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八章 极乐阁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昏睡中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一直在呼唤着我,我再次醒来之时,眼前出现了一张久违的面孔,呼唤我的人正是吴月。

    此时,山谷里只剩下我和吴月、了无以及洪奶奶了,洪奶奶问我是否还撑的住,我点了点头。

    洪奶奶说:“事不宜迟,凌月之时快过去了,咱们尽快和他们汇合吧!”

    于是,我们都登上了玉台,我再次握紧血玉,洪奶奶念着和刚才一样的咒语,我又一次感受到了眩晕,但这次比之前的感觉好了很好。

    白光闪过,一阵失重的感觉袭来,然后瞬间恢复了正常,我们眼前的场景却变换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我们正身处于一个脏乱不堪的胡同之中,胡同口有一条沿河的道路,河对面是繁荣的街道,一排排的商铺矗立在岸边,但这些建筑都和现代高楼不同,这里的建筑大多是亭廊楼阁、雕梁画柱,一番古风古韵的气派。此时已到深夜,大部分商铺都已经关门了,街上也没有什么行人,只有商铺门口的灯笼还散发着微弱的红光,告诉我们这条街道白天曾经繁荣过。

    洪奶奶神情严肃的对我们说:“接下来跟着我走,别随处闲逛,迷了路就再也回不去了,我们一起到集合点与他们汇合,再进行下一步行动。”

    我们点了点头,洪奶奶带着我们出了胡同来到河边,这条河虽不是很宽阔,但岸边风景却非常秀丽,杨柳依依、蛙叫蝉鸣,沿着河边走,晚风吹暖、沁入心脾,让我对这个世界的第一印象就特别好。

    沿河走了一小段路,就遇到一座白玉石桥,洪奶奶带着我们上了小桥,这时发现桥上原来还有一个人。

    这是一个货郎模样的青年男子,青衣短衫,扎着古代人发髻,身边还放着扁担,扁担两头拴着俩大木箱,木箱敞开着盖子,箱里放着日用百货以及小孩的玩意。货郎好像是有意在这里等着我们,待我们上了小桥,他立刻走我们身边来,笑着对我们说:“几位且慢行!”

    我们停住了身,货郎笑着说:“几位,冒昧打搅,听我一句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位小哥留步,其他人还是先回去吧,不要等黄粱美梦清醒之时,才知众欲皆空!”

    他说话的时候指了指我,我反应过来,他是想让我留下,对其他人下了逐客令。

    听了货郎的话,洪奶奶脸色不快了,但她还是客气的说:“多谢提醒,道理我们懂,但我们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办,恕不奉陪,走吧!”

    我们几人只好跟着洪奶奶继续往前走,但我心里特别好奇,货郎留我一步究竟是为何?走了几步,我回头看了货郎一眼,见我回头,货郎挤着眼睛对我笑,并大声的喊着:“你们还会回来找我的!”

    这次却没人理会他。

    走过白玉石桥,来到了街市,虽然店铺已经打烊,但从招牌中也能看得出他们白天是做什么营生,这条街的饭馆酒楼较多,其次是一些古玩书画的店铺。这么多楼阁,数河畔那家极乐阁最为壮观,这是一个酒楼兼客栈的地方,老远都能看见它们的招牌,而且极乐阁也是附近最高的楼。

    洪奶奶带着我们穿过十几家店铺,径直来到了极乐阁,这间酒楼现在还开着门,但大堂里却没有一个客人,只有一个伙计趴在柜台上打盹。我们走到柜台,林了无拍了一下桌子,伙计听到声音立刻惊醒了,猛的一下从凳子上蹦了起来,他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半天没缓过神,但一看到我们几个现代打扮的人,瞬间就没了睡意。

    洪奶奶问:“掌柜的,刚才有没有像我们这样的人来这里住店啊?”

    伙计把头摇的拨浪鼓似的。

    我笑着说:“小哥,你睡得这么死,就算有人上了楼,恐怕你也不知道吧!”

    伙计立马从柜台下拿出一大串钥匙,生气的说:“胡说,没有钥匙谁来了也开不了房间!”

    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较真,我就不逗他了。

    吴月皱起了眉头,问洪奶奶:“我爸不是说好了,到了这边先来极乐阁汇合的吗?难道他们路上出了什么变故吗?”

    洪奶奶沉思了一会没有应她的话,过了片刻,她才说:“你们对这里不熟悉,就先在店里住下吧,我去外面看看情况。”接着,她从口袋里掏出几块玉石给了那个伙计,说:“开两间上等客房。”

    伙计把钱退回了,笑着说:“我们店长吩咐了,不要你们的钱。”洪奶奶只好作罢,把玉石收回了。

    我们在房间歇息了一小会,洪奶奶就出门查看情况了,剩下我们三人围着桌子继续喝茶。

    我对这个世界既新奇又好奇,这室内装潢的和古代客栈很相似,因为是上等客房,所以屏风帷帐、茶座香台一应俱全,所用的茶具也是精致非凡。

    现在吴月终于回来了,我有一肚子疑问想要问她,趁这会歇息的功夫,我开口了,问了她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在山坡上突然失踪了?但是吴月也是一脸迷茫的表情,她说自己刚上山坡没走几步就晕倒了,后面的事情一概不知,直到林了无把她背了回来,中间的记忆全都消失了,或者说,这期间她或许从未醒过。说完之后,她对我使了个眼睛,让我问问林了无试试。

    我厚着脸皮,用真诚而又渴望的眼神看向林了无,了无膈应似的缩了下身子,面有难色尴尬的说:“这个就别问我了,等你吴老师告诉你们吧,我知道的不多,就算知道的也不能说。”

    “切,小气样,回头我爸会告诉我的!”吴月一脸不满的对林了无说道。

    见问不出什么结果来,我就不去打听了。

    这时,吴月觉得疲倦了,说:“我先回房歇息,等洪奶奶回来了,我过来通知你们。”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个世界睡觉和现实世界没有什么区别,可能是因为酒店的床太舒服了,这一夜睡的极香,当然也没有做什么噩梦。

    第二天早上,洪奶奶还没回来,我们却被窗外集市热闹的声音吵醒了,打开窗子,只见街道人山人海,好像有什么聚会,甚至还有一群人吹奏起了乐器。街上的人虽多,但大家都自然的让出来一条通往极乐阁的道路,道路的尽头,有一辆马车正往极乐阁的方向赶来。

    我们下了楼,刚问起店里的伙计外面是怎么回事,一位花枝招展的妇人就凑了过来,嬉笑着说:“呦,三位稀客,外面的情况当然是因为我们老阁主回来了,极乐城人人爱戴他,叫他活神仙,他常年在山里学法,很少回来,这次好不容易回来了,也不知道哪个狗崽子泄露了风声,不知道老阁主不喜欢热闹吗!”

    说罢,她扫了一眼四周的伙计们,小伙子们都赶紧低下了头。

    听她说到这里,我对“学法”两个字感到很好奇,这个阁主学的什么法,民法?刑法?工商法?还是昨天撤回结界时见识到的那种强大力量,八成这位阁主和吴老师他们是一类人。

    没过多久,马车就停在了极乐阁的门口,人群也汹涌而来。

    马车装饰简朴,也只看见一个马夫在外面赶车,并没有其他随从。一到楼下,马夫就勒住了马儿,赶忙到车前掀起了车帘,只见从里面走出一位银发白胡子的老头,银发随意披散在肩上,胡子自然垂落在胸前,装扮看似简单,但却也是精心打理过的,用“仙风道骨”一词形容这位老头再合适不过了。

    众人看见极乐阁主下车了,欢呼声从此地传遍整座城市,更远处甚至放起了烟花。极乐阁主进屋后,伙计们就赶紧关上了房门,并挂上“今日谢绝接待“的招牌。

    老人刚进屋就看到了站在大堂中的我们仨人,他微微一笑,步伐轻快的走到我们面前,站定之后,看着我问道:“何风?”

    我点了点头,他饱含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转头又看向了林了无:“你是了无吗?”

    林了无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最后,阁主看向了吴月,笑得更开心了:“不用猜了,你肯定是吴月吧!”

    吴月也笑着回应道:“何伯伯好,我爸爸经常提到您,说您本领高深、名望显著,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老阁主哈哈一笑,对我和了无说:“过奖了,我和忆石是故交,今日回极乐阁也是为了和他相聚。”

    说到一半,老阁主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了,忧心忡忡的问道:“我在半路上听到消息说忆石昨天晚上没有过来,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吴月也忧愁的说道:“我们来了之后就没有见到过他,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洪姨昨晚找他们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洪姨?洪彩云吗?”

    吴月点了点头。

    “我也是很多年没和洪彩云联系过了,不过你父亲他们几位的本事都不小,不用太担心,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谢谢何伯伯关心,但愿如此吧。”

    “我也会发动极乐阁的力量去寻找他们,找到之前你们先在这里歇息,人生地不熟,最好不要在城里随便走动了。”

    我们点了点头,阁主给刚才那位妇人交代了一番,就先上楼休息了。

    我们回到房间之后,吴月详细的介绍了一番极乐阁,老阁主确实受得起市民这样的尊重,十年前,极乐城里连下七七四十九天的暴雨,山洪都快要把城市淹没了,家家户户都准备逃离这里,危难之时,老阁主拼尽全力,用了一招移山填海之术才挡住了这场灾难,然而他自己也因此损失了大半功力,现在只好常年在深山修行弥补。

    极乐阁也不仅仅是家酒店而已,而是一个传承千年的庞大组织,酒店只是极乐阁其中一部份产业。当年极乐阁遭受覆灭之灾,弟子死伤殆尽,老阁主那时还是一个年轻弟子,是他从“废墟”之中把极乐阁重建了起来。

    听完这些,我又加深了对阁主的佩服,这些事情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即使有能力做到,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像他这样舍己为人。

    我们在酒店等到了傍晚也没有新的消息,时间拖的越久,吴月就越煎熬,看她愁眉不展的样子,我心里也特别着急。

    这时,我想到了一个人!就是桥上的那个货郎,他说过我们会回去找他的,难道货郎早料到了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他究竟是什么人?

    何夜雨说

    欢迎推荐、评论,多多支持,谢谢!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