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梦_第12章 师尊一席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东皇十代开了头,陆陆续续的,又有二三十位弟子,选择了藏拙峰峰首倪有渔。

    啪啪啪,打了青龙峰首的老脸。

    原本在旁,准备看倪有渔笑话的他,目瞪口呆,“倪师弟,我……,哈哈!”,笑得一脸尴尬。

    倪有渔无悲无喜,依旧闭着眼睛。

    “我在诸位峰首之中实力垫底,实在是教不了你们什么,你们还是另择良师吧。”

    以东皇十代为首的二三十人不为所动,齐齐低着头,一言不发。

    徐贺上前一步,高声说道,“峰首您过谦了!我凌天宗诸位峰首各有所长,丹道一途以你为尊。弟子只为学习炼丹而来,别无他想,请峰首收我为徒!”说完,跪了下来,俯首磕头。

    “请峰首收我等为徒!”众人齐声说道。

    “峰首,我资质驽钝。来到凌天宗这么多年,入门功法还是没能练成。听闻诸位峰首之中,只有您在传授弟子方面最是耐心,弟子恳请峰首收我为徒,带我入门。”东皇十代一脸惭愧地说道,随即,也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这就是一个蠢货!诸位听听,听听!连入门功法都学不会!还想厚颜无耻的想让倪峰首收他为徒!滑天下之大稽!”

    “哈哈哈,师兄所言极是!”

    “哈哈!”

    ……

    半空之中,嘲笑之声,不绝于耳。

    “笨……,笨怎么了!笨……有错吗?我……,我……!”看到众人对东皇十代百般嘲讽,殷大器感同身受,气愤难当,“要不是……师傅……可怜我,收我……为徒,我到现在还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外门弟子!”

    殷大器原本就有一些大舌头,只有在极端生气的情况下,说话才不会口吃。

    他语速越来越快,“我,殷大器!就是你们眼中的蠢货!两百年,我才晋升为内门弟子!”

    来到东皇十代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扶了起来,冷冷的扫视着那帮人。

    “呵!又是一个不要脸皮的蠢货,两百年才晋升为内门弟子,还在这大言不惭,沾沾自喜!小爷我晋升内门,只用了十年!”

    “我八年!”

    “五年!”

    “在下资质一般,不如诸位,十二年!”

    ……

    “闭嘴!你们这帮蠢货!五年,八年,很了不起吗?晋升内门,就天下第一了?”青龙峰首看不下了,大声喝止了众人。

    “你们知道这个人,从内门晋升真传用了多久吗?你们这帮无知的蠢货!三年!他用了三年!你们做得到吗?”

    “什么?他是真传了?”

    “他什么时候成真传了?”

    众弟子面面相觑,别说是这些内门弟子了,就连那些真传弟子都一脸难以置信。他们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当初一直被人挖苦讽刺的殷大器,如今已经和他们同列了!

    “谁来与我一战!”殷大器睥睨四方,大声咆哮。

    众人噤若寒蝉。

    开什么玩笑?青龙峰首都点明了,这是真传弟子,仅仅用了三年,就从内门精英晋升为真传的猛人!

    与他一战,不是找虐吗?

    就算他天资再差,就算他实力在真传中垫底。真传就是真传!不是他们这些下院的外门弟子和精英弟子可以挑衅的!

    就算是真传弟子下去挑战他,也要掂量掂量一番,是不是能稳赢!若是不能稳赢,那丢脸的就是自己了!

    倪有渔皱了皱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略带一些失望,“大器,回来。”

    “师傅,我……”殷大器低着头,灰溜溜的回到了倪有渔身边,乖乖地站在了倪峰首的身后。

    倪有渔的声音有些沧桑,“我的大徒儿万无一道心奔溃,疯癫无状。我打算出趟远门,找些材料,为他炼一颗醒神丹,助他摆脱困境。”

    明日我就会动身,此去,短则三五月,长则两三年。我恐怕……”

    底下的二三十位弟子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既然倪师弟有要事在身,无法教导你们。那么,本座格外开恩,准你们再选一次!”端木云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

    众弟子一阵苦笑,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低着头,像是一群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从倪有渔身前离开了。

    原本选择倪有渔的二三十名弟子都走了!

    只留下了东皇十代和徐贺两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修行之路,比别人晚上一步,那都是天壤之别!更何况倪有渔很可能——无法在宗门考核之前赶回来!

    众弟子都不敢拿自己的前程来开玩笑!若是选了倪有渔,那就意味着这一年都要自学!黑灯瞎火的,摸着石头过河,哪里比得上别人有师尊在旁教导!

    徐贺纠结无比,最后还是缓缓的站了起来,向着倪有渔恭敬的鞠了一躬,随后离开了。

    临走之前,还看了一眼东皇十代,叹了一口气,“唉,你也走吧。”

    东皇十代站在那,宛若一尊石像,根本就没搭理他。

    “你,为何不走?”倪有渔有些意外,居然还有人留了下来。

    “行百里者半九十!我虽然笨,但也知道从一而终的道理。既然我选择了您,那就至死不渝。”

    “你不怕我赶不回来,耽误你修行?”

    东皇十代一脸诚恳,“师傅不在,我可以向诸位师兄请教。只求师傅、师兄不要嫌弃,收我、教我!”

    俯首再拜。

    殷大器闻言一笑,咧开了嘴,从倪有渔身后来到了他的身前,低下了头,抱了抱拳,“师傅,收……,收下吧!”

    皇甫擎天也开了口,笑眯眯地说道,“有渔师弟,既然此子与你有缘,那就别再推辞了,收下吧。”

    “万望师傅收我为徒。”

    东皇十代再次俯首,三拜!

    倪有渔一阵沉思,“先前,你曾有言——好男儿当顶天立地。可是肺腑之言?”

    东皇十代抬起了头,有些迷茫,不知倪有渔问这话有何深意,最终还是应了一句,“是。”

    倪有渔喝问道,“我人族难道死绝了吗?竟然要你一个少年去顶天立地?”

    东皇十代慷慨激昂的回答道,“无惧祸鄙,愿为天下先!”

    倪有渔摇了摇头,“圣人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一个人顶天立地,又有何用?”

    “纵然是顶天立地,成了人人景仰的大英雄,在我看来,亦不足道哉。”

    “这是为何?”东皇十代疑惑不解。

    “有一个顶天立地,就有一群醉生梦死!若是人人都能顶天立地,大家都一样,那所谓的顶天立地,又何从谈起?”

    倪有渔语不惊人死不休,少年当场愣在了那里。

    “若是天下人人都昏昏沉沉,就算你顶天立地又能如何?能扭转乾坤、力挽狂澜否?”

    东皇十代心灵震颤,默默地摇了摇头,“不能。”

    “故此,我宗的精髓,就是讲究一个合字!”倪有渔娓娓道来,“千叠术是如此,万象众生轮也是如此。我凌天宗修士,祸福与共,携手并进!勠力同心,方可回天转日!”

    指了指东皇十代,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好生思量。”

    “师傅一席话,如同拨开云雾见青天。”

    倪有渔的话振聋发聩,东皇十代泪流满面,磕头如捣蒜。

    朝闻道,夕死可矣!

    倪有渔一番话,彻底折服了这位少年!

    见少年虚心受教,倪有渔终于露出了笑脸,声音逐渐洪亮起来,“所以,我要你能屈能伸,不要顶天立地!所以,我要你蓄力待时,不要贪功冒进!所以,我要你留下有用之躯,承先祖遗志,继往圣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端木云点了点头,面露欣赏之色,看向众位弟子,“倪峰首今日所言,尔等皆要牢记于心!”

    倪有渔莞尔一笑,对着东皇十代,继续说道,

    “愿你从此以后,——百折不挠,永不言弃。”

    “谨遵师傅教诲!”东皇十代心怀感激,俯首再拜。

    “从今日起,你当是本座的第四位徒弟。按我藏拙峰惯例,为师还得赐你一个法名!今后行走天下,不必再用红尘俗名。”

    “喏。”东皇十代俯首倾听。

    倪有渔神情庄重无比,一字一顿。

    “听好了!”

    “张……”

    “百……”

    “忍!”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