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十三章 梦死醉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乘舟而来的两人,正是了无和吴月。

    看到他们,我才想起自己还处在醉生梦死的法术中,这两年的岁月如白驹过隙,我曾是如此的投入,多少个柔情似水缠绵悱恻的日子、多少回嬉笑怒骂刻骨铭心的时光,美眷娇儿,轻舟明月,渔歌唱晚,一幅幅画面在我心中流淌,转瞬间又烟消云散!

    我回头看了一眼村庄和家人,一切都已消失无影,只剩茫茫一片雾海。

    此时,了无和吴月也来到了我的面前。

    “送你一个如愿以偿梦,梦里时光流转,其实也只有弹指一挥间,不必留恋,醒了之后你可能都记不得多少了。”

    了无说完之后,又看了一眼吴月,继续说道:“我把你俩都从这层梦境拉出来了,接下来我们该办正事,别忘了我们入梦的目的。”

    我看了看吴月,发现她在沉思着什么,难道她看见了我的梦境?

    一直以来,我承认对吴月有些好感,没想到内心却已种下了这么深的执念!我现在特别好奇,吴月如愿以偿的梦又是什么呢?

    正在思索间,周围的雾气渐渐消散,此刻我发现自己依然站在青石桥上,不远处还是那个山巅的凉亭。

    又一次来到这里,除了趴在石桌上沉睡的几人之外,我们三人的肉身也依靠在栏杆上昏睡不醒,果然还是个梦。

    第一次从旁人的视角观察自己,感觉很新鲜,看起来还有点小帅,没来得及多看两眼,了无便开口了。

    “破解咒语,需要先从梦里叫醒他们,然后我们再一起醒梦回到现实,在破咒的时候,可能会受到咒语的反噬,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要信!”

    了无严肃的说着这些话,神情特别认真,一反之前的淡定从容,这也让我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更加打起了精神来应对。

    “好,现在我们去叫醒他们吧。”

    这一次,根本没费什么功夫,轻轻松松就叫醒了在石桌上趴着的几个人,除了小雨,了无说她受伤太严重了,和其他人情况不一样。

    吴老师醒了之后脸色阴沉的很厉害,一言不发,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阴霾,这要是爆发出来,他的对手绝对要遭殃了。

    江河怜惜的盯着小雨,神情沮丧,白发二老看起来很疲惫,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了无继续给我们说:“现在大家也只是在这层梦里清醒了,接下来是更关键的一步,我们需要一起破开这层梦境,回到现实。”

    “怎么破?”我问到。

    “很简单,从梦里惊醒就行,比如前面这座山崖,跳下去!”

    “非要这么暴力吗,有没有更温和的?”

    “暂时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

    我们只好点头答应,陆陆续续起身走到崖边。

    刚没走两步,我突然眼睛一花,身体不自觉的向后倒了下去。

    虽然大脑昏昏沉沉,但我感觉自己并没有倒在地上,全身被液体所包围住,卸去了大部分摔倒的力道,身体在缓慢的下沉着。

    这时有一个人游了过来,一只手抱住了我,一只手按住了我胸口上的血玉,血玉开始变得温热,一股暖流从胸口游遍全身。

    我的意识慢慢恢复清醒,恍恍惚惚中发现自己还在山洞里的水中,水底的巨瞳此刻已变得血红刺眼,散发出一种邪异的光芒。

    抱住我的人正是了无,他的嘴角未动,声音却传入了我的识海里。

    “刚才你在水中睁开眼睛的时候被深渊巨瞳所迷惑了,无论你陷入的怎样的幻境中,都不要信以为真!幻境有幻境的逻辑,它会使尽一切手段阻止我救你,不要沉迷了,否则永远都游不出这个水洞。”

    我的大脑彻底混乱了,我相信了无,但我到底该相信哪个了无?

    血玉温热的暖流快速在我全身游走了一个来回,身体恢复了正常。

    小天和吴月还在水底等我,了无让我继续闭上眼睛,他牵着我往下游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快要憋不住气了,我们终于浮出了水面。

    我睁开了眼睛,发现竟然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正是那个大别山底的溶洞,我们浮出水面的地方是溶洞里的地下河。

    小天向我借了血玉,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天就跑到一处石壁前,用血玉在虚空上画了一个复杂的图案,石壁突然移开了。

    进了石室,我傻眼了,室内金碧辉煌,堆放着无数的黄金和玉石,最里面正中的位置放着一盏古朴精致的高脚桌,桌子上面倾斜摆放一个质地均匀、毫无杂色的白色玉盘,玉盘内盛放着一本古籍,封面写着“极乐密法”四个大字。

    了无痴痴的走到高脚桌前面,细细抚摸着这本书,然后,缓缓的摘下了墨镜,微微一顿,他慢慢的转过头看向了我们,他眼球处的位置竟是两坨缓缓旋转的星云。

    “你没用了!”

    了无说罢,一粒细微的星辰缓慢的从他眼中飘了出来,看似缓慢,实际速度却非常快,根本没给小天反应的时间,星辰没入了他的身体,小天瞬间化成点点星斑,一阵闪耀之后,归于虚无。

    吴月看到这里冷笑了一声,说:“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引他来到这,终于还是没有白费!”

    了无这时转头看向了我,冷冷地说:“你也没有利用价值了,看在对你印象还不错的份上,饶你一命,出不出得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罢,他们拿着那本秘籍走出了石室,我特别想要追上去,却发现自己此时怎么也动弹不了。

    半柱香的功夫后,我的身体逐渐恢复了控制,等我回到溶洞时,两人早已没了踪影。

    想起了地下河下面还有一个出口,我就赶紧潜入水中,和以前不同,这次河水特别混浊,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上次那个出口。

    我只好回到石室,守着满屋的珠宝,特别讽刺,如果出不去,要它们又有何用呢,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如一堆食物更有价值。

    想到这里我才发现自己很久没有进食了,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比起饥饿的痛苦,我更痛心的是他们的冷漠,这两人曾经是我的队友,也是我精神的依撑,也是他们,让我的精神防线彻底崩溃了。

    摊坐在石壁下,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洞内一片寂静,只有钟乳石上的小水滴还在不断滴落到石块上,形成有规律的嘀嗒、嘀嗒、嘀嗒……

    身心俱疲,听着还算悦耳滴水声,我沉沉的昏睡了,梦里一片混沌,只有嘀嗒嘀嗒的声音一直伴随在耳边。

    混混沌沌中,我的思维也不再运转了,好像过去了一万年,当我再次睁开疲倦的双眼时,发现眼前的天花板特别的雪白,我的身下是医院干净的床单,房间内很安静,只有床边的输液瓶还在嘀嗒嘀嗒的流淌着药水。

    大川趴在病床的边沿睡着了,轻轻的打着鼾,嘴角流出的口水沾湿了被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