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封术_第十四章 暴打阴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怎么了?”哈士奇不解的回头,“以前我经常在我主人胯下钻着玩,可有意思了你们也来试试!”

    赵寻手扶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那个跟这个一样吗?你好歹也是一个大妖,就看不出来他是在羞辱我们吗?”

    哈士奇天真的仰头看向陌上离,“你是在羞辱我们吗?”

    “哼……”陌上离瞥了哈士奇一眼不屑的哼了声,转头对登记阴差微笑道:“这三个家伙的事就有劳阴差大哥了,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陌公子放心,您交代的事绝对给您办得妥妥的!”登记阴差挑了挑眉,冲陌上离献媚的道。

    吴助看着赵寻为难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心想小道爷帮我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不能在给小道爷舔麻烦了。

    吴助横身拦住了陌上离,跪了下去苦苦哀求道:“请陌公子高抬贵手,不要在为难我们了。”

    “好啊!那从我胯下钻过去,然后磕头喊声爷,我错了!”陌上离居高临下的看着吴助说道。

    赵寻怒了,吼道:“吴助你给我起来,你是想气死我吗?”

    吴助真诚的望着赵寻,“小道爷你们走吧!我给您已经舔了够多的麻烦了!”

    “不不不!”陌上离玩味的笑道:“你一个人磕头认错是不够的,我是要你们三个磕头认错。”

    赵寻一把扯过吴助,怒视陌上离,“给你磕头认错?休想!我看你给我们磕头认错还差不多,一个人间的小瘪三而已!”

    “不认错你就在这地府慢慢玩吧!”陌上离说完之后,摇了摇手中的折扇走了。

    “这……”吴助有些担忧的看着赵寻。

    赵寻瞪了吴助一眼,“这什么这?一个人间的杂碎而已,等我回到人间在收拾他。”

    哈士奇此时跑到赵寻身边,“那陌公子好像不好惹,寻寻你斗得过他吗?”

    “滚……你这只傻狗,别叫我寻寻。”赵寻一脚将哈士奇踢开。

    “你们到底还登不登记?”阴差阴险的笑问。

    赵寻咬牙切齿的扔出百万冥银,“拿去,赶紧给老子登记。”

    阴差赶紧将百万冥银收了起来,然后玩味儿的看着赵寻,“你刚才是不是听错了?我说的是一千万冥银!”

    “你找死?”赵寻提起桃木剑,指着阴差喝问。

    “哎呀……我好怕怕!”阴差拍着胸口冷笑,随即又怒瞪赵寻,“我看是你想死,敢拿剑指着老子?”

    吴助吓了一跳,急忙拉住赵寻,“小道爷,我不投胎了,咱走……咱走吧!”

    吴助知道赵寻背景也不简单,就算再不简单那也只是人间的势力,这里是地府,是和仙界齐名的地府,远非人间势力可比。

    “走什么走?非送你去投胎不可,一个小小的阴差而已,看我今天不打死他。”赵寻甩开吴助,愤怒的冲向阴差。

    赵寻境界实力不咋滴,但是他手中的桃木剑却厉害异常。

    这桃木剑全名叫天地人妖魔剑,是十万年雷击桃木芯炼制而成。

    十万年的桃木早已成仙,而且在仙界的地位也相当高,炼制天地人妖魔剑时也是心疼的要死要活的,但是无奈天庭的压迫,只好抽芯做剑。

    阴差之所以敢这么放肆,是因为他看穿了赵寻的修为境界不如自己,再加上陌上离给了不少好处,这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赵寻等人。

    几个回合之后阴差懵了,完全不是赵寻的对手,被打的抱头鼠窜。

    “你们几个是死鬼吗?还不赶紧去请判官?”阴差被打的浑身是伤鼻青脸肿,对着堂下的几个阴差小鬼吼道。

    “判官?就是鬼帝来了,我今天也要打死你。”赵寻怒不可歇的吼道。

    等判官赶到时,阴差被赵寻打的已经躺在地上开始抽搐,如果判官迟来一会估计这阴差就魂飞魄散了。

    “住手……”判官声到人到,一掌将赵寻打的口吐鲜血倒飞而去,“大胆,敢在地府闹事,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判官可不是登记小鬼能比拟的,判官的修为境界跟仙界的金仙相当,赵寻没被打死还是这判官手下留情的原因。

    哈士奇吓得匍匐在地,头都不敢抬一下。

    吴助也被吓得瑟瑟发抖站立不稳,强忍着对上位者的恐惧来到赵寻身边。

    “小道爷你感觉怎么样?”吴助将赵寻扶了起来担心的问道。

    “没事!”赵寻擦掉嘴角的血迹对判官拱手施礼,“多谢判官大人手下留情。”

    “哼……”判官冷哼一声,皱眉看着赵寻,“为何搅闹?”

    赵寻指了指地上半死不活的登记阴差,道:“别的鬼他只收一百冥银登记费,而我送来的这个鬼他却张口就要百万冥银。百万可以,我给!”

    “当我给了他百万冥银,他又张口索要千万冥银。千万冥银我不是拿不出来,只是感觉不公气愤所以我就打了他。”

    吴助此时也壮了壮胆子说道:“他……他是受人指使的,收了那个姓陌的好处故意刁难我们。”

    判官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看了地上的登记小鬼一眼,“来人,给我把他拖去炼狱殿,交给炼狱殿处置。”

    几只阴差小鬼急忙连拖带拽的将登记小鬼扯走了。

    “多谢判官大人明鉴!”赵寻再次拱手施礼道。

    判官阴沉着一张脸,看着赵寻,道:“阴差玩忽职守,我将他法办理所应当。”

    “但是你袭击地府阴差妨碍公务同样有罪,判你们炼狱殿阴火灼烧一年。”判官挥手喊来小鬼要将赵寻三个拿下。

    炼狱殿是什么方?那是关押犯人的地方,进得炼狱不死也得脱层皮,管你犯得什么罪。

    “等等……”赵寻扒拉开上前捉拿的小鬼,“判官大人,收受贿赂的是登记阴差,故意刁难我们的也是登记阴差。我们才是受害者,你为什么连我们也要判?”

    “登记阴差就算有诸多不是,你可以上告给我,我来处理他。”判官阴沉着脸看着赵寻,“但是你却重伤地府差役人员,这就是犯法犯了地府的法。如果都像你这样,一有点摩擦就大打出手,那地府还不得乱了?”

    “上告?怎么上告?那登记阴差伙同其他小鬼,都是一丘之貉。”赵寻怒火中烧,“我们到是想告,可我们告得进去吗?”

    判官面沉如水,“我不需要理由和借口,重伤地府差役就是犯法。本判官是在依法办事,今天你来重伤地府差役,明天他来打伤地府差役,将地府当什么地方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