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心往事_第二章外病由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爸叫林中,据我爸说他的名字是爷爷给他取的,希望他可以像大树似的脚踏实地,本本分分做人,爷爷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要求做人中龙凤,只愿一生平平淡淡就好。

    我的我妈叫画眉,是真的姓“画”,画姓最早起源于西周的官职,主要负责对土地势力范围进行划分,称为画司,后来慢慢变成了姓氏,我觉得母亲就像画眉鸟,在我爸林中的大“心”中无奈的飞来飞去。

    我的姐姐大我两岁,叫林寒,父亲说姐姐的名字取自:王安石的《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这梅花,洁白如雪,长在墙角但毫不自卑,远远地散发着清香,我爸希望姐姐做一个坚强努力的女孩子,像腊梅一样即使寒冬也要绽放属于自己的美丽。

    至于我的名字吗?听我妈说我爸本来都取好了让我叫林暖,但是怎么听这个名子都像是女孩子的名字,可能他们是希望我是个女孩子吧,偏偏我是个男孩子。

    但是话说回来谁家男孩子单名一个“暖”字,这怎么听怎么觉的女生气十足,好在这么女性化的名字,在经过我师父的再三斟酌下给否定了,后来我师父和我说什么再三斟酌,只要是他徒弟名字就已经取好了,还斟酌个屁啊。

    所以我爸没有拧过我那强势的师父,而我也丢掉了那个女性化的名字,换了一个另一个比较中性化的名字,我的名字就叫:林承心。

    话还是说回来吧,在县城的医院里我妈给我姐拿完药回来找我爸,看到我爸那两道剑眉都快拧到一块去了,手里拿着笤帚还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地上刚才自己抽的烟头。

    看到这我妈也知道我姐生病其实我爸心里也不好受,别看我爸平时嘻嘻哈哈就像个活宝,感觉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似的,但是他对自己的孩子是真心的疼爱啊,世间为人父母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幸福快乐的。

    想到这我妈走到我爸面前说到:“你快点给人家收拾干净了,刚才我出来还以为着火了呢,这里是医院都快让你抽成火葬场了。你说你这一会抽了多少烟了,等回家我在和你算账,赶紧收拾完我们回家了。”

    我爸突然听到我妈说话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赶紧应了一声道:“别瞎说,不吉利的不知道吗?我马上就收拾完了,咱们这就回家。”说完我爸把烟头垃圾倒进垃圾桶,笤帚簸箕立在一边,小跑着出去推自行车了。

    我妈看着我爸跑出去的背影,心里也是心疼我爸的,其实我妈是想开玩笑让我爸轻松下的,看我爸每天都像紧绷着的弦,只是我妈开玩笑的水平有点惨不忍睹,没有宽了我爸心。

    对于吸烟,我妈是极力反对我爸吸烟的,因为我家祖传肺不好,别人家都是祖传宝物什么的,我家祖传疾病也算是“标新立异”了,只不过有时候看到我爸那么累,也就不那么限制他了,偷偷的抽根烟,我妈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我妈看着我爸跑出去的背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也赶紧追了出去出去,一边小跑着一边心里想到:“孩子,妈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你治好,妈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想完我妈还在我姐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妈小跑颤抖的原因,我姐在梦中也是甜甜的笑了。

    我爸带着我妈从县城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县城离我家是比较远的,骑自行车需要一个多小时,那时候因为农村经济的落后是没有公交车的,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我爸胯下的那辆二八自行车了,人家吕布是胯下赤兔马,我爸是胯下大二八。

    我妈和我讲,当初我爸和我妈结婚,我爸就是用那辆二八自行车把我妈娶回家的,万幸那天的路没有泥泞不堪的路段,也不需要我妈下来要不后果不堪设想啊,要是我爸接新娘子去自己回来了,把新娘子丢了,脑补一下都觉得这肯定是我爸这一生“出彩”的一次了。

    一路上我爸也不能问我妈我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医院里医生说话欲言又止的,什么又是外病,自己家的孩子好好的为什么会得外病。

    我爸抬头看了看一轮圆月缓缓升起,犹如一面明晃晃的镜子,镶嵌在没有一丝乌云的深蓝色天幕上.月亮把它柔和的光撒向大地,使一切都沐浴在这纯洁月光里,趁着月光所以我爸把话都憋回到肚子里,把一身的力气都用在了蹬自行车上,我爸想着赶紧回家,有什么话回家再说吧。

    有一次我爸和我开玩笑说,这辈子骑自行车骑的最快的就是这次了,用我爸的话说就是当时自行车都快让他蹬的飞起来似的,插上翅膀就是飞机了,我知道我爸吹牛了,他就是真蹬的那么快,我妈也不愿意啊,更何况我妈怀抱里还抱着我姐呢。

    不知道我爸的自行车飞没飞起来,反正以前骑自行车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我爸一个小时就蹬到家了,可能当时我爸心里多着急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到家后我妈抱着我姐和我爸说:“我去把粥热上,咱俩就凑合吃点算了,这么晚了我也不想做饭了,你好好看着孩子。”我妈说完就把我姐交给我爸看着转身去做饭了。

    在我们当地的小农村里厨房都是在配房里的,客厅和卧室都是在主房里,我爸就在卧室里看着我姐,卧室的窗户打开正好可以看到厨房。

    我爸看到我妈进厨房里边去了,就推开窗户把憋了一路的话说了出了,我爸抱着我姐说道:“孩子是到底怎么了,怎么张叔说咱家孩子是外病,什么是外病啊,你快跟我说说啊,我现在哪有心思吃饭啊,你看孩子都发烧好几天了,今天下午还抽搐了,这么多天吃药也不见好,真是快急死我了。”

    我妈从厨房了出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说到:“先吃饭再说吧,没有心情也要吃饭,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好好看着孩子,今天医院的张叔说了咱家孩子的病吃药是治标不治本,要治本只能走偏门了。”说完我妈转身又进厨房了。

    听我妈这么说我爸是满肚子的疑问,怎么自己家的孩子生个病怎么这么麻烦呢。

    过了没多大功夫我妈就端着两碗粥,一小盘咸菜,两个馒头,标准的的早餐配置走了进来,放到桌子上对我爸说到:“咱俩就凑合凑合吧,我也没心思做别的了。”

    说完俩人谁也不动筷子吃饭,我爸想了一会对我妈说到:“还是说事情吧,我一点也不饿,我哪有心思吃饭啊,孩子现在这个样子,都快急死我了。”

    我妈和我爸差不多,只不过我爸在医院奔波了一天不吃点饭挺不住的,其实我妈忘了自己同样也在医院奔波了一天了,从我姐病了开始我爸妈就没吃过一顿安心的饭,睡过一个安稳的觉。

    我妈听我爸这么说就捋了捋头发说到:“那咱俩一边吃一边聊吧。”

    说完我爸和我妈就拿起来馒头来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我妈拿着馒头缓缓的和我爸说到:“外病,是灵异类问题简单概括的讲就是我们常说的中邪、附体一类的问题,这类问题根据程度不同有所区别,严重者形成病态,称为外病。

    外病又分纯粹的外病和外病引发的实病两种情况,地区不同叫法不一样,有的地方称为外病有的地方称为邪病,但意思都是一样的。

    则多指不良信息侵入人体,导致的精神恍惚、人格异常、高烧不退、昼夜颠倒等,表现形式多样,但通过正常的医疗手段,一般无法查知病因,甚至无法令病情缓解,比如像咱家的孩子不明原因的发烧,用了退烧药后,烧退下去后很快又会重新发作,多次反复,难以根治。”

    我爸听我妈说完就觉得奇怪了,偏门是什么意思我爸是知道的,我妈又说了这么一大通的外病是怎么回事,在思考了几分钟后我爸顿时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怪不得我姐的病一直不见好转,这都多少天了每天都发烧,一开始发烧我爸妈带我姐去镇上的医院,大夫给开了点退烧药就打发回来,吃了好几天发烧没有好转,最主要的是我姐今天下午开始间断性的抽搐了。

    我爸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赶紧对我妈说到:“在医院里张叔欲言又止的就是因为这事吧,和我明说就是了干什么遮遮掩掩的。”

    我妈点了点头有些微怒的说到:“你是不是傻啊,就算是因为这事,当时在医院里人多嘴杂的,你让人家怎么和你明说,人家的职业是治病救人的,这种玄幻的事你非得让人家亲口告诉你呀,人家能够隐晦的告诉咱们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爸听我妈说完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毕竟让人家做出违背职业道德的事的确不对。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