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十一章 深渊巨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到小天的惊呼,我和吴月赶紧起身去看看他们在搞什么鬼,原来了无把货郎的地图给小天看了一眼,小天发现自己去过那个标记的地方!

    我赶紧问小天,那里面是什么情况,小天神情为难不太想说,停顿了一会,最终还是开了口:“哥,这不是个普通的地方,里面特别邪门!”

    “有多邪门?”

    “会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很难解释!”

    “嗨!我最近遇到的这种事多了去了,都懒得去解释了。”

    “这个地方真的很邪门,一旦陷入其中很难走得出来!”

    其实货郎也给我们说过类似的话,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去救人,如果把自己也搭在里面了,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那小天你是怎么走出那个地方的呢?”吴月问道。

    “我自有办法,但是......不能告诉你们。”小天说这话的时候吞吞吐吐地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那你能不能再带我们进去一趟呢?”我问道。

    小天犹豫了一下说:“你们为什么非要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去呢?”

    我回答说:“救人,救一群重要的人,他们是吴月的亲人,是我和了无的朋友们,现在被困在极乐山的阵法里面了,只有从这个地方进去才可能到达阵眼,然后救他们出来。”

    小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我可以给你们带路去那里,但是,一定要按我的方法走,要不然后果真的很难说!”

    从小天严肃的表情中,我们也能看出后果的严重性,我们向他做出了保证,他很快又开始嬉皮笑脸了起来:“姐姐,你看这次我多么辛苦,下次见面你一定要给我多带些你们的‘啤酒’!”

    吴月笑着答应了他,但不知道下次再来这个世界是猴年马月了,我们只告诉了小天我们是从外地来的,究竟是哪个外地,他并不知道,导致小天还以为“啤酒”只是其他城市的特产而已。

    也许是因为白天的奔波劳累,这一夜,我睡得很沉,沉到根本没有意识到帐篷外的树林里有一个人黑影藏在树影之中盯着我们看了很久,也没有意识到半夜了无起身和那个黑影交谈了很久。

    其实,还有一个人是醒着的,了无起身之后的事情都被吴月看在眼里,但那个时候,她什么都没说。

    清晨,薄雾弥漫在树林之中,阳光依然没能穿透层层绿荫,鸟儿却不在乎这些,高兴的在枝头叽叽喳喳唱着欢快的歌儿。

    我睁开了眼睛,看到小天还在旁边呼呼大睡,没去喊醒他,白天还要赶路,就让这个孩子多睡一会吧。

    拉开帐篷,发现吴月坐在昨天篝火的灰烬前吃着饼干,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无在不远处的一个小草坡上闭目打坐,一吐一吸之间,颇有几分仙韵。

    我走到吴月身边,她递给我一个饼干,我接过来说:“谢谢吴大美女,起的还挺早的呀。”

    她看着我笑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沉默了一会。远处树枝上有两只鸟儿,羽毛特别艳丽,煞是好看,他们一会用喙梳理着自己的羽毛,一会又挪到对方身边帮忙打理着伙伴的“衣服”,正当我看的入神的时候,吴月开口了。

    “风哥,你觉得了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了无啊,他是一个特别好看的人,但他又不希望别人多看他,最好把他当成小透明,这样他最开心了。”

    “你说,这样性格的人是不是秘密特别多啊?”

    “不好说,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是谁身上没有些秘密呢,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虽然感觉了无好像对我们藏了很多不能说的东西,但我觉得他性灵还是很纯净的,起码我相信他不会无缘无故的伤害别人。”

    吴月好像对我的回答很满意,点了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早了,你快去把小天叫醒吧,吃点东西我们就出发吧。”

    叫醒小天真的不容易,他一点也不在乎现在是在野外,直接把帐篷当成自己家的床了,睡得特别有安全感。

    片刻之后,我们已经牵着马儿走在树林中了,小天还是一副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样子,嚼着饼干,歪歪扭扭的走着。

    一上午时间,我们走出了森林,接下来的情况更加难办了,前方是一个陡峭的山坡,我们只好把马儿拴在附近的林子里,带着登山的装备爬上了这座山坡。

    一番折腾,终于在黄昏前翻过了这座山坡。接下来跟着小天几番转悠,来到了一片石林,这些石头最高的有一层楼高度,矮的却只能到达膝盖,杂乱不堪,像是自然形成的,没有人工雕凿的痕迹。

    但就是在这片杂乱的石林里,我们却迷了路,我开始怀疑这片石林没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摆放成这样迷惑人的,后面肯定隐藏着重要的东西,我问了下小天,果不其然,石林后面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幸亏小天还依稀记得上次来这里的路线,几次尝试之后,我们找到了石林的出口,可是这时的天也已经黑透了。

    石林的尽头是一个刀劈模样垂直的峭壁,峭壁下面有一个石洞,清冷的月光照进洞内,看起来神秘而又诡异。这个石洞的入口非常大,洞里面就更宽敞了,简直像一个大礼堂一般。从洞口进去有一半是岩石地面,剩下的那半部分是一潭深水。石洞的顶部很高,岩壁也并不光滑,凹凸不平,粗犷自然。

    进了石洞,看不到前面还有路了,我们疑惑的看着小天,小天嘿嘿一笑,指了一下前面的潭水。

    “不会吧,又要下水,上次我在其他山洞里经历过这一遭,里面的东西真是一言难尽,终身难忘!”我苦笑。

    小天嬉笑着说:“这才刚开始呢,挺简单的,等会我们手牵着手下去,我在前面带路,你们闭着眼睛跟着我潜到下面就好了,记住,在水中千万别睁开眼睛,不然就麻烦了!”

    我们都说好,赶紧收拾了一下随身物品,做好防水措施,然后手拉着手,小天在前,了无其次,紧接着是吴月,我垫后。

    小天慢慢走下了水,我们紧随着他。越往潭中间走,水就越来越深,等快淹没到小天的脖子的时候,他说:“哥哥姐姐,你们把眼睛闭上吧,什么都不要管了,只管跟着我往下潜,一会就过去了!”

    我这时闭上了眼睛,被吴月牵着往前走,只能靠身体感知着周围的一切,走着走着,水慢慢的到了我的脖子,接着淹没了我的下巴,我这时深吸了一口气。

    很快,鼻子眼睛也都浸在水里了,等水面刚刚淹没头顶,我就感觉脚下已经没有路了,好似走到了悬崖边缘,前面牵引的力量一直在拽着我向悬崖下面潜去。

    好像下潜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瞬间,水压越来越大,不舒服的感觉挤压着我的五脏六腑。潜在未知的水域,双眼不能睁开,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身体感官的利用近乎于零,就像身处在虚无之中,只有不停的在下潜。

    突然,我感觉到吴月在挣扎着身体,水中模模糊糊还传来了她的尖叫声,我张开嘴喊了一声,却呛了一大口水,感觉吴月的挣扎越来越剧烈,我心急如焚,顾不了那么多了,就睁开了眼睛。

    水很清澈,看得见这是一个向地底深入的石洞,空间很大,呈椭圆形状,洞壁怪石突兀。不知发生了什么,吴月在前面挣扎着身体,好像快要窒息了一样,前面两人还一如既往的向下潜着,根本没意识到吴月的情况。我的目光越过前面三人,向洞底撇了一眼,下面的东西彻底把我震撼住了。

    洞底有一只巨大深邃的瞳孔在盯着我们!

    此刻就算再恐惧,也得先把吴月安置好,不知道她现在的状况是缺氧了还是其他问题,水里太危险,只能先回岸上看看再说,我赶紧过去把她抱住,挣扎着向上游去。

    奇怪的是,我们前面那两人,好像并没有发现我们脱离了队伍,还在继续往水底下潜,只是他们的动作特别机械,不像两个活人,太不正常了,但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救一个是一个。

    我抱着吴月一直向上游,游了半天也没有游到水面,我甚至感觉自己好像根本没有移动多少距离,两侧的石壁都还是一模一样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更加卖力的往上游了。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我游了十几分钟,不仅没游到水面,而且还感觉不到缺氧,什么时候我的肺活量这么好了?

    现在下面那两人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已经变成了一个黑点,我独自靠在水洞的岩壁上束手无策,出也出不去,下又下不了。

    我看了一眼怀中的吴月,突然发现,怀里这东西哪还是吴月,分明是一个穿着吴月衣服的骷髅白骨,亏我还紧紧的抱了那么久,我赶紧把这个骷髅推到一边。

    骷髅漂在水中,两只空洞的眼睛盯着我,在晃动的水纹中,我好像看到骷髅的嘴动了动,吓得我一身冷汗,我摇了摇头,再仔细一瞅,骷髅的脸竟然变成了小天的脸。

    他向我游了过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