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四章:“好友”陆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陆谦,陆虞侯,虞侯说好听点,就是宋朝官僚雇用的侍从官职,说难听点,就是高级家奴和打手。

    陆谦是林冲的多年好友,当确为了贪图富贵成为高衙内的狗腿,多次设计陷害林冲,甚至劝林冲把自己的娘子主动献给衙内,换取地位。

    有一次,他请林冲到酒楼喝酒,确趁机把张贞娘骗到自己家中,施以此计,想来满足花花太岁高衙内的,若不是林冲即使赶来,差点被带了绿帽子,因为这件事情林冲愤怒不已,准备宰了陆谦,陆谦虽然武艺不错,但未破丹田,跟林冲差远了,立刻躲入太尉府,不敢出门。

    根据记忆,随后宝刀之事,以及误入白虎堂,也是这家伙献策的,为了讨好高衙内,真是费尽了心机。

    只见一张和善的面孔在牢中烛火的照耀下,浮现了出来,那嘴唇之间带着的冷笑,目光之间透着的高傲,让人看着生厌。

    “林兄,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高太尉是得罪不起的,但你骗骗不听,为了区区一个女子,竟然得罪了衙内,这不是自寻死路吗?”陆谦失望的摇头道。

    林冲从地上站了起来,冷漠道:“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

    “哈哈,林兄,我们毕竟这么多年的交情,你的本事太尉很清楚,只要你稍稍表示一下,别说一个教头,太尉可以连升你三级”陆谦突然友好了许多。

    “是吗?”林冲微微上前几步,脸上有些激动道:“不知道太尉让我如何表示”

    “很简单,只要让你娘子稍稍服侍一下衙内,就够了,其实这女人算什么,只要有了权利,还不是大把,对了,阿嫂去哪里,怎么不在府中”陆谦露出一副我完全是为你好的表情,但最后一句确确表明了他的来意,张贞娘不见了。

    “原来如此”林冲点了点头后,突然右手猛地栅栏的缝隙当中伸出,一把掐住陆谦的喉咙,猛的将他整个人拉过来,狠狠的撞在了牢门上。

    “你以为我林冲会跟你一样无耻,自己的娘子也可以拿出去分享”冷酷无比的声音响起。

    陆谦被掐的满脸通红,但那手臂好似铁钳一般,让他动弹不得,唯有不断的拍着牢门,目光害怕的大喊道:“来人,来人”

    听到喊声,狱丞带着几名狱卒着急的跑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狱丞担忧道:“教头,不要啊”

    他跟孙正关系亲密,知道林冲要被流放了,但若是现在杀了陆谦,那就不可能了,唯有死刑台上一刀。

    林冲冷冷一笑后,右手一用力,将陆谦推了出去,冷漠道:“我林冲就算是死在沧州,也不会用自己的娘子来换取地位,你最好马上给我滚,否则我怕我会立刻杀了你”

    陆谦在狱卒的搀扶之下,微颤的站起来后,鼻子因为刚才那一撞,已经流血了,手指哆嗦的指着林冲,满脸恨意道:“好,好,林冲,你以为有蔡太师的命令,就没人敢动你了吗?出了这开封府,就是你的死期”

    “看来你真的想要我杀了”林冲听到这话,右手突然向着锁着牢门的锁链抹去,看到这一幕,陆谦吓了一跳,立刻连滚带爬的跑了。

    林冲看了一眼,缓缓收回了手臂,不屑的摇了摇头。

    “教头,这锁链你能掰断啊!”狱丞惊讶道。

    “吓唬他的,谁想到他这么胆小,我林冲以前真是吓了眼”林冲重新盘膝坐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狱丞和其他极为狱卒顿时露出了敬佩之色,这人就怕比较,平时看陆虞侯也算个人物,没想到在林教头的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

    而陆谦冲出大牢之后,紧张的看了一眼后面,见林冲没有追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虞侯,你这是怎么了”这时,外面等候的几名军士,看到陆谦的惨状之后,立刻惊讶的围了过来。

    “我没事”陆谦羞辱的挥手道。

    “虞侯,那你有没有问出那林家小娘子去哪了,衙内可是还在家里等着呢?”

    “是啊!衙内的脾气,您是知道的,若找不到,不知道要发多大的火”

    听到这话,陆谦的脸上闪过一丝着急,但开封这么大,要找起来实在困难,而且也不知道有没有出城,若是出城了,那估计就更加难找了,但若找不到,他一定会让衙内,甚至太尉失望,连林冲这样的人,太尉说解决就解决了,更何况他呢!

    如今知道的估计就只有林冲,否则张贞娘不会突然消失,若是可以严刑拷打,估计能逼问出,但开封府府尹张宁是蔡京的名生,对高太尉或许还敬畏,但对他,一个区区的虞侯,别说不入武将之列,就算入了,以文官在大宋的地位,也完全无视,所以动刑,估计也太可能。

    沉思了许久,陆谦眼神一凝,道:“你们立刻去查查,两天之后,是谁押解林冲去沧州”

    “虞侯的意思是”一名军士领悟了过来。

    “在开封府,有张宁他们盯着,估计没有办法问出,但一旦出去了,就不归开封府衙管理,皆时枷锁上身,就容不得他林冲放肆了”陆谦目光冰冷道。

    “虞侯英明,皆时一番严刑上去,容不得他不招”另外一名军士冷笑道。

    “那还不快去查”陆谦命令道。

    “是”

    望着离去的军士,陆谦回头看了一眼监牢,愤怒道:“林冲,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不要怪我了”

    说完之后,上了战马,向着太尉府而去,他还有跟高衙内禀告了一下情况。

    。。。。。

    而此时在开封成外十里,一间小茅屋内,张贞娘和锦儿担忧的坐在其中,当大门打开之后,鲁智深拿着几只山鸡,野兔走了进来。

    “叔叔”

    “阿嫂,你们肯定饿了”鲁智深将山鸡,野兔放在了桌上。

    “谢谢叔叔”张贞娘感激后,有些担忧:“不过此地似乎距离野猪林还有段距离”

    “阿嫂,我有些不放心,虽然阿兄说经过野猪林,但这里面有太多的不确定了,所以我打算去开封看看”鲁智深严肃道。

    “叔叔,你要回去”张贞娘惊讶道。

    “不错,这里距离开封很远,高衙内的人不可能搜到这里,你们且在这里安住一两天,如阿兄真的被发配了,我觉得还是从城门开始,比较安全,否则一旦出了意外,就悔之晚矣了”鲁智深目光谨慎的说道。

    张贞娘一愣后,点头恳求道:“叔叔说的也对,那一切就仰仗叔叔了”

    “阿嫂客气了,谁敢动我的兄弟,我会活活打死他”鲁智深说了一句后,拿起了门旁的水磨镔铁禅杖,目光凶狠的冲了出去。

    “夫人”锦儿担忧道。

    “没事,官人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张贞娘银牙轻咬道。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