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六章:以灾获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北宋帝都,开封,又号东京,城池周阔30公里,由外城、内城、皇城三座城池组成,人口达到一百五十余万,富华而甲天下,为大宋国之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其繁华之状,在如今这个时期,能与其媲美的,屈指可数。

    纵然是如今奸臣当道,开封身为大宋的门面,依旧显得相当的热闹,其实奸臣不是愚臣,他们一个个都聪明的很,只不过这种聪明是用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不是为了国家,为了百姓。

    开封是帝都,纵然在有权势,也要稍稍注意一点,若把帝都给彻底搞乱了,那皇帝岂能轻饶,正如开始所说的,宋徽宗不是没有权利,他依旧可以随意的撤换任何地位的人,这一点跟后世明朝的朋党专权是不一样的,六贼虽坏,但确相互牵制,中心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赵佶。

    这一天,在开封的南门大街之上,人声鼎沸,各色商铺临街而立,贩夫走卒往来穿梭,笑声,喊声,哭骂声,随处可闻。

    然而随着轻轻的铁链声后,大街上瞬间安静了许多,百姓门纷纷让开了道路,只见林冲在董超,薛霸的押解之下,缓慢的向着南门而去。

    “这是谁啊?”

    “这位你都不认识,他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

    “竟然是林教头,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望着头发披散,身着囚服,屁股后面似乎还有血印的林冲,一位商贩惊讶道。

    “还能怎么样,昨天开封府衙审理,林教头私闯白虎堂,被判了个流放”

    “其实这件事情大家谁不知道,林教头是得罪了高衙内,才有这样的结果,否则人家蠢啊!没事去闯白虎堂啊!”

    “哎!据说林教头性格刚正,武艺绝顶,深受禁军尊重,可惜了”

    “没办法,这就是如今的情况,前段时间太常少卿李纲突然就被贬了,还是囚车押出去的,这些忠臣良将,一个个都没有好结果啊!”

    大街的两旁,百姓门一个个低声的议论着,言谈之间,透着一份惋惜。

    此时在一间酒楼上面,带上了一顶草帽的鲁智深以来到了这里,望着下面囚衣加身的林冲,拳头握的咔咔直响。

    “客官,你的酒肉来了”这时,一名小二来到了身边,见鲁智深没有理会,而是望着下方的林冲后,顿时摇头道:“也不知道这位林教头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你说什么”鲁智深立刻怒道。

    小二吓了一跳,害怕道:“这些年有太多的大臣被押出去了,他们都没有在回来”

    “那是他们,林教头是一定会回来了的,给我滚”鲁智深凶狠道。

    “是,是”

    鲁智深喘了一口气粗气后,拿起旁边的镔铁禅杖,没吃留下银子便走了。

    而街上的林冲望着两旁注视,议论的百姓,微微低着头,似乎狠羞愧,但嘴角确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就是他所需要的,不管什么时候,名声都是相当重要的,他需要让开封的百姓看看他受的苦,遭的罪,这样等他离去之后,杀了身后这二人,风评就不会太差,反而觉得他是被逼迫的没办法了。

    这名声是利器,那宋江文不成武不就,就因为有了一个“及时雨”的称号,就有无数的英雄誓死效力,这就是名望,他堂堂开封八十万禁军教头,难道还会比不上宋江一个普通押司差,前世林冲没有野心,所以无所谓,但如今的他,让归顺宋江,可能吗?那是绝不可能的。

    董超和薛霸望着走的很慢的林冲,以及周遭的议论,眉头纷纷皱起,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此时他们已经不敢太过分了。

    而不远处,一条岔路口内,陆谦带着几个人来到了这里,望着竟然走南门大街出城的林冲,瞬间满脸的怒火,咬牙道:“蠢货,这两个蠢货,竟然从南门大街出城,他林冲有什么资格享受这样的待遇啊!”

    “虞侯息怒,反正出了开封,就是他的死期”一名握着刀的便服侍卫,低声劝道。

    陆谦嫉妒的看了一眼后,立刻撇过头去。

    另一边,一处茶楼的包阁内,一位身材婀娜,气态淡雅,一袭白衣,飘飘如仙,面部围着轻纱,唯露出一对美目当中闪过丝丝疑惑。

    “奇怪了”清幽好听的声音突然从轻纱当中传了出来。

    “小姐,这有什么奇怪的,不就是一个教头,不久前李大人都被贬了”旁边一位可爱的丫鬟,好奇的问道。

    “你也说了,就是一个教头,虽然在百姓们的心中,号称八十万禁军教头,听起来威风凛凛,但其实根本不入朝堂之列,这南门大街算得上是开封府内最热闹的几条大街之一,被贬之后,能从这里出城的,都是位高权重之辈,这一是显示朝廷的威严,二是让犯了罪的官员,受百姓的唾骂,虽然没有成为定制,也没有明确的规定,但一直是如此的,而类似林冲这种教头,是没有资格从南门大街过的,而是随便一处偏僻之地即可,但他确偏偏走了,而且你仔细看”女子伸出了一根嫩白细滑的手指。

    “看什么”丫鬟不解道。

    “他看似低着头,但步履缓慢而坚定,很明显他不但没有感到羞耻,反而希望时间久一点,这说明他早就估计到了这一切,他就是要所有人看着他出城”女子有意思的说道。

    “不会吧!还有这样的人,他就没有羞耻之心”

    “你这个小丫头懂什么,如今朝纲不振,以前从这里过去,的确让人觉得羞耻,但如今这条路确是忠臣良将的象征,从此路过去,就代表着身负冤屈,无处可诉,且皆是国之良才,这样人是会受到百姓尊重的,他林冲原本不过区区一个教头而已,但从此路过来,他的名声将响彻内外二城”女子目光突然深邃了起来。

    “不会吧”丫鬟惊讶的再次看了一眼

    “若只是无心,也就算了,但若是有意如此,那就是以灾获名,此人心机之可怕,让人惊讶”女子严肃道。

    “小姐,若是这样,他怎么还是个教头”

    “说的好,这就是让人疑惑的地方,若真有这份的手段,他林冲应该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女子不解的摇了摇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