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五章 吴忆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和江河走到离我们最近公路的时候,已经半晌了,路上停着一辆越野车在等我们,是吴月父亲派来的人。

    有一位壮汉在前面开车,从我们出现,直到我们坐在车上了,他都没用正眼瞅过我们。反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车上竟然还有一个少女,长相很可爱,性格更是可爱,看到我们了,大老远跑了过来迎接,不过人家接的不是我,是她的江河哥哥。

    “江河哥哥,你的腿怎么了,听说你受伤了,我很担心,一直缠着吴老师,他才答应让我一块来接你。对了,吴老师还让我给你们带个话,说月姐的事不用担心了,他已经有线索了。”

    江河很开心,说:“那就好,希望吴老师能快点找到吴月,别让她一个人呆太久,这片山太野了!”

    说到这,江河扭过头对我苦笑一下,我会心一笑。

    江河接着说:“我的伤已经好多了,多亏了风哥帮我把毒排出来,要不然你都见不到我了”

    “风哥,是旁边这位帅哥吗?”

    我笑着点点说:“幸会,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这位姑娘可能不习惯我这么说话,她挤了挤可爱的眼睛说:“关照关照,我叫张雨霖,你可以叫我小雨,我能叫你小风吗?”

    江河无奈的说:“你知道他多大吗,就敢叫人家小风了?”

    小雨撅了撅嘴说:“不叫小风难道叫人家大风嘛,多难听!哈哈,我开玩笑的啦,风哥,赶紧上车吧,太阳这么大,你们都晒黑啦!”

    在车上的时候,我发现有了小雨在,一刻都不得安宁,她太能说了,嘴巴从来都没停过。

    从小雨那里,我对他们几个人的关系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吴月、江河、小雨还有一些我没见过的人,他们几家是世交,不是普通的世交,而是好几代人都认识,甚至江河和小雨小时候是一起长大的。

    至于吴月,他们却是最近几年才认识她的,吴月父亲在美国的那段时间,和其他几家人都断了联系,他们甚至以为吴月的家族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吴月的父亲吴忆石几年前突然从美国回来了,所有人都很吃惊,因为吴月家族的辈分在这些世交家族里本来就高,吴忆石在这些人中自然就很有份量,更让人惊奇的是关于吴忆石身上的一些神秘的变化,至于是什么变化,小雨一副讳言莫深的样子,我自然也不便于深问了。

    自从吴忆石回国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以前他们几个家族都是各自为政,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顶多是互相关系比较好罢了,吴忆石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们各家族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训斥了一顿,斥责他们忘了祖训、忘了使命之类的话。

    现代社会还有这样的家族联盟,我是第一次听说,就好奇的问了一句是什么样使命,看小雨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看来他们还真把祖训忘的一干二净了,该骂!

    从此之后,各家都是服服帖帖的,吴忆石把各家年轻后生都收为学生,这就是为什么他俩喊吴老师的原因了。我问小雨,吴老师都教了你们什么,小雨一脸特别尴尬的表情,她说她完全听不懂,不过小雨引用了他妈妈的一句评价,完美的回答了我的问题:这些人啊,一天天的,五迷三道的!

    江河接过来话茬,说:“吴老师在外面漂泊多年,见多识广,给我们讲了讲他经历的一些奇闻异事,以及遇到麻烦的处理策略之类的,其实他特别忙,我们总共也没见过他几次。”

    小雨用力的点了点头:“幸亏没上几次课,否则某人又该说我笨了!”

    一路上的气氛都很融洽,除了前排开车的那位壮汉始终一言不发,好像在假装自己不存在一般。

    我小声的问过小雨,她说这是吴老师手下的人,还不止这一个,营地里还有好几个这样的人,都是这种状态。

    江河评价了一句:“专业!”

    我接着说:“厉害!”

    听他们对这个神秘吴老师的描述,我很期待见到他,毕竟是他雇我来这的,现在了解到是这种阵势,我开玩笑的对他们说:“我强烈怀疑吴老师是请我来拍好莱坞大片的,难道这些年他在美国都是在混影视圈啊?”

    小雨笑得不行,说:“哈哈,我也怀疑,以前听课时就有这种想法了,风哥,你太厉害了,说出了我的心声。”

    营地建在离公路不远的一个平坦的小山坡上,感觉确实不一般,这里驻扎了大大小小五六个帐篷,甚至还有一个是军用的大帐篷,应该就是这伙壮汉住的地方。

    在入口处有一个壮汉慵懒的坐在地上的草丛中,和车上那位不一样,他长的特别白净,还挺帅,单看脸真不像是吃这口饭的人,他嘴里叼了根草,拿根破木棍在地上画什么东西,听到我们过来,抬起头撇了我们一眼,又低头继续完成他的“作品”。

    我们刚进营地就有人告诉我们说,吴老师出去处理吴月的事了,现在不在营地,让我们先休息,等吴老师回来了就通知我们。

    正好我也很疲惫了,惊魂的一夜过后,我的精神还一直在兴奋着,在营地洗完澡吃完东西之后,睡意如山倒,很快就呼呼大睡了。

    这一觉睡得特别香,直到我听到耳边有悉悉碎碎的脚步声,因为我是靠近帐篷的边缘休息的,外面有人走路能听得很清楚,何况这人是贴着帐篷的边走的,感觉正常人不会这样。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这个帐篷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外面的脚步声还在移动,越来越靠近帐篷门帘的位置,我眼睛死死盯着那里,直到看到门帘被人缓缓拉开了一个角,黑暗的帘缝中出现了一双眼睛,我大喊了一声:“谁?”

    外面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他跑了,我追了出去,只看到一团黑影跑上了山坡,我正想继续追他,身后一只手拉住了我,我回头一看,原来是白天那个在地上画画的白净小哥。

    小哥说:“没事,不用追他,鬼鬼祟祟的好几天了,以为我没发现,我倒想看看他要玩什么花样。”

    原来你们这些人会说话啊,这个小哥和车上那位倒是不太一样。

    我说:“嘿嘿,这人偷偷摸摸的,也太没水平了,我睡觉都被他吵醒了。”

    小哥接着说:“嗯,我叫胡海,这次负责保护你们的安全,尽管放心,营地里的一切都在我们的监视范围内,我们不答应,一只老鼠都进不来。”

    我点了点头,厉害了我的哥,那你放进来个活人吓我,也挺瘆人的啊!

    初次见面,我对他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胡海虽然不爱交流,但还是能感受到他身上的一股正直英气,和这样的人呆一块我也放心。

    我接着问他,其他人都到哪了,他指了指后面一个灯火通明的大帐篷,还告诉我,吴老师已经回来了,我可以去那个帐篷见他。

    我刚靠近帐篷就停住了脚,没再敢进去,里面有不少人。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埋怨着什么,我仔细听着,他正在埋怨对面那个人不该让孩子们来冒险,月儿这次就被别人当人质拿来胁迫他们了。

    对面有个中气十足的男人回答说,这次的事情他负全责,以后再有什么事,就算他死也会保护好孩子们。

    苍老的声音却不依不饶,说如果答应了胁迫月儿那些人的条件,只会让大家的处境变得更危险。中气十足的声音叹了一口气,说这次对不住大家了,自己的女儿不能不救,但他已经想好对策,不会对大家造成太大影响。

    原来说话的人是吴忆石!

    屋里陷入了沉默,最后,苍老的声音说,大家一直都很信任忆石,希望这次不要让大家太麻烦,有困难一起齐心度过。

    他们又聊几句之后就离开了帐篷,里面出来四个人,江河、小雨我是认识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花白头发的老人,这两位老人出门看到了我站在外面,稍有点惊讶,多瞅了我两眼,然后离开了。江河看到了我,走到我旁边说,吴老师在里面等着我的。

    于是,我走过去打开了帐篷,看到里面有一个中年男人在给一个戴着墨镜的帅小伙交待着什么事情,听到门口我的脚步声,中年男子扭过头看向了我。

    俊朗飘逸的气质,深邃锐利的眼神。

    吴忆石竟然是他!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