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梦_第11章 蝶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翌日。

    凌天宗中心演武场,人头攒动,声音嘈杂。

    凌天宗遭此大变,人心惶惶。

    “诶,你听说了吗?昨夜,由好多外门弟子都逃走了。”

    “岂止啊?就连内门弟子,都逃走了不少!”

    “我宗从今以后,怕是要一蹶不振咯!”

    ……

    “峰首来了!”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高喊。

    宗门深处,陆陆续续的,飞出了几个黑影。

    “都别吵了,掌教和副掌教也来了!”

    一传十,十传百。

    渐渐的,演武场安静了下来。

    众人俯首参拜,齐声喊道,“参见二位掌教!参见各位峰首!”

    皇甫擎天屹立在虚空之中,在他的身后,各位峰首也一一到齐。

    “汝是何人?二位掌教在此,竟然不上前参拜!”

    人群中,一位少年鹤立独群,笔直的站着。正是东皇十代。

    魏无极心直口快,大声喝问,表达了不满。

    “先生曾教我——好男儿生于世,当顶天立地,傲骨铮铮。所跪者,天、地、君、亲、师。”

    “你是哪个院的弟子?疯了吗?快跪下!”

    “哼,又是一个自命不凡的人!”

    东皇十代站在原地,不为所动。朝着各位宗门高层点头示意了一下,不卑不亢,一脸平静的说道,“我虽然只是一个外院弟子,但二位掌教与我而言,非天、非地、非君、非亲,亦非师。我,不跪。”

    “大胆狂徒!”魏无极气愤无比,指着东皇十代大骂。

    旋即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各位峰首,“究竟是哪位师兄弟,教出了这么一个不肖之徒?”

    众峰首尽皆摇头,唯独端木云一脸惊奇。

    “哈哈,说得好!我辈修士当如此!”

    此时,皇甫擎天抚掌而笑,看了一眼东皇十代,面露赞赏之色。随即使出大法力,托着跪着的门人弟子一一站了起来。

    “掌教,这不合理数。”

    皇甫擎天摆了摆手,不让那人继续说下去。面对着众人,大声宣布,“从今日起,凡我凌天宗之人,所跪者,天地君亲师!若见尊长,点头示意即可。”

    “喏!”众人齐齐应声,诧异不已。

    端木云也飞上前来,环顾四周,朗声说道,“昨日一战,我凌天宗大败。掌教和我难辞其咎。我二人深感惭愧、惶恐不安。”

    人群中,窃窃私语起来。

    端木云置若罔闻,继续说道,“若有弟子心生不满,现可自行离去,我宗概不阻拦。”

    “副掌教,你这是何意?”

    “掌教当面,你竟也敢胡乱发号施令?”

    “端木掌教糊涂哇!此事万万不可!这是在自毁前程,断我凌天宗亿万年基业啊!掌教,你不管管吗?”

    ……

    “端木掌教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众位自便。”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若是峰首、护法、执事也想离开,也请随意。”

    “我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趁本座还没改变心意之前,要走的赶紧走!”

    这是允退令!

    任何人都可以自愿离开!

    疯了!疯了!

    高层疯魔了!

    底下的弟子们,却迷茫了!

    允退令一出,就像是山崩地裂!是离去?还是留下?很多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死一般的寂静!

    各大峰首困惑、埋怨、不甘、愁苦、悲伤,五味杂陈,又无可奈何。

    只有藏拙峰峰首面无表情、一脸淡然,拱着手,弯着腰,驼着背,随意的站在了一边,与其他峰首格格不入。

    两位掌教的心里,究竟是在想些什么?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走走走,凌天宗没落了!我们还是各奔东西吧!”

    “唉,走吧……也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宗门,愿意收留我们。”

    ……

    弟子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

    “皇甫擎天,还有你——端木云,你们两个!你们两个……一塌糊涂!老夫不奉陪了,告辞!”罗睺峰首一拱手,飘飘然,离开了。

    “告辞!”白虎峰首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掌门,我,……,唉!诸位保重,莫问心告辞。”

    ……

    一转眼,七十二峰峰首只剩下了三十几位。

    众位弟子不再犹豫,也都纷纷跟了上去,一大片一大片的离开了。

    一炷香的时间到了,偌大的中心演武场,只剩下了不到十万人!

    原本数千万人,最后只剩下了三十六位峰首,几百真传,上千精英,剩下的都是外院的普通弟子。

    端木云见状,摇了摇头。

    皇甫擎天仰天长笑,“哈哈哈哈!走的好!”

    环顾四下,又问了一句,“还有没有人,想要离开的?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人群中,又有近万名弟子离开了。

    “还有要走的吗?”皇甫擎天皱着眉头,极力地克制着内心的怒火。

    人群中,三三两两的,又走了几百人。

    皇甫擎天大喝,“还有吗?”

    这一回,人群却是一动不动,再也没有人离开。

    “既然不走,那就是愿意留下了。”皇甫擎天换上了一副笑容,

    “你们……,很好!”

    “比那些鼠目寸光之辈,强多了!我凌天宗有你们,就够了!”

    “掌教谬赞!”

    “掌教抬爱!”

    九万多人,齐声大喝!

    他们,才是真正的对凌天宗产生归属感的人!

    还好!至少还有九万人。皇甫擎天非常欣慰,

    “凡是留下来的弟子,一年之后,接受考核。通过者,真传晋升护法,精英晋升真传,普通晋升精英。未通过者,可自愿申请宗门执事一职。”

    “多谢掌教!”

    众人又是齐声应答。

    “先别高兴得太早!本座即将重开山门,广招弟子!若是连这些后来的晚生,你们都比不过,哼哼……!”皇甫擎天一阵冷笑,“那本座只能辛苦一些,亲自炮制你们了!”

    众弟子一阵胆寒。

    “人都走了那么多了,还有人来吗?”底下,有弟子在小声嘀咕,非常怀疑。

    想起昨夜师兄说过的话,端木云有些明白弟子们的那些小心思了,他莞尔一笑,“放心!人,肯定会有的!寿已经离开了,我们无需再借阳气来镇压他。若是有合适的女弟子,也不会再拒之门外了。”

    众人纷纷看向皇甫擎天,皇甫擎天点了点头,表示默认了。

    “掌教英明!”

    众人又一次齐声说道。

    端木云笑着摇了摇头。

    看了一眼皇甫擎天,暗暗佩服。少年郎的心性,师兄果然是摸得一清二楚。

    继而,换上了一副冷肃的面孔,“如今我宗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诸位都是良才美玉,我宗必然大力栽培。”

    “多谢副掌教!”

    “三十六位峰首尽皆于此,除真传以外,其余弟子自行选择一位,跟随修行吧。”

    “什么?让我们自己选师尊?”

    “端木掌教,你没开玩笑吧?”

    “这是真的吗?”

    群情激动!

    皇甫擎天再次点了点头,沉闷地说了一声,“嗯!”。

    当即有人反应了过来,高声大喊,“宋峰首,请收我为徒!”

    “李峰首,请收我为徒!”

    被点到名字的两位峰首,笑逐颜开。

    “好,好!”宋峰首满意的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

    “宋峰首!……”

    “李峰首!……”

    “王峰首!……”

    三十六位峰首实力如何,宗内弟子都心知肚明。实力最强大的那几位峰首,跟前围满了人。

    “有渔师弟,叫你云淡风轻啊?平日不显山露水,如今没有弟子愿意选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青龙峰首肩膀碰了碰旁边的藏拙峰峰首,揶揄道。

    倪有渔笑了一笑,不置可否。

    最终,还是老好人端木云看不下去了,好心地提醒了一下众位弟子,“一年以后的考核,非常凶险!”端木云神色严肃无比,“本座的意思是,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师尊,胜过找一个实力强大的。你们也不是愚蠢之人,相信已经有了考量。”

    “宋峰首!”

    人群之中,一位内门弟子刚刚喊起宋峰首的名字。一听到端木云的话,顿时宛若晴天霹雳。

    苦着脸,笑得比哭还难看,“宋峰首……,再见!赵峰首,请收下徒儿的膝盖!”

    宋峰首瞬间凌乱,赵峰首尴尬无比。

    ……

    众位弟子很快选好了心目中理想的师尊,只留下寥寥数人,还在犹豫不决,摇摆不定。

    东皇十代抬头看了看天空,黑压压的一片,站满了人。

    只有一个人遗世独立、鹤立鸡群!

    身边一个弟子都没有!

    正是藏拙峰峰首——倪有渔!

    其他峰首见了,想笑却不能笑,拼命地克制着自己,忍得十分辛苦。

    众位弟子,对此也是见怪不怪!

    没办法,这位倪峰首太出名了!大家对他印象深刻。

    先前七十二峰峰首之中,实力排名最末,就连真传弟子都能胜他。

    坊间传言,他之所以能坐到峰首的位置,全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是已故老掌教的独子。皇甫擎天全是看在老掌教的面子上,才让他位列峰首之一。

    东皇十代大步上前,默默地走向了倪有渔,低下了头,“请师尊收我为徒。”

    众人皆为之侧目。

    “哈哈哈哈!”

    “哈哈!”

    ……

    尽皆大笑。

    “我当他是何等人物!原来他不是狂徒,是一个傻货!竟然选了倪峰首,哈哈哈,笑死我了!”外门弟子韩剑锋,发出了无情的嘲笑。

    底下,那些还在犹豫不决的弟子,却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突然间,一个个眼睛都亮了起来。

    “原来如此!”有人恍然大悟,像是明白了什么,也走向了倪有渔。

    “妙哉!妙哉!”

    走向了倪有渔的弟子,又多了一个。

    “噢!我明白了。”同样的,走向了倪有渔。

    “他们都在说些什么?到底明白了什么?你知道吗?”

    被问的弟子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刚刚走向倪峰首的人,是我们大院公认最聪明的徐贺,跟着他选,准没错。”

    “真的,假的?”

    ……

    “噢噢噢……,我的天哪,我这什么脑袋,怎么才反应过来呢?我真是瓜娃子!”一边自嘲,一边冲到了倪有渔跟前,大喊了一声“师傅”。

    “什么情况?”“这都是怎么了?怎么都选倪峰首啊?有病吧?”

    顿时有弟子眼前一亮,喃喃自语,“倪峰首是炼丹大师,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那么多的灵丹妙药,有病能治病……,我呸!有伤能治伤,无伤亦可强身!师傅,徒儿来了!”

    “对啊,他擅长的是炼丹,名下算上真传弟子也不过才三人。哪像其他峰首那边啊,狼多肉少!”

    众人默然。

    “你们一个个的,怎么不早说啊!”

    “师傅!师傅!我来了!”

    ……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