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十二章:名传天下(第二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匆匆数天过后,龙门血案的影响彻底爆发了。

    开封城内,一家家酒楼当中,皆再议论此事。

    “一身傲骨,两袖杀气;三尺凌厉,四方莫敌,真是滔天的霸气啊!”

    “林教头龙门一怒,惊天下”

    “这也是被逼的,白虎被冤,南门受辱,龙门截杀,纵然是再忠臣之人,也要逆天了”

    “胡说,若是忠臣,就当甘愿赴死”一位老儒听到后,立刻很是不满的说道。

    “那你怎么不去啊!有本事你就去闯宫门,问问陛下,看为何如此对待忠臣”一位中年商人立刻怒道。

    “就是,嘴巴说的震天响,你倒是把辽金二国给说没了呀!”

    一句句侮辱之声,顿时将老儒气的满脸通红,一挥袖袍道:“竖子不可与谋”

    说完之后,便匆匆离去了。

    “哈哈哈”酒楼内立刻响起了巨大嘲讽声。

    。。。。。

    “要说龙门一战,我可是亲眼看到的”

    一处大街之上,一名贩货的年轻男子望着周围聚拢的百姓,骄傲的说道。

    “真的”

    “那还有假,当时我也在龙门客栈内歇脚,那一晚,我刚刚睡下,便感觉冷风阵阵,我当时就觉得不对了,突然!!”男子声音一高,顿时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数十名黑衣刀卫冲入了客栈,他们一个个杀气凛凛,让人不寒而栗,目标很明显就是林教头”男子严肃道。

    “然后呢”一位路过的行人激动道。

    “然后只听一声高喊,奸臣当道,忠臣无意,我林冲只能无奈逆天了,瞬间风沙走石,林教头跟数十名刀卫大战再了一起,这一战,激烈无比,只打天地变色,日月无光”男子口干的咽了咽口水。

    “来,来,喝杯水”另外一名男子立刻道。

    “好”

    。。。。。。

    在开封城内,一间巨大无比的青楼当中,一名富商突然一拍桌子,高声道:“林教头虽是一人,但武艺惊天动地,当满身鲜血的斩杀了所有刀卫之后,缓缓走进了客栈内后”

    “他,他要干什么”旁边一位俏丽的女子崇拜的问道。

    “林教头对着掌柜说,林冲今日赊坛酒,他日必来尝还,说完便在酒店的大柱之上,写上了龙门一怒,一身傲骨,两袖杀气;三尺凌厉,四方莫敌”富商大手一挥,高声的说道。

    “林教头,真不愧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不但武艺绝顶,天下莫敌,更经此一战,延伸出四分霸气啊!”听到这话,对面一名中年男子敬佩的说道。

    “不错,杨兄,男人就应学林教头,虽忠心耿耿,但不确又失豪杰之色”富商再次拍桌道。

    “李兄,真是后悔没有跟你一起进商啊!若是去了,此战我也能亲眼目睹”

    “哈哈,这没办法,你是不知道,当日能在龙门客栈的,如今谁不是资本十足,你们想想看,多少年才能出林教头这样的人了,那可是数十名刀卫,普通一名,就不是寻常人可以对付的,另外还有一个虞侯,据说是高太尉府上的”富商骄傲道。

    “哎,南门之辱,林教头已经忍了,但竟然还要派人去杀,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更何况林教头”

    “教头这样的人,方是世间真英雄”两名容貌俏丽,穿着暴漏的女子,立刻敬仰的说道。

    “小玉,你可不能移情”听到这话,富商立刻道。

    “讨厌啊,李老爷”二人发现富商脸上闪过的一丝不满后,立刻扑了过去,林冲那样的人物,距离他们太远了,面前这才是金主。

    。。。。。。

    “一身傲骨,两袖杀气;

    三尺凌厉,四方莫敌;

    五指挥间,六界沉寂;

    七弦祀伊,八荒当泣”

    在开封金钱巷内,门外有着一株高高垂柳豪华宅院二楼上面,只见当日观看南门受辱的面纱女子轻声读完之后,突然目光担忧了起来。

    “小姐”

    “当日我就已经觉得林冲此人很不简单,如今看来果然如此,此人经龙门一役后,便如龙飞九天,他日必是朝廷最可怕的敌人”女子叹息的说道。

    “不会吧!小姐,不就是一首词”

    “这首词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代表的意思,他一到八,都透着一股反意,尤其是”女子严肃道。

    “尤其是什么”

    “这首词看似是他对个人的自信,但话里行间确透着浓浓的霸道,此人若安心就此隐匿,必然重情重义,义薄云天,倒也不失为一个英雄,然若未来他一旦上位,则必然大变,他会成为了是一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人,五指挥间,六界沉寂,当年的武则天,欲成大事,至亲亦可杀,而他更狠,阻他前进着,四海八荒皆会一片血雨,亦如,亦如当年的曹孟德一般,宁可我负天下,休叫天下人负我”女子秀拳一握。

    旁边的丫鬟,顿时面色一白,有些惶恐道:“小姐,不会这么严重吧!”

    女子站了起来,慢慢走到了床边,望着蔚蓝的天空,喃语道:“就看未来了,希望是我多虑,多思了”

    。。。。

    很快,龙门血案直接惊动了皇帝赵佶。

    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当中,大臣云集,身着龙袍,留着长须,身上带着两分儒雅,三分轻浮,以及四分好奇的赵佶看着面前的诗词,笑道:“这个林冲文采很一般,这首词,有些地方若是在改一下,就更好了”

    听到这话,身后的一位位大臣顿时愣住了。

    “陛下,林冲私闯白虎堂,陛下仁慈,判了个流放,已是天恩,但他却不知感恩,残杀公差,乃是逆天大罪啊”一名身着绯色罗袍裙,手执笏板,满脸威严正直的中年官员,高声的说道。

    赵佶眉头一皱,转身看了一眼后,不满道:“高俅,这件事情朕还要问问你,人家已经流放了,你儿子干嘛还要穷追不舍!朕虽在宫中,但南门之辱,朕还是知道的”

    若不是他昨天去了金钱巷,竟然完全不知道高衙内已经这般狂妄。

    而开口说话之人,真是如今的掌管京畿禁军的太尉高俅。

    高俅听到这话,立刻跪地惶恐道:“陛下,臣已将那个逆子重打五十大板,命他闭门思过,然臣现在所言绝不是报复,若是此事就此放过,那未来人人效仿,国法何在啊”

    赵佶眼神一凝,转头看向了旁边那名满头白发,一脸敦厚,面色平淡的老者,道:“太师,你怎么看”

    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统中枢,门下六部的太师蔡京。

    “陛下,法不可犯,不管是什么原因,朝廷都必须表态,也必须缉拿林冲,否则百姓难安”蔡京沉声道。

    赵佶微微犹豫后,叹息道:“既然如此,立刻传令下去,捉拿林冲问罪,高俅!!”

    “臣在”

    “你惹得事情,就自己去解决,若在出问题,朕就撤了你这个太尉”赵佶难得严肃道。

    “臣遵旨”高俅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了一眼蔡京。

    赵佶发话了,中书省立刻下达了缉捕林冲的文书,同时刑部发话,任何人不得宣传龙门一怒这首反词,不得歌颂林冲无视法纪的杀案,一旦在发现,严惩不待。

    另外,不论何人,只要能捉拿林冲,赏黄金百两。

    一时间,天下震动,各州各县立刻张贴告示,太尉高俅更是大笔一挥,派出数百黑衣刀卫,数千禁军,沿着开封的各条道路搜查而去。

    一时林冲之名,响彻天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