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十六章:杀之三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几日后,在一片青山脚下的平地当中,武松手持着一根哨棒,满脸严肃的望着对面的林冲。

    柴进,刘唐,以及张贞娘,锦儿,还有两名老车夫皆站在不远处,好奇的望着,唯有鲁智深不见了踪影。

    “武兄弟,你天赋异禀,神力自生,资质之出众不必多言,招式什么的我就不教了,能不能破开丹田也看你自己的机缘,今天林冲就教你如何释放杀气”林冲严肃道。

    “杀气”武松眼神一凝。

    “不错,杀气只有双手真正沾染过鲜血的人才会有,杀气跟怒气是完全不一样了,武兄弟你虽然气势不错,但依林冲来看,依旧还是怒,凶二气,而非杀气”林冲仔细道。

    武松明白的点了点头。

    “杀气,源于动物,因为动物的世界是绝对弱肉强食,不存在任何的怜惜,一般人怒了,想到第一观点,是把人揍一顿,出出气,而只有忍无可忍,或者无可奈何的时候,可会爆发真正的杀气,而这种杀气是不可持久的,也不可自控的,武兄弟,我之所以教你,是因为你有自控的能力,也有这股潜力,这杀气看似寻常,确也是最难掌控的”林冲高声道。

    “武松谢教头赐教”武松立刻抱拳道。

    “好,你听好了,杀气在某的总结之下,共分为三个层次,他需要已自身的武力为基础,已自身的经历为转化,已所学所用为幻像,杀气不可杀人,但确摄人心魄,有助于战斗,更能在熟练之后,顷刻间躲避袭来的暗杀。

    这第一层:为怒杀,以极致的愤怒而杀人,你看清了”

    林冲突然面色一沉,随后脸上突然露出了愤怒至极的神色,目光当中透着浓浓的怒火,仿佛对面的武松不是他的好友,而是他的杀父仇人,誓要拨皮拆骨。

    武松看了一眼,瞬间心中一颤,那握着棍棒的右手微微颤抖了起来,但猛地一咬牙,还是撑住了。

    “第二层:恨杀,恨天地一切,恨万物不公”

    “啊!!”林冲突然一声高喊,那喊声当中充斥着无尽的恨意,当音落,看向武松的时候,双目似乎冲着血,一股莫名的气势席卷而来,如恶魔一般。

    武松顿感身体发凉,手臂的寒毛都不自觉的竖了起来。

    “第三层:蝼蚁杀,视天下万物为蝼蚁,此境界,需杀千百人,需绝对的实力,才能施展”

    当林冲话音落后,整个人突然平静了下来,目光带着绝对的金字塔上层的俯视望了过来,体内的内力不自觉就汹涌而出,一步步的向着武松走了过去,拳头已然轻轻握了起来。

    望着毫无表情走来的林冲,武松那原本就因为怒杀和恨杀而波动的心情,顿时更加紧张,额头突然浮现了汗珠,一股致命的危机感袭来,此时他感觉,让他尊重万分的林教头,仿佛真的要杀他了。

    “教头”旁边一直观察的柴进和刘唐也吓了一跳,教头真要杀了林冲!

    “官人”张贞娘惊讶的喊道。

    当林冲来到武松的面前后,望着略显苍白的脸庞,突然整个人恢复了平常,一只手轻轻搭在了武松的肩膀上,柔声道:“武兄弟,你看明白了吗?”

    听到这话,武松立刻退后了几步,惊惧的望着林冲,大口的喘着粗气。

    “武兄弟,杀气要以一路的血腥杀伐为基础,当年白起,坑杀三十万,方位杀神,你只是偶尔失手打死了一人,你还没有这个基础,也没有对生命的漠视,你先学学怒杀,以愤怒聚气,当然开始的时候会很困难,非常困难,你要不断想象让你愤怒到极致的事情,要学会自由控制这股愤怒,在凭借你自身的资质和武力,你是一定可以的,当年我也是足足用了一年才掌控的”林冲微笑道,杀气三层是他前世拜访的一位武艺高强的老兵教导的,就连他其实也不完全具备,因为老兵告诉他,没有见过成千上万的尸首,没有枪杀过无数的敌人,你是很难体会的,当你杀人,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般,不存在任何感觉之时,在凭借你自身因为绝高武艺,而带来的自信,自傲所凝聚的气场之时,杀气便浮现了。

    “教头,我”武松咬牙了一会后,突然猛的抬头,脸上带着一丝犹豫。

    林冲看了一眼,随后心中突然有些叹气,看来他有些高看武松了,虽然武松曾经帮助他,杀了几个的公差,但那不是他自己的杀心,是维护他林冲所表露的仁义,这个区别是很大,维护他,武松的心中有大义,所以纵然杀人,也没有负担。

    如今武松未打虎,未报兄仇,未有后面的历练,实在太稚嫩了,甚至杀气还比不上一个参加真正战场的校尉,他还不是未来那个可以横行天下的武松,也没有太多的恨与怨可以去想象。

    “武兄弟,你说你失手打死了人,才投靠柴兄,你确定你打死了他”林冲突然问道,因为若是真因为自己的怒火,而不是因为其他,活活打死了一个人,抗拒不因该这么大的。

    “没有,我只是想教训,根本没打算杀他”武松立刻无奈的摇头道。

    “你看到他死了”林冲追问道。

    “那倒没有,是别人说的,当时有些害怕,哥哥就让我立刻跑,我也没有多想,就离去了”武松听到这话,突然反应了过来,当时他虽然有气,但不过两拳怎么就打死人了。

    林冲点了点头,果然如此,根据他对水浒的了解,武松后面还当了一个好似是捕头的官职,在后面才有了为兄报仇,才有了后面的一路风采,那也就是武松估计没有打死那个人,因为若是打死了人,他不可能在接受官职。

    “武兄弟,看来你要回去再查查,估计那个人没死”林冲微笑道。

    “这”武松有些愣住了。

    “至于杀气,你也不要着急,把我说的记在心里,就像我说的杀气需要实力,观念,以及人生经历,才能逐步磨练出来,否则是没用的,强求不得”林冲温和道。

    “教头,武松惭愧”武松立刻低头赔罪道。

    “哈哈,武兄弟,这杀气之法,有时候没有,反而更好,你难道不知道,你有一身的胆气,这比杀气更加的珍贵,一身是胆的常山赵子龙,那是何等的威风八面,名响天下”林冲拍了拍武松的肩膀,高声的笑道。

    “不错,武兄弟,就你那一身的武艺,也足以纵横”这时,柴进走了过来,安慰道。

    “就是,三个我刘唐都不是你的对手”刘唐也笑道。

    听到众人的安慰,武松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

    “官人,教什么不好,干嘛教这个”张贞娘白了一眼了林冲。

    “哈哈,好了,今天就算了”林冲笑着一挥手。

    这时,阵阵的马蹄声骤然响起,只见鲁智深突然骑着马从远处急速的赶了过来。

    “大哥,回来了,我们走”林冲看了一眼后,立刻道。

    当鲁智深下马之后,只见脸色有些严肃。

    “大哥,探查的怎么样?”林冲关心道,这里距离阳谷已经很近了,为了不出问题,所以林冲特意让鲁智深先去查看一番。

    “我去了一趟阳谷县,情况不太妙”鲁智深皱眉道。

    “怎么回事?”

    “目前阳谷县城查的很严,城防营的士兵拿着兄弟的画像,挨个对比”鲁智深道。

    “区区一个阳谷县竟然如此听令”刘唐意外道。

    “不是的,我已经打探过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个阳谷县县令是高俅的门生,估计他是想找到兄弟后,在更近一步”鲁智深解释道。

    “高俅的人”柴进一惊。

    林冲面色一沉,微微犹豫过后,道:“阳谷县乃是我们的必经之路,若在绕,那所需时间就太长了,不管怎么样,就算有风险,也要搏一搏了”

    众人听到这话,纷纷点了点头。

    “今天也不早了,而且大哥你刚去过,不适合再去,今天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前方就有一处酒家,我快马而行的时候,曾经看到过,过了一个冈口,在走六七里便是阳谷县了”听到这话,鲁智深立刻道。

    “好,先去酒家休息,看来需要在好好准备一下了”林冲点头道。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