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十章 难得夜这么的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踏上这趟路程时,我才知是多么的艰难,极乐山脉距离这里有三十里的路程,步行过去太耗费时间,我和吴月没有他父亲那般神通,此时我们身边只剩下一个神秘的林了无,或许他能帮上忙。

    当我们问起林了无准备怎么去那么远的极乐山,本希望他也能祭出一把剑带我们飞上青天,未曾料想,林了无只是淡淡的说了三个字:找马吧。

    也罢,打听到城东有驿站,我们就先去了那里,正好出发前云姐给了我们一些玉石钱物以备不时之需,这么快就有了用场。

    我们来到驿站却发现这里并不大,甚至有些破旧,两层木楼,一楼是驿站办公的地方,二楼是一间破败的茶馆,从栏杆上飘荡的旧旗上还能依稀的辨认出“东驿茶馆”的字样。

    驿站隔壁是茅草搭的马圈,四根梁柱撑起屋顶,一根横木在前面充当着拴马柱,看起来很寒酸简朴。马圈里面正好还有三匹马,一匹是枣红色的,一匹是纯白色的,还有一匹是黑色小马驹。

    驿站大门紧闭,我站在门口喊了半天也没人回应,正在着急之时,一位少年也来到了驿站门口,我打量着这位小少年,他唇红齿白、面如珠玉,小模样里刻着英俊潇洒的胚子,而且他还戴着香囊、佩着玉剑,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小少年走到我跟前,说:“哥哥,这样喊没有用的,跟我过来吧。”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我们也没有迟疑,跟着他绕过了驿站,来到了后院。

    后院已被开辟成了一片菜地,一位戴着草帽的老翁正在弯着腰锄草,对我们过来的脚步声一点都没有反应。

    少年对我们说:“这是驿站的张爷爷,他耳朵背,你在门口喊,他是完全听不见的。”

    说罢,少年蹦到了张爷爷面前,把他吓得一大跳,他收起锄头,笑着说道:“小天,你又调皮了!”

    小天笑嘻嘻的又跳了回来,我走上前问:“老人家,你好,我们想租借驿站的马儿,请问现在方便吗?”

    张爷爷听完我的话一脸迷茫的表情,并用左手围着耳朵问我:“你说什么!听不见!”

    小天哈哈的笑着说:“你得这样问他!”

    他又蹦回了张爷爷的身边,对着他的耳朵大声的喊道:“他要借马!”

    张爷爷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哦哦,原来是借马,跟我来吧。”他边说边拍打着手上的泥土,将锄头靠在了树边,然后带着我们回到了前面的马圈。

    我挑了匹枣红色的马儿,了无也选了那只白马,当吴月准备要黑马驹时,小天开口了,他哀求的眼神看着吴月说:“姐姐,小黑跟我一年了,不要挑走它好不好?”

    在吴月细问下我们才知道,驿站一直都没什么生意,这些马也经常闲置着,小天常过来骑着小黑出去玩,时间久了,他就和张爷爷混的熟了,小黑也成了他的专属坐骑。

    吴月听完笑着答应不用他的小黑,小天特别高兴,嘴甜的喊了好几声:“姐姐真好,人美心善良!”把吴月乐坏了。

    现在我们只有两匹马,吴月说:“要不咱们到别的地方再找一匹马吧。”

    还没等吴月说完,小天笑着抢过话来,笑着说:“不用不用,小红可壮实了,能带两个人。”这孩子边说对我挤着眼睛,弄得我特别尴尬。

    看到我窘迫的神情,吴月哈哈一笑对我说:“那就快去牵马吧公子,还等什么呢,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更窘迫了,赶紧跑到马圈里牵出了红马,了无和小天也都把自己的马牵了出来。

    当小天得知我们要去极乐山时,立刻表示自己“老马识途”,愿意给我们带一段路,我们乐意的接受了。等办完手续,告别张爷爷,我们四人三马朝着青山的方向飞奔而去。

    在我这二十多岁的生涯里,只骑过几次马,而且还是公园里的旋转木马,幸好吴月以前受这方面的训练,她在我身前熟练的操纵着马儿。如果这时我在后面搂着她的腰,看起来就更像是一位女侠带着我飞驰在这片草原上了,但是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这么娘炮,我的手还是在她的手前面也牢牢握紧着缰绳,虽然心里慌的一匹,但哥输了气势也不能输了姿势!

    路上,我问起小天,为什么这么大的极乐城,驿站却如此破败?小天告诉我们,他听说以前驿站也是很繁忙的,其实这点我通过二楼的旧茶楼也发现了,之所以会出现今天破败的情景,主要还是因为十年前的那场暴雨。

    以前极乐城三面环山,只有东面的官道与其他城市互通往来,城东驿站也正是为官道上的旅客所建。十年前那场暴雨导致的山洪从东面的缺口向城市袭来,还好极乐阁主使了通天之力搬运大山填补了东方的缺口,保住了极乐城,但这也断绝了极乐城在陆路上与外界的联系,现在只剩水路能通往别处了,所以东边的官道废弃了,驿站自然也就破败了。

    我很好奇有山脉的阻挡,陆路走不了,水路却怎么能通行呢?小天神秘的一笑说:“哥哥,等以后见着了就会知道了。”

    我们在山脉前的大草原策马奔驰了一下午,天黑前到达了山脚下,原本在这里就想让小天回家了,可他执拗,非要说再陪我们一程,说山里的路他也熟悉,怕我们不小心迷了路,我们只好带着他上了山。

    刚上山就是一片森林,这边的森林和我们那里不太一样,这片森林里的树木极其高大,而且枝叶也特别茂盛,白天走在里面都不一定能见到太阳,更何况是晚上。我们走了一段路就觉得难以深入下去了,森林里的光线实在太差了,为了避免遇到危险,也为了保持体力,我们暂且就地歇息了,等到天亮再出发。

    我们带的探险包里的东西特别丰富,有食物有饮料,甚至还有折叠的帐篷,我捡了些树枝,大家一起生了堆焰火,并围着焰火支起了三个帐篷。

    让我既惊讶又开心的是,吴月竟然从背包里拿出了四罐啤酒。正当她发愁有酒却没有美食时,林了无站起了身,让我们稍等一会。没过多久,他就回来了,手里还提了两只野兔,原来他也是个吃货呀!

    我在处理兔子的时候,发现这两只兔子死之前身上并没有伤口,不知道林了无是怎么做到的。

    篝火上的兔子肉烤的流油,再撒上一层盐巴,一撮辣椒面,烤的越久空气中弥漫的香味就越浓厚,小天看起来都快按奈不住了,如果不是我在旁边时时刻刻提醒他还差点火候别着急,他可能就要抓起来吃了。

    兔肉终于烤好,我们围着焰火,一手拿着飘着香气的烤肉,一手举起啤酒干杯,此时此地此等美食美酒,别有一番滋味。

    小天第一次喝啤酒,他感觉很神奇,喝完一瓶还想找吴月要,吴月双手一摊告诉他没有了。我想这是小天这辈子喝的第一杯啤酒,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杯了,我们的闯入让这位少年尝到其他世界的精彩滋味。

    吃喝潇洒完毕,我收拾好东西准备招呼小天和我睡在一个帐篷,却发现他正和了无在不远处不知道聊些什么,难得能有人和了无聊的这么开,我也就没去打扰他们。

    这时,我发现吴月还坐在篝火前,抬着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她看到我来了,招呼我往天上看,我抬起头看到树叶之间隐隐约约有星星点点的光斑,却看不清楚具体的东西。

    吴月把篝火熄灭了,我们重回黑暗之中,树叶之间的光斑彻底看清楚了,这是一些发光的虫子,它们在树叶间飞舞着,这种虫子比萤火虫略大,光芒也比其更加多彩。周围漆黑一片,五彩的荧光却点亮了我们头顶这片“天空”,它们时而四散成点点星芒,时而成群结队的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五彩弧线。

    吴月看着空中美丽的弧线说:“好美啊,和彩虹一样,我能许个愿吗?”

    还没等我回话,她就闭上了眼睛,虽然说的很小声,但我还是能听清,她声音有些哽咽:“爸爸,以前我经常恨你没有陪伴我长大,没有在我最开心、最痛苦的时候守护在我的身边,但那次你突然回来了,说亏欠我太多想要弥补,一见到你,我所有的恨都消失了,我不要你的弥补,我只想要你永远不要再离开了!爸爸,坚持住,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听到吴月这番话,我特别能理解她的感受,于是我也在心中默默的许了一个愿望,祝福吴月能如愿以偿。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能看得出,吴月并不喜欢这样紧张刺激的日子,她更适合一份淡然自在的生活,但为了一些放不下的东西,她强迫自己变得精明能干、变得更能适应复杂的挑战。上次的绑架事件,其实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伤害,但她从未对任何人抱怨过,她一直努力维持着自己坚强的形象,默默承受着生活给予她的痛苦。她之所以时常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是因为她难以再次承受失去那份迟来美好的痛苦。

    难得夜这么的深,难得有这么真诚的心声。

    我正在感慨之时,不知林了无给小天说了句什么话,只听见小天一声惊呼,瞬间打破了夜的宁静。

    何夜雨说

    这本书我在写的过程中一直在努力完善进步,争取写成一部精彩的作品,你们如果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在评论里和我交流,谢谢陪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