尉送人,就说要斩,那太师的威严何在,司法的制度何在”只见轿子旁边,一位身着吏服的男子,目光当中透着一份正义。

    听到这话,长须官员眼神一凝,点头道:“孙定,你说的对,这也算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一点事了”

    “大人英明”

    “随我面见太师”长须官员仔细整理了官服,大步向着蔡府而去。

    许久后,在蔡府的正堂当中,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儿子要抢别人的娘子,竟然还要害的人家破人亡,高俅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就因为他陪陛下踢了几场球?最近连中书省的事情他也敢掺和了,这件事情不允,童贯来了也不行,就按照你的建议执行”

    “下官明白”

    。。。。。。

    另外一边,大约在一更天的时候,在大相国寺的酸枣门外,岳庙附近的菜园子内,一位头裹芝麻罗万字顶头巾,生得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部落腮胡须,身长八尺,腰阔十围的和尚正躺在一块石桌上面,呼呼大睡,鼾声如雷。

    “鲁爷,鲁爷,你快醒醒”这时,阵阵着急的呼喊声突然响起。

    “谁敢绕我清梦”和尚骤然醒来,目光当中没有仁慈,反而透着凶狠,真是倒拔垂杨柳的凶和尚鲁智深

    “叔叔”这时一道哭泣音响起,只见张贞娘和锦儿已经跪在面前。

    鲁智深看了一眼后,惊讶道:“阿嫂”

    “叔叔,官人被高俅陷害,抓入大牢,他跟我们说,如今整个开封,只有叔叔是唯一可信的人,让我们立刻来找叔叔,求叔叔收留”张贞娘悲伤的说道。

    “什么”鲁智深一愣后,立刻愤怒无比的大喊起来,“高俅竟敢害我兄弟,早知道就将那衙内活活打死,阿嫂无忧,且呆在此处,我即可去救阿兄”

    “叔叔,不可啊!”张贞娘立刻挡在了面前,着急道:“官人说了,叔叔且不可去劫狱,官人会被发配,皆时会在野猪林一带,官人说让叔叔在那里等着他”

    “野猪林”鲁智深眼神一凝,随后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引路的小伙,别看莽撞,但很多事情他清楚着呢?

    “鲁爷,我们死也不会说的”

    “就是,林教头多好的人,竟然被人害成这样”

    “好,很好,我那兄弟将来必不是平常人,将来若是他能再次发达,必定会报答你们”听到这话,鲁智深点头道。

    “谢谢鲁爷”

    “阿嫂,你起来”鲁智深虚扶之后,感叹道:“阿兄如此信任,我绝不会辜负他的期盼,明天我们就启程,先送阿艘出城”

    “谢叔叔”

    。。。。。

    一天将要过后,在距离开封遥远的五台山上,一位老和尚盘坐在山石之上,望着夜空,突然手中的佛珠散落一空,惊讶的双手合十后,严肃道:“天机骤变,智深原本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水而兴,遇江而止,如今确通通化为了虚无,唯有遇林而贵四字”

    这时,一道金光突然落到了五台山的峰顶之上,随即天空渐渐大亮,老和尚平静的喃语道:“话音落,而金光耀顶,看来我五台山也受到了智深的福气庇佑了,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