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使者_第十四章 威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挣扎着坐起身来,大川感觉到了动静,哼唧了两下,转了转身反而睡的更踏实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又回来了?

    心里思绪万千,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主人公经历无数磨难逃过追杀,结局却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他原来是一名精神病人,一切都是他臆想的,这个剧情和我现在的处境何其相似!

    想起这里我脑子都快炸了,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把大川摇醒了,大川一脸懵逼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是我之后,大川高兴坏了。

    “风儿,终于醒了,急死你哥哥了!”

    “这是在哪,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你个家伙在公园跑着跑着就晕倒了,把旁边一大群练太极的大爷大妈都吓坏了,还以为你小子要碰瓷,离那么老远,人家大爷大妈练得是太极又不是气功。”

    “你看见了?”

    “我哪能看见啊,我隔壁马大爷告诉我的,他以前见过你,就赶紧给我打了个电话,把兄弟我给急的,裤衩都没来得及穿,赶紧套件衣服就出来救你了!”

    “又tm裸睡!”我苦笑道。

    公园!湖畔公园!湖畔公园有什么?练太极?

    吴忆石!

    我到现在还能记起那天吴忆石犀利的眼神,之后我就晕倒了吗,后面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吗?我感觉特别荒缪!

    虽然现在躺在病床上,我甚至觉得松了一口气,事情原本就是这样的也挺好,一切都是一场梦,这样的话就没有阴谋、也没有背叛,吴月、了无、小天都是虚无幻影也罢,省得伤心。

    可我又忍不住想起这段经历,坚强外表下敏感的吴月、冷淡之中不乏情义的了无,还有吴老师和那些朋友们,一个个鲜活的形象浮现在脑海中,让我分不清到底是虚幻还是现实?

    我到现在还不愿意相信吴月和了无会背叛我,我一直把他们当做忠诚的战友和坚实的后背,如果这是一场梦,那么这一切都好解释了,我也更容易释怀了。

    “川哥,我昏迷了多久?”

    “三天,三天没吃没喝,营养液都挂上了。”大川指了指头顶上的输液瓶。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面还是很长很长的梦,我现在都分不清哪是现实哪是梦了!”

    “好说,兄弟,你哥我做人就很现实,看到我你就知道不是梦了,还能信不过哥哥吗!”

    “你说这话我更不能信了,哪次打包票让我相信你有好事?一点都不靠谱!”

    玩笑归玩笑,大川的话让我想起两个人,一个是吴老师,他说过我们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二字,我铭记在心,一个是林了无,他嘱咐我无论如何都要信任他,虽然他是在醉梦咒里告诉我的,但其实不必说,这几天的相处,我对他这个人天然就有种信任的感觉。

    想到这里,我有了些不一样的思路,假设我相信他们俩,那么前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就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他们也不会背叛我,这两个条件一旦成立,那么此时,这间病房和大川就不应该存在,我很可能还是在幻觉之中没有醒来。

    这个推理的可靠性有多少?我回想了一下最近的经历,无论是渔村的幸福生活还是密室的残酷背叛,都特别的匪夷所思,各种场景像梦境般容易破碎,经常就毫无征兆的坠入到下一个循环了,就连山峰之间的青石板桥都让我觉得不够真实。一个接一个的事件虽然从逻辑上能说的通,但从情感上我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现在的结局。

    随着深入的思考和总结,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接近事情的真相了,我很有可能还处在幻觉之中,也许还在醉梦咒里,亦或是被深渊巨瞳控制住了思想。

    当我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时,突然头顶的天花板像筛子一样哗啦啦的滴着水,我浑身都被淋得湿透,我赶紧起床,川哥急忙对我说:“兄弟别慌,肯定是这里排水管道坏了,过会就修好了。”

    他刚说完这话就尴尬的笑了起来,面部肌肉很不自然,像一个人皮木偶一般。

    我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窗边,看到窗外竟然不是人来人往的街道,而是白云缠绕的茫茫群山,医院的房间正处在刚才那座山峰峰顶凉亭的位置。

    瞬间一切都明了,我立马从窗户上纵身跃下,耳边还伴随着川哥凄厉的喊叫声,但很快就消散在风中。我坠入云团之中,飞速的下沉着,雾气遮挡了眼睛,冷风刺痛了皮肤,闭上双眼,张开了双臂,自由的在云雾中翱翔。

    渐渐的,下坠的感觉消失了,我缓缓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吴月担心的面孔,她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脸庞因为着急变得红扑扑的,眼睛里也是湿润润的。

    看到我醒了,吴月开心的笑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还没等我好好欣赏这一幅笑颜花开的美景,小天的脸就凑到了我眼前。

    “哥哥,你吓死我了,你可千万别死呀!”

    吴月听到之后,赶紧说:“呸呸呸!别说死不死的,多不吉利!刚才你是怎么啦,风哥?”

    我坐起身看了一眼四周,这是一个和我们下水前一模一样的山洞,洞内巨大而又空旷,岩壁古朴粗糙,我正躺在一潭清水的岸边,估计是他们把我拖上岸的。

    我简单的把幻境中的经历挑重点给他们讲了一遍,当然我省略了梦中和吴月的那一段缠绵悱恻的往事,这些匪夷所思的故事,他们听得啧啧称奇。了无说他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醉梦咒,可能是我臆想的名字吧,听到最后的结局,了无得知原来我对他如此的信任,他点点头开心的笑了,真难得他有这样的神态。

    吴月始终都是担心的样子,小天倒是觉得很猎奇:“哥哥,我听说在这个水里可能会让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我怕有危险就让大家闭上了眼睛,没想到看到的东西还挺好玩的呀!”

    “好玩什么啊,幸亏有我们在,要是他一个人说不定昏迷在水里都出不来了!”吴月假装生气的呵斥着小天。

    听吴月的描述,原来在水里突然游着游着就不动弹的是我而不是她,事情发生之后,他们三人顾不了那么多了,都睁开了眼睛,拖着我继续往前游。水底是u型的结构,转个弯就到了这边,然而他们却没看到什么深渊巨瞳,水底也是和洞顶一样,都是古朴自然的石壁,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边的山洞和那边是一模一样的构造,以至于我刚醒时还以为他们在水里折返了,其实还是成功到了对面。我被放在岸上没多久就醒了,梦里千百遭,其实也只是发生在片刻之间。

    我不明白中招的为什么偏偏只有我,了无沉思了一会说:“我猜测是因为血玉,水底的那股力量可能感受到了威胁,集中力量针对你了。”

    “血玉?血玉为什么会威胁到它呢?”我一脸懵逼。

    “这个问题等吴老师给你回答吧,血玉的力量你现在还没法掌握,否则也不会这么费事才挣脱!”

    吴月皱起了眉头,“第一步就这么麻烦,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别怕,再难不还有我顶着嘛,我吸引火力,你们就大胆的往前冲吧!”

    听着我的话,了无无奈的笑了笑:“后面就不一定有那么幸运了!”

    小天也是一脸认真的点点头。

    三人都盯着我看,气氛有些凝重,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也不是没有担忧,万一以后对手都以为我是个大威胁,什么招式都往我这边使,没料到我原来是个草包,这种情况实在很不妙。

    了无看着我,微微动了下嘴唇却欲言又止,他把吴月拉到了一旁,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吴月点了几下头,神神秘秘的看得我一头雾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