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十二章 醉生梦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天游到我面前,挥着手示意我赶紧潜下去,我捏了捏小天的脸蛋,手感还挺好,不是骷髅啊,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跟着小天潜了下去,发现吴月和了无正在下面等我的,吴月毫发无损,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这个水洞太邪门了,得赶紧离开这里!

    快游到底部时,我才发现,原来在上面看到的那个巨大的瞳孔是一幅巨型浮雕,它是由洞底的石头雕刻而成,和水洞完美的融为一体。巨眼浮雕常年在水中浸泡,石块的颜色变得乌黑阴沉,巨眼上还长着一些青苔水草,这些植物随着水波微微的摆动,使巨眼浮雕看起来更加的逼真骇人。

    巨眼中间有一个深邃的黑洞,洞口不大,每次仅能通过一人,我们依次进入洞中,好似穿过一层特殊的薄膜,人能畅行无阻,水流却被隔绝。

    新的洞里没有任何水渍,只是空气略微潮湿,内部空间不大,却有一条延展向上的阶梯,一缕斜阳洒落在石阶之上,沿着阶梯走上去,却发现外面已变了天地。

    我们正站在一座高耸如云的山巅之上,纵目远眺,群山如林,云雾如絮,月光泼洒,天地苍茫一色,上可摘星辰,下可乘九风。

    不过此时,我可没有这种雅兴,不知道中了什么阴阳颠倒之术,从地底瞬间来到了峰顶,我观察了一番周围的环境,我们现在所处的山峰是第二高峰,东南方向有一座更高的山峰直插苍穹,更为壮观。

    看现在的情况,是不可能沿着峭壁下山了,然而天无绝人之路,这里正好有一座青石板桥横跨两大高峰之间,将两位“擎天巨人”连接了起来,这等“天工造物”让人心生崇敬,究竟需要何等的魄力才能完成如此壮举。

    我回头看了一眼了无和吴月,笑着说:“走吧,是死是活,闯闯就知道了。”

    听完我的话,吴月看着狭窄的青石板桥,皱了皱眉头,了无还是一脸淡然的表情,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其实我也不是一点都不胆怯,只是面对如此浩瀚之景,心情澎湃如潮,一生能有几次这种奇遇,不痛痛快快体验一遭就临阵脱逃不是我的作风。

    其实眼前的困难也动摇不了吴月的救父之心,她只是本能的有些抵触,最后吴月还是斩钉截铁的说:“风哥,走吧,就算是刀山火海咱也得踏过去!”

    走上青石板桥,两侧并没有护栏,石板的宽度也仅能允许两脚并行,稍有不慎就容易滑落下去,虽然云雾缭绕看不清有多高,但可以肯定的是,掉下去之后绝对再也找不到全尸了。

    薄雾缠绕着石桥,刚刚没过脚脖,走在桥上,好似云间漫步。

    就这样走了大慨一半的路程,我感觉气氛不对,太安静了!除了脚步声之外,耳畔只有微风轻拂之声,吴月和了无都不是话多之人,踏上石桥之后我们就没什么交流,如果有小天在就不至于这么安静了。

    我回头一看,确实只有了无和吴月还在身后,小天早已不知踪影,从巨瞳出来之后我们都被反转的景像所震撼了,没人注意到小天什么时候离开了。

    我停下脚步给吴月说了情况她才注意到不对,小天的存在感不至于这么弱吧,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吴月害怕小天跌落了石桥,我安慰她,说自己完全没有印象小天也上了桥,他可能还在那边,我看了无也是一脸思索的表情,连他也搞不清现在什么状况了。

    我们不能不对这个孩子负责,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再回去找找,说不定小天还在山洞里没有出来。

    于是我们掉了个头,换成了无在前,我垫后。回去的路变了情况,起初来时只有薄雾缠绕在脚脖中间,回去时,浓雾却锁住了身后的石桥。

    我们一头扎进了浓雾之中,看不清脚下的青石板,走的甚是惊险,生怕一只脚踩空就万劫不复。没走几步,了无惊呼了一声:“好险!”吴月的背影也随即停了下来,我上前一问才知道,原来刚才了无一脚踏空,险些跌落下去。

    了无试探了几下,发现回去的那段石桥已经诡异的消失了,也就是说,我们没有退路了,只有不停的向前走。我当机立断,赶紧招呼他们回来,小天现在是没法找了,等会到了对面再想办法,而且小天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他没跟上来也许有自己的想法。

    想到这里,我对踏上青石桥的决定有所怀疑了,如果这是正确安全的道路,为什么小天却没有一起过来,对面到底有什么,我此刻既紧张又好奇!

    所幸,往前走的路很正常,依然仅仅是薄雾绕脚,能看得清脚下桥面的位置了,所以走的很顺畅,渐渐的能看到对面山峰上的情况了。

    这座峰顶也是尖细凌厉,顶部只容得一处凉亭座落其上,凉亭之中有一案石桌,几个石凳,似乎还有几人伏案而睡。

    等到我们走下石桥,才发现伏案安眠的人正是吴老师、白发二老以及江河、小雨!

    看到他们,吴月激动的都快流眼泪了,慌忙跑了过去,却发现这几位怎么都摇不醒了,好像中了魔咒一般。

    “别喊了,没用的,这是醉梦咒!”了无淡定的说道。

    “什么是醉梦咒?”

    “一种邪门的法术,中了咒语的人会沉沉睡去,在梦中体验着施咒人设计好的生活,在醉生梦死中徘徊,有的人会好心为自己的亲人设计快乐的梦境,用来逃避现实的痛苦,但更多的人是拿这个咒语害人,使自己的仇人在幻觉中痛不欲生!”

    “那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看他们的表情也并不痛苦啊。”

    “不好说,得进入他们的梦境才能知道是什么状况!”

    “怎么进里面呢?”吴月着急的问。

    “好办,我们先找个地方坐好。”

    因为没有多余的凳子了,我们三个只好席地而坐,背靠在栏杆上。

    “闭上眼睛,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情不要当真,切记!”

    了无念起了我听不懂的话语,甚是奇怪,他的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模糊……

    半睡半醒间,一曲歌谣慢慢向我走来,到最后的地步,竟然像是有人在耳边轻轻哼唱一般。

    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竹排之上,正好在遮荫的蓬盖下面,船头有一位戴着斗笠的姑娘,边唱着歌谣边划动着竹排,美妙的歌声飘到我的耳边,正是梦里的声音。

    我不忍打断这美好的时光,半坐在竹排上继续聆听……

    青山青

    绿水长

    船上那好儿郎

    桃花飘

    喜鹊叫

    阿妹的心儿笑

    阿哥采花阿妹戴

    阿妹织网阿哥晒

    门前青山青

    舟头绿水长

    等到麦子黄

    正好那溪水凉

    船儿迎我做新娘

    ……

    听她唱完这一段,我情不自禁的鼓起掌,姑娘回头看到了我,瞬间就羞红了脸,像是水中含苞的荷花。

    我感觉这位姑娘长的特别像一个熟人,只是这身打扮怎么可能是她呢?

    “风哥,你醒啦!”船头的姑娘开口了。

    听着熟悉的声音,我更确定了几分。

    “你是吴月?”

    姑娘点了点头说:“你怎么啦,风哥,睡糊涂了吗?”

    “额,这是哪啊?”

    “昨儿我们到十里淀打渔,傍晚回家时,不巧下起了雨,一直下了一整夜,我们只好在岸边停了一夜,早上天刚刚放晴,咱们在回家的路上呢!”

    “我现在脑子不太清醒,想不起来了……”

    “睡太多了吧,赶紧起来划船,你要是再偷懒,挣不够彩礼钱,小心我爹不同意我嫁给你了。”

    “啊!你要嫁给我?”

    “哼,谁要嫁给你!”

    吴月气鼓鼓的说着话,脸却更红了,头扭过去不理我,手中的木桨划的更快了。

    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但看到吴月这幅模样,也着实太可爱了,我更想逗逗她,谁知道我再说什么她都不理我了,我只好也拿起船桨一起划动着竹排。

    绿水印着青山的倒影,木桨转瞬划破美景,荡起一圈圈的水波,吴月的倩影在水波中摇曳着,几瓣桃花飘到倩影之上,一会儿,又跟着划来的木桨打了几个卷,桃花就转到了竹排后方,随着船尾飘荡的气泡一沉一浮。

    没多时,我们划到了一个水边的小集市,张罗着把船上的鱼儿都卖了,收获还不小,吴月很开心。又划了几里路,我们回到了自己的小村庄,这里的屋舍看起来很简朴,却非常有生活的气息。

    忙活了一下午,整理完船儿和渔网,我和吴月坐在小船上休息。

    今夜的月亮很圆满,一如月下的人儿,水面上不时有鱼儿跃起的扑通声,山中的鸟儿也时不时的叫上两声。

    吴月慢慢的靠在我怀里,不一会就睡着了,听着怀中人儿悠长的呼吸,我也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往后的日子,平淡却很充实,我一刻也不敢松懈,很快攒够了彩礼钱,吴月父亲也痛快的答应把女儿嫁给我了。

    结婚那天整个村庄的人都来了,热闹非凡。

    没多久,吴月生了个胖小子,我们白天打渔,晚上抱着孩子,互相说着情话,幸好儿子现在还听不懂。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

    这一天黄昏,晚霞满天,我坐在门前的躺椅上,品着刚从集市买来的新茶,儿子调皮的在门前追逐着黄狗,吴月也坐在门坎上仔细缝补着衣裳。

    瞅着门前的小河,我发现河流远处有一个黑点,一柱香的功夫,黑点划近我才看清,这是一条无蓬顶的简易竹排,竹排之上,站立着两位年轻人。

    这两个熟悉的身影唤回了我脑海中消逝的回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