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十九章:阳谷武大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清晨,在客房内,林冲望着在鲁智深的带领下,低着头走进来的武松,轻轻一笑后,来到了他的面前,好奇道:“我们的打虎英雄,今天是怎么了,看上去不太高兴啊!”

    “教头,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武松着急的问道。

    林冲笑着摇了摇头,柔声道:“兄弟,既然你可能没有杀人,那就没有必要跟着哥哥这个天下第一通缉犯,四处的逃窜,你武艺高强,将来必然能有属于你自己的辉煌”

    “教头”武松一惊,林冲这是要抛下他。

    “兄弟,这一路有你相随,是我林冲的运气,但我绝不能太自私,你还有亲大哥在,你需要去尽这份孝道,这里距离你老家清风县已经没有多远了,哥哥不是要抛下你,当你有一天在无所顾忌,或是碰到麻烦的时候,派人到梁山捎个信,哥哥皆时必来助你”林冲温和道,他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虽然他需要武松这个战力,但如今的武松还心有牵挂,做不到一心一意的为他效力,纵然跟着上了梁山,也心有不安,若是在被人发现了身份,以那武大郎为要挟,那反而是个麻烦,如此就不妨博个美名,也未来将来顺理成章的收复,打好基础,再说只要过了阳谷,通往梁山将再无阻隔了。

    武松拳头紧握,眼中泛起了泪花,别的什么他都不在乎,但唯独林冲所说的亲大哥,是他不能忘记的,他很清楚,林冲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但越是如此,他就越惭愧,如今林冲的处境依旧不安全,他就这样潇洒离去,还有何脸面立足世间啊!

    见武松还是不愿,林冲向着旁边的柴进示意了一下。

    柴进点了点头,立刻上前安慰道:“武兄弟,这又不是生离死别,某不是也一样吗我们虽然现在不能一直跟着教头,但若教头有难,你会出手吗”

    “当然了,只要教头一声令下,武松纵然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听到这话,武松立刻高声道。

    柴进满意一笑,道:“这就对了,暂时的分别,不是永远,我们只是在各地默默的帮助教头,教头有雄心,有壮志,他日必然能东山再起”

    听到这话,武松眼神一凝,突然单膝跪地道:“教头一番仁义,武松以尽皆明了,然无论如何,武松求教头,让武松护你上山,只有教头上山了,武松才能安心回去寻找大哥,否则武松将一生难安,无脸在见天下英雄”

    “这!”柴进一愣。

    林冲苦笑了一声,上前将武松轻轻扶起,拍着他的肩膀道:“好兄弟,如此哥哥就不推诿了,谢谢”

    “多谢哥哥”武松郑重的施了一礼。

    。。。。

    当天上午,在阳谷县城的城门处,只见大批的百姓正围聚而来,随着两名衙役进来后,马蹄声骤然响起,武松率先纵马而入,气势凛凛,好似一位战胜归来的大将军,在他的身后,一辆不小的板车之上,正放着那被活活打死的吊睛白额大虫。

    “这,这就是他那位打虎之人吗”

    “不错,他就是武松,看他一身的英雄气,难怪可以赤手空拳的打死老虎”

    “怎么以前没听说”

    “好像他是某个路过老爷的护卫!”

    “原本以为天下能有这样武艺,估计就只有那传说中制造龙门血案,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了!”

    “你小声点了,没看到告示吗县衙严禁传颂林教头的所有事情”

    在猛虎之后,两辆马车光明正大,毫无阻挡的进入了县城,随行的还有大批的猎户。

    “没想到动静这么大,竟然还有衙役引路,武兄弟这一次真是扬名了”刘唐笑道。

    “这皆是教头的英明,如此一来,谁还敢查我们的马车”柴进点头道。

    “话虽如此,但依旧不可掉以轻心,歇息一晚之后,明天一早立刻出城,另外不能一直跟着武兄弟,衙门绝不能进”林冲严肃道,不要小看衙门内的捕头,他们经常抓捕犯人,跟普通百姓是不一样的,他们对画像的记忆尤为清楚,虽然他打扮了,但若是看的时间久了,还是有可能出意外。

    “是,教头”柴进和刘唐了然。

    然而就在马车准备找个机会跟已经按照计划吸引大部分人目光的武松暂时分开之后,在阳城的大街上,突然一道激动的喊声从人群当中响起,“兄弟,兄弟”

    正跨马而行的武松,听到呼喊,转头一望后,惊讶道:“哥!”

    “兄弟,是我啊!”只见一位身高不满五尺,上身长下身短,面目虽然有些丑陋但确透着一股良善的中年男子突然挤开人群,跑了出来,一脸的激动。

    武松连忙下了马,一把冲了过去,不敢置信道:“哥,你怎么在这里啊!”

    “兄弟,我还以为认错了,你这段时间去哪了呀”武大郎担忧的问道。

    “哥,当年我”武松欲言又止道。

    “兄弟,当年你根本没事,那人只不过是晕过去了”武大郎立刻道。

    “什么”武松一愣,果然跟教头说的一样,他没有打死人。

    “不会吧!武大郎竟然会是这位英雄的大哥”

    “这,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生出来的”

    周围围聚的百姓看到这一幕后,顿时震惊不已道。

    “武兄弟,这位是”这时,鲁智深也走了过来,望着面前这个矮丑之人,有些意外道。

    “鲁兄,这是我大哥武大郎,我父母死的早,就是他把我养大的”武松立刻道。

    鲁智深顿时一阵惊讶,差点没呛着,但见武松脸上露出的激动,立刻抱拳道:“既然是武兄大哥,那也就是我鲁智深的兄长,兄长,请受弟一拜”

    “不敢,不敢”武大郎连忙道,他一生被欺负惯了,何曾有人跟他施过礼。

    “怎么回事,武护卫”这时,马车开了过来,柴进掀开教帘好奇的问道。

    武松听到这话,立刻对着马车抱拳道:“禀管家,在下在此遇到了大哥”

    “大哥”车内,林冲眼神一凝,突然对外面道:“武护卫,让你大哥上来”

    武松顿时一惊,但微微犹豫过后,对着武大郎道:“哥,老爷的话是不可以违抗,你快上车”

    “啊!”武大郎一愣,还有些不明所以,只能呆呆道:“那,那我这摊子”

    “不用管了,皆时还一个店铺都可以”柴进笑道,虽然不知道林冲为何要见武大郎,但既然林冲说了,那自然有原因。

    “大哥,快上去吧!记住,老爷问什么,你就老实回答”武松小声提醒了一句。

    “哦!”武大郎点了点头,在柴进的拉扯下,上了马车。

    “武护卫,鲁护卫,你们先去衙门把打虎的事情说一下,我们先找间酒家住下”柴进吩咐道。

    “是”武松和鲁智深应道。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