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封术_第四章 倒霉鬼的悲催经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民警带着赵寻回到家中,给赵寻收拾了一床被子。

    “小兄弟我这地儿小,咱俩就在一张床上挤一挤吧!”

    “可以。”赵寻看着这个不过十来平米的小屋子点了点头。

    凌晨两点多屋内一片漆黑,只有透过窗帘的缝隙才能看到羸弱的微光。

    民警已经熟睡,赵寻却没有一丝睡意,眯着的眼睛时不时的睁开看看门口或者看看窗户。

    “呸……该死的野狗,追了老子大半夜。”

    满脸淌血的鬼好不容易摆脱了那只野狗,然后一路骂骂咧咧的向民警的屋子飘来。

    “来了!”赵寻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手中握紧了桃木剑。

    只见满脸淌血的鬼穿过屋门飘了进来,缓缓的向民警贴去且不停擦拭着脸上的血。

    赵寻皱眉瞪着鬼,心想居然敢无视我?

    其实赵寻想多了,不是鬼无视他而是鬼的头顶一直往下淌血遮住了视线,再加上注意力都在民警身上。

    “哼哼……”鬼擦了一把脸上的血,看着民警恶狠狠的咬牙切齿,“再有几天老子就可以折磨你了,你害老子不得转世投胎成了孤魂野鬼,老子岂能让你好过!”

    “哎哎~”赵寻用桃木剑戳了戳即将贴在民警身上的鬼,用鬼语玩味儿的道:“干啥呢?干啥呢?”

    “卧槽~”鬼被吓得一哆嗦,神经一紧跳到了墙角沾满鲜血的双手做防御状,“谁?”

    赵寻伸手一剑先将熟睡中的民警拍昏,因为他知道捕快的警觉性是非常高的远超常人。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触犯了规则。”赵寻提着桃木剑向满脸淌血的鬼走去。

    鬼听到脚步声赶紧抹了一把脸上的血,露出眼睛一看是个穿袍子的少年随即凶狠了起来。

    “你少管闲事小道士,冤有头债有主我只要这个警察的命,你要是在这里碍事别怪我不客气。”这鬼看了一眼赵寻手中的桃木剑有些忌惮的说。

    “别跟我说狠话,你这种小鬼我还不放在眼里。”

    赵寻看着这个鬼不屑的撇撇嘴,“这个捕快还没到寿终的时候,你强行夺命我就得管。”

    “要不是看你是一只怨念鬼,我早一剑剁的你魂飞魄散了。”赵寻将法力注入桃木剑中电光流过,挥舞了一下桃木剑瞪眼说道。

    鬼擦了一把脸上的血使劲往墙角挤了挤,他感觉的出来那桃木剑上流转的电光是雷霆之力,这可是真能将他打得魂飞魄散的东西。

    “道爷饶命啊!”本想做个有骨气的鬼不去求饶,可是一看到桃木剑上流转的雷霆之力心底就发凉,只好挤在墙角跪地求饶。

    “说说这捕快哪里招惹了你,你对他有这么大的怨念。”赵寻双手背在身后,桃木剑在身后晃来晃去问道。

    “他害得我不能转世投胎,所以我就想弄死他丫的然后折磨他。”鬼说完这句话后怨气腾然暴涨了三分,恶狠狠的磨着牙看着床上的民警说。

    赵寻提剑拍在鬼的头上,“给我老实点,鼓荡个屁的怨气呢?”

    鬼被拍后抱着头疼得直咧嘴,“晓得了晓得了。”

    “害你不能转世投胎?他区区一个凡人怎么能害你不能转世投胎?说来听听怎么回事。”赵寻盯着鬼说道。

    “那我就从头说起……”鬼心酸的叹了口气缓缓的说了起来。

    “几年前我到山里一个废弃工厂里面去挖柱子里的钢筋想弄点钱花,没想到柱子倒了把我给砸死了。那工厂离村镇挺远又是在山里人迹罕见,死后没人给我收尸就成了孤魂。”

    赵寻点了点头,“死在野外无人收尸,地府也就不知道你的存在,大多孤魂野鬼都是这么来的。”

    鬼瞅了瞅赵寻确实如此,“我死后一直在工厂游荡,盼星星盼月亮希望有人可以发现我的尸体,好让地府知道我的存在。”

    “终于在一个多月前来了一大批人要改建那工厂,并且发现了我的尸体还报了警。然后警察来将我带走,只要派出所一备案我就不在是孤魂野鬼,地府就会派阴差来接我走。”

    “说重点。”赵寻不满的皱眉道。

    “我说的就是重点啊!”鬼有点委屈的回到。

    “哦那你继续!”赵寻挥了挥手。

    “来给我收尸的是俩警察,其中一个就有他。”鬼说着还指了指床上的民警。

    “回派出所的路上碰到了他们查了很久的一个犯罪嫌疑人,于是就下车去抓,你抓就抓吧但是你把车门关上啊!”鬼想想就生气,气的咬牙切齿。

    “他俩去抓犯罪嫌疑人没来得急关门,现在的野狗特别多,我的尸骨就被几只野狗叼走给啃了。”

    “等他俩回来毛都没剩下,无法备案就无法转世投胎。”鬼说到这里竟然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继续说,不就是被狗啃了么。”赵寻嘴角微翘感觉好笑。

    “什么叫不就是被狗啃了么?”鬼不乐意了,“只是单纯的啃我也就不说什么了,都被啃狗肚子里去了那还怎么备案?”

    “呃……你继续……”赵寻强忍着笑意。

    “他们回来后到是发现我的尸骨被野狗啃走了于是就去追,追就追吧关键是追回来的骨头没他妈一根是我的,就算备案了有毛用?”

    “后来他们回到派出所检测出来不是我的骨头,于是就让床上躺着的那家伙去继续找我的骨头。”

    “说起这个我还挺佩服这些人民警察的,奔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想要找到我的骨头还是让我挺感动的。”

    “但是这家伙好不容易找到一小截我的骨头,又他妈跑去追犯罪嫌疑人掉在路上让野狗给啃了。”

    “我他妈是得罪了他还是得罪了犯罪嫌疑人?又或者得罪了野狗?我就想转世投胎怎么就这么难呢?”

    “最气人的是他事后回来找了,找了一截不知道什么玩意就屁颠屁颠的拿回去了。检测不是我的骨头,然后继续找没找到,当然找不到了都进了狗肚子怎么找?怎么备案?我怎么投胎转世?”

    “就这样我就恨上了这个警察,之后……”

    赵寻接过这鬼的话,“之后你的怨气就越积越多,越积越多就越恨这个捕快,就想弄死他折磨他。”

    “你就不会去找那些将死的人然后坐等阴差?”赵寻问道。

    “我去了啊!但都被床上那丫的给搅黄了。有我的地方他就去抓犯罪嫌疑人,你说气不气?气不气?”鬼愤恨的道:“我当时还没有怨气不能护体,做了几年的孤魂本就很虚弱了。”

    “而警察的正阳之气让我不敢接近,看见他我就得躲得远远的,每次都这样一道关键时刻他就去抓犯罪嫌疑人。”

    “我越想越气也就有了怨气,所以就想着赶紧弄死他,好折磨他抵消我的怨气。”

    “现在的人把浩然正气叫做正阳之气?”赵寻嘀咕了一句。

    “道爷你说啥?”鬼伸着脖子问道。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