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四章 璀璨星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朦朦胧胧中听到江河呼唤我的声音,我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浑身都是酸痛的感觉。我摸了摸后脑勺有一块瘀血的地方,原来在下坠的过程中后脑勺撞到了突出的石块,幸运的是现在并无大碍,意识还算清醒。

    江河原本就有旧伤,坠到洞底之后更是昏睡了过去,幸好洞底也有很多落叶覆盖着,我们俩都没被摔的太严重。江河的蛇毒好像有些好转了,但看起来还是很虚弱。

    我看了看头顶上的洞口,外面的天依然是黑的,可能并没有过去多少时间,洞口还挺高的,爬上去是没有可能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家伙做了六芒星的标记,是想提醒人还是想害人?

    我俩孤立无援不知所措之时,江河好像发现了什么,他让我屏住呼吸听听有什么声音,我听了一会什么也没有听到,我疑惑的看着江河,他对着前方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原来那个方向有往地洞深处延展的另一条洞,我朝着这个方向再仔细听了一会,这次还真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好像是水流的声音。

    江河说:“风哥,那边的洞口可能通向一个地下河,如果找到了地下河很可能就会有另外一个出口,我们现在也上不去了,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去冒冒险,说不定还能找出一条生路。”

    现在的境地,我除了同意他的提议也别无他法了。

    这个洞口是一个斜下的缓坡,一直向地底深入,洞口不大,只能容的下一个人匍匐前进。于是,我在前,江河在后,我们一点点往里移动,洞里的泥土很潮湿,而且还有一种刺鼻的味道,我尽量少用鼻子吸气,避免闻到。

    我们俩向前爬了几十米后,这条洞在前方一分为二了,出现两个入口,一个是继续通往地下,一个是通往斜侧方。斜侧方的入口隐隐还有点往上走的趋势。我回头看了一眼江河,他立刻明白我什么意思,说:“风哥,这个说不定能爬到出口,要不试一试?”

    我表示赞同,不能再往下走了,地底下是什么情况现在一点都不清楚,还是尽快回到地面上为妙。

    我俩进了侧方的洞口继续爬着,爬了一段我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主要是气味越来越大了,而且通风性也不好,但是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

    越往前爬,洞的空间就越窄,江河的体型爬着就比较费劲了,我也是只能全身贴着洞壁,勉强往前蠕动,我俩这时其实都打起了退堂鼓,再过会,实在不行就撤了。我们又往前爬了一段路,我的手电光已经变的很微弱了,几乎都快灭了,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受到前方一阵有规律的呼吸声,刚想用手电去照清楚,灯却彻底灭了。

    这时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本能感觉现在必须撤了,什么都别管了,但我不甘心,我特别好奇前面到底是什么,我示意江河把他的手电筒递给我,我用手遮着光往前方微微照了一下,吓得我一声冷汗,我看到了一个蟒蛇的头,就在我面前,近的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这个蟒蛇的头比人头还大两倍,身体盘旋在后面更大的洞里,森白的獠牙上流着黏液,万幸的是,眼睛并没有睁开。

    第一次近距离的面对这种怪物,魂都快吓掉了,我给江河使了个手势让他赶紧后撤,我随后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生怕惊醒了蟒蛇。

    回到了分叉的洞口,我才给江河说了刚才的情况,他也是吓得不轻。我俩商量下步该怎么办,江河打死也不愿意往地底下走了,我分析了一下,就算我们退到来时的地方,也出不去了,万一蟒蛇出去觅食的时候从那个洞口经过,吃了我们只是顺便的事,继续往下走,说不定真能找到地下河,进而找到出路。

    江河虽然不情愿,但也没办法。我俩回到另一个洞里爬了二十多分钟,洞里的空间才变得更大一点了,大概能让我们弯着腰往前走了,又走了几百米,水声越来越近了,直到我们出了洞口,发现了一个让人惊叹的地方。

    这是一个熔岩洞,大概有三间屋那么大,洞壁悬着各式形状的钟乳石,用手电照过去,发着五彩斑斓的光,洞内很潮湿,钟乳石上还滴滴答答的淌着小水珠。

    江河预计的地下河,我们也看到了,这条河看起来并不大,但确实是流动的水。我们走到了河边,看到水也是清澈的,但洞里实在是太黑了,看不清河有多深,我用手试了下水温,水是温热的,还挺舒服的。

    江河说:“风哥,要不我们潜下水看看吧,顺着水流的方向说不定能发现出口。“

    我说:“你还有伤,就先在岸上等着吧,我先下去看看。”

    江河虽然不好意思让我一个人冒险,但看着自己腿上的伤,还是点了点头。

    我把外套、手机都交给了江河,拿着手电筒只身潜入水中,水质很清澈,这条河大概有三米多深,河底还长着水草一样的植物,我顺着水流往前游了一段,发现前面有一个洞口,地下河的水全都流进这个洞里了。

    又是一个洞,还是一个水洞,我现在对这些洞特别厌烦,谁知道会从里面爬出来个什么东西。但是只有这一条路了,回去是不可能再回去了,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我先浮出水面喘了一口气,然后钻进了水底,我以为这条水洞会很长,谁知道刚钻进去,很快就游到尽头了,从水洞里游出来,我彻底惊呆了,眼前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四面八方无边无际的全是水,给我一种身处海洋深处的感觉。不同的是,真正的海洋之上是天空,这片“海洋”的顶部是岩石罢了,更绝妙的是,这片“海洋”顶部的岩石上附着很多发光的物体,有可能是反射光线的宝石,亦或是自身会发光的生物,这些星星点点的光源映照着整片水域,好似一片璀璨的星海,身在其中,无比的震撼陶醉!

    我把四周仔细察看了一遍,发现水底还有一团巨大的光亮,面积还不小,难道天空在这片“海洋”底部,我的方向感被上下颠倒了吗?

    我已经在水底潜太久了,实在支撑不住了,就暂时先游回溶洞,浮出水面换了口气,江河看我浮了上来,急忙的对我这边喊:“风哥,找到出口了吗?”

    我说:“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下面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太tm美了,而且我还可能找到出口了,等我再去确认一遍,过会来接你。”

    江河回应了一声好,我又赶紧潜了下去,提醒自己这趟下去别只顾看美景,得抓紧时间朝底部亮光的区域游,万一是出口就完美了。

    越往下面游,那片光亮看起来就越大了,但我开始发现有点不对劲,正常的日光应该是白色稍偏点黄色,但这片光亮的颜色是纯粹的红黄色,下面并不像是出口。

    待我真正看清这片光亮里面有什么之后,彻底的颠覆了我的认知,水底有一个群山环绕的城市,所谓的亮光是这座城市的灯光。显然,这并不是一个现代城市,从我现在的高度来看,这里有着宫殿楼阁、市井街道、茅屋桑田等等,建筑道路鳞次节比、次序井然,依稀还能看到有人群在其中活动。

    璀璨“星海”下面居然有宫殿楼阁,这种事完全颠覆了我的世界观,其实今天发生的这么多奇怪的事,哪件都够我吹一辈子牛逼了。

    在水里呆的时间太长了,我已经没余力再往下潜了,只好再次回到溶洞,我特别不甘心,我们完全走入了一个死胡同,怎么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吴月还没有找到,我们也出不去了。哎,再见了,司机老张,你还是回家去陪老婆吧,请忘了我们。

    在我快游到溶洞入口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以前没有看到的细节,这片岩石顶部的东南角落透下来一片微弱的光,直觉告诉我,这很可能就是出口了。

    也许,就在刚才这会功夫,天已经开始亮了!

    我赶紧回到溶洞,给江河说明我发现的情况,他惊呆了,而且还伸手摸摸我的头,“风哥,你该不会吓疯了吧?”

    我懒得理他,我们一起把衣服收拾好,电子产品放在了防水袋里,我带着江河潜入了地下河。

    我还没来得及游出溶洞口,江河就抢在我前面冲了出去,小伙儿还挺迫不及待的。我一出来,就看到江河对我失望的摊了摊手,我看了一眼四周,“璀璨星海”没有了,“灯火水城”也消失了,只剩下四面八方无边无际的水域。

    我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赶紧抬头看东南角,幸好那片光还在。

    我招呼着江河随我游了过去,东南角看着离我们挺近,但是游过去也是费了好大一会功夫,我俩感觉都快憋不住了,才终于到了那里。

    一浮出水面,我们就赶紧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我们游出来的出口,原来只是一处石壁下方的一小潭水,大概也就两米见方,一点都不显眼,可谁能想到这一小潭水只是冰山一角,下面竟然隐藏着如此体量的“汪洋大海”。

    当我还感叹的时候,江河拿着手机,指着定位,欢呼着对我说:“一晚上的时间,我们竟然从这座山的里面穿到山的另一面了,吴月父亲他们驻扎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了,我刚才通知他们了,他们准备派人过来接我们,然后再一块去找吴月。”

    直到这时,我才彻底放松了!

    昨晚的暴雨过境,迎来了今晨的万里晴空,大山里的花草树木都像换了新装一样,青翠欲滴。我躺在一片青草丛中,身边的花儿们弥漫着自然的清香,树上的鸟儿也唱起清脆的歌谣,看着头顶飘过的一片无暇白云,感觉特别美好。

    我又想起了潭底的璀璨星海、灯火水城,或许我真的是太累了,它们可能只是我的幻觉而已,但我内心深处的意识却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不可能就这么简单!

    何夜雨说

    如果喜欢,请多多支持!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