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水浒_第三十七章:锦囊算计,慈不掌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天晚上,一轻骑火速赶到了晁家庄。

    “梁山拿下了”卧房内,柴进兴奋的再次问道,除了他之外,吴用也在。

    “真是,武副统领亲手斩杀了王伦,杜迁和宋万率梁山之众尽投我军”一名林冲的亲兵有些喘息的回答道。

    柴进眼神一凝,随后叹息道:“心胸狭隘,无容人量,荡寇岂会有他之地”

    旁边的吴用听到这话,轻轻一笑,知道柴进跟王伦还是有几分感情的,挥扇问道:“将军,还有何吩咐吗”

    “将军说,若总管已经寻得军师,则立刻带夫人等前往梁山,总揽要务,至于二营的一切军事行动,则全权交给军师管理,而若未寻得,则由刘唐统领保护夫人等上去,数日后,将军会亲自过来”亲兵立刻汇报道。

    “这位就是我荡寇的军师,吴用”听到这话,柴进立刻指着吴用介绍道。

    亲兵一惊,连忙施礼道:“小的拜见军师”

    “不必多礼”吴用柔声道。

    “吴兄,既然将军发话了,那我明日就带夫人,萧一他们赶赴梁山,二营就全权交给吴兄了”柴进抱拳道。

    “柴兄放心,另外,梁山虽然是天赐之地,进可攻,退可守,又有八百里水泊作为屏障,然如今对于将军来说,除了根基之外,最关键还是三点,第一情报,第二名望,第三金钱,至于兵力,官职,这些暂时都不重要,而金钱这一方吴用来解决,但情报和名望则需要柴兄你多费费心思,将军既然没有让在下直接过去,说明将军还有打算,然梁山是根基,其整个梁山四周,要效仿朱贵酒楼之所在,第一打探情报,第二大肆的宣扬将军的威武,每一战,都要渲染一下”吴用提醒道。

    “柴进明白了,军师放心”柴进郑重点头道。

    “哦!还有”吴用突然伏在柴进的耳边说了几句。

    “啊!”柴进听完后,突然一惊,连忙道:“这合适吗”

    “不合适也要合适,如今荡寇缺钱,就算有了那一份,也只能暂时撑住,将军既然有抱负,就必须要有稳定的财源”吴用严肃道。

    “可是人家会愿意吗”柴进有些担忧道。

    吴用冷冷一笑,道:“将军名传天下,武艺绝顶,英姿勃发,更是朝廷荡寇使,就算娶个公主,都有资格,他们有什么理由拒绝”

    “可是”

    “柴兄,你不要担心那么多,出了问题,吴用担着”吴用道。

    柴进犹豫了一会后,点头道:“那好吧!”

    “柴兄,这件事情最好是将军下山之后,你再去说,有些事情可能将军就算心动,也需要旁边拉一把,我这里有个锦囊,等将军下山之后,交给夫人,现在切记不可打开”吴用突然从袖口拿出一个白色锦囊,柔声说道

    柴进苦笑着接过后,道:“军师,你可真是给柴某出了个难题”

    “哈哈,真因为这件事情为难,所以才只能是柴兄你,整个荡寇军,除了你和鲁统领之外,估计谁也不敢说,而鲁统领虽是将军的兄长,大哥,然其性格豪爽,估计说不清楚原由”吴用笑着解释道。

    “军师,夫人跟荡寇毕竟患难与共,我们确这样,会不会有些过了”柴进低声道,虽然他也知道这件事情若能成功,对将军的确有着巨大无比的帮助,然张贞娘温顺恭良,对荡寇也一心一意,纵刀山火海,也一路跟随,一直为他们所敬佩。

    “柴兄,你多虑,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情,依吴用来看,夫人不但温顺恭良,更大气聪慧,他定然能够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荡寇军的发展,都是为了将军”吴用安慰道。

    柴进面色一凝后,将锦囊轻轻放入了袖口,道:“那我就试试吧”

    吴用笑了笑,“甚好,记住,这个锦囊只有夫人才能打开,否则就不灵了”

    “我明白”柴进道。

    两人再次仔细交代了一会后,突然阵阵巨大的喧闹声从前院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柴进不解道。

    吴用也疑惑的摇了摇头,莫非有人来晁家庄闹事,道:“柴兄,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好”柴进点了点头。

    当两人出了卧房之后,只见叶良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严肃道:“总管,军师,出大事了”

    “别急,出什么事情了”吴用道。

    “今天有两个混账,一时喝多了,竟然侮辱了一位姑娘,还打伤了姑娘的老父,如今大批的村民正围了庄门口,晁庄主,以及今天刚从郓县赶来的马兵都头朱仝,步兵都头雷横皆以过去了”叶良生气的回答道。

    “混账”听到这话,柴进立刻咆哮了起来,愤怒道:“这才刚刚离开芒砀山,军规就忘记了”

    吴用同样面色一冷,道:“叶良,你马上出庄,通知鲁统领,李副统领,让二营的人全部集合”

    二营有七百多人,不可能全部住在庄里,很大一部分都在村里让出的一些茅屋内,鲁智深和李衮怕出问题,也住到了外面,没想到纵然如此,还是出了纰漏。

    “是”

    叶良匆匆离去后,柴进严肃道:“军师,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啊”

    “不是可大可小,看来虽然将军立过一次威,但还是有些死性不改,荡寇军是什么军,是铁血雄狮,除了将军之外,军纪大过一切”吴用严肃道。

    柴进眉头一皱,道:“军师觉得该怎么处理”

    “斩”吴用立刻冷声道。

    柴进一惊,道:“有这么严重吗”

    “此时真是将军最关键之时,根基尤为重要,东溪村可为第一片根基,若将军还是草寇,那也就算了,然将军如今是山东所有百姓心中的荡寇,代表着正义,一点问题都不能出,此事简直是在侮荡寇军的军风,是在破坏将军的名声,是在毁一方百姓的根基,没说的,立斩,而且一定要当着晁大哥,朱兄,以及东溪村所有百姓面,斩杀之”吴用不带一丝一毫的留情。

    “可是他们毕竟是鲁统领的兵”听到这话,柴进严肃道,鲁智深再怎么说也是林冲的大哥,救命恩人。

    “就是将军的亲兵,也必杀之,自古曰,慈不掌兵,将军授我为军师,我绝不能让二营在这里出了问题,此事若柴兄没意见,吴用就全权处理”听到这话,吴用认真道。

    望着此时杀气腾腾的吴用,柴进突然明白荡寇为何这么看重吴用了,吴用不但可以深远谋划,更有一份狠辣之心,这样人,估计才是真正能随荡寇纵横沙场的所在。

    “将军已经发话,二营所有的一切,皆由军师执掌,柴进不会有任何意见,军师尽管安排就是了”柴进回答道。

    “好”吴用点了点头,二人立刻向着正堂而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