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之初一_第十四章 八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东域,彭空国,古氏部落。

    清晨,在古氏部落巨大的练武场上,有一群赤着上身的少年在挥舞着拳脚。汗水,在身上流淌;斗志,在体内沸腾。一个身着黑色宽松衣袍的中年男人在他们面前指挥着他们的练习。

    “按照我交给你们的,将每一丝体力耗尽,每一块肌肉都要松弛,将灵与肉彻底放空,感受着这大地的魅力和那生命脉搏般的律动。我们古氏的每一位强者,都是从这块土地上走出来的,要感受土元素,就要感受生命的摇篮……”

    在中年男人的教诲下,每一个少年挥舞的更加卖力了。

    这就是古氏部落,彭空国最尚武的部落,虽然天赋并不高,但是他们的优势,就是自律,足够的努力。

    现在,距离方太之二人来到彭空国,已经整整八年了,二人就在这古氏部落生活了足足八年。方太之,有穷衍,都即将迎来十八岁的生辰之日。

    “哟,小衍来了。”练武场前,一个穿着素色衣衫的俊秀青年男人走了过来。青年男人身高约六尺半,留着不短的头发,散乱在头上,但并不显得邋遢。整个身材给人一种消瘦但很硬朗的感觉,五官俊朗,眼神中露出的是年少的豪气和坚毅。

    “啊,三叔,我来给孩子们带点水果,这是我和我哥在城里买的,听说是中域的特产,好多种呢,我也记不住名字,让孩子们尝尝鲜。”

    俊秀青年笑着,从储物袋子中取出了两大筐水货,五颜六色。

    “哦,太好了,又有水果吃了!”

    “太棒了,李衍哥哥最好了!”

    ……

    叫做古三的中年男人跟孩子说了解散,孩子一哄上前争抢水果。

    “小衍啊,你和你哥来我们古氏,八年了吧?”

    “是啊,整整八年了。”

    两个人在练武场交谈着,看起来,古三很喜欢李衍。

    “这么多年了,你们经常给部落里的孩子带吃的,其实不用那么客气的。”

    “八年前,我们兄弟二人流落至此,多亏古族长愿意收留我们,这些小事,应该的。”

    “我们彭空国的部落,做这些事,都是应该的。”

    说到这,古三停了下来,仔细看着李衍,叹了一口气,说道:“小衍,你的修为,最近有进展吗?”

    听到这句话,李衍眼神中出现了一丝落寞,然后摇了摇头。

    “是嘛……没关系,继续努力,你的人生还很长!”古三暗道了一声可惜,然后大笑了一声,开始安慰李衍。

    “你哥呢?还在灾山修炼?”

    “是啊,他昨夜根本就没回啊,一直在那。”

    “啧啧,你哥的天资,我们古氏的青年一代是没法比啊,就凭这视灾山如自家的胆气,又有哪个敢比啊!”

    ……

    古氏部落,是彭空国有名的尚武部落,古氏部落有一灾地,也是福地,名为灾山。灾山之所以被如此称呼,就是因为它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恶劣的气候与环境,以及,那漫山遍野的猛兽毒虫和触之即死的毒草毒果。灾山,没有一丁点可以利用的价值,对普通百姓来说,灾山就是禁地,如同地狱一般的恐怖之地。

    不过灾山也确确实实有福地的别称,那是因为,对于修武者而言,灾山是最好的修炼场。

    而正是因为灾山,方太之选择了在古氏落脚,并和有穷衍改名为李方,李衍。

    灾山,彭空国最大的山脉,比之有穷氏部落的九鼎山脉,也小不了多少。巨大的灾山,在彭空国的有着这样的传说:从古氏部落进入,越往深处,灾难将愈发致命,而灾山最深处,存在一位强者,拥有着彭空城主也无法抗衡的实力……

    而现在,灾山外围,有一处充满火焰的区域,全都是石头,树木要在多年前就已经烧尽,火焰却还在诡异地燃烧,火焰中间,一个赤裸着上身,散乱着黑色长发的壮硕青年盘膝坐着,体表有一层薄薄的剑气在不停地斩灭着侵略的火焰。

    火焰不断,剑气无尽,双方在不停地消耗着。

    “八年了,我也只是达到了入道境的顶尖,现在又遇到了瓶颈,”青年睁开双眼,眼中有些一些凌乱,“这个进度,看似比常人快得多,但实际上比我要的还差那么一些。”

    青年站起身,约有六尺高,一瞬间,身体周围迸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剑气,火焰被打压到了根部,不过并未熄灭,马上又要卷土重来,而这时,青年双脚以看不清的速度快速踏地,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灾山脚下,青年凭空出现,穿上了天蓝色长袍,眼中依旧有的是烦闷。

    “强者路,强者路,我不停地在追寻强者路,没想到,竟然产生了心魔。果然,任何事情,只要本心想去做的,就不能强行压制啊……”

    “我,到底是谁?方太之,这个名字,是谁给我取的?我的父母,又为何把我抛弃?父亲捡到我时那些奇怪的现象,又是怎么出现的?”

    方太之,在这灾山已经修行了八年,八年来,他冠绝有穷氏的天赋展露了出来,不足十八岁,同修两道,已然入道境顶峰。但是年少时的不在意,现在竟有些干扰他的内心,他当然是不允许强者路上存在心魔的,所以,探寻自己的身世之谜,也成了一个目标。

    “剑和空间,我是最擅长的,目前修炼到现在,我还没有遇到什么瓶颈。但现在不同,我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突破至得道境!”

    方太之慢慢往回走着,同时也在细细思索。

    “得道境是神之下最强者了,按照当初唐爷爷的说法,得道境也就是这无边无际的凡人界明面上的绝对强者了,因为神一般是不会出手的。而从入道境突破至得道境,也是无比艰难的一关,不比成神简单。而且世间道法千千万,没有人的道路是完全相同的。一切都要靠自己。”

    “先看吧,入道是去真正体会道的精髓,而得道便是再次跳出了,手执道法,才能发挥完美啊……”

    “我从问道到入道,用了三年,又修炼到入道顶峰,用了五年。这么短的时间让我接连突破,还得多感谢这灾山啊……”

    行了,回去吧!方太之双脚再次踏出迷幻的脚步,身形在原地消失,一路上如同风一般飘进了古氏部落。

    古氏部落并不繁华,崇尚修武,但又不像有穷氏资源充足。不过方太之很喜欢这里,因为古氏信仰大地,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山石一般的坚韧与努力,有天赋的,没天赋的,都无比的卖力。

    八年来,方太之与有穷衍隐姓埋名,寄居在古氏。有穷衍接受了自己是劣子的事实,拼命的炼体与炼气,但进步确实不大,不过他也未曾放弃。

    他们在这里活下去,古氏也只是提供了一点空间,而金钱,当然需要他们自己去挣。方太之因为常年在灾山修炼,所以经常会在灾山采摘一些可以药用的毒草毒果,或者猎捕一些毒兽毒虫。拿到古氏部落或者彭空城内去换,换得的钱除了买些必需品,就会给古氏部落的孩子们买点吃的,也算是报答他们的收留之恩。

    八年了,方太之决定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因为他的身世之谜不可能呆在这里解决,另外,有穷衍的修炼还是问题,得去寻找可以帮到他的人。

    不过离开之前,方太之还想要参加彭空国十年一度的武道大会,也是为了选拔城内军队的小队长,同时也可以增加彭空国的武道实力。

    彭空国的武道大会,十年一届,要求年龄必须在四十岁以下,实力在得道境以下的年轻强者参加。

    每年可能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参加,但最后,彭空城只收十人。这十人可以选择成为彭空城内的军官,如果不想受限制,可以拿到一些奖励后离开,比如金钱,或者某些特殊的材料。

    目前,方太之面临了瓶颈,这或许要耗费他很长的时间来突破,所以他急需一样东西来帮助他修行,而这样东西,彭空城内应该是有的,而且价值就和奖励是等价的。如果没有,方太之就只能选择获取金钱,带着有穷衍离开了。

    回到古氏部落,有一处围聚了很多人,还不时传来哭声,方太之走了过去,果然,景象和他想象的一样:一个男子躺在地上,面色苍白,眼中有着兴奋,嘴上挂着浅笑,但是气息已经完全没有了,也就是说,这是一具尸体,胸口有一个圆形切口,心脏被取了出来,不过没有任何血迹。

    彭空国虽然是东域有名的安全地带,但也只是没有战乱和纷争。不过多年以来,彭空国都有一个诡异的事件——食心鬼事件。

    宠小生说

    不知不觉,八年已过,太之和小衍也终于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男人了。

    刚刚结束该死的射日神典就让大家再次看到彭空大会实在是抱歉。

    我保证,彭空大会绝对是很好看的大戏,各路天骄齐聚,太之也会展示他的修行成果。

    还有一点,食心鬼事件到底是什么呢?又能牵扯出什么呢?

    请大家期待,方太之一人行的路,将由此开始!

    请大家继续支持,感谢感谢!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