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之初一_第二章 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阿秋,阿秋!快过来看看,这,这有个孩子!”还是十八岁的有穷朔大喊道。

    “什么?在哪呢?”挺着大肚子,同样是十八岁的孟秋走了过来,现在正是寒冬腊月,不过两个人的实力都已经不弱,穿的也不太多。“这大冬天的,谁家的小孩啊?”

    两个人看着抱在有穷朔怀里的男婴,赤身裸体,天很冷,但是这个孩子却一点都不冷的样子,冲着两个人“咯咯咯咯”的笑着。寒风吹着门直响,让两个人更加地心疼。

    “你在哪捡到的他?”孟秋很疑

    惑的问道,这么冷的天,虽然没有下雪,但是没有点实力的婴儿肯定会被冻死的,这有穷氏部落谁会把孩子丢掉呢?还很奇怪的就是,这孩子,好像不冷?!

    “我今天不是上九鼎山了吗?刚才在第九鼎一下来,我就看见他了,我一心疼,就给带回来了……”有穷朔挠了挠脑袋。

    “是嘛……这方圆千里,也就咱们有穷朔部落在这,”孟秋皱了皱眉头,刚成为有夫之妇不到一年的她,脸上仍然有些稚气,“可是,咱们有穷氏,算是极为强大的部落了,没有说养不起孩子的人吧?这么多年了,就是我们孟氏也没有见过丢掉孩子的人。”

    “嗯,我想过了,应该不是咱们部落的。”有穷朔点了点头,“要不,咱们养着他吧。反正,咱们的孩子也快出生了,这孩子也像是刚出生的,就让他们做个伴。”

    “好。幸亏这孩子被你捡到了,要不然,多可怜。”

    他们点上兽油灯,把捡到的男婴带到了里屋,生着了木柴。本来孟秋已经是入道境的强者了,有穷朔更是得道境,两个人都不怕冷,也就没有生过火。但现在不行,这孩子虽然看起来不怕冷,但不能让他冻着。有穷朔因为是有穷氏部落年轻人里很优秀的一个,而且经常去山上捕猎,所以他们小两口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家也比较舒服。

    小男婴躺在床上,看着水曲柳制的天花板,幸福的睡着了。

    孟秋拿着一条葱聋的皮毛制成的毯子,准备给孩子铺上。

    “阿秋,你说,咱们给他取什么名字啊?咱们没出生的孩子名都取了,得赶紧给他想一个。”有穷朔走过来,往火盆中加了些木柴。

    “朔,你过来看看,这孩子手上有字。”孟秋惊呼道。

    有穷朔急忙走过来,看着孟秋指着孩子的右手手心,上面有“太之”两个泛着光的字。

    “这好像还是很高等的符文,太之……难道这是孩子的父母留给他的吗?那就叫他太之好了。”有穷朔看着孟秋道,孟秋笑着点了点头。

    “好勒,那你就跟着我姓,你就叫有穷太……呃啊啊啊啊!!!”有穷朔痛苦的捂着头,“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霎时间,整个屋里迸发出一阵强烈的气场,所有的灯火一瞬间全部熄灭。

    “朔,朔,你没事吧?”孟秋扶着有穷朔,焦急的问道。

    有穷朔大口喘着粗气,头上汗珠密布。“没,没事。刚才我感觉到一阵强大的威压,就像,就像大长老,不,比大长老还要强,我没感受过这么强的威压!”

    “什么?比大长老还要强。”孟秋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大长老的实力,她是清楚的。

    “刚才胸闷,差点吐出一口血,到底是谁,如果对方想要杀死你我,只是一瞬间的事。他似乎,只是想警告我些什么。”

    有穷朔站起来,看向捡到的孩子。孩子还在沉沉地睡着,右手上的“太之”似乎比刚才更耀眼了。有穷朔想到刚才,他似乎是在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被镇压的。

    “有穷……太……啊!”有穷朔再一次倒了下去,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孟秋赶忙去搀扶他,“这到底怎么回事?”

    有穷朔急忙原地打坐,一股金色的气流开始在他身上盘旋,身上的痛楚,渐渐小了些。孟秋走过来,拍了拍有穷朔,“好些了吗?”

    有穷朔睁开眼,缓缓站了起来,“嗯,好多了。”“刚才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强者到了咱们有穷氏部落了?要不,我去告诉大长老。”

    “不不不,”有穷朔急忙拽住了孟秋,“不用告诉大长老了,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应该,和这个孩子有关。”“和这个孩子有关?和他有什么关系?”

    有穷朔面色有些凝重:“刚才,只要我想把有穷的姓氏加在太之前面,就会被警告。似乎、似乎是有人在说不允许让太之姓有穷,就好像有穷没有成为他的姓的资格一般。”

    孟秋着实被吓了一跳,她稳了稳身形,走到熟睡的男婴身边。

    “这孩子,有什么蹊跷?”孟秋仔细看着他,一会,小男婴翻了个身。

    “啊,朔,你快过来!”孟秋惊呼道,“你看他的左手,上面好像还有个字。”

    刚才小男婴翻了个身,露出了他的左手掌心,上面泛着比“太之”二字还要强烈的光芒。

    有穷朔急忙过来,仔细看向那个小小的左手,“方?”他转头看向孟秋:“你看看,是不是‘方’字?”孟秋低下头,看了一会:“对,好像是……可是,朔,方……有什么大能姓方吗?”

    “不清楚,确实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强者姓方的,也或许是我们太孤陋寡闻了。虽然我们有穷氏很强大,但谨慎起见,我明天还是去问问大长老吧。”有穷朔抚摸着孟秋的肚子,大概还有十天就要生了。

    第二天,有穷朔起了个大早,赶去有穷氏部落的核心要地——长老院。孟秋在家里等着,她看着那个笑呵呵的小男婴,心里的母爱泛了出来,她还真是不忍心将他送出去。

    “方太之?”她不禁叫了出来,昨天有穷朔叮嘱他不要再叫他,但是她很好奇,还是忍不住试了试。喊出去的一瞬间,她运转体内能量,害怕有什么不测。少顷,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只是小娃娃笑出了声来。

    孟秋也笑了,看来他就是叫这个名字。“方太之!”“咯咯咯咯!”“方太之!”“咯咯咯咯!”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有穷朔回来了,脸色有些凝重。

    “怎么样了朔?大长老怎么说?”孟秋急忙上前,“你走的时候我试过了,方太之就是他的名字,我喊出来是没有问题的。咱们不要把他丢掉好不好?”

    有穷朔看了看孟秋怀里的“方太之”,严肃说道:“大长老说,他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能够避开他而攻击我的,要么是天神域的,凡人界应该不存在,要么……就是天道本身!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好惹的。不过大长老并没有干预什么,他让我们自己考虑,可以收养他,但要想好了,以后可能会出现些乱子。”“也就是,我们可以养他咯?”

    有穷朔看看开心的小男婴:“好,那以后他就由我们来照顾,就叫他,方太之罢。”

    过了些时日。

    “唐叔?您怎么来了?”有穷朔看着走来的唐则,忙上前迎接,“唐叔,进来坐吧。”

    将近十年前的唐则与现在似乎区别不大,只是稍微精神一些。

    “哦,不碍事,我只是听说,前几天,你们捡到了一个娃娃,准备养着他?”

    “是啊唐叔,有问题吗?”

    “呵呵,没事没事,我呢,给孩子算了一卦,不是凡者,要好好抚养,他会在武道上走的很远。只是呢,这孩子,有些难养。”

    有穷朔面色一忧:“难养?唐叔,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你不用担心,没什么大碍,你呢,把这个给他戴上,就没事了。”说完,唐则从储物袋子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盾牌状的六棱黑色牌子,上面,刻着复杂的符文。“回去就给他戴上,等到他成年了,就自己摘下就好了。”

    “好好好,我回去就给他戴上。”有穷朔接过黑牌,仔细看了看,没有看出什么,也没有什么能量波动,不过他对唐则很信任,而唐则也没有理由害他们,更不会对一个孩子下手了。

    回到现在。看着一触即发的两个少年,有穷朔问唐则:“唐叔,你说,轮得到太之吗?”

    “呵呵,小衍是你自己的儿子,什么实力,你不清楚?”

    “那可糟了……我这亲儿子……下手不知轻重!哈哈!”

    “接招!”有穷子靳一个箭步,手中凝聚出一团光,泛着淡淡的土黄色。有穷子靳确实算是有穷氏问道下数一数二的了,已经触摸到了道的边缘。

    有穷衍向后一个纵跃,紧接着有穷子靳的光团就在他之前的位置炸裂了。

    “哼,子靳,我让你见识见识,你这炼气,如何败在我的炼体上!”有穷衍眼中闪现寒芒,脚蹬住地面,双腿发力,像箭矢一样飞掠过去。

    “嘿!”有穷衍暴喝一声,右手发力,右胳膊上的肌肉暴起,一拳砸向有穷子靳的面门,有穷子靳急忙将双手挡在脸前,淡土黄色炼气凝聚,“嘭!”地一声,有穷子靳的炼气似乎没事,但被打退了好几步。

    “再来!”有穷子靳一拍地面,像豹子一般突起,地面都被拍出了裂痕,看来有穷子靳的肉体强度也不错。

    “去!”有穷子靳扔出一团气流,扑向有穷衍,有穷衍淡笑一下,明明可以躲过去,但并没有躲。

    “瞧好了子靳!”有穷衍双手呈爪状前伸,硬是抓住了那一团土黄色的炼气,“子靳,你的炼气确实不错,但要说能达到有穷氏第一,还不够!还给你!”有穷衍一把将那团炼气甩了回去,有穷衍的炼体很强,这一把扔回去,那团炼气速度快了好几倍,有穷子靳面色大变。

    嘭!有穷子靳被自己的招数打飞了出去,直到撞到有穷氏部落守护神兽——兕的雕像上,兕,传说是有穷氏祖先的坐骑,形状像牛,全身青黑的颜色,头上有一根长长的独角,兕的血脉并不高贵,但修炼的极为强大,被收为坐骑后,与有穷氏祖先一同去了天神域。这种兕的雕像在有穷氏部落到处都是,这一座还是比较小的。

    “咳咳咳!”有穷子靳倒在了神像下,大口咳血,不过大家没有管,一是他输了,还有就是在部落内部争斗真的很正常,输了也不会受多大的伤。

    “儿子,干的不错!”有穷朔上前拍了拍有穷衍的肩头,笑了笑。有一个能击败别的孩子的儿子,是一件很骄傲的事,他有穷朔当年就是百里挑一的天才,当然不想自己的给自己丢脸。“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有穷衍一扬小鼻子。

    “父亲,您来了。”方太之也笑道。

    “嗯,刚准备回家吃饭。那咱们就回去吧。”

    这时,有穷子靳的走了过来,一拱手:“我输了。”随即有深意地看了方太之一眼,转身走了。

    周围的人都开始议论了,有穷衍今年才九岁,就已经能成为有穷氏问道下第一人,尽管是孩子们之间的较量,但这是修行的第一步,彰显了一个人的天资,很显然,有穷衍继承了他父亲的天赋。

    宠小生说

    感谢大家支持,方太之的路还很长,希望大家陪他一直走下去。不求收获,只希望大家投出支持下去,给予《太之初一》认可。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