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梦_第10章 掌教的野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凌天之乱,逐渐平息。

    然而,凌天宗众人却不得片刻安歇。

    大战之后,门人弟子死伤无数,满目疮痍。死者亟待安顿,伤者仍需治疗,宗内很多设施受到了毁坏,还需重建……

    凌天宗中央,凌天大殿内。

    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皇甫擎天将梧桐紫叶一一发了下去,帮助他们恢复伤势。

    “掌教!我有一事不明。”魏无极是个急性子,还不等恢复伤势,就急切地发问道。

    “说!”

    “那邪魔从太古被镇压到现在,时隔这么久,为何还没有死?而且战力还如此强大?我等……,我等用上了万象众生轮,竟然还……”

    皇甫擎天听后,内心猛的一沉,拉下了脸,一声不吭。

    “我教经此一役,损失惨重啊!元气大伤!怕是百年之内,难以恢复!”天璇峰峰首,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

    “掌教,端木云督战指挥不力,我恳请你降罪于他!身为我宗副掌教,不能洞明形势,统筹全局。居然派弟子们冲锋在前,让我等在旁掠阵!无数弟子因此牺牲,他端木云难辞其咎!若是让我等峰首进入万象众生轮,此獠,定可一战而擒!”白虎峰峰首气愤难当,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咆哮。

    这一战,他的弟子几乎全部阵亡!纵观凌天七十二峰,就他这一脉,损失最为惨重!白虎峰首气昏了头。

    “此事……,”皇甫擎天皱了皱眉,瞥了一眼一旁的端木云,一脸纠结,但还是开了口,“此事也不能全怪端木副掌教。寿的实力究竟如何,不战上一场,谁都不会知晓。”

    “也罢……,关于此獠的事情,就和你们说说吧。”

    众人一听,这件事里面居然还有别的蹊跷,纷纷竖起了耳朵。

    皇甫擎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祖师遗训,关于此獠的一切,原本只准历任掌教知晓,不得外传他人。如今,他既然已经逃了出去,我也就不再瞒着各位了。”

    “此獠,名唤寿。本尊乃是一块长生石。这块奇石在混沌之中,修行了亿万载。吸收了无穷的灵力、无尽的生机,被他炼成了一则皆惧的无上神通,可以掌控天下生灵的寿数!故此,能够不死不灭,永世长存!”

    众人听后,纷纷点头。大战之中,寿自己也曾说过,他可以掌生控死。

    能从太古活到现在,也并不稀奇,是在情理之中。

    皇甫擎天继续说道,“只因他得罪了一个大人物,那位大人物出手了。只因杀不死他,只好将他镇压、封印于此。祖师爷被派遣到此地,常驻此间,只为看守此獠。”

    “祖师爷惊才艳绝,修为高深莫测。他炼制的万象众生轮,后来成为了我宗屹立不倒的底蕴!寿几次三番差点脱困而出,都被祖师爷凭一己之力,借助万象众生轮,将它镇压了下来!”

    “嘶……!”

    “嘶……!老祖宗竟然孤身一人就能镇压此獠!”

    听到这,众人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对宗门的认可,以及归属感更是大大增加!

    “唉!……和老祖宗一比,我们差得太远啦。”一想到这,峰首们有些垂头丧气了。

    皇甫擎天将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然而!他老人家也终究难以抵挡岁月的侵蚀。在他晚年,开创了我凌天宗,留下了传承,并嘱托后人继续看守此獠。这就是我凌天宗的由来。所以,除魔卫道,就是我凌天宗的本分!”

    突然,皇甫擎天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我凌天宗,自古以来,不弱于人!老祖宗能做到的,我们一定也能做到!”

    “就算是我皇甫擎天做不到……,但只要再加上在座的诸位,以及诸多的门人。大家齐心协力,众志成城,世上还有什么事能难倒我们?凌天宗何愁不能重振?始祖的荣光,何愁不能再现?”

    众人纷纷点头。

    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但是众人的力量却是无限的!把众人的力量集中起来,去做一件事情,还怕做不好吗?

    皇甫擎天的话宛若晴天霹雳,又如醍醐灌顶,激励着众人拼搏向上,不断前进!

    “诸位疗伤完毕之后,先行回去,处理一下各峰事宜。明日一早,凡是我凌天宗之人,皆到中心演武场集合。”

    “喏!”

    众人齐声应答。随即,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大殿。

    “端木。”皇甫擎天飞出了大殿,临走之前,还瞄了一眼端木云,给了他一道心神传音。

    端木云心领神会,跟了上去。

    宗门最深处,英雄陵前。

    这里葬的是凌天宗历代祖师以及各代天骄,平日里,人迹罕至。

    两个黑影,一前一后,相对而立。

    正是皇甫擎天和端木云。

    “端木,你平日里办事十分妥帖,这一次,为何变得如此急躁?”皇甫擎天有些不满。

    “师兄误会了。事情并非如你所想。”端木云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喔?”

    “师兄临行之前,曾再三叮嘱我,一定要等你发来信号,再把寿放出来。师弟又怎敢违背师兄的命令,私自提前将他放出?”

    端木云万分委屈,“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师兄你前脚离开宗门不久,寿就自己逃了出来。我也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急切之下,也只能按照先前商议好的布置来走了。”

    皇甫擎天竟然违背始祖遗训,指使端木云将寿放出!

    然而,造化弄人!

    还没等皇甫擎天传来讯号,端木云还没出手,寿就自己逃了出来!

    险些陷凌天宗于万劫不复!

    “师兄,我早就劝过你,此计太过铤而走险,你就是不听。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差点无法收场!还好那些门人弟子、各峰峰首还被瞒在了鼓里。不然,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大丈夫行于世,岂能畏首畏尾!修炼本来就是逆天而行,——适者生,不适者死。”皇甫擎天一脸傲然,没有一丝愧色。

    “你还记得先前的那个梦吗?梦里有一一株紫叶梧桐。”皇甫擎天话题一转,问道。

    “那是自然。”

    “那株梧桐太过神异,宗门先贤的手扎里,早就有了它的记载。我一直没把它当回事,”

    皇甫擎天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直到在梦中,我再一次见到了那株紫叶梧桐!直觉告诉我,那就是同一株梧桐!”

    端木云骇然,大惊失色。

    “我随即就去翻阅了那本手扎,按照手扎的指示,我不远亿万里,去了西北一趟。你猜猜看,我看到了什么?”皇甫擎天笑得十分诡异。

    “难道是……,梦里的那株梧桐?”端木云惴惴不安,试探地问道。

    “没错!你猜对了!就是它!”皇甫擎天的两眼紧紧的盯着端木云,“知道给诸位峰首疗伤的紫叶梧桐,是哪里来的吗?让我来告诉你,就是这株梧桐给的!”

    “端木云,梦境都成真了,你知道吗?你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吗?”

    端木云摇了摇头。

    皇甫擎天幽幽地说道,“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声音变得沧桑起来,“这片天地……,安宁得太久……太久了……,要起风了。”

    端木云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喃喃自语道,“要变天了吗?”

    “是不是真的这样,我心里也没底。”皇甫擎天握紧了拳头,大声说道,“天地风云变幻,世事反复无常。究竟是杞人忧天,还是大劫将至,谁都说不准!我作为凌天宗的掌门人,只能往最坏的方面去打算!”

    端木云轻轻地点了点头,有些明白他的苦衷了。

    “宗内的小兔崽子们安逸得太久了,整日游手好闲,不思进取!心心念念的,都是如何过得潇洒快活!大劫若是真的来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仔细想来,寿能够自己从封印中脱身,于我们而言,也算的上是好事一件。无非就是死伤惨重一些罢了。但是,利远远大于弊。——生死存亡之战,等于是大浪淘沙,沙砾淘金!剩下的都是可造之材!”

    “嗯嗯!”端木云重重地点了点头,“师兄所言极是。”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是时候磨炼磨炼那帮小兔崽子了!”

    皇甫擎天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