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十四章:大宋划分(第二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宋的地方区划,以两府制为根本,州,县,在两府制的基础上,添加各路。

    州不必说,林冲发配的就是沧州,未来宋江的则是江州,每一州皆地面广大,有一名知州和通判,皆由朝廷直接安排,知州掌民生百态兼厢军正印职,除知州外,每州在设“通判”一人,州一级发出文件,必须有通判签署,才能生效,其目的就是要牵掣一下知州的权力,而知州在通俗一点,便类似前世的一个地级市市长,通判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副市长

    每个州又包含诸多县,县一级的官吏,主要有知县、县丞、主簿,县尉,知县同样必须朝廷派出的官吏担任。

    而为了统一管理,则在各州之上,又设立路,如郓州目前属于京东西路,路一级的机构为监司和帅司。

    监司包括:漕司,即转运司,长官称转运使,负责一路的财赋和监察;

    宪司,即提点刑狱司,负责一路刑狱;

    仓司,即提举常平司,负责一路的仓储。

    宪司和仓司也有监察的责任,因而路一级可视为监察区。

    而帅司,即安抚司,长官为安抚使,兼任禁军军区的马步军都总管,同时也一般兼任某州、某府的地方官知州或知府,如应天府,就是京东西路路治,管辖应天府、袭庆府、兴仁府、东平府四个府,以及徐州、济州、单州、濮州、拱州等地,类似前世的省府,监司和帅司也就类似前世省委。

    路一级的军、政、财、监是四权分散的,没有统辖各权的职官,因而纵然有兵也无用。

    宋朝每一项安排,都是文武分权,都是在极力的吸取唐朝后世的节度使乱国现象,从效果来看,是很明显的,因为纵观宋朝很少出现藩镇割据,独霸一方的现象,出现问题,也君王无能,荒废朝政。

    然宋朝错在太过重文轻武,其不论各路,各州,各县,还是各军,主管皆是文人,武完全不可主权,这大大的减弱了各地禁军军区的积极性,也减低了厢军的实力,人人蔑视武将,何人来的动力。

    这也就导致未来各地起义,地方军队根本无法阻挡起义军,各州各县迅速沦陷。

    不过地方不行,朝廷还有中央禁军,中央禁军的实力还是有的。

    然一旦朝廷外有强敌,则几十万中央禁军消耗太多,而若还训练不够,那轻易便备虎狼所吞,这也是未来靖康的原因之一。

    其实林冲一直觉得宋朝的体制,已经很不错了,重文轻武看上去还是有些偏驳,也极大的损失了国家的军事力量,但文人当权,确极大的拱卫了帝皇的权利,王朝的稳定。

    或许有人会觉得,真是因为这样,宋朝才是历史上受欺辱最多的国家。

    但这里就要说一句话,一个王朝聚拢了无数的人才,你能想到的,他们会想不到。

    这里就要说到什么是帝王之心了,宋朝太祖,太宗暂时不言,但对普通帝王来说,所谓的帝王之心,其实就是祖宗留给他们的江山。

    他们是没有那么多雄心壮志的,没有那么多滔天想法的,因为这人是自私的,而帝王更自私,这世间没有什么比这个天下是属于他们赵家的更重要,记住是赵家,不是百姓,他们最关心的不是打败多少的外族,不是创立多少的功业,他们需要的就是确保他们赵家江山永固,永享至高,这一点才是他们最关心的。

    历史上,千古一帝终究是微乎其微,凤毛麟角,绝大多数的帝王,做的就是稳定权利,他已经在享受人间最高的富贵,他们一句话就是无数女人献身,他干嘛还要日以继夜的奋斗啊

    这就是宋朝明知道如此,可能会有缺陷,但依旧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

    “教头,你请看,我们已经离开滑州,进入郓州境内,算是彻底离开了京畿之地,搜查很民心没有那么严密了,但为了确保安全性,刘兄建议,绕开郓州之治所东平府,直接从阳谷县,进入郓县,而晁大哥就在郓县的东溪村,我们在那里停留数天之后,则直接北上沧州,沧州已经远离开封,想必那里会轻松很多”柴进有些不确定道,半个月前他们到还有自信,但如今似乎朝廷对林冲已经特别关注了。

    林冲没有回答,望着地图,突然面色一动,在地图上面几州一个交汇处,画了一个圈,问道:“这是哪里”

    柴进低头仔细一看后,道:“教头,这里是八百里梁山泊”

    “果然”林冲眼神一凝。

    “教头,当年黄河曾经有三次决口,滚滚河水倾泻到了梁山脚下,再这里与古巨野泽连成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水泊,也就是八百里梁山泊,这梁山泊西近京杭大运河,东连大汶河,北通黄河,一场灾难,反而让这里变成了一块宝地”见林冲似乎有兴趣,柴进立刻仔细的介绍道。

    林冲轻轻一笑,“为何成为了一块宝地”

    “教头,这梁山泊是一个由众多湖泊和沼泽组成的湖泊群,除了中央之山,四周全是水,易守难攻,纵然数万大军到来,也只能望洋兴叹,而这梁山,占地面积有将近七千多亩,由梁山、青龙山、凤凰山、龟山四主峰,以及虎头峰、雪山峰、郝山峰、小黄山等七支脉组成,山体险峻,藏奇纳秀,在这里足可养兵十万众”柴进严肃道。

    “可是我听说这梁山已经被占,白衣秀士王伦带着一群人在这里落草为寇,王伦这个人似乎不怎么样”这时,刘唐皱眉道。

    “王寨主,性格是有些问题,但人还是不错的,我曾经跟他打过几次交道”听到这话,柴进立刻委婉的解释起来

    林冲飘了一眼,笑道:“柴兄,你莫非想让林冲去梁山落草“

    柴进一惊,随后微微沉默后,一咬牙,恭敬的抱拳道:“柴进真是此意”

    “柴官人,教头这般身份,去落草投靠区区一个王伦,是不是太委屈了,若是沧州不方便,那就算了”听到这话,刘唐脸色瞬间难看了,话语间似乎多有不满,觉得柴进已经被吓到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