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封术_第十七章 赵寻不识银行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死狗……”赵寻看着鞋子上的狗尿那叫一个腻歪,“我今天打死你!”

    一人一狗追逐半天,鬼君看的是面带笑意,“还真是一对活宝。”

    往生殿!

    “鬼君大人,您要查的人查到了。”一个阴差手持往生薄,“此人生于人间香椿市,名叫东方青荷十九岁,家住光汇区、怡园小区五号楼二单元三零一室。”

    “自幼父母双亡,跟着爷奶长大。现如今在香椿市源府大学上二年级。”

    赵寻踢了哈士奇一脚,“找到了,走吧!”

    “快走,快走。”哈士奇高兴的上蹿下跳到处蹦哒。

    赵寻跟鬼君寒暄几句后,带着激动的哈士奇回到人间,直奔王志的住处。

    王志劳累了一天,半夜回到家中一开门吓了一跳,一人一狗躺在他的床上正抬头看他。

    “小兄弟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办完了?”王志定了定神,微笑着问道。

    “办完了!”赵寻躺在床上哈欠连天的道:“明天通知那什么团事来送钱。”

    “得嘞!没问题!”王志说完,看着床上的一人一狗,“小兄弟!商量个事呗!你能不能让那狗睡地上?”

    还没等赵寻说话,哈士奇瞪着眼睛提前抬起后腿将赵寻蹬下了床。

    “你去睡地上,哈爷要睡床。”哈士奇用妖语咕噜咕噜的说道。

    “死狗敢蹬我。”赵寻拧着眉从地上爬起来,提起桃木剑向哈士奇拍去。

    哈士奇吓得一骨碌爬起来蹿到了床下,斜着眼睛背着耳朵底气不足的看着赵寻。

    “那啥……哈爷可不是怕你啊!是看你年纪小,才将床让给你的。”

    王志好奇的打量着哈士奇,“小兄弟从哪里弄来的二哈?这二哈比别的二哈怎么大这么多?”

    “捡来的!”赵寻瞪了哈士奇一眼。

    王志微笑,“时候不早了睡觉吧!都说二哈傻,我看这只就挺聪明。”

    哈士奇顿时人立而起,两只前爪叉腰,不可一世的斜着眼睛看王志,比划着自己和床,王志和地!

    “算你小子有点见识,你睡地哈爷睡床。”

    王志听不懂呜哩哇啦的妖语,却能看明白哈士奇的动作意思。

    “好好,你睡床我睡地。”王志看着哈士奇感觉特别有意思的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王志开来派出所的车,拉着赵寻和哈士奇来到溪水村的废墟,路上给刁强打了一个电话告知详情。

    刁强放下手头的事情喊了两个人,并且准备了五十万龙洲币。

    “爸爸你去哪?”刁蛮蛮扯住刁强的衣袖。

    刁强满脸喜色的摸了摸刁蛮蛮的头,“溪水村的事情解决了,那个小民警打电话让我过去呢。”

    刁强跟刁蛮蛮说完又喊来秘书,“你去通知工程队准备开工。”

    刁蛮蛮想起了那个一头长发,身穿袍子面目清秀的家伙赵寻。

    “那家伙有那么厉害?才过去一夜的时间居然就把事情解决了?那可是爸爸请了许多大师都没解决的邪门事情,爸爸你真的相信事情解决了?”刁蛮蛮咬着嘴唇怀疑的道。

    “去了就知道了。”刁强带着两个人急忙离去。

    刁蛮蛮也跟了上去,“爸爸等等我,我也去……”

    “你去做什么?那里又脏又乱的,你还是在家里待着吧!”刁强回头说道。

    刁蛮蛮扯住刁强的衣角,撒娇道:“不嘛!我就要去!”

    刁强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刁蛮蛮一撒娇立刻没辙了,只好带上刁蛮蛮前往了溪水村。

    溪水村废墟之上!

    “这个刁刁强怎么还不来?”赵寻无聊的问道。

    王志被赵寻的一句话逗笑了,“什么刁刁强?是刁强!市里离这里不算近,估计得走一阵子。”

    赵寻王志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哈士奇趴在旁边盯着自己的那处破瓦房缅怀着过去,时不时的叹口气。

    两人一狗在溪水村废墟整整等了一上午,才看到刁强带着刁蛮蛮等人过来,其中还有工程队的不少人。

    “刁总你得加钱,整整等了你一上午,我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王志略带不满的嚷嚷道。

    刁强不知怎么了,瞪了王志一眼怎么看都不顺眼,“滚一边凉快去,没你说话的份。”

    “哎哎……刁总你怎么说话呢?”王志恼怒的回瞪刁强,“不是我带着小兄弟来这,你认为你的事情能解决掉?我是你命中的贵人晓得不?”

    刁强没在搭理王志,转而看向赵寻,“您在稍微等下,等那房子推平了立刻给钱。”

    赵寻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刁强指挥人片刻将哈士奇的破瓦房给推了,刁强一看事情果然解决了于是开心的合不拢嘴。

    “大师这里是五十万龙洲币,还请大师笑纳。”刁强恭敬的递给赵寻一张卡。

    赵寻摆弄着卡片皱眉,“什么意思?你想赖账?”

    刁强一愣摸不着头脑,说好的二十万龙洲币我给了五十万,怎么还说我想赖账?

    “大师这是哪里话?之前说好的二十万龙洲币我不仅一分没有少给,而且为了答谢大师,我还追加的三十万,总共是五十万龙洲币。”

    赵寻拧眉恼怒的将卡片摔在地上,提起桃木剑指着刁强,“欺我没见过龙洲币吗?”

    “龙洲币都放在这个银行卡里,大师若是想要现金,我这就派人去取。”刁强知道赵寻是个有大本事的人,于是低声下气的解释道。

    “你放屁,这么大点个东西能放下五十万龙洲币?你唬谁呢?”赵寻根本不听解释的道。

    刁蛮蛮看着爸爸被人这样数落,实在不能忍,于是捡起了地上的银行卡,横眉竖目的瞪着赵寻。

    “你哪里来的土鳖?居然不认得银行卡,爱要不要不要拉倒。你能解决我爸爸的事情,只不过是凑巧而已。你真以为没有你,我爸就开不了工吗?我们可以请别的大师,请真正的大师。还有别给脸不要脸,以我们家的实力捏死你跟捏死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赵寻还没说什么刁强反而怒了,反手给了刁蛮蛮一个大嘴巴子。

    “你给老子闭嘴,滚回车里待着,等回去在收拾你。”

    别人不知道,刁强做为市里首屈一指的富商可是知道很多东西,像赵寻这样的大师巴结还来不及,这傻丫头居然还敢开骂,差点没把刁强给气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