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二十一章:我若要杀你,不需理由(求推荐,求收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福来酒家分为前楼和后宿,前楼是用来吃饭喝酒,分为上下两层,此时在二楼的一间雅阁内,只见相貌娇俏的锦儿正坐在桌边,桌上摆满了琳琅的美食,两名魁梧的大汉正立于她的身后,防止她逃跑,一名年纪不大,长相帅气,浑身带着一股子阳刚之气的公子哥正坐在对面,手握着一把纸扇,上面画着美人出浴图,那嘴角露出的一丝浅浅的微笑,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有吸引力。

    “锦儿姑娘,你长的这般俏丽动人,又何必为奴为婢,在下西门庆,虽不算什么大人物,但在阳谷也薄有资产,只要你同意,我可立刻纳你为妾,至于你老爷那边,你完全不必担忧,我愿意出十倍价钱,让你脱了奴籍”西门庆一脸真诚的说道。

    “是吗?”锦儿不屑道,若是曾经,她或许会因为这样的遭遇而紧张,但一路跟随老爷来这里,他们经过了太多的冒险,甚至还亲眼见识了血腥的杀戮,如今这点磨难,已经无法让她惧怕了。

    “自然,我西门庆对女人从来就没有小气过,这一点你可以随便找人问”西门庆自信的说道。

    望着眼前这个男子,锦儿严肃道:“西门大官人,你虽然强行让人带我过来,但还算有几分克制,你若现在放我离去,那一切还有缓和,然若你在拖拖拉拉,一旦我家老爷来了,你的后果将惨不忍睹”

    “哈哈,锦儿姑娘,你莫要吓我,我还就不信,你家老爷会为了一个丫鬟,而大动干戈”西门庆摇头道,这样的事情他做的多了,虽然主人家开始会有些怒气,但最终都会心甘情愿的交给他,因为他不但有钱,更攀上了县令李松,在加上他为了女人可以不惜金钱。

    锦儿摇头道:“我家老爷,跟那些人是不一样的,他会真的杀了你”。

    西门庆眉头一皱,冷声道:“那我到真想见识一下”

    嘭!!

    话音刚落,只见雅间的大门突然被直接给踹了开来

    “见我,那是要付出血的代价”

    冰冷的声音过后,轻轻脚步声响起,林冲带着柴进走了进来。

    “老爷”见林冲果然来了,锦儿顿时一脸感动,同时还有着几分羞涩。

    望着突然闯入,目光锋利的林冲,西门庆心中一惊后,立刻站起笑道:“原来这位就是锦儿姑娘的老爷,在下西门庆”

    林冲听到这话后,立刻一步步向着西门庆走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守着锦儿的两名壮汉立刻挡在面前,警惕的望着林冲。

    “滚开”林冲一声厉喝,整个人瞬间进入了蝼蚁杀的境界,一股蓬勃的杀气弥漫了开来,世间的一切在他眼中,似乎都变成了蝼蚁一般。

    阻挡的二人顿时一颤,望着毫无人类感情的目光,身体不由的从头凉到脚,望着从他们中央穿过的林冲,竟然一动不动,完全被震慑住了。

    后面的柴进不屑一笑,就连武兄弟那般的高手,在这教头的杀气之下,都心生畏惧,更何况这两个普通的家护。

    西门庆望着来到面前林冲,同样进入了杀气的领域,顿时面色煞白,知道这一次估计碰到铁板了,连忙道:“这位老爷,在下绝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在下愿意出二十倍的价钱,不一千两,购买锦”

    林冲突然一掌,速度奇快的捏住了西门庆那帅气的脸庞,截断了他下面的话,冷声道:“二十倍,一千两,可以买你的命吗?”

    说完之后,内力涌动,手掌微微的一用力,西门庆立刻痛苦的大喊起来,那五根手指似乎要捏碎他的头骨。

    “大官人”被摄住的两名壮汉这时方才惊醒,连忙打算去救,但柴进挡在他们面前,猛的抽出了配剑,冷酷道:“上前一步,死!!”

    二人一惊,望着煞气腾腾的柴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在不敢乱动了。

    林冲捏着西门庆的右手随手一甩后,西门庆顿时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看到这一幕,锦儿跑到林冲身边,望着缩在地上哀嚎西门庆,咬牙道:“老爷,算了,他也没有太过分”

    “你先回去”林冲道。

    “老爷”

    “回去”林冲严肃道。

    锦儿一惊,立刻点头道:“是”

    这时,西门庆站了起来,脸上多了五个血指印,望着再次而来的林冲,愤怒道:“既然如此,那某也不客气了”

    说完之后,便一拳向着林冲打了过去。

    林冲微微一偏,冷笑道:“原来还有点功夫”

    见林冲躲过了,西门庆飞起在是一腿,林冲右手猛然成虎爪状,随后一把抓住,轻轻一用力,西门庆再次哀嚎了起来,鲜血瞬间从被抓处留了下来。

    以他接近小周天的内力,五根手指完全堪比利刃。

    “我来的时候就说过,要打断你的两条腿”林冲眼中寒芒一现,直接施展了杀人技中的断肢,只听咔嚓一声,西门庆顿时倒在了地上,捂着右腿,痛苦不已的哀嚎起来。

    这时,许多的酒楼的客人或是听到响起,或是得到消息的匆匆赶了过来,当看到被踢坏的大门,以及倒在地上哀嚎的西门庆,顿时脸色一惊。

    “这是西门大官人”

    “西门大官人这一次估计真的遇到不能得罪的人了”

    “活该,谁让他平时那么霸道,林老三当年都要成婚了,竟然被他在婚礼的前四天,将新娘给睡了,害的林老三如今都疯疯癫癫”

    “不错,还有好几位娘家妇女,都被前行霸占了,仗着有钱,衙门有关系,简直为所欲为”

    听到外面传来的议论,气愤之声,林冲俯视脚下痛到已经流出眼泪的西门庆,漠然道:“你!我很清楚,原本根本不想理会你,甚至还想留下,但你确偏偏要冒犯到我的头上来了”

    “我”西门庆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一只大腿已经踩在了他那帅气脸上,将他整个人踩在了地上。

    “啊!!”许多人顿时被林冲的狠辣吓了一跳。

    “你没有资格说话,就算没有锦儿,我若要杀你,也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想听你任何解释”林冲冷然道。

    “教头”这时,刘唐带着人气愤的赶了回来,望着被林冲踩在脚下的西门庆,冷酷道:“教头,把他交给我”

    “不用了,把他捆起来,呆在酒楼的正堂,让待会来的县令大人,好好看看”林冲吩咐道。

    “是”刘唐道。

    “不要,不要,在下错了,在下真的错,在下愿意用全部的财产赔偿锦儿姑娘”听到这话,西门庆害怕不已道。

    “怎么回事?”这时,两位衙役听到消息,着急的赶了过来,当看到西门庆的惨状后,顿时一惊。

    而此时在另外一边,阳谷县县衙后堂当中,一位穿着官袍,留着长须,眼神微眯的中年官员,望着原本已经离开,但又重新回来的武松,震惊道:“你,你说什么,你说你那位老爷,是隐相的弟弟”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