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二十章:潘悦西犯(求推荐,求收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武大郎竟然上了马车,周遭的议论声顿时更大。

    “刚才说话的应该就是武英雄的老爷”

    “一看这架势,必然是达官显贵”

    “不错,就是他那管家,光看外貌也不是寻常人”

    马车内,林冲望着进来后,便低着头,似乎有些害怕的武大郎,仔细看了一眼后,顿时明白了过来,这下全都对上了,武松杀了老虎,成为县衙捕头之类的官员,在这里遇到了他的兄长,另外还有他的那位嫂子,潘金莲。

    “大郎,这就是我家老爷”柴进微笑道。

    “武大郎,拜见老爷”听到这话,武大郎竟然一下子跪在马车内,根本不敢多看林冲一眼。

    “哈哈,大郎不要这么拘谨,没想到你竟然到了阳谷,武兄弟不是说你在清风县吗?”林冲柔声扶起道。

    武大郎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后,连忙解释道:“原本是在老家的,但因为一些事情就搬过来了”

    “哦!”林冲点了点头后,微笑道:“我们要找个酒家住下,大郎有没有介绍”

    “酒家”武大郎一愣后,立刻道:“禀老爷,小人家就在附近不远处,那是整个阳谷最好的酒家福来”

    “好,那就去这间”林冲点头后,温和道:“看大郎年纪也不小了,娶亲否”

    “禀老爷,几个月刚刚成婚”武大郎有些害羞道。

    “是吗?”林冲微微一笑,道:“今晚某将在福来宴客,大郎,皆时把你娘子叫上”

    武大郎一愣,但还是连忙道:“是”

    虽然他不明白这位老爷为什么要见自己,但他绝对相信自己的弟弟,他弟弟说过,这位老爷是他最敬佩的人,也是不可以违背的人。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后,在阳谷县,一处偏避小巷当中,只见一位穿着布衣的女子正在凉衣服,对面的茶坊当中,许多的男子正在偷看,一个个目光当中露出了垂涎之色。

    “金莲,金莲”这时,一名年纪大约五十来岁的女子突然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

    女子微微抬头之后,顿时露出一张俏美的容颜,一绺靓丽的黑发飘洒而下,弯弯的柳眉下,一双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妩媚含情,让人看不一眼,就不由的被吸引过去。

    不是别人,真是武大郎的妻子,武松的嫂子,流传万世潘金莲。

    “王婆,有事吗?”潘金莲疑惑问道

    王婆到来之后,看了一眼茶坊内正偷看潘金莲的客人,突然挡在他们面前,满脸愤怒道:“你们的眼睛看哪呢?”

    众人一惊,其中一位有些不满道:“王婆,你这是作甚”

    “金莲,不是你们有资格看,马上离开我茶坊”王婆严肃道。

    “王婆,你开玩笑吧,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另外一人嘲讽道。

    “就是,莫非那三寸丁谷树皮发达了”

    “你说对了,你知不知道大郎的弟弟是谁啊”听到这话,王婆高傲道。

    “大郎的弟弟”众人一愣。

    “他弟弟就是赤手空拳打死老虎的武松,你们要是还想活命,就管住自己的嘴巴和眼睛”王婆威胁道。

    “什么”

    “王婆,你说真的”这时,潘金莲也惊讶了起来。

    “是啊!金莲,你的好运来了,来了呀!”王婆高兴道。

    “那,那大郎呢?”潘金莲连忙问道,自从当年因为拒绝了大户,被逼嫁给武大郎后,他这一生似乎已经没有任何光彩了。

    “这就是我说运气来的另外一个原因,大郎的弟弟似乎如今是一名老爷的护卫,那老爷我虽没有见到面,但就从他说话的口吻,那就绝对是个顶尖的大人物,他让你家大郎上了马车,如今已近快到福来客栈了,估计那位老爷只要随便赏点,你们家一辈子都不用愁了”王婆羡慕道。

    “王婆,真有此事?”一位骨瘦如柴的男子沿着口水,有些紧张道。

    “我骗你们有用吗?你们几个没出息的,天天就知道来我这茶坊,也不去城门看看动静有多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心思,都给我老老实实的收好了,日后在欺负大郎,就是侮辱武英雄,侮辱武英雄,就是在打那位老爷的脸,后果你们自己去想吧”王婆严肃道。

    听到这话,茶坊内的客人犹豫了一会后,立刻纷纷丢下了铜钱,有些尴尬的四散而去了。

    看到这一幕,潘金莲整个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也太突然了。

    “娘子,娘子”这时,只见武大郎也满头汗水的丛远处跑了过来。

    “大郎”潘金莲一惊。

    “娘子,你快去收拾一下,穿上最好看的衣物,今晚我们要去福来酒家”武大郎大声道。

    “大郎,你弟弟真是那个打虎的英雄啊”潘金莲怀疑道。

    “真的,那就是二郎,今天梁老爷要宴请我们,你快快准备一下,这是老爷给的”武大郎突然拿出了小布袋,递给了潘金莲。

    潘金莲接过打开一看后,惊讶道:“是银子”

    武大郎点了点头,道:“这是老爷赏的五十两银子”

    “五十两银子?我这茶坊一年也没这么多,看来你们真是遇到贵人了”旁边的王婆震惊道,普通人用的都是铜钱和铁钱,只是有那些真正的贵人,才会用金银作为流通的货币。

    “这”潘金莲惊讶了一会后,连忙道:“大郎,这你怎么能随便收呢?”

    “我也不想,但我那弟弟说了,这位老爷的话是不可以违抗的”武大郎无奈道。

    听到这话,王婆立刻道:“金莲,你就收下,这算什么呀!那些真正的大人物还在乎区区五十两,你们还是好好准备一下,不要再那位老爷的面前失礼了”

    潘金莲立刻点了点头,望着武大郎道:“大郎,那我们好好准备一下”

    “好”

    另一边,距离小巷不远,整个阳谷最豪华的酒楼,福来酒家的一间巨大,雅致的卧房内,林冲结果张贞娘递来的香茶后,望着柴进笑道:“柴兄,让你破费了”

    “教头何出此言,不过区区五十两而已,在下生得好,沾了祖宗的光,说实话,别的没有,但银钱纵然一辈子也用不完,在下早就说过,一半都愿意辅助教头成事”柴进立刻抱拳道。

    “好,柴兄,那林冲也就给你一个承诺,他日我林冲若真有机会东山再起,定然千百倍的还你”林冲承诺道。

    柴进面色一喜,刚想说些什么时候,突然砰砰声响起。

    柴进一愣,立刻疑惑的将关好的房门打开,只见一名老车夫,正浑身是伤在站在外面,满脸的着急。

    “老爷,不好了,锦儿姑娘被一个叫西门庆给拉走了”车夫气愤道。

    “你说什么”屋内的张贞娘率先着急道。

    “那个混蛋见锦儿姑娘漂亮,就强行要她作陪,小的虽然极力阻挡,但他带了几个打手”车夫惭愧道。

    “刘唐呢?”听到这话,柴进怒道。

    “刘护卫刚好带着老六出去购买用品了”店小二解释道。

    “老爷”柴进脸色一沉,区区一个富商,他们根本不惧,但就怕会暴漏。

    林冲嘴角一扬,放下茶杯,慢慢站了起来,平静道:“自我出开封开始,这普天之下,任何人再敢动我的人,我就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血腥”

    “既然不想让我安静的离去,那就在嚣张一点,柴进”

    柴进一愣,立刻严肃道:“在!”

    “去通知武松,施行第二套方案,某要让这个西门庆知道,他这冲动的行为,将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林冲的目光已然冷如寒霜。

    “是!”

    “原本根本不在意的,但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玩玩,不知道打断他两条腿,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林冲莫名的喃语了一句,带着柴进走出了卧房。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