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七章 月光玉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到响声,我赶紧跑到帐篷外,外面现在还是黑夜。

    营地入口的地方聚集了几个人,我之前见到的那两位白发老者正用在双手结着奇怪的手印,手指不断的挥动变换,手速极其的快,几乎都快要留下虚影了。

    我看到其他人都在看着天空,我也抬起了头,此时天空的异像彻底把我惊呆了。

    本来完整的夜空,现在出现了几条破碎的裂痕,白色的光芒从这些裂痕中透露出来,两位老者的手印越来越快,裂痕越来越多,渗透出来的白色光芒已经开始刺眼了。

    我看着这些异像,心情澎湃,这次真正的见识到了这伙人的实力,我甚至开始幻想起来,等自己学会了这些本领一定要展示给大川看看,显摆显摆。

    我正在浮想联翩的时候,裂缝中掉下来一滴水砸在我的脸上,冰凉的触感将我拉回了现实,怎么回事?我用手指从脸上抹下来这滴水,并没有发现这滴水有什么异常。

    突然,从头顶上传来“啪”的一阵破裂声,这阵声音比之前大了很多,就像是大片玻璃墙突然崩裂。我赶紧看向天空,整个漆黑的夜空破碎分解成很多块玻璃片,每个“玻璃”片上都是曾经的一部分夜空和繁星,这些“玻璃夜空”在下降的过程中渐渐消隐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在真实的天空。

    原来,天早已亮了,刚才看到的夜空是被法术固定的“玻璃镜像”,镜像破裂后光亮就透了出来,没有结界的阻挡,雨点瞬间从天空中劈劈啪啪的浇在我脸上,我终于知道刚才那滴水是怎么回事了。

    撤回结界后,两位老者收起了手印,走回自己的帐篷,江河和小雨也在围观的人群里,他们看到了帐篷前一脸惊呆的表情,还在淋着雨的我,就赶紧跑了过来,拉我回到了帐篷。

    小雨笑着说:“看傻了吧,昨天你遇到坏人之后,胡海就给江河的爷爷说了,你和吴老师聊天的时候,他们把这个琉璃结界布置起来了,这样就再也没人能进来了,昨天晚上睡的很安稳吧?”

    我惭愧的挠了挠头,说:“我昨天晚上出来散步时,就遇到这个结界了,差点把我撞坏了!”

    “你也太笨了吧,撞到哪了,撞坏了吗,我来看看。”

    小雨作势就要过来拨我的头发看看我有没有受伤,我赶紧闪到一边,说:“没事没事,不都说了我是在散步嘛,走的很慢,没有撞坏,要是跑过去就完蛋了!”

    小雨停下来了,挤着眼睛对我坏笑。

    我问江河:“刚才那位老人是你爷爷吗,很厉害啊,你也会这个吗,咱们在地洞时你怎么不使出来,这样我们就不用吃那么多苦头了?”

    江河苦笑着说:“我怎么会呢,要是会早就用了,因为我爷爷他们体内有一种特殊的力量,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我就算学会了他的指法,也用不出来一丝一毫的效果。”

    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那他们是怎么得到这种力量的呢?”

    江河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说:“难道吴老师还没给你说?”

    我突然想起来昨晚的谈话,原来此行的目的,竟是去寻得这种恐怖的力量。

    江河接着说:“据说,以前在我们几个家族里,几乎人人都会这种法术,但是在上个世纪时,咱们国家经历了几次战争,紧接着又发生了文革破四旧运动,这些动荡对我们家族破坏很大,到了我们这代人,了解这些事情的越来越少了,直到吴老师回来之前,我还一直以为我爷爷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老头呢!”

    我也感叹到,在三天之前,我还以为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但现在的所见所闻,完全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正在我们谈话时,我看到林了无从营地外走了回来,雨下的这么大,他却没有打伞,任由大雨淋湿了衣服,他走的极快,没有看我们一眼,径直走进了吴老师的帐蓬。

    我问江河:“你知道这人什么来头吗?”

    江河摇了摇头,说:“他不是我们家族的人。”

    小雨这时抢过话来,说:“我知道,我知道,他是吴老师的人。”

    我和江河无语的看着她,我说:“这还用你说,我们都看的出来!”

    小雨不服气的说:“你这么厉害,那你知道他为什么一直戴着墨镜吗?”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这我还真不知道,你知道?”

    小雨花痴的说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这样就是特别帅!”

    江河大喊着说:“我不服!”

    小雨给了他一个白眼:“不服去死!”

    他俩斗了一会嘴,林了无也回到了帐篷,顺便带了一句话:忆石说,等雨停了我们就出发。

    江河问:“这么急吗?”

    林了无点了点头。看来江河他们也和我一样,不知道吴老师的计划,从这件事可以看得出,吴老师最信任的人还是林了无。

    传完了话,林了无又躺在床上看那本旧书了,我突然觉得这会安静了许多,便回头看了一眼小雨,她正羞涩的低着头,偷偷的看着林了无,这时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人能治得好小雨的话唠!

    雨下了一整天,我们就一直没有出发。

    我到江河的帐篷里和他们玩了一会牌,胡海也在,聊天中才发现,原来胡海的人生经历很不一般,他们胡家也是这些世交家族里的一员,胡海小时候就被送到武校学习,长大后,更是自己任性的跑到国外当了一阵自由雇佣兵,叙利亚战争中就有他的身影。

    我没想到胡海这么年轻,却有那么多让人佩服的经历,而且其他五位壮汉原来也不是吴老师雇佣的,他们都是胡海的兄弟,听说吴老师要办这件大事,胡海就带着兄弟们前来支援了,这些人都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真汉子!

    和他们同行,我感觉此行特别踏实,要物理攻击,有胡海和他的兄弟们,要法术攻击,今天早上的盛况也见识到了。那这样的话,我岂不是什么都不用干,躲在他们后面捡捡宝藏、学学法术,就能愉快的度过这段旅程。

    雨一直下到半夜,就突然停了,我们都收拾好了东西,吴老师也走出了帐篷,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嘱咐大家注意安全,并留下林了无在营地里等吴月回来,我们其他人在他的带领下,终于进山了。

    刚开始走的这条路处在密林之中,只能感觉到海拔在不断的上升,周围景色却没有什么变化。穿过这片密林,来到一处地势平坦的地方,眼前出现了一片闪着波光的湖泊。远处更高的山峰之间倾泄而下的流水形成一条银色的瀑布,这个湖泊正好迎接着瀑布的流水。在山区里能看到这样的景致,我的心情舒缓了很多。

    我们到达湖边,暂时休息了一会,这时,江河凑到我的身边,小声的问我:“何风,你有没有发现有人在后面跟踪我们。”

    听到他这个问题,我一惊,这个时候月光正亮,前面那片密林虽然很茂盛,但树的间距却不小,可视距离也足够远,这样的条件我却一点都没有发现后面有人跟着。

    我问江河:“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树林里走到一半时有点内急,就一个人跑到后面去撒尿了,撒到正爽的时候,却发现后面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吓得老子差点尿到了鞋上。”

    说到关键处,他停了下来,我急着追问:“然后呢,你怎么做的?”

    他猥琐的笑着说:“提起裤子,出去和他们干一架,我肯定是不敢的,我绕了个弯跑回来了,偷偷给吴老师说了这些情况,吴老师并没有觉得意外,只是轻描淡写的回了我一句:不用管他们。你说奇怪不奇怪!”

    奇怪肯定是奇怪,但我想吴老师这样做,肯定有他的打算,我安慰江河说:“没事,吴老师肯定早有准备,他比咱们看的清楚着呢!”

    江河低着头说:“希望如此吧。”

    我们花费了一番不小的功夫才爬上对面山坡,这时,也就来到了瀑布的上方,从这个角度看湖泊,别有一番味道,弯弯的月亮倒映在湖面上,月亮之下还叠映着山峰的倒影,微风拂动着湖面,这幅山水写意画卷便皱起了波纹。

    除了美景能让我轻松外,这一路上时时刻刻都处在压力之中,主要还是因为后面有人在跟踪我们,感觉好像有把利剑悬在头顶一般。幸好到现在那些人也没有准备把我们怎么样,因为直到此刻我还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下了山坡就到达了一片山谷之中,山谷里的树木长的特别杂乱,野草也快长到了胸口的位置,我们在其中摸索着走了很长时间。

    等走到一颗几人才能合抱的古木下面时,吴老师示意我们停下了。他看了一眼月亮的位置,果断的说:“现在还不合适,先就地歇息吧。”

    我们就围着大树坐下了,吴老师和那两位老者也在树下打座入定了。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我有些着急了,这里蚊子特别多,早知道就带盘蚊香过来了,他们三个到底在等些什么?没人告诉我们。

    月亮慢慢的走到了正空中,月光穿过树荫洒落在大地上,这时,我看到前方地面有些奇怪,有一处地面四周都被树影覆盖,月亮正好在中间照亮了一块圆形的区域。我回头看了一眼吴老师,他显然也发现了。

    吴老师这时站起了身,说道:“是时候了,各位打起精神,我们要进入秘境了!”

    吴老师接着对我说:“等会你拿着血玉,站在月光中间,听我指示行动,我们进去之后,你和洪奶奶在这里继续等了无和吴月,然后再把他们一起带进去。”

    旁边那位女性老者对我点了点头,其实这里也只有她一个人能被叫做奶奶了。

    说完之后,吴老师走到了那片圆形的亮光前,单手一挥,那片月光笼罩的地面发生了奇异的变化,泥土被推开了,下面出现一个圆形的玉台,古朴而又质雅,上面纂刻着异兽的花纹和一些文字,我仔细一看,这些文字和了无看的那本书上的古文特别像。

    吴老师示意我站在圆台上,让我双手握紧血玉,然后他招呼大家站在圆台上,围在我的身边。待到站定之后,只见吴老师的嘴角微动,突然一股电击般的感觉从血玉传遍我的全身,我的四肢发麻,都快要站不稳了,吴老师立马扶住了我的肩膀。我的心脏跳动的特别剧烈,意识也慢慢变的模糊了,一阵光芒闪过,所有人有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我和吴老师,以及没有上玉台的洪奶奶。

    这时我的大脑已经很不清醒了,恍恍惚惚中,我看到树林里走出来一群人,同样站到了玉台上,让我特别惊讶的是,在这群人里好像看到了大川的面孔!

    奇怪,大川不是还在北京嘛,也许真的是我神智错乱了。

    这时,血玉再次传来一股诡异的力量,我彻底承受不住压力了,眼睛一黑,昏睡了过去。

    何夜雨说

    欢迎大家评论、推荐,谢谢!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