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五章:昭武校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天眨眼一过,今天就是林冲将要被流放的日子。

    此时,在牢房内,一位身着盔甲,高有七尺,下方留有粗密短须的魁梧壮汉正扶着屁股有些血迹的林冲,面带惭愧道:“林兄,屠季无能,不能帮你”

    “屠兄,你太客气,今日你能过来,林冲已经感激不尽了”林冲抱拳道,他乃是禁军教头,自然认识很多军中之人,有关系恶劣,自然也有关系很好的,而这位屠季兄正是禁军当中的一名正七品昭武校尉,曾经有些不服林冲,但交手落败后,两人反而成为了好朋友,屠季佩服林冲的武艺,林冲欣赏屠季的性格。

    不过虽然是一个校尉,但可惜屠季有时候说话太直,因此所谓的校尉其实就是散官的称呼,也就类似与前世的军衔,是没有任何实质的权利,在加上宋朝的重文轻武,类似这种校尉,连基本兵权都没有,只有征战之时,才会被枢密院,殿前司赋予实权。

    “林兄,很多禁军兄弟原本打算来送送你,但被我挡回去”屠季严肃道。

    “屠兄英明,兄弟们切切不可过来,高太尉执掌殿前司,屠兄一人过来,他还只当是好友相送,但若兄弟们都过来,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皆时他必然重塑军纪,正他威严”听到这话,林冲立刻赞赏道。

    “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才不准”屠季点头道。

    “屠兄,林冲被剥夺教头之位,不知如今是谁接任了”林冲轻声道。

    “还能有谁啊!马屁精王秀”屠季不屑道。

    “原来是王教头”林冲点了点头。

    “林兄,你说我们禁军原本是保家卫国,战死沙场,而如今确成为了一些赏乐的工具,你在的时候,虽然我们还是天天学习,如何看上去军容整装,踏步之间,气势汹汹,但至少还学了一些杀敌的技巧,而如今,王秀这个马屁精上位,禁军将完全变成一个摆设,这样的军队如果拉上战场,会被人摧枯拉朽一般彻底毁灭的”屠季担忧的说道。

    林冲笑了笑,这是自然了,未来的联金灭辽大战,两方出击,金国打的辽国连连败退,损失惨重,但纵然如此,辽国依旧将大宋的军队打成了狗屎,金国把辽国灭了,大宋的军队,竟然距离辽国国都还有上千里的距离,也真是因为这样,金国彻底看出了大宋是何等的不堪一击,军队腐烂到何等的程度,立刻背弃盟约,挥军南下。

    不说联金灭辽之战,就说水浒中的大战,梁山的确聚拢英豪,但梁山比起整个大宋,不过方寸之间,且除了梁山之外,根本没有稳固的根据地,也没有固定的财源和兵源,但就是这样,朝廷那般的征讨,竟然还是连战连败,后来若不是宋江这个经受了腐儒思想的人,执意要招安,梁山都不会败。

    从这里看来,就已经不是战略,战术的问题,而是根基烂了,国家制度如此重文轻武,在加上朝廷昏暗,奸臣当道,将士根本没有斗志,尤其是大宋这些年来,对外就没有赢过,早已失去了血性。

    北宋灭亡后,南宋建立,为何岳飞突然如此厉害,就是因为岳家军,这支军队是他岳飞自己招募的,从一开始,从根本就激发士兵的斗志和血性,所以岳家军才能无往而不利。

    为将者,为帅者,第一就是练兵,如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这虽然说的是韩信超高指挥,但也说明,纵然是军神韩信,他也须勤加练兵,你兵无斗志,在多的谋划,也打不开局面,只会一败再败。

    不过这些跟林冲已经没有关系,若是他能提前一些降临,还没有过白虎堂,娘子没有被高衙内看上,他倒是可以借助对时代的一些了解,投靠六贼,一步步攀登高位,未来如能掌握实权,在以名正言顺的气势,把控天子,操控朝廷,改革军制,但如今已经不可能了,估计他这一出去,陆谦就会立刻动手,而他是不可能坐以待毙的,一旦杀了押送官员,或者逃跑了,他的身上就会挂着逃犯二字,大宋就会立刻全国缉拿他。

    所以他唯一的出路就只有落草为寇这最难的一条路,草寇是没有大义名分的,纵然说的再好听,也不入正统之列,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去当草寇的,纵然未来有所发展,也要一步步来了。

    “屠兄,我知你有满腔的报国之心,但林冲还是要劝你一句,切切不可得罪高层,你要韬光养晦,也许未来会好呢?”林冲安慰道,虽然他很清楚,纵然到了南宋,军人的地位也不可能改变,但这样说,或许能让屠季安稳一些,不做无谓之举。

    “也只能希望如此了”屠季叹息道。

    “林教头,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这时,狱丞走了过来,轻声提醒道。

    林冲点了点头后,对着屠季抱拳道:“屠兄,林冲走了,你多多保重,希望未来还有在见之时”

    “林兄,保重”屠季真诚道。

    林冲微微一笑后,缓慢的走了出去,因为昨天被打了二十杖,虽然有孙定的吩咐,衙役收了六成力,在加上他的内力保护,但依旧有些红肿了。

    身上被靠上枷锁后,林冲最后跟屠季致意了一下,便在狱卒的押解之下,一步步离开了黑暗,霉臭的监牢,当来到外面之后,刺眼的阳光立刻射来。

    林冲微微闭眼后,只见两名拿着水火棍的公差正等待在不远处

    “二位公差,就拜托你们,多多照看一下林教头”狱丞抱拳道。

    “没问题”二人轻轻一笑。

    林冲飘了一眼,若是根据水浒当中的记载,这二人应该已经被陆谦收买了,一路上不但不会照顾,反而会极力的虐待他,最后甚至打算在野猪林一带杀人抛尸。

    “林教头,在下董超,我们走吧”身材稍稍高的一位,笑着说道。

    “多谢,不过不知道能不能满足林冲最后一个恳求”林冲道。

    董超眉头一皱,道:“不知道有何请求”

    “林冲此去,不知何时能回来,也许回不来,能不能走正街出城,林冲想最后看一眼开封”林冲故作悲伤的说道。

    “这不太合适吧!”薛霸立刻拒绝道,他们还想宰了人,去收后面的报酬,哪有时间!

    “二位,林教头也是故土难离,就帮个忙吧”狱丞突然拿出一贯铜钱偷偷塞了过去。

    董超看了一眼,最终摇头道:“那好吧!不过不能耽误太多时间哦!”

    “多谢”林冲感激后,对着给钱的狱丞,柔声道:“狱丞,一直还不知道你如何称呼”

    “教头,在下马三”狱丞立刻道。

    “原来是马三兄,这段时间多谢照顾,林冲谢了”林冲微微施礼道。

    “教头,客气了,前路漫漫,教头多保重”马三叹息道。

    “保重”林冲记住这个名字后,在董超和薛霸押解之下,正式离开了大牢。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