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二十三章:诸女求情,金钱掩面(求推荐,求收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行人进入了酒楼后,只见里面的客人已经被全部清走了,巨大的酒楼此时显得有些空荡,一张张桌椅凌乱的摆放着。

    “太爷,您总算来了”福来酒家的掌柜见李庆来了后,顿时满脸的激动,仿佛看了救星,原本西门庆就够他应付的,如今确来了一个更可怕的煞星,直接把西门庆的腿给打断了。

    不过此时的李庆根本没有注意他,而是望着正前方处,一座原本小戏台的高阶上,只见西门庆正被脱了上衣吊在上面,阵阵凄惨的低嚎声不时响起。

    李庆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他知道身为隐相的弟弟被人冒犯,定然会怒气冲天,但没想到竟然疯狂到这般地步,西门庆他不在乎,但这会影响县衙的威严啊!

    跟随的潘金莲望了一眼后,更是害怕的立刻躲到了武松的身后,没办法,武松长的高些,正好可以挡住她的视线。

    “武护卫,回来了”这时,柴进带着刘唐,一脸严肃的走了过来。

    武松连忙道:“柴管家,这位就是阳谷县县令李庆大人”

    柴进看到了一眼,微微施礼道:“柴飞,拜见太爷”

    “不敢,不敢,不知道梁老爷何在”李庆连忙问道。

    柴进苦笑道:“老爷知道我等通知了太爷,十分的不悦,老爷说了,若是太爷这位父母官一定要把人带走,老爷也不敢多说什么,若是还要拿下老爷问罪,那就尽管出手。”

    李庆一惊,连忙道:“柴管家误会了,下官这次来不是要保西门庆这个混账,而是来看看梁老爷是否有碍”

    区区一个西门庆,岂能能隐相弟弟相提并论。

    “这么说,太爷是不怪罪了?”柴进笑道。

    “西门庆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视法度如无物,梁老爷为民除害,下官感激还来不及”李庆谄笑道。

    “哈哈,好”柴进满意一笑,挥手道:“刘护卫,去把西门庆带过来,既然太爷来了,那就不能在放肆了”

    “是”刘唐应道,林冲已经吩咐过了,点到为止,一旦县令来了,马上放人,若在在闹大,估计就要传到知州那里去了,那影响就太大了。

    刘唐跑到戏台旁将吊着西门庆的绳索解开后,两名车夫走了过去,拖着西门庆来到李庆的面前。

    “太爷,我家老爷是有些冲动,但绝不是跋扈,您可以亲自问问西门大官人,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是不是真的”柴进抱拳道。

    “太,太爷”西门庆望着到来的李庆,煞白的脸上透着哀求。

    “你个混账,丢尽了我阳谷的脸,你以为你自己是谁,皇亲国戚,就算是皇亲国戚也不敢当街抢人,来人”李庆突然怒气冲冲的喊道。

    “在”两名衙役立刻站了出来。

    “太爷,在下知道错了”看到这一幕,西门庆更是害怕道。

    “律法无情,你平日有些嚣张霸道,也就算了,但今日你竟然敢惹怒梁老爷,岂能宽之,给我押回衙门,等候发落”李庆挥手道。

    “是”

    “太爷饶命啊!”西门庆一把趴在地上,哀求道。

    “带走,带走”李庆不耐烦的挥手道。

    “官人”这时,吴月娘带着西门庆诸多妻妾,以及下人终于来到了福来酒家的外面,但确被衙役给挡住了,望着那趴在地上,面带血指印,整个人狼狈不堪的西门庆,顿时哀伤的哭了起来。

    “月娘”西门庆看了一眼后,立刻激动喊道。

    “早就听闻西门庆的家中,美女如云,今日就算是见识了”

    “是啊!这里起码有十多位”

    望着突然到来的诸女,外面顿时响起了阵阵惊讶,羡慕之声。

    李庆也有些意外,微微皱眉后,挥手道:“让他们进来”

    听到这话,吴月娘立刻带着诸女跑到了西门庆面前,一个个着急不已。

    “官人,你没事吧!”

    见诸女那发自内心的担忧,柴进的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看来这西门庆在女人这方面还真有几分能力。

    “太爷,官人他只是一时糊涂,他不过想交给个朋友,他绝没有强抢民女的念头,太爷开恩啊!”吴月娘突然对着李庆叩头道。

    “这么说,是我误会他了”这时,林冲冷着脸,带着鲁智深从二楼一步步的走了下来。

    原本恳求的吴月娘,顿时浑身一颤,望着目光锋利,一举一动之间,便带这一股摄人之威的林冲,立刻明白这位就是第一个让自己官人吃这么大亏的梁老爷,连忙道:“民妇不敢,官人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老爷,但求老爷高抬贵手,饶官人一命”

    “求老爷高抬贵手”其他女子也纷纷跪了下去。

    望着面前这一名名娇艳的女子,林冲沉默了一会后,突然高声一笑。

    “好,有意思,没想到为所欲为的西门庆,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女子,愿意为他付出”

    听到这话,吴月娘再次道:“禀老爷,官人是有些胡闹,但他对我等从未小气过”

    林冲嘴角一扬,率走到了李庆的面前,抱歉道:“梁明拜见太爷”

    “梁老爷,严重了”李庆立刻兴奋道,这位就是隐相的弟弟,果然浑身贵气,不可言状。

    “太爷,这件事情,你觉得该怎么判”林冲问道。

    “梁老爷,觉得呢?”李庆小心的询问道。

    林冲淡淡一笑,突然转身来到了西门庆的面前,顿时西门庆吓了一跳,条件发射的哆嗦了几下,这个男人不断有着可怕的背景,更有着让他根本不可力敌的武力,随便一项,都可以要他的命。

    “原本我是想直接打断你两条腿的,但没想到,你这个人虽然让人痛恨,但确有一家子女人为你护驾,这也算是你的福气,有这份福气,你就好好珍惜,不过你记住,日后想要女子,就凭自己的能力去争取,那个时候,成百上千,某也不会多看一眼,但若你再敢无所顾忌,我就把你下面那一根,也拿掉”林冲冷声道。

    西门庆瞳孔一缩,连忙道:“在下知道,请梁老爷放心,在下绝不会在如此”

    “那就好,另外,锦儿被你一番骚扰,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太爷不辞幸苦的赶了过来,还有酒楼也被你影响了生意,这些你都必须要赔偿”林冲提醒道,他现在还是很需要钱的,既然冒险采取了第二套方案,不换回点实际的利益怎么行。

    “在下明白,月娘”西门庆立刻反应了过来,连忙喊道。

    “梁老爷放心,我们早就准备好,来人,全部抬进来”吴月娘立刻道。

    “是”只见李全和张环二人分别捧着一个不小的箱子走了进来,小心的打开之后,只见里面方满了金钱,以及各类的珠宝。

    林冲笑了笑,“西门庆,你还有真有个贤妻,你现在可以回去了,若是大夫即使医治,你那条右腿还有可能走路,若是晚了,你就真成彻底的瘸子了”

    听到这话,西门庆立刻激动道:“谢梁老爷开恩”

    “滚吧!”林冲一挥手。

    “是”西门庆点头后,对着李全,张环道:“快来扶我”

    “是”

    当西门庆在诸女的簇拥之下,被下人搀扶走后,林冲转头对着李庆笑道:“太爷,这样你看可否?”

    “梁老爷一番仁义,自然可行”李庆高兴道,只要西门庆没死,那就算大事。

    “哈哈,请,我们上楼聊”林冲道。

    “好,好”李庆立刻点头道。

    “哦!对了,今天出动了这么多衙役,就连太爷都放下公事,匆忙而来,实在太辛苦了,那两箱我们留一箱,另外一箱上呈衙门”林冲突然吩咐道。

    “什么!这,这怎么行”李庆连忙道。

    “太爷,这可不是贿赂,是给衙门兄弟的辛劳费,茶水钱,另外也算是西门庆对阳谷的补偿,皆时多救济一些贫民,岂不是更好,这也算是一件大功德一件”林冲笑道。

    李庆一愣后,连忙对着后面的衙役道:“还不快多谢梁老爷了”

    “多谢梁老爷”衙役等顿时兴奋道,这一箱虽然大头肯定是李庆的,但他们纵然是分点油水,也比的上几个月的俸钱了。

    “哈哈,客气了”林冲嘴角一扬,这一次因为西门庆,他风头太盛,受到的关注太多,容易暴漏,因此除了李庆这个县令之外,府衙的其他人也要拉拢一下,如此一来,所有人对他都是尊敬,而不会有任何探查之心,这样一来,只要接下来堵住李庆的嘴,这件事情就只会成为一个故事,一个神秘老爷的故事,跟那什么天下第一通缉犯林冲没有丝毫的关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