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封术_第六章 轮回前鬼探亲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寻在阴间逗留的时间不长便回到了凡间。

    回到凡间后天将破晓,赵寻茫然四顾不知是回民警处还是去寻张姨。

    “捕快的事已经解决,我还是去寻张姨吧!”赵寻点头自语。

    民警屋内!

    民警缓缓抬起了沉重的眼帘,感觉浑身疼痛咧着嘴坐了起来。

    “好疼,怎么了这是?身上怎么这么多淤青?”民警掀开自己的衣服左右瞅了瞅。

    “头上怎么这么大个包?”民警感觉脑袋有些昏胀于是又向头上摸去。

    民警突然想起昨天自己带回来的小兄弟不见了,赶紧起身穿衣向所里走去,也顾不得自己的身子为什么会这样了。

    “喂~张姐,我是民警王志。”王志边走边拨通了张姨的电话,“昨天你带来的小兄弟不见了,我现在正在往派出所赶让我同事帮忙找。如果他去了您那,您一定得来个电话。”

    “好好,我也出去找找看。”张姨挂了电话,急忙跟自己闺女打了个招呼,“凤兰我有事出去下。”

    “哦……”凤兰钻在被子里迷糊的应了一声。

    赵寻一路溜溜达达进了张姨所在的村子千林村。

    “是你们几个,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赵寻一进村就看见了昨天餐馆里的那几只鬼正在前方游荡而且比初见时还多了三只,嘴角微翘眯着眼睛尾随而去。

    几只鬼游荡在前方长吁短叹缅怀生前的一切,赵寻就在后面跟着找机会下手。

    “看着这熟悉的一切突然好想哭。”

    “谁说不是呢?”

    “你们生前有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当然有,我生前最大的遗憾就是不知道谁把我给绿了。”

    “我遗憾就不说了,我最得意的事就是绿了不少人。”这鬼说着还偷瞄上面那鬼一眼。

    “我也说说我得意事……”

    几只鬼边走边聊着生前的遗憾和得意的事,完全没有发觉尾随的赵寻。

    “哼哼,机会来了。”赵寻看着几只鬼进了一条巷子立刻堵了上去。

    “呔……看打……”赵寻上去就是将这几只鬼一顿好打。

    几只鬼毫无还手之力,原本惨白的脸色被赵寻暴打之后变得鼻青脸肿。

    一只鬼被打得腮帮子鼓起老高,说话都跑风漏气含糊不清了。

    “鸟道爷饶蜜啊……我们在也不敢了。”

    “你敢骂我鸟?”赵寻瞪眼又要打。

    这鬼急了边在地上比划拼音边求饶,“xiao,x.i.ao~大鸟的xiao。”

    赵寻听了半看了良久才捋清楚这鬼的意思,原来不是在骂自己。

    “看你们还敢不敢嘲笑我。”赵寻拧着眉毛恶狠狠的说。

    几只鬼跪地求饶,“不敢了不敢了!”

    赵寻双手将桃木剑拄在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几只跪在地上的鬼。

    “看你们鬼身纯净没有污邪之气,不在阴间好好待着来人间晃悠什么?地府知道吗?”

    “知道知道!”一只鬼急忙回答。

    “嗯?”赵寻皱眉,“地府会放你们来人间?人鬼殊途不怕打乱阴阳?”

    “是这样的小道爷……”一只鬼有些害怕的瞅着眼前的桃木剑解释,“地府律法有规定,投胎轮回前都会给七天时间来到人间告别今生今世的亲人。”

    “原来是这样!”赵寻点头皱眉不满的看着几只鬼,“告诉你们既然地府有这条律法我也不好干涉,但是鬼毕竟是鬼都给我离生人远点别往人堆里钻,省的打乱别人的阳气招灾闹病。”

    “晓得了晓得了……”几只鬼赶紧点头称是。

    “滚吧!”赵寻挥了挥手。

    几只鬼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跑了,边跑边在心头嘀咕没见过这么记仇的人。

    放走几只鬼后,赵寻径直来到张姨家门前,“张姨,张姨在家吗?”

    赵寻敲了敲门喊了两声发现没人,可是又不愿意杵在门外等着于是掐诀念咒。

    “咔……咔咔……”锁子内的机芯在赵寻的法术下自行转动。

    “咯嘣!”门应声而开,赵寻推门而入。

    张姨家面积还不算小,三室一厅厨卫不用说都有。

    “我得先找些吃的!”赵寻开始逐个打开房间的门。

    推开第一道门赵寻瞅了半天,看着马桶还有边上的垃圾桶和里面的纸皱眉,“茅房?”

    推开第二道门,“放东西的地儿!”

    推开第三道门赵寻找到了厨房,翻箱倒柜办的折腾了半天,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啥吃的都没有。

    “张姨都是下馆子的吗?家里怎么啥都没有?”赵寻纳闷。

    “妈,大早上的倒腾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住在学校呢。”凤兰不满的声音从卧室传了出来。

    赵寻下意识的身体一紧将手放在了桃木剑上,“嗯?”

    “张姨不在家会是谁呢?”赵寻等安静下来后,蹑手蹑脚的推开了凤兰的门。

    凤兰又睡了过去,盖着被子蒙着头一条大白腿露在外面。

    “应该是张姨的朋友或者亲戚。”

    赵寻心里想着刚要退出来却用余光看到屋内有三只鼻青脸肿的鬼正在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

    “怎么跟家里来了?”三只鬼心里吓得一哆嗦。

    赵寻愣了一下随即拧眉,“不是说让你们离生人远点吗?”

    这三只鬼两老一中年,刚才被赵寻狠狠地收拾了一顿以为没事了,可这眨眼的功夫竟然追到家里来了。

    三鬼也是事后才知道自己遭了无妄之灾,原来是几个邻居之前嘲笑过这位小道爷。

    “小道爷您就放过我们吧!我们只是回来探个亲而已,探完亲就回去了。”其中一只老鬼说着便跪了下去。

    “是啊小道爷,您就放过我们吧!嘲笑您的又不是我们,您何必非揪着我们这一家子不放呢?”

    “就是啊小道爷,您何必揪着我们一家子不放呢!”

    另外一只老鬼和中年鬼也跪了下去哀求着,老鬼还边说边抹眼泪。

    “是你们非往我怀里撞。”赵寻不满的瞪着三只鬼。

    一只老鬼赶紧解释,“我们没往您怀里撞,这是我们生前的家。我们是回来探亲,这床上躺着的是我孙女。”

    赵寻挑起一只眉憋红了脸有些尴尬,“那,那你也不能离生人太近。你会打乱你孙女的阳气,让她惹病招灾。”

    “行了行了都起来吧!你是她爷爷你是她奶奶,那你呢?”赵寻说完两只老鬼指着中年鬼说。

    “我是她爸!”中年鬼说着温柔的看向床上的凤兰。

    “爸?”赵寻略微思索便了然,“你是她爹呀!你死了多久了?你年纪轻轻是怎么死的?”

    “我死了十一年了,生前日子过的紧巴,正好山里有个废弃的工厂我便去那里捣腾柱子里的钢筋废铁不小心被砸死了。”中年鬼说。

    “嗯?”赵寻听完陷入了沉思,他想起了吴助,吴助也是在那被砸死的。

    “那个工厂前后死过几个人你晓得吗?”赵寻皱纹问道。

    凤兰的父亲想了一下,“在我之前也死过几个,具体几个我也不知道。”

    “都是怎么死的?”赵寻追问。

    凤兰父亲皱眉思索,“好像跟我一样都是被砸死的。”

    赵寻皱紧了双眉面沉如水,被砸死一两个还能说的过去是天命,可死几个或者更多,那这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