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梦_第6章 邪颅猖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凌天宗七十二峰峰首听令!”天空中传来一道无比威严的声音。

    “在!”七十二人齐声应答。

    “纯阳峰首,在我凌天七十二峰之中,你主修纯阳之力,最能克制邪魔。”

    “我意,由你执此令牌,掌万象众生轮。本座再另派二十位峰首辅佐你,拿下此獠。”

    副掌教端木云尾随而至,高坐在云端之上,冷静的部署着作战计划。

    “其他峰首,有一战之力者,结我凌云七杀大阵。若生变故,尔等尽皆上前相助,共同除魔。本座在此,为诸位掠阵。”

    丹阳峰首作了个揖,大义凛然,“除魔卫道,我魏无极义不容辞!领命!”

    “恭敬不如从命!”

    “领法旨。”

    ……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洞明,各位道友何在?”魏无极一声大喝。

    “丹阳峰首,尽管吩咐。”被点到名字的八位峰首站了出来。

    “尔等,助我开天轮八门!”

    “喏!”

    八人顺势化作流光,飞向了万象众生轮的天轮。八道天门,八人各自占据了一个,在那静静等待。

    “天府、天梁、天机、天同、天相、七杀、隐元、计都,八位道友何在?”

    “任凭差遣。”又是八个人站了出来。

    “尔等助我执掌八荒界碑。”

    “领命。”天府峰首带着其余众人,快速离去。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你四人助我掌控地水火风。”

    “纯阳峰首尽管放心,此事就交给我们四个了。”青龙峰首拍了拍胸脯,自信飞扬。

    “有劳诸位了。”魏无极站在原地,给各位同门鞠了一躬。

    这是一场生死硬仗,地下的那头邪物,可是连创派始祖都奈何不得,只能将其镇压的存在。

    这个时候,大家能站出来,与他并肩一战,值得他鞠上一躬。

    不为其他,就为了人间正道!

    这一躬,值得!

    随即大手一挥,举着刚刚端木云赐下的朱红色令牌,对着天上的万象众生轮大喝,“诸位同门,各自归位!千叠之术,万众一心。万象众生轮,起!”

    一千四百四十个各位应声贯通在了一起,每个格位里的凌天门人,身体全都不受控制起来,手连手,身连身,心连心,刹那间与整个万象众生轮融为了一体!

    千叠之术!

    凌天宗的镇教秘术!

    以万象众生轮为媒介,聚合一宗修士的力量,为一人所用!

    想想看,那力量是何等的惊天动地!何等的恐怖!

    理论上,只要万象众生轮里面的门人弟子实力够强,那么操控万象众生轮的修士,就可以爆发出无限的可能!

    翻手可弑神,覆手能屠魔!……不费吹灰之力!

    “啊!这种感觉是……?”

    “力量!这是充满力量的感觉!我感觉自己徒手能撕裂虚空!”

    “邪魔何在,快快给爷滚出来受死!”

    “邪魔受死!”

    “邪魔受死!”

    ……

    万象众生轮内群情激昂,亢奋不已,突然间得到了巨大的力量,难免会让人得意忘形。

    再看那天轮之中,八道天门,第一道门——乾门,应声而开!

    紧接着,第二道天门,震门,开!

    随即,第三道,坎门,开!

    第四道,第五道……直至第八道门,艮、坤、巽、离、兑,剩下的五道天门,依次开启!

    八道天门,就像八只无边无际的大口袋,闪烁着幽幽的黑光,地下散发出来的邪魔之气,全都被装了进去。

    八块界碑即刻飞出,化作参天的石柱,矗立于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向。

    每块界碑都发出一道拇指大小的光线,朝着一个方向,不断向中心聚拢,结成一道结界光网。

    魏无极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凌空,站到了结界上,准备迎战。

    地水火风,随之喷涌而出!

    霎时,万象众生轮像是有了主心骨,疯狂的旋转起来,不断收拢,一眨眼就变成了寻常大小。

    三道轮环神光流转,在满天的圣辉之中,化作一面镜子般大小的黄铜轮盘,静静的悬于魏无极脑后。

    黄铜轮盘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极其细微!

    代表八门的乾、震、坎、艮……;代表八荒的东、南、西、北……;代表天干地支的甲子、乙丑、丙寅、丁卯……;赫然在列。

    这是,传说中的须弥纳芥子!

    一个小小的万象众生轮,可容纳凌天宗密密麻麻的千万修士!

    “剑来!随我一战!”

    凌天宗内,一道磅礴的剑气激射而来,在空中划出一道赤红色弧线。

    太阿古剑!

    上古十大名剑之一,居然被凌天宗得到了!

    “魔头,出来受死!”

    魏无极手持太阿,如同神圣一般,屹立于虚空,威风凛凛!

    “魔头?小娃儿,你是在叫老夫吗?”

    嘭的一声巨响,地上炸开一个大洞,一颗巨大的石质头颅,飞上天空。

    “桀桀!……”

    阴恻恻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猴把戏耍完了?……捣鼓了半天,就只有这种程度吗?不行啊,不行啊,光凭你现在的道行,伤不到老夫!”

    头颅不屑一笑,“心……来!”

    一颗石心,应声飞上天空。

    头颅张开血盆大口,旁若无人一般,一口把石心吞了下去。

    魏无极义正言辞,“大言不惭,受死!太阿剑,去!”

    顿时,脑后的黄铜轮盘光芒大作,无穷无尽的纯阳之力,被灌输到了太阿古剑之中,古剑化作一道赤色流光,向头颅射来。

    “咔!”

    头颅一脸轻蔑,大口一张,死死的咬住了飞来的古剑。

    太阿浑身震颤个不停,仍是挣脱不开!

    “咔嚓”“咔嚓”

    太阿剑不断发出声响。

    这头颅的咬合力异常惊人,太阿剑居然不堪承受,剑身起了几条裂纹!

    “没劲,没劲!太软了,剔个牙都不行!呸!还给你!”

    头颅猛的松开嘴,将太阿古剑吐了出来,沿着来时的方向,又射还给了魏无极。

    铮铮铮!

    魏无极一把接住太阿,虎口巨震,抑制不住,连连后退了七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娃娃们,也接老头子一招!九阴隙风!”

    头颅大嘴一张,天地间顿时刮起一阵恶风。

    九阴隙风对准了一干正欲上前帮忙的各峰峰首,原本流光溢彩、散发着大道气息的身躯,顿时被吹成一副副干瘦的骨架,神魂剧痛,各峰峰首亡魂皆冒!

    根本不是一合之敌!七杀大阵不攻自破!

    “啊啊啊!”

    各峰峰首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抱着头,满地打滚,狼狈不堪。

    “娃儿们!老夫这一下,滋味如何啊?”

    抬头看了看天,“如今是什么世道啊?怎么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叫嚣——自己是什么救世主,什么除魔卫道……,叫我这个老家伙听了,真是觉得恶心!呸!”

    随即,又朝着魏无极吐了一口浓痰,痰中还夹杂着一些细小的碎片,正是太阿古剑的碎片!

    魏无极被划了一脸,血流不止。

    “啊啊啊!……该死的邪魔,欺人太甚!”魏无极仰天长啸。

    “你们要是没招了,老夫可要走了啊!”饶有趣味的看了一眼半空中的端木云,接着又缓缓开口道,“依老夫来看,还是回去再练练。练他个千年、万年什么的。兴许下次见了面,有人能接上老夫一招两招的!桀桀……”头颅一脸戏谑,不停的嘲笑着凌天宗的众人。

    说完,大摇大摆的,准备离开。

    “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纯阳之力对你不起作用了?”

    “纯阳之力?起作用?笑话!”头颅肆意狂笑。

    “在没拿回这颗石心之前,老夫那是在养精蓄锐,不屑浪费力量,与你们这帮娃娃斗狠。”头颅摇了摇头,一脸哂笑,“太跌份了,太丢人了……”

    “现如今,老夫拿回了自己的石心!纵使你们的始祖凌九霄复生,又能奈我何!”

    俯视着众人,神色就变得凌厉起来。

    突然间,神色又是一变。

    头颅喜怒无常,让人难以捉摸。

    “罢了,罢了……。老头子今儿个拿回了头颅,高兴!索性就大发慈悲一回,饶尔等一命。镇压被困之仇,改日再报……”

    说完,撕开一道虚空裂缝,正欲离开。

    “寿,把东西留下。”

    虚空之中,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滋啦啦!

    地上,一下子窜出来无数的树根、枝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牢牢的捆住了头颅,将它从半空中,拽回了地上。

    哗啦啦!

    虚空像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无数节的铁链,从中飞了出来,形成一道致密的铁网!

    铁锁虚空!

    进无可进,退无可退。头颅皱了皱眉,一下子犯难了!

    “阁下是谁?”

    “把东西交出来!”虚空中,声音异常冰冷。

    树根死死的缠绕着头颅,无数的铁链顿时化作一条条巨龙,飞舞着,疯狂得抽向了头颅,一下接一下,瞬间就把头颅抽进了万丈地底。

    “原来是你们!东皇一族的狗贼,来得正好!本座正要去找你们呢!你倒是送上门来了!”

    头颅尖叫着,奋力挣脱束缚,一下子冲到了半空之中,“新仇旧恨,正好一起算!此地太小!随我来,天外一战!”

    虚空中,端木云正欲出手。

    就在此时,天边响起一声怒喝,

    “外道邪魔,哪里走!”

    天边,只见一道身影无比伟岸,单手托着一座巨大的山脉,化作雷光,极速而来。

    嘭!

    单手一掷,大山化作一团遮天蔽日的黑影,一下子就把头颅又压回了地下深坑。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