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九章 剑与魔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思来想去,我觉得这个货郎不是普通人,想要摆脱现在的困境,很可能突破口就在他身上了。

    我把这个想法说给吴月和林了无听,他俩都表示同意,但吴月担心货郎又会赶他们走,于是就让我先去套套近乎,然后再询问吴老师他们的下落,美女交待的任务,我当然是义不容辞。

    走出极乐阁,这时夜幕刚刚拉下,华灯初上,集市上热闹非凡。地摊上摆的很多小玩意都是从未见过的,玉石做的小动物会跳会跑,让我眼界大开,隔壁店里烤肉的香味能飘到几里地远,不知道是什么肉,闻起来让我食指大动。

    最重要的,我发现这个世界的玉石资源特别多,而且品质还相当的好,他们甚至用玉石作为货币,玉石在这里就像我们世界里的刚铁一样随处可见。这是一条商机啊,利用两个世界的玉石价格差,绝对能发一笔大财。但现在没有时间办这件事,等所有事情处理完了之后,一定别忘了这岔!

    我们走上小桥,发现货郎果然还在,但这时有一群孩子正在缠着他买糖果,我们也不好意思此时上前打扰。

    待到货郎忙完生意,有了一个闲暇的空隙,我跑过去,笑着打招呼道:“小哥,还记得我吗?”

    “记得,记得,忘不了,找我有何事?”

    “我想问问,昨天你让我留下,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我走了之后一直都很好奇。”

    “哈哈,昨天确实有些事情要和你谈,不过世事变幻无常,现在的事态,已不是几句话就能决定的了,昨天的话不说也罢。”

    他说到这里,便没有继续和我交流的兴趣了,自顾自地摆放着箱子里的小玩意。

    我见套近乎不成功便有些着急,就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小哥,方便找你打听一件事吗?”

    “请讲。”

    “其实,在我们来之前,有两批和我们打扮差不多的人提前过来了,我们现在找不到他们了,你知道他们在哪吗?”

    “哦,这事简单,我见过他们,稍等,我给你找个有趣的玩意。”

    说罢,货郎便在箱子里翻墙倒柜找着什么东西,过了好一会,他才从一个夹层中的夹层里的小暗格找到一小幅卷轴,只见他拿起画卷照头上轻轻一拍,然后递给了我。

    “自己看吧,事情发展经过都在里面画着呢。”

    我招呼过来吴月和了无,一起打开了画卷,里面是一副水墨图,画的是这条河两岸的景色,忽然,水墨图动了起来,岸边胡同里走出一群人,我仔细一看,这不正是江河小雨以及胡海他们嘛,画中的小人惟妙惟肖,尤其是江河的爷爷,一举一动都很传神。

    这时,画中的情形突然大变,只见胡海手中瞬间出现一把刀,他的兄弟们身上也都多了一些武器,有剑有弓,甚至还有人拿着一根镶着宝石的手杖。

    刚走出胡同口,他们就立刻对江河小雨发动了袭击,江河的爷爷反应极快,迅速支起了一堵透明的气罩,但还是没有来得及,一道从魔杖发出的血光击中了小雨的身体,江河使劲捂着小雨的肚子,那里血流不止。

    刀劈、斧砍、箭射,各种武器攻击在气罩上,溅起一阵阵光芒,眼看着气罩越来弱,江河爷爷也体力不支了,他满头大汗,结着法印的手臂剧烈的颤抖,身体在重压之下都快跪在地上了,江河抱着血泊中的小雨特别着急,却帮不上任何忙。

    气罩最终还是破开了,胡海拿着刀正准备劈向江河的爷爷,千钧一发之时,一道透明的气剑从胡同里射出,弹飞了胡海的刀,吴老师紧接着从胡同里飞出,把江河的爷爷拉到了一边。

    紧跟着吴老师,又从胡同里走出来一群人,胡海看到来了这么多援兵,正想要逃跑,然而却在此时,刚出来那伙人不知道喊了句什么话,胡海定住了身,抬头大笑了几声,招呼着兄弟又对吴老师发起了攻击。

    只见吴老师手中变幻中一把古香古色的气剑,瞬间气剑又分解成无数的小剑,挡住了所有的攻击。对面的法师这时挥舞起了魔杖,一个带着闪电的光球喷射而去,闪电光球经过之处,气剑都被消融的无影无踪。

    江河爷爷赶紧起身,掏出一把指头大小的石斧祭了出来,石斧迎风而涨,变得巨大无比,咔嚓几下将光球砍得稀烂,最终消散无影,但斧头再快却架不住对面射出更多的光球。

    此时,跟随着吴老师出来的那群人却在冷眼旁观,不动声色。

    吴老师见对面的人实在太多,小雨又受着重伤,无心恋战,他双手一转,瞬间所有的气剑都爆破开了,胡海他们赶忙后退躲避,但胡海的脸上还是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在对面躲避气爆的时刻,吴老师变幻出一道气剑踩在脚下,抱住了小雨,江河爷爷也同样效仿,拉上了江河,他们飞速的朝远方大山的方向逃跑。

    胡海见他们逃跑了,嘴里骂骂咧咧的从法师兄弟手里抢过了魔杖,往天上一扔,魔杖迅速的在半空中转动了起来,胡海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魔杖越转越快,一阵尖啸的爆破声响起,魔杖随即落了下来,此时从远方的云层中飞来了几只长着银色独角和羽白色翅膀的马儿,这些马儿周身还闪烁着光芒,异常漂亮,胡海和兄弟们赶紧飞身上马,朝着吴老师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但此时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

    围观的那群人见好戏散场,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河岸边又恢复了平静。

    没过多久,我们几个人也从胡同里出来了,可此时河岸边却平静的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昨晚我刚出胡同口,立刻沉醉在河岸的暖风杨柳之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这里刚刚发生一场恶战。

    画卷里的情景让吴月看得目瞪口呆,当看到他父亲被围攻孤立无援之时,她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浑身颤抖,我在旁边扶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令我万万想不到的是,一身正直英气的胡海竟然会背叛吴老师,而且胡海他们所用的魔法明显不是学自于吴老师,我猜测胡海的变化可能和他在西方世界当雇佣兵的那段经历有关。吴老师还是太轻信于世家交情的牢固了,没料到时代变了,还有多少人能坚守住心中的道义?

    我继续问着货郎:“后续的情况怎么样了,这里面还能看到吗?”

    “后续的事情就不是我亲眼所见了,所以你们在画里是看不到了。但据说,前面几人逃到深山躲了起来,后面的人找了很久没能找到他们,昨晚没被我劝回去的老太太却找到了躲起来的那几位,最后老头老太太一起摆了个困兽阵法,将对手困住了,但也偶然触动了极乐山里的终极阵法,所有人都被困在阵法里了,极乐山里是不能随意施法的,他们对这个世界还是了解的太少了。相传极乐阵法是个上古阵法,有人说,这里面藏着极乐阁开阁之主毕生收集的宝物,也有人说,极乐阵法为了封印洪荒巨兽而存在的,众说纷坛,反正进去了肯定凶多吉少,从来没见过谁进去了还能出来的。”

    吴月听到这里慌了神,我赶紧问货郎:“有没有办法能救他们出来吗?”

    “兄弟,这你是问对人了,看在咱俩的缘分上我再帮你一把。单靠你们的力量破阵是不可能的,但进入阵眼的路我倒知道一条,只是这条路也被设置了诸多难关,凭你们的实力很难成功啊!”

    我看了一眼吴月痛苦的神情,实在于心不忍,就对货郎说:“再难我们也要试一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丧命在此吧!”

    货郎想了一会,说:“既然你们下定决心了,那好吧!”

    然后,他从箱子里找出来一张旧地图,拿笔标了一个点,说:“就这了,从这里进去,里面的事情就靠你们自己了。”

    谢过货郎后,我们去查看了他们打斗过的地方,墙上果然有被剑气划过的细小印痕,地上也有一摊已经凝固的暗红色血迹,连树上的柳叶都有很多片被拦腰切断了,切过的刀口光滑无比。

    我特别后悔刚出来时就被对面灯火通明的街市所吸引,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可能洪奶奶也是再回来一趟才看到了这些,然后才慢慢发现了他们藏身地点的蛛丝马迹,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也陷入其中了,阵法外面只有我们能救他们了,对了,还有吴老师的故交极乐阁主,说不定能借他一臂之力。

    等我们赶回极乐阁时,却被告知极乐阁主不在店里,也没人知道他的行踪,我们等了一晚上也不见他回来。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实在等不了了,只好转托给店主云娘,等阁主一回来就把话捎给他。简单收拾行李之后,我们出发了。

    虽然知道前路凶险,但又何惧,该走的路我还没有走完,该打的仗仍尚未开始,与其忘掉所有苟且偷生,不如痛快一场不负此心!

    何夜雨说

    大幕刚刚拉开,好戏即将登场!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