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封术_第十八章 二哈追骨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竟然打我?”

    刁蛮蛮委屈的捂着脸,眼泪哗哗往下掉。用一种愤恨的眼神看着刁强,不理解爸爸为什么打她,她明明是在帮爸爸说话。

    “我在也不理你了……”刁满满说完后伤心的跑回了车里。

    刁强对着刁蛮蛮的背影伸出一只手,有些后悔的喊了一声,“蛮蛮……”

    王志没眼力劲的也跟着喊,“卡卡,把卡留下呀大小姐。”

    “你他娘的给老子滚远点,看见你就烦你这个小民警,回头就让你们局长撤你的职。”刁强火冒三丈的对王志骂道。

    王志冷笑,“人是你打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撤我的职?你可以试试!”

    赵寻这时上来,将信将疑的扯了扯王志,“那个小片片真的能放下五十万龙洲币?”

    通过接触,王志知道赵寻对现代科技一点都不了解。

    “放得下,那是银行卡!”王志说完看赵寻还是没懂得意思,继续说道:“银票懂不懂?”

    赵寻点了点头恍然大悟,“你早说那是银票不完了吗?卡、卡的谁知道什么玩意。”

    王志翻了个白眼,“我以为你知道呢。”

    刁强看着银行卡被女儿拿走了,小心翼翼的对着赵寻说道:“大师要现金还是卡?”

    “银票方便,就银票好了!”赵寻满眼放光的道。

    要知道赵寻出山时,黑叔才给了他几颗碎银子。

    赵寻在山上看的书五花八门,本本都提到了钱很重要,对钱虽然没有什么概念,但对钱很有感情!

    “那是银……”刁强很想说那是银行卡,但是又怕抹了赵寻的面子,“好!银票,就银票!”

    刁强喊来秘书开了一张五十万的龙洲币支票递给赵寻,“这是您要的银票!”

    赵寻想了一下,这张纸跟那个小片片的功能应该是一样的。不过不放心还是向王志投去询问的目光,王志点头后赵寻才将支票收了起来。

    “此间事了,告辞!”赵寻对着刁强拱了拱手转身就走。

    刁强急忙拦住赵寻,“大师留个电话行不?以后没准还会麻烦大师的,当然了报酬是绝对少不了的!”

    赵寻不知道电话是什么,只好歪头向王志看去。

    王志挺起腰杆仰起头颅,“留什么电话,留电话?哪凉快哪待着去,有钱了不起吗?还报酬,我这小兄弟差你那点报酬吗?”

    刁强脸都绿了,心想我跟大师说个话,怎么哪里都有你?这次回去一定让局长撤你的职,太他娘的气人了。

    “刁刁强,你的脸怎么绿了?”赵寻不是有意打趣,而是真的看出了点什么,只是还不敢确定。

    刁强一听赵寻打趣喊他刁刁强,脸更绿了却也不好发作,也没搭理王志。身为香椿市首屈一指的富商,就算面对大师级人物也还是有傲气的。

    “既然大师不想留电话那就算了,咱们有缘再见。如果大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来香椿市金江集团找我。”刁强说完赶紧跑车里哄女儿去了。

    返回王志家的路上,赵寻问道:“电话是什么东西?”

    “电话就是手机!”王志解释说道。

    赵寻想起了王志和张姨手里经常拿着的小方块,原来电话就是手机!

    “王大哥,跟你打听个事!”赵寻看着王志,“你知道千林村前面的深山里有个废弃工厂吗?听说那里正在改建,改建的怎么样了?”

    王志一愣随即皱眉,“小兄弟,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呢!那工厂停工了,自从开工那天起,每天都有人被各种砸死,吓得人们都撤走了。”

    赵寻拧眉思索,看来这事我得去一趟了!黑叔给了我一个莫须有的监察使名头,我就要对得起这个名头。

    美其名曰磨砺我,我看是想着法儿的折磨我!看最后是谁折磨谁,赵寻心里想着。

    赵寻踢了趴在车窗上看风景的哈士奇一脚,“废弃工厂里的事情比这死狗还棘手,我得去看看。”

    “嗷吼……”哈士奇吃痛,不满的回头盯着赵寻,“你在踢一个试试?信不信我尿你一身?”

    赵寻立刻怂了,“你也就这点本事了!”

    “什么比死狗还棘手?”王志不解却没在意,“没报酬的事小兄弟做不做?”

    “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赵寻翻了个白眼,“多少也得给点吧!”

    “呃……”王志刚打算夸赵寻,被赵寻后面的话给噎回去了。

    “开玩笑的!”赵寻看着王志捉急的样子笑了起来。

    王志摇了摇头也笑了起来,“臭小子!”

    “我今天晚上就去那废弃工厂看看怎么回事。”赵寻拧眉说道。

    王志点了点头,想起了赵寻是个黑户,“小兄弟你现在是黑户,我回去就给你开个证明入网立户,这样你以后想去哪也就方便了。”

    赵寻知道自己是黑户,却不知道自己要在外面待多久,有个身份证明的话确实方便许多,省的被捕快盘查。

    “那就有劳王大哥了!”赵寻抱拳道谢。

    哈士奇一听赵寻要去什么废弃工厂搞事情顿时不乐意了,哼哼唧唧的用两蓝色眼珠子来回瞟着赵寻。

    “哈爷的事情还没办完呢!你要上哪里搞事情?就算你要搞事情,能不能先把我的事解决了?”

    赵寻瞪了哈士奇一眼,“你的事不着急,你主人就在那里又跑不掉。晚上你跟我一起去那个废弃工厂看看,然后咱在办你的事!”

    哈士奇将狗头甩出窗外,“要去你自己去,哈爷不去!”

    赵寻贱笑狗就是狗,由不得你不去!

    哈士奇好像发觉了什么赶紧回头,“你笑得那么贱,是不是再算计你家哈爷?认你百般算计,哈爷都无动于衷,你就省省心吧!”

    晚上夜深人静时,赵寻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一根色香味俱全的大骨头。

    赵寻扛着大骨头在山林里狂奔跳跃,后面追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哈士奇。

    “赵寻你个贱人……”

    哈士奇气得破口大骂,明知道赵寻要去那个废弃工厂,可还是跟了过来!

    半途中哈士奇好几次回头想回去,努力了半天光回头屁用不管,因为四条腿依然在跟着赵寻狂奔。

    “你骂我作甚?”赵寻撇嘴偷笑,“我又没让你来,你赶紧回去吧!别跟着我!”

    哈士奇恼怒的骂道:“要不是你手里有骨头,哈爷会跟着你?你这贱人就是故意来算计你家哈爷的。”

    “我手里有骨头关你什么事?”赵寻边跑边说。

    “贱人,你要去那废弃工厂没人拦着你。你悄悄的走就是了,你拿根骨头在我面前晃两圈才走,你是啥意思?”哈士奇边追边骂。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