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六章 神秘世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看到吴忆石的时候,我特别惊讶,原来他正是那个在公园打太极的人,当时我就对他的印象特别深刻,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他。

    想起在公园时他看我的眼神,我就感觉不太对劲,现在一想,果然,他是认识我的。但这次吴忆石看我的眼神柔和多了,他笑着对我说:“何风,我们见过的,你还记得吗?”

    我点了点头,说:“前两天我在公园里看见过你打太极,很精彩,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

    吴忆石笑着说:“当时我正想和你打声招呼呢,但是转眼你就跑开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

    吴忆石哈哈笑了一声,说:“过来坐吧,但你得先等一会,过会儿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谈。”

    于是,我坐在了吴忆石和那个墨镜帅哥的对面。这时我才有机会仔细端详这位墨镜帅哥,他的气质,让我感觉他不是一般人。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一条黑色的裤子,配上黑色的墨镜,好像整个人都笼罩在神秘之中,有种让人完全猜不透的感觉。有墨镜阻挡,我看不到他的眼睛,但能看到他挺直的鼻梁、俊秀的脸庞,他的身材虽然很消瘦,但身上的线条让人不敢小估其中内藏的爆发力,这样的人走在大街上绝对是能让万千少女迷倒的类型。

    吴忆石一直在和这个墨镜帅哥交代着什么,虽然我们距离并不远,但我却什么都听不见,这让我感到很奇怪,难道他们在用什么特殊的功法说话吗?

    听着吴忆石的话,墨镜帅哥一直在微微的点头。我猜测,这可能是对他说的内容表示赞同,或者在表示自己能完成吴忆石交待的事情,我觉得他们很有可能在说吴月被绑架的事,吴忆石难道把解救吴月的任务交代给了这位墨镜帅哥。如果这样的话,我也放心了,因为看到这个人就有一种很靠谱的感觉,相信他能把事情办好。

    吴忆石和墨镜帅哥说完话之后,就让他回去了。墨镜帅哥临走的时候,快速的撇了我一眼,但也没有和我说什么,他的步伐看起来不像普通人,倒像是有些身手的练家子。

    吴忆石这时伸手示意让我坐在他的身边,我刚坐下,他就给我沏了一杯茶,接着对我说:“何风,其实我并不是在两天前才认识你,我认识你很多年了,甚至在你刚出生的时候,我就见过你,只是那时你记不得我罢了。你虽然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却一直在关注着你的成长。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主动联系过你,主要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但现在,你已经长成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了,我觉得是时候把一些必要的东西告诉你了。”

    听他这么严肃对我说的这些话,我感到特别诧异。面前这个人竟然认识了我这么多年,我却一直不知道他的存在。我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让他对我这么关注?

    我想起自己做了20年的那个梦,我一直觉得这不仅仅是个梦,梦里肯定有什么隐藏的秘密等待着我发现。遇到吴忆石之后,我觉得这个秘密很可能就要被解开了。一个多年的谜团,终于有机会剥开迷雾,我无比期待其中的结果。

    吴忆石没有理会我诧异的表情,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听到我说的这些话,肯定会特别的惊讶。其实我也不想打扰你,这样你可以平平凡凡的过完这一生。但是你身上有着不一样的使命和担当,你现在肯定不会理解我说的内容,但是有朝一日,真相大白之时,你就会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有多么的重要。但是我必须提前告诉你,了解这一切之后,你就会走上一条和以前的人生迥然不同的道路,就将要担负巨大的责任和使命。我给你考虑的时间,你好好想想,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开启这段未知的旅程?如果不愿意的话,你随时可以离开,我不会强求你。”

    听完他的话,我陷入了沉思。我在思考,自己对以前的生活状态满意吗?以前的生活看似过得悠闲舒服,但是我心底却一直有一股不甘平凡的欲望,这股欲望一直在控制着我,很难让我在平淡的生活中感受到快乐,所以我总是想要去探索一些未知的事物,挑战自己的极限,我觉得这种性格是与生俱来的,可能真的和吴忆石所说的使命担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我逃避了这次机会,可能会在以后碌碌为为的平庸生活里时常抱憾。我下定了决心,与其逃避,不如勇敢的去面对,顺从本心吧。

    于是我坚定的点点头说:“我考虑好了,我不想逃避,也不想让自己后悔。”

    吴忆石赞许的看了看我,点了点头,接着说:“好,把你戴着的那块玉,拿给我看看。”

    我从脖子上取下了这块玉,虽说我已经戴了二十多年了,但这块玉仍然晶莹剔透、崭新如初。吴忆石看到血玉,眼里放出了光,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这块玉,神情就好像对待一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看到吴忆石投入的状态,我也不好意思打断他。他对着玉沉思了好一会儿之后,才从其中抽离出来,然后缓缓的对我说:“何风,你身上的所有秘密,都和这块玉有关,一定要记得保护好这块玉,就像保护好自己的生命一样。”

    我点了点头,吴忆石接着说道:“其实我们这次来,不是为了探险游玩,雇佣你也不是拍照摄影的,而是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想必你也有所察觉了。咱们眼前的这座山,并不是只有我们能看到的这些,这其中隐藏了一个更大的世界,一个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世界。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到那个世界里去,而你就是此次行动的关键。”

    听到这里,我想起了在山底看到的璀璨星海、灯火水城,不知道这些地方是否和他描述的那个隐藏的世界有关系。

    “在这个隐藏的世界里有很多宝藏,我希望你不要被这些财物所迷惑,有机会的话适当取一些即可,因为这不是我们去这个世界的主要目的,在这个世界里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我们普通人都可以获得,并能将其带回现实世界,如果成功的话,这对我们日后的发展都是极其有力的!”

    一听到有宝藏,我很是兴奋,原来这次来不仅能拿到双倍的酬劳,而且还有很多未知的奇遇在等待着我。至于吴忆石说的神秘力量,我更是好奇了,在普通的世界里活了这么多年,能见识到普通人见不到东西,此生也是无憾了。

    吴忆石接着说:“我不会告诉你太多,这对你的成长没有好处,更多的是需要你自己去探索发现。你可以把我当做你人生路上的一个导师,也可以把我当做你这段危险旅途中的保护者。未来我们要走的路,并不平坦,我们的威胁,不仅仅是那个世界的神秘力量,就在身边的这座大山里,也有着我们的敌人存在,吴月被绑架的事情,你是亲历者,这种事的发生,也是因为我的大意所致,但这给了我们一个警醒,任何时候,千万不要放松警惕,不要为我们的对手创造机会,希望你在接下来的旅程中保护好自己,我也会全力保护你的安全。”

    其实他说的这些,我心里面也早有警惕了。吴月的失踪、黑暗中偷窥的眼睛,都让我感觉到,这次行动我们并不“孤单”。那个世界既然有很多宝藏和神秘力量,就肯定不止一个人想要得到这些东西,有诱惑自然就会有人愿意去舍身冒险了。

    吴忆石说到这里,好像有些疲倦了,或者是想起了吴月,他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今天已经太晚了,你先回去吧,以后我会告诉你更多的事情,教会你如何在那个世界里生存。记住,在未来的路上,我们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希望你能把我说的话放在心里。”

    走出吴忆石的帐篷,一轮弯月挂在半空,清冷的光芒笼罩着整座山脉,眼前的山林寂静而又神秘。两天前,看这座山的时候,我感觉山就是山,并没有其他的联想,但现在,看这座山,我总感觉有着不一样的东西隐藏在其中,山也就不仅仅是山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以后还会不会经历更高的一层境界,我不知道。

    一直以来我都过的很平凡,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秘密在我的身上,以后的路,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了。吴忆石说的那个世界,我也只是初见一撇而已,就已经让我无比震撼了,以后还会有什么样的经历呢?想到这些,我的心情就特别兴奋。

    走着走着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然而我却发现帐篷里多了一个人。我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个墨镜帅哥,他正在靠着帐篷边上,拿着一本古书在看,这本书看起来很有年头了,封面破旧,书页也已经泛黄了。我感觉特别奇怪,为什么现在还有人在看这种书?果然不是个普通人,连看书时都戴着墨镜,倒是第一次见。

    墨镜帅哥看到我进来之后,就把书放下了,一直盯着我看,但也没有说话。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就先开口说:“你好,我叫何风。”

    墨镜帅哥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你好,我叫林了无,以后我们就睡在一个帐篷里了,忆石安排的。”

    好奇怪的名字,而且他并没有叫吴老师,看起来他也很年轻啊,看来这人确实有不容小觑的实力。

    我点了点头,林了无接着说:“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就要进山了。”

    我很奇怪为什么刚才吴忆石没有告诉我明天出发的事情,可能是他忘记了说吧。确实是早去为好,周围有这么多威胁,在外面耗太多时间,并不是什么好事。

    说完早点休息之后,林了无自己却没有睡觉,他又拿起那本书继续看着,我也没有再去打扰他。

    躺在床上,我思绪万千,怎么也睡不着了,我想了想,还是到附近走一走,散散心,捋一捋头绪吧。林了无看见我起身走了出去,从书里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话,我对他摆了摆手,说:“我出去散散心。”他点了点头。

    营地旁边是一个山坡,就是那个来偷窥我们的人逃跑的地方,因为刚才有胡海拦着,我没有上去,这次我看见附近没人了,就自己上了山坡。

    还没走几步,我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走不动了,眼前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却如同有一层透明的玻璃,挡住了去路。我试着又往营地的边缘走了走,发现哪个地方都出不去,好像有一层无形的玻璃罩把营地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了。以前只是远远看到了奇异的现象,但这次是真正的与神秘力量近距离接触,我感觉既新奇又诡异。

    幸好这层遮罩只是阻碍我前进,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很可能它的作用是防止有人随意进出,仅仅是个保护我们安全的措施。

    实在没有办法出去了,我就在山坡上坐了一会儿,稍稍平复了心情,就回到了帐篷,这时却发现林了无已经不在帐篷里了,但他刚才看的那本还放在床上,我很好奇,就拿起那本书,却发现书上面的字我一个都看不懂,这些字连古文都不像,每一个线条都很扭曲诡异,看得我头疼。既然看不懂,我只好把书放回原位,躺在床上睡觉了。

    这一夜睡得一点都不安稳,因为又做起了那个梦,梦里有无数的白骨把我团团困住,他们撕扯着我,啃咬着我,把我变得血肉模糊、支离破碎,脑海中的情绪特别恐慌害怕。

    不知过去了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破碎声,我从梦中惊醒,满身大汗。

    何夜雨说

    欢迎喜欢的读者投推荐票和评论,多谢支持!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