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之初一_第十一章 在劫难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现在敢在这里看热闹的,都是已经问出了一种道,而且没有第二种道要问的人。这些人见识到了方太之的厉害,自然不敢在纠缠,纷纷逃命似的散了开去。但是现在,方太之似乎更加逃不出去了……

    就在方太之从杜庆那里接过有穷衍时,射日神山最高处,站着两个人影,一个高大魁梧,一个矮小无比,正是族长有穷莫和射日神山的看守者有穷周。

    “族长?”有穷周抬头看向有穷莫。

    “这个孩子,我虽然没见过几面,但是他的天资……真是让我喜欢啊……可惜……”有穷莫叹息道,“这个孩子这么不能忍让,过刚易折啊……一会他出来,让小朔留住他们吧……”

    “是……”有穷周心底一凉,果然族长不能放过他,有穷朔,可是他们的父亲啊。

    “混蛋,让有穷慕这小子跑了……”方太之咬着牙,眼中要喷出火来,“当务之急,还是带小衍出去,一会时间到了,十个长老醒过来就完蛋了……”

    走!方太之下定决心,带着有穷衍走到了地道口处。

    “等等,族长估计已经知道了吧,不能走这里。”方太之想到,随即轻轻唤出了开明剑。

    开明剑浮在空中,方太之轻轻说了下:“开明,辛苦你了,带我和小衍从山洞那里出去吧。”

    开明剑轻轻颤动了一下,似乎表示同意了,然后不断的变大,好像一艘浮在空中的船。方太之将背上的有穷衍放上去,然后自己坐到了他的旁边,随机开明剑一飞冲天,留下远处悄悄观望他们的正在问道的少年,目瞪口呆……

    “小衍,放心,以后,哥一定会保护你。”方太之看着有穷衍闭眼的面孔,眉头还有点皱着,“别怪哥刚才打晕你,我还不想让你看到这么血腥的画面。”

    “不知道为什么……”方太之看着手上的已经干了的血迹,并没有泛起一丝波澜,“这是我第一次杀人,我竟然内心没有任何波澜。我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方太之想着这些,似乎他的出生本身就是个秘密,他成长的一路都看似平凡,但实际上并不普通……

    想着想着,开明剑已经在空中飞行了将近两个时辰,差不多,问道快结束了。现在他们,也刚刚到了有穷氏外部,距离周瑶所在的田氏部落不远处的森林,这里都是巨大的参天巨木,很多已经生长了千年以上。木材的贩卖也是田氏重要的生意。

    “小衍醒了?”方太之看着刚刚睁开眼睛的有穷衍,将储物袋子中的食物递给了有穷衍,那是之前在家中他们的母亲孟秋烤好的一些凶兽的肉,经常在储物袋子里放着当做干粮。

    “父亲,母亲……”有穷衍接过肉,看着自己母亲的手艺,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哭的很放纵,完全是一种发泄情感的途径。方太之看着自己弟弟,并没有上前阻止,因为他知道,让他哭出来,会更好一些。

    突然之间,方太之耳朵动了动,一种危险的气息传了过来。

    “谁?”方太之猛地回头,看到树上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还是那一袭黑袍。

    “太之,傻孩子啊……”那个魁梧的身影也是一代天骄,现在更是堂堂的有穷氏族长接班人,竟然眼睛忍不住湿润了起来。

    方太之看到眼前来者,眼角也泛起了泪花:“父亲!”

    方太之现在最不想见到也是最想见到的就是自己的养父母,他觉得有愧于他们,因为自己杀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有穷氏的。而且自己不能放任小衍回到有穷氏部落服徭役,只能带着他离开。

    “父亲,我……”有穷衍看到有穷朔,停止了哭嚎,但是却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敢看自己的父亲一眼。劣子……堂堂有穷朔的亲生儿子竟然是个劣子,自己将成为父亲在有穷氏的一个笑柄。

    有穷朔并没有对自己的儿子表示责骂或者失望,他只是过去,将有穷衍轻轻拉到怀里,拍了拍他的头:“你和太之永远是我有穷朔的儿子,谁也不能伤害你们!”

    有穷朔看着方太之,郑重而又难掩悲伤地说道:“太之,你是哥哥,虽然不是我有穷朔的亲生儿子,但是我从来没有将你和小衍不一样的看待。以后的路,你们两个要好好走,太之,你将是一代强者,希望不要忘了保护弟弟,不要忘了有穷氏还有你们一个家……”

    说完,有穷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作为一个父亲,我真的以你们为骄傲。让一个父亲去抓他的没有犯错的儿子回来受刑?这族长,不做也罢!”

    “父亲,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有穷衍看着自己的父亲,哭喊了出来。

    “呵呵,傻孩子,以后要好好听你哥的话,父亲,不能再保护你了……太之,带小衍走吧,二长老和族长要过来了。”

    有穷朔目视东方,全身上下升腾起冷冽的气势。

    方太之自知现在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父亲,请受太之三拜。”方太之跪倒在地,带着有穷衍向有穷朔拜了三拜,站起身后,目光变得无比坚定和无情,然后跳上了开明剑,朝着西方飞去

    片刻之后,两道人影陡然出现在了有穷朔旁边,同样的高大魁梧,一个是族长有穷莫,还有就是赤膊的瞎子二长老有穷千刃。

    “小朔,你还是放他们走了……”有穷莫叹息一口气。

    “族长,太之这孩子并没有滥杀无辜,我相信你都看到了的!”有穷朔严肃地说道。

    “有穷氏是一个有着大神祖先的光辉照耀的部落,不允许任何污点的存在。我的孙子有穷慕,我也不会轻饶了他,但是方太之,同样要回来抵命!”二长老淡淡开口,微张的双眼露出的是眼白,眼皮周围的伤疤此刻无比狰狞,有穷朔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压力出现在周围。

    “抵命?”有穷朔内心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了,他决不允许方太之和有穷衍出现任何生命危险。

    不过还没等到有穷朔对二长老出招,一个巨大的手掌凝聚在有穷朔的头顶,一掌就将有穷朔拍晕了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唉,小朔,如果刚才是千刃出手,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啊……”

    两个掌权者的身形又突然出现在高空,方太之驾驭的开明剑的旁边。

    方太之和有穷衍看着面前两个极具威慑力的强者,心中生出了一丝恐惧。

    有穷衍确实害怕。

    而方太之,他怕有穷衍出事。

    可恶!明明已经到这里了!方太之心中嘶喊着,为什么?可恶!我要保护弟弟啊!

    “方太之,有穷衍,回去接受审判吧!”瞎子二长老一挥手,无数道气流仿佛刀子一般锋利,将开明剑死死地包围住了。

    而且刀气网出现后,方太之感觉到一个领域的压力,自己似乎没有办法催发实力了。

    开明剑,在被包围后似乎有些愤怒,剑身微微的震颤,隐约之间,方太之似乎听到了虎啸声。

    “还是件神器,不过还没觉醒。”族长淡淡开口,“不要挣扎了,你出不去,也救不了你的主人。”

    虎啸声更大了,仿佛要将有穷氏的族长和二长老撕碎。

    “开明……”方太之感受着开明剑的愤怒,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神兽,那是威猛无比的,神通无边的强大神兽,似乎一招就能将这两个人撕碎,但是现在,他出不来……

    “族长,二长老,我确实杀了人,但我方太之不后悔,我的弟弟,他们绝对不能动。”方太之盯着族长的眼睛,“我现在并不是向你们求饶,我可以跟你们回去,但是我弟弟是无辜的,劣子,也有离开有穷氏的权利吧……”

    “哥……”有穷衍的眼眶又红了,随机怒吼道:“我哥为了我才杀人,你们难道看不到孰是孰非吗?怎么能审判我哥呢?要杀,就将我和我哥都杀掉!”

    “放心!一个都不能跑,你,也是共犯。”二长老在旁边淡淡开口道。

    “哈哈!”方太之真的被气笑了,怒火已经无法平息了。方太之转身将有穷衍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住,心念一动,将开明剑收到了储物袋子中。

    两个人直接从高空坠落下去,那与二长老的刀气网相撞是不可避免的了。

    “啊啊啊啊啊啊!”方太之的衣袍被割得到处是裂口,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是他真正体会到了撕心裂肺的痛。而有穷衍被方太之保护着,仅仅是双脚受到了轻伤。

    “哥,哥!”看着方太之的狰狞的脸,有穷衍心痛无比。

    经过了刀气网,方太之身上到处是伤口,鲜血淋漓,几近昏迷,抱着有穷衍向下掉落。

    其实方太之知道自己绝没有可能在他们手中逃掉,这样做也无非是想要告诉他们,自己绝不会束手就擒的!

    “难道,要结束了么?”方太之凄然一笑。

    可忽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情,可能还有一条生路,不知道能不能得救,但他总要试试。

    宠小生说

    二人的命运似乎要被族长和二长老所裁决了,方太之想到了什么?能救了他们吗?

    请继续关注,感谢!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