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二章 明月照大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下午,大川约着我和他们的负责人见面了,还是在我们经常去的那家听雨茶社。我在家里简单收拾了一下,等我去的时候大川和对面那位美女已经在等我了,感觉有一点不好意思。

    那位美女先是自我介绍,她其实并不是雇佣我的那个人,老板是他的父亲,先由她和我协商一下。她叫吴月,大概二十来岁,和我差不多的年纪,有一种古典的美,但在言谈举止中经常流露出现代女性精明能干的气质,这次她也一块去山里,对于这点,有美女相伴我自然是很开心了。

    关于这次行程我还是有很多疑惑,一定要提前挑明说开。

    “吴小姐,时间太匆忙,我还是有很多细节想了解清楚,比如我们这次准备进山几天?都需要拍一些什么样的素材?山里面的环境很复杂的,尤其是深入森林之后,我需要自己准备什么器材装备吗?”

    面对我一连串的疑问,吴月微微笑了一下,说,“风哥,我们这边都准备好了,你完全不用担心,具体需要做什么,到地方了我们会通知你,至于去山里几天,现在还没法给你确定答复,只要完成任务之后自然就会出来了,放心,生活必备品都准备很充足,毕竟咱们的队伍规模并不小,可不止咱们俩人哦。”

    她这样一说,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哪有这样什么都不说清楚,直接就让人去的,这活接的不踏实。

    “吴小姐,大别山区不知道您去过没有,里面山高林深,有很多没有人迹的地方,什么豹子啊、老虎啊,虽然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但是万一遇上,也是麻烦的事啊。”

    “风哥,我知道你的担心,我们也考虑过,其实这不是最麻烦的,这次去还有一些更棘手的事要解决,我提前给你说明白,这趟路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完全,但我们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人选了,价钱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给你两倍,我们很希望你能加入。”

    我更想不明白,我只是一个摄影师,他们为什么这么重视,难道让我去拍摄什么机密的事情,我也没听说大别山里有国家的秘密基地啊。

    还没等我回话,大川抢先接了话。

    “妹子,你放心,我风哥也是走过南闯过北的老江湖,别说进个小山,大雪山我风哥都进过,你是不知道,可邪乎了,什么雪鬼、雪猴都遇到过,整个队的人都送在那了,我风哥一个人爬了出来,呸,不是爬,是跑了出来......”

    “大川,别瞎扯,哪有这事,谁信啊。”

    吴月哈哈笑着说:“我信,我信,看来这趟活的人选,非风哥不可了,到哪也找不到这么厉害的啊。”

    大川紧接着说:“对对对,这都不算啥,还有更厉害的传奇,我来给你讲讲......”

    我赶紧捂住了大川的嘴。

    就在我和大川打闹的时候,吴月一直盯着我脖子看出了神。我问道:“吴小姐,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脖子上戴的东西能给我看一眼吗?”

    原来是在看我脖子上的黑绳,我从胸口衣服里掏出了我脖子上的挂饰,这是像水滴形状的一滴玉,晶莹透澈,玉心里有一条血色的丝线,这块玉有一种诡异的精致美感。

    吴月拿着这滴玉仔细端详了一会,问我:“风哥,你是从哪得到的这个东西?方便告诉我吗?”

    “哦,这是我爷爷传给我的,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他去世的早,在世的时候一直戴着这个,说以后要传给他的孙子,正好他只有一个孙子,要不然这玉得掰几半了,哈哈。”

    吴月微微笑了一下,我发现她笑容下面好像有什么事藏着没给我说,我也不好追问。吴月这时起身说,“风哥,我还有其他事,就不和你们多聊了,你也早点回家收拾一下吧,好好休息,明天机场见。”

    送走了吴月,我开始埋怨大川:“大川,咱没这个实力,别吹这个牛逼好不好,上次雪山要是有事,估计全队最先死的就是我,里面的哪个人也比我专业啊,我发现你小子怎么老把我往火坑里推呢。”

    大川厚着脸皮说:“风儿,有火坑也是我先跳,我舍得看着你先进去吗?给别人拍拍结婚照什么的你又不愿意,总想玩点刺激的,这也不能怪我嘛,反而你应该感谢我,赚钱的事哥哥不一直都想着你嘛,干完这一票你又可以歇一阵了。”

    我也不想理他了,越思考越觉得不对劲,我自认为没有多高的水平让别人觉得非我不可。和吴月见面之后,我的心理更加矛盾了,一方面我不想趟这趟险,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另一方面,回家看看的想法,金钱的诱惑,更重要的是我越来越好奇,在这段行程中,我到底是多重要的角色?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渴望刺激渴望挑战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走到今天的境况,和安稳的生活比,我更喜欢不确定的未来。最终,我决定先不想它了,只要还没上飞机之前,我都有拒绝他们的机会。

    回到家后,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衣物,其他物品他们都准备好了,我也不用操这份心,先好好休息再说。

    躺在床上,转辗反侧,我越来越发觉这份活不简单,究竟有什么东西比山林里的野兽还棘手,我想不明白,我隐隐觉得,他们去做的事情并不是游玩探险,我的任务也不是拍照片和视频这么简单,我看不透吴月隐藏在微笑后面的没告诉我的话。本能感觉,我必须得拒绝这个工作,给多少钱都不干,明天一早起来就打电话给吴月说清楚。

    在胡思乱想中,我睡着了,这一夜睡的特别香甜,在梦里梦到我和吴月,还有大川,在山里痛快的游玩了一番,最终拿着双倍的报酬回到了家,特别开心,在梦里都快笑醒了。

    第二天中午,武汉天河机场。

    吴月比我早到,她已经等我一会了,今天的她和昨天的风格不一样了,一身简单干练的打扮,看着就像专业的探险队员范,昨天古典温婉的气质很难在她身上再寻见了,也好,她看起来更专业我就更放心。

    今天早上起来我最终还是没能下定决心打电话拒绝他们,我对这份旅程的好奇和期待战胜了怯懦,但我心里也想的很透彻,万一有什么过分的事情发生,我该撤就撤,绝不拖延。

    我们先从机场去了市区一趟,有一个同伴在这等着我们。武汉的天气比北京还要闷热,幸好一路上有吴月的相伴,我们聊了一会,彼此加深了了解,她父亲常年在国外很少回来,她更多的是被妈妈一手带大的,小学到大学都过的很普通,近年来父亲回国发展了,她才开始帮忖着家里的事业。

    快到武汉大学门口了,我们停下了交谈,她这位朋友是武大地质专业的一名研究生,平时也喜欢野外探险,叫做江河。

    初见江河,出乎我的意料了,我原本以为他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学者,身材瘦弱,戴着金边眼睛,谈吐文雅,结果,我全都猜错了。我和吴月在图书馆门口等着江河,在人群中走来一位膀大腰圆,络腮胡须的壮汉,腰上的肥肉快要把短裤上绳子撑裂了,脚上竟然穿着一双塑料拖鞋,真不知道图书馆管理员怎么还能让这样的人物进去了,可能他是食堂大叔,和管理员是老铁也说不好。万万没想到的是,吴月看到他走了过来,竟然对他喊着“江河”,“食堂大叔”呵呵的笑了,慢跑着到我们身边来了,看着他跑过来我有一种地震山摇的感觉。

    吴月替我们俩互相介绍了一番,江河伸出手要和我握手,我又不能拒绝,果然,好大的力道。

    江河热情的想要带着我们逛逛校园,吴月觉得时间紧迫还是算了,江河回宿舍拿上了行李,正好吴月联系上的越野车也到了,准备从这里出发,一路向北深入大别山区,吴月的父亲和其他同伴们已经在山里住扎好,等待我们前来。

    我刚一上车就觉得困意来袭,很快就睡着了,吴月和江河一直在旁边小声的交谈着,我在睡梦里朦朦胧胧也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半路上我醒了两次,看着窗外重复无聊的风景又睡过去了,直到一阵噼里啪啦的雨声把我吵醒。现在车已经开到山区,公路旁边就是幽深的山谷,从车窗远眺,对面是连绵不断的群山,这是一段修在半山腰上的公路。现在临近黄昏了,雨却越下越大没有停的迹象,山上白色的雾气也越来越浓厚,已经看不到十米之外的事物,并且开始影响行车的视线了,我想,司机万一不小心把车开到山谷里那真是完蛋了,连尸体都找不到了,好在这时司机已经开始放慢了车速。

    雾气越来越重了,开了很久路上也看不到其他车辆,我们就像茫茫雾海中漂泊的一艘小舟。这时,司机咳嗽了一声,说:“几位,再过会雨还不停的话,我们就得靠边歇着了,前面的路段太危险了!”,吴月附和了一声“好”。

    因为我刚上车就睡觉了,还没仔细看这位司机,听到他的声音,我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从后视镜里偷瞄了他一眼,黝黑的皮肤,精壮的身材,很普通的常年跑公路的司机师傅的相貌,普通到让我差点忽略一个重要的细节,他鼻翼有一个痦子,恰恰上次去西藏的雪山,他们团队请的西藏本地司机师傅也是在鼻翼有个痦子,我对那个司机印象不深,但我依稀记得他的相貌,和我们近在咫尺的这位特别相似。

    我看了一眼窗外,天快黑了,山间浓稠的雾气把我们紧紧的困住,连对面的群山也看不清楚了,感觉这趟旅程特别孤独。我的脑子里彻底乱了,上次西藏本地的司机为什么又出现在了鄂豫交界的大别山区?他和吴月是什么关系?

    就在我头绪混乱的时候,车子缓缓的停了下来,靠在了路边。

    何夜雨说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请告诉我,你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动力!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