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梦_第9章 分道扬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寿真的离开了。

    留下了桑祖和桐祖,四目相对。

    良久无言。

    世事无常,瞬息万变。纵使二人惯看了万般红尘,也是不胜唏嘘。

    当初人人憎恨、得而诛之的寿,居然是被误解冤枉的。

    与他相识那么久,好不容易再次相逢,为了拿回石心,又是对他喊打喊杀。

    桐祖虽然是一株空心梧桐,但绝对不是无情之人。

    寿,让他的道心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

    事情怎么会演变到如此地步!

    桐祖闭着眼睛,表明平静,内心却早已风起云涌!

    他扪心自问,是自己错了吗?

    他没有错!

    为了当初的一个承诺,他与桑祖不辞劳苦,从洪荒坚守到了现在。为了东皇一族,他尽心尽力!

    他,有错吗?

    那么,就是寿错了?

    当然的,——寿也没有错。

    寿付出的,比他们只多不少!

    ……

    “我们做的这些事,值得吗?”桐祖睁开了眼,看着桑祖,有些迷茫。

    “我们做这些,又不是为了自己。我们是为了东皇一族。”桑祖缓缓开口,神色坚定。

    “我们做了这么多,是为了让天地重归平静,让万族再也不受到战火荼毒!”

    “为了这个目标,哪怕是流血……牺牲……,也是值得的。”说着说着,桑祖已是老泪纵横。

    “天地不仁,大道无情。苍穹之下的亿万生灵,只有自强不息!”

    “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路,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如何回头?”

    “唉……,造孽啊!”桐祖伤感地抚了抚额头。

    “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我们都这把年纪了,从洪荒活到了现在。纵使用寿族炼成的长生药有逆天之效,终有一天,药力也会消耗殆尽!寿说的没错,我大限将至。”桐祖无惧死亡,一脸坦然。

    “我这大半生,是为了东皇而活的。守护十王子,直至他重生。我,履行了这个承诺……剩下来的日子,我想到红尘中去走走,为自己而活。”桐祖面带歉意,看向了桑祖。

    “你也要离开了吗?”桑祖也变得伤感起来。

    天地虽大,却再无老友相伴。死的死,散的散,最后都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好……”桑祖长出了一口气,“我也不拦你。”

    “只是,我有两件事,还需要你出手相助。”

    桐祖点了点头,答应了。

    “东皇一族近乎绝灭,只留下了这个娃儿。若是他发生什么不测,我一身神力所剩无几,如今只能维持在这青铜状态,最多……,还能出手三次。”

    桐祖疑惑不解,“有你在侧,日夜加持,他的修行速度必然是一日千里!只需等到他点燃东皇火种,就能反哺你。如此循环往复,你很快就能……”

    “咳咳!”桑祖轻咳了一声,打断了对方的话,“真要是这样,那倒好了。桐祖,你再仔细的看一看他。”

    桐祖上前,把石心放回了少年的胸膛之中。

    大手一抹,光芒闪烁。少年胸口的窟窿瞬间愈合。

    咚咚!……

    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再次从少年的身体里传了出来。

    桐祖运起一身神力,聚于双眼,将少年从头到脚,看了个仔细。然而,并未发现异常。

    纳闷地看了一眼桑祖。

    “你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你的力量灌输到他的体内?”桑祖提议道。

    桐祖依言而行,把手搭在少年的身上,小心翼翼的分出一缕极其细微的神力细丝。神力细丝才刚刚接触到少年的身体,就立刻被反弹了回来!

    “这?……”

    桑祖凄苦一笑,化作一道流光,飞进了少年的身体。

    顿时,少年的背后,再次浮现出一株若隐若现的青铜树影。

    树影闪烁着光芒,像是被点燃了一般,火光乍起。

    一瞬间,青铜神树化为了一株巨大的火树。无穷无尽的太阳之力,像是受到了感召一般,从虚空之中,被牵引了过来。

    还没靠近少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挡住了一般,不得寸进!

    少年身上,红光乍起!从头到脚,密密麻麻的,全是红色光线。全都扎根在了他的身体里!诡异而又骇人!

    光线与光线之间,彼此连结,错综复杂,像是一张红色巨网,死死的裹住了少年!

    桐祖惊呼,“天道劫线!”

    原来是被天道劫线缠身!

    怪不得自己的神力输送不进少年的体内!怪不得桑祖越来越虚弱,无法恢复!……

    因为,这些天道劫线,把灵力都拦截在了少年的体外,少年根本吸收不了!所以,就更别谈什么修炼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谜团总算解开了。

    桑祖一脸无奈,“重生,本来就是逆天而行,不被天道许可!要不是有寿的这颗永恒石心,十代又怎么可能会重生?”

    “上苍已经大发慈悲,让他重获了新生,又怎么还会格外开恩,准予他继续修行?”

    桐祖默默地点了点头。

    “天地万火,在我体内孕育。为他烧毁这些天道劫线,老夫无需吹灰之力。”火树牛刀小试——轻轻一颤,抖落无数的火花。虚空顿时被灼烫得发出滋滋巨响,咔嚓咔嚓,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好霸道的火灵之力,连虚空都无法承受!

    “老夫难就难在,——重生以后的东皇十代,因为天道劫线的原因,尚未点燃东皇火种。以他现在的肉身,根本无法承受我的火道灵力。这些劫线全都长在他的肉里,我若是强行帮他焚毁这些劫线,必然也会——连同他也一起,烧个一干二净。”

    “老夫……,实在是无可奈何。只能劳烦你出手了。”

    桐祖淡然一笑,“桑祖无需烦恼。此事,与我而言,易如反掌。”

    自顾自的说道,“我本是混沌中的一株空心梧桐,经东皇一族的始祖点拨,这才得道。因为空心,所以能吸纳万事万物!各种灵力在我体内汇聚,久而久之,就产生了炼化、融合之力。”

    “待我施法,炼化他体内的天道劫线,使他们融为一体,不分彼此。自此以后,修行无阻。”桐祖大手一挥,笑着说道。

    “有劳了。”火树无比感激,朝着桑祖微微的点了点头。

    “另外一件是……?”

    “这凌天宗,与我也算有几分缘分。在洪荒年间,那凌九霄曾追随过我一段时间,向我求教炼器一道。”

    “我观他天赋异禀,心性纯良,确实是个可造之材!打算把万道诸天轮的炼制方法,传授给他。”桑祖神色中略带了几分遗憾,“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十代他们出事了。你我二人,被人王叫了去,付以重托。传授一事,只好草草了之。”

    桐祖豁然开朗,“怪不得!我说呢——怎么凌天宗的万象众生轮,给我的感觉有些熟悉。原来是仿造万道诸天轮而炼制的赝品。这下,就全都说得通了。”

    “道兄,你的意思是?”桐祖有些好奇。

    桑祖娓娓道来,“人王讨伐,战况是何等激烈,你我皆无从知晓。我先前炼制的那面万道诸天轮,料想也毁于战火之中了。”

    “我打算,实力稍加恢复之后,重新炼制一面,赠予这娃娃,留个念想。”桑祖看了一眼东皇十代,随即又看向桐祖。

    “这孩子,在世上若还有亲人。除了寿以外,大概就只剩下你我二人了。还望桐祖能够成全。”

    桐祖了然。

    并指为刀,在胸膛上划开了一道口子,把手探了进去,抓出来半颗扑通扑通直跳的树心,慷慨激昂的说道,“寿为了十代,连自己的永恒石心都不要了。我这半颗树心和他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道兄,还请收好。”

    将半颗树心,小心翼翼地递到了桑祖手中。

    “要想炼制万道诸天轮,我们四大神树,缺一不可。这样吧,我帮你留意一下。若是那两位道友还在世间,我遇到了,帮你知会一声。”

    “多谢道友鼎力相助!如此,老夫就在凌天宗静候佳音。”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