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十三章:近臣和战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距离龙门血案的第六天,这一天,天已经黑了,在滑州境内的在一座高山之上,只见如今被全国通缉的第一要犯林冲正安然的坐在一块巨石上,望着远方,似乎陷入了沉思。

    不久后,轻轻的脚步声突然响起,只见带着朱砂印记的赤发鬼刘唐突然来到他的身后,此时黑夜漫漫,存托的他的那张脸,更是鬼魅一般,让人有些害怕。

    刘唐到来之后,突然低头道:“教头,我错了”

    “你错在哪里”林冲淡淡的问道。

    “我不该杀那两个农民,不该跟武松兄弟吵架”刘唐有些委屈的说道,今天他们被搜查的衙役发现了,没办法只能杀过去,但斩杀了的所有的衙役之后,确有两个农民刚好路过,刘唐在武松的阻止之下,依旧杀了他们,两人大吵了一架。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们呢”林冲随口问道。

    “我怕他们会泄露教头你的行踪”刘唐咬牙道。

    林冲嘴角一扬,道:“为了我,你就甘愿做这样的恶事,我好像记得,你似乎崇拜的是托塔天王,准备去投靠他吧!”

    “曾经是,但这几天相随,刘唐愿意一生跟着教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刘唐抱拳高声道。

    “为何呢”林冲平淡道。

    “因为这几天相处,刘唐真正了解了教头,教头不但武艺惊人,胆魄非常,那龙门一怒,更是教头的雄心,另外教头重情重义,名响四海,各地传颂,托塔天王虽然有名,但不过是一县,他绝比不上教头”刘唐坚定道。

    “既然是这样,那你错在哪了”林冲突然转过头来,很是严肃的问道。

    刘唐一惊,随后似乎明白了过来,有些激动道:“我明白了,教头”

    林冲从石头上下来后,走到刘唐身边,道:“虽然我们才认识这几天,但有些事情,有些人,我看的是清清楚楚,做的事情,做的方式,我也明白的很,我只告诉你一句,骂人不代表我不满意,夸人也不代表我就满意了,你明白吗”

    “明白了”刘唐高兴道。

    林冲笑着点了点头,有些人可为近臣,有些则只能为纵横四方的战将。

    “那就走吧!去吃点东西,另外你准备的那胡须太简单,今天就是这样被认出,待会你跟我去找点东西”

    “是”

    。。。。。

    半个月后,在京东西路,已经进入郓州的一条偏僻的小道上,两辆马车正在原地休息,在马车的不远处,脱下僧袍,穿着寻常护卫装的鲁智深,以及手持长刀的武松正随意的坐在草地上。

    “武兄弟,喝酒吗”鲁智深突然笑道。

    “不用了”武松摇了摇头,脸上有些异色。

    鲁智深喝了一口气,随意道:“武兄弟,这人有千百种,脸有万般色,但心是最重要的,我那兄弟是个什么样人,天下都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看的清,我那兄弟会不知道,他比我目光锐利太多了”

    武松一愣,有些惊讶的转头看了一眼。

    鲁智深轻轻一笑,道:“你不过失手杀人,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重情重义,没必要陷的太深”

    “鲁兄”武松喃语道。

    “叔叔,武兄弟,锦儿准备了一些吃的,我拿了一些过来”只见这时,虽身着素装,但依旧美艳动人,浑身透着一股温和大气的张贞娘突然来到武松的面前,拿着一些糕点道。

    武松看了一眼后,立刻惊讶的站了起来,退后两步,施礼道:“谢谢夫人”

    “武兄弟,叫夫人太见外了,你跟官人是兄弟,官人稍长你几岁,这一路来多谢你的保护,称呼阿嫂如何”张贞娘柔声道。

    “这”武松惊讶道。

    “客气什么,都是义气兄弟”鲁智深立刻笑道。

    武松听到这话,脸上闪过一丝感激,轻轻接过糕点后,施礼道:“那就多谢阿嫂了”

    “不客气,你们慢慢吃”张贞娘笑着离去后,同鲁智深示意了一下。

    望着手中的糕点,武松稍稍沉默后,转头坚定道:“鲁兄,武松早就说过,自龙门之后,除了教头之外,我武松将不在拜任何人”

    “哈哈,好,来”鲁智深将酒壶扔了过去。

    此时在一辆马车当中,刘唐和柴进皆在其内,一名白发苍苍,皱纹遍布的老者掀着轿帘看了一眼后,带着一丝微笑的轻轻将下巴的胡须缓缓撕掉。

    “教头”柴进立刻拿出了一快湿布。

    “好”老者拿着湿布在脸上一番擦拭过后,顿时许多的污泥掉落,一张英武威严,成熟果敢的脸庞浮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式林冲。

    “教头,这易容术,真是太高超了,就是在亲密的人,若是不注意,也差点分不清”刘唐敬佩道,那一晚他找来了一些黄泥土,原本还不知为何,但教头自己一番捣鼓之后,出来时候,竟然连他们都差点没认出。

    “哈哈,一些小技巧而已,你若是喜欢,过几日便教你”林冲微笑道。

    “多谢教头”刘唐的脸上闪过一丝期待。

    这其实就是前世的一种化妆,不是真正的易容,只不过能改变肤色,整个人看上去苍老了许多,真正的易容,就是前世的高科技,也不能完全坐到,若仔细看,是定然能发现问题的,不过这一路而来,虽然各地都在搜查他,但巡检皆有些敷衍,匆匆一看,便直接放行了,有些困难的,也被他的妆容给瞒过了,再加上金钱,以及他们尽量避开大城,因此后面一路也算是有惊无险,如今进入了郓州,已经算是真正的离开京畿之地了,不过朝廷如此大举行动,也让大家明白,风头估计不会短时间消散。

    林冲同鲁智深和武松他们犯下的案子完全不同,他们那不过是各州县的一些小小命案而已,根本不足以惊动上听,甚至在如今的官风之下,各州县都不是太在意,这天下哪一天不会打架斗殴死人啊!

    而林冲先是南门之辱,又是龙门血案,直接牵扯太尉,轰动开封,让中书,刑部,殿前司全部出动了。

    “教头,这是你要地图”柴进突然从旁边拿出一份地图,翻开铺在了马车之内。

    林冲立刻仔细看了起来,如今情况,让他必须提前做好准备了,安全是第一位,虽然除了郓州,但在这样漫无目标的以沧州未方向走下去,估计会出问题,这是一张囊括山东境内各路各州各县的地图。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