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十一章:未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到了第二天,当清晨到来后,在距离客栈大约六七里外的一片巨大的芦苇泊附近,突然响起了一道愤怒的吼声。

    “林冲,你在哪里,某非的揍死你”

    一处岸堤之上,鲁智深望着前方茂密的芦苇,一脸怒气的站在上面,原本就凶神恶煞的面向,此时更是如忿怒明王一般,让人为之胆寒。

    “鲁兄,你这是作甚,小声点”这时,柴进领着武松着急的跑了过来,这里是他昨晚建议的汇聚之地。

    “怕什么,不过就是在杀一场,他既然能写出龙门一怒,又何需惧怕”鲁智深咬牙切齿道。

    “哈哈哈,何人让大哥如此生气”

    只见岸堤不远处的芦苇荡突然悄悄的分开,随后一叶扁舟缓缓划动而出,头上带着一顶草帽,身上已然换上一套干净渔服的林冲正站在船头,一位鬓边似乎有朱砂印记的高大男子则在后方撑船。

    “教头”柴进和武松立刻激动的喊道。

    “林冲”鲁智深看见后,突然猛的一跃,直接一杖向着刚刚下船的林冲打去。

    林冲一愣,随即苦笑了一声,立刻轻轻闪躲,逼了开来,大声道:“大哥,弟错了,你息怒!”

    “少说废话,今日某非得好好教训你”鲁智深刚准备继续的时候,武松和柴进已经连忙上前将他拉住。

    “鲁兄,你冷静点”

    “放开我,放开我”鲁智深怒道。

    见到这一幕,林冲立刻郑重的弯腰抱歉道:“大哥,是弟错了,你别生气”

    鲁智深喘了一粗气,一把挣开了武松二人,上前抓住林冲的衣襟,气愤道:“你把我鲁智深当作什么,害怕被兄弟连累的软蛋吗若是如此,我开始就不会来救你”

    “大哥,你一番心意,弟完全明白,然你毕竟还有五台山,还有太相国寺,不到迫不得已,弟实不想你跟着一起受流浪受苦”林冲柔声道,对柴进和武松,他或许还有算计,但对鲁智深,他确实真心实意的为对方好。

    “混账话,我鲁智深原本就四海为家,太相国寺不过是我临时落脚之地,你个混蛋,竟然把我给打晕了,某还要亲自劈了陆谦,锤死高衙内”鲁智深气道。

    望着面虽凶,但目光当中确流露去一番浓浓担忧的鲁智深,林冲稍稍沉默后,真诚道:“大哥,弟以后绝不会如此”

    鲁智深眼神一凝,狠狠的将林冲推开,严肃道:“你若日后如此,就莫要叫我大哥了”

    “大哥放心,既如此,日后纵是刀山火海,你我兄弟也必当携手前进”林冲笑道,

    听到这话,鲁智深的脸色方才好看了一些,哼了一声后,道:“昨晚你没受伤吧!”

    “没有,区区陆谦,岂是弟的对手”林冲微笑道。

    “教头,柴进惭愧”

    “武松惭愧”

    这时,柴进和武松走了过来,抱歉的施礼道。

    “二位兄弟严重了,这原本就是林冲自己的事情,你们没被发现吧!”林冲连忙扶起二人。

    “没有,客栈里面的人早就被满地的尸首和教头那首龙门一怒给镇住了”武松敬佩道。

    “龙门一怒”林冲好奇道。

    “教头,就是那首一身傲骨,两袖杀气;

    三尺凌厉,四方莫敌;

    五指挥间,六界沉寂;

    七弦祀伊,八荒当泣”柴进崇拜的说道。

    “这的确是林冲所做,但为何叫做龙门一怒”林冲不解道,这首词只是表明他林冲将要翻江覆海的开始。

    “教头莫非不知道,我们住的那个客栈就叫龙门客栈,曾经意味各地赴考的学子从此客栈过,必能鱼跃龙门,所以有人为教头取自龙门一怒”武松解释道。

    “龙门客栈”林冲一愣,他还真没有注意到。

    “教头这首词,体现出了男儿的傲骨,豪气,以及一股霸绝天下之意,也只有教头这样的人物,才能写出来啊”柴进感叹道。

    “哈哈哈,那是当然了,我兄弟将来必成非凡大器”听到这话,鲁智深顿时比林冲还要高兴。

    “没有,不过是一时气愤之言”林冲谦虚道。

    “教头,龙门客栈的血案,估计很快就会传入开封,不知教头未来又何打算”柴进突然严肃道。

    “目前还没有,林冲打算先去接娘子,随后在好好考虑一下”林冲轻声道,但眼中确闪过了一丝期待,现在就要看他的赌博值不值了。

    “教头,莫不如继续前往沧州,柴进别的不敢保证,但确保教头衣食无忧,绝无问题”柴进立刻期待道。

    “沧州”林冲意外道,原本还以为柴进会直接引他上梁山。

    “教头,你莫非是闲弃我那小小的柴家庄”柴进着急道。

    “柴兄,你严重了,只不过林冲打死陆谦,杀了公差,斩了数十名刀卫,此事一旦传入开封,必然引起震动,皆视高俅等奸臣,定然发下海捕文书,林冲是怕害了柴兄”林冲立刻解释道,既然柴进没说,他就绝不能开口,因为一开口,他辛辛苦苦建立的名声和威望,就会削减一半了。

    “教头多虑了”听到这话,那脸上带着朱砂印记的高大男子,突然走了过来,笑道:“在下浪迹江湖,如今各地的官风极差,开封的命令,一旦出了京畿之地,到了各州,就只有威慑,确无实际,只要教头能稍稍装扮,在费点金钱,则必无问题”

    “刘兄,柴某差点忘记了,多谢你帮助教头”柴进立刻道,他之所以选在这里,就是因为这位男子。

    “柴官人客气了,教头盖世英雄,天下能与之媲美的,估计就只有托塔天王晁盖”男子高声道。

    “晁盖”林冲面色一凝,那位真正的梁山开创人,也是唯一一个看出宋江问题的人,甚至在临死的时候,他想要传位给的是林冲,而不是宋江,林冲不肯之后,他又说出,谁能取害他性命之人的头,则为梁山之主,从水浒来看,那乃是真正的义薄云天之辈,也是坚决反对招安之人。

    “教头,晁大哥的威名,或许开封还不晓,但在济州,沧州等数州一代,确是数一数二的,绝对的英雄一人”柴进以为林冲不知,立刻解释道。

    “哈哈,柴兄,你太小看林冲了,托塔天王之名,谁人不知,冲早就想会会了”林冲高声一笑。

    “那太好了,刘唐也愿意随行”朱砂男子立刻高声道,正是未来梁山好汉当中的赤发鬼刘唐。

    “好,太好了,刘兄走遍天下,有他随行,可以避免很多的麻烦”柴进立刻道。

    林冲点了点头,抱拳道:“柴兄,那林冲就叨饶了”

    “教头,你若再说这话,就是看不起我柴进”听到这话,柴进突然严肃道。

    “哈哈,林冲之过,柴兄不要生气”林冲连忙笑道。

    “教头,武松也愿一路护行”武松高声道。

    “好,那就先去接娘子,随后我们立刻离开京畿之地”林冲严肃道,未来不管几何,先离开开封的范围才是正途。

    “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