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之初一_第二十六章 新的征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清晨,云谪带着有穷衍悄无声息地走了,只是跟方太之说了一声,走时,有穷衍甚至还有些落泪。他们约定好,百年后,彭空城再见。

    “小衍,保命第一!”这是方太之跟有穷衍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彭空国这八年,方太之觉得非常值得。有两件事,一个是有穷衍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师门;还有一个,就是拥有了一个知己好友,游睿。当然了,还有一个值得开心的事情,就是得到了参天令。

    “太之,你确定,不和我一起去你们有穷氏?”游睿问道。

    “不了,对于有穷氏,我是个戴罪之人,”方太之摇摇头,“我暂时还不能回去,回去了,也只能给我父亲母亲添麻烦。游睿,如果你见到了我父亲和母亲,代我向他们问好,就说我一切都好,小衍也是,就说他有了师父。”

    “好,我知道了。”游睿点点头。

    “游睿,这一路上不知道要有多少凶险,你一个人,怎么去?”方太之问道。

    “我呢,不是一个喜欢做有把握的事情的人,我喜欢冒险,我准备先一个人朝着普诤国的方向前进,等到了一个最近的郡城之后,就加入那个方向的商队。”游睿笑道。

    “其实我跟你差不多,我也不想走那些安排好了的路,但是注意一点,不能送死,保命第一。”方太之严肃到。

    “好,一定!”游睿笑道,“太之,你是要去西域对吗?那可比我这凶险得多啊,你要知道,多少神级强者都不能从一域到另一域啊!”游睿担忧道。

    “放心吧,我可没那么容易死!”方太之笑道,“我会先前往中域,再做打算。”

    太阳照常升起,阳光撒下,打到方太之和游睿的脸上,呈现出的,是勇者一往无前的笑脸!

    “游睿,百年后,我们一同在这彭空国相聚!”方太之喊道。

    “好!”游睿答道,随后奔跑着朝东方跑去,似乎是在追赶太阳,一会儿功夫,方太之就看不到他了。

    这个时候,太阳逐渐高高升起,风也吹了起来,云在天空任性的变幻。方太之看着身后古氏部落的房屋,听着远处古三教导孩童的声音,心中感慨万千。

    “八年了,再见,彭空。”方太之笑道。

    昨晚古岳江来之后,给了方太之一些钱财,足够一个修武者到了郡城的生活了。至于修炼所需要的钱财,只能是靠方太之自己了。

    看来临走,古岳江还是想让方太之留下,这些钱财无论多少,都是恩情,方太之记下了。

    “以后,就是一个人闯天下了。”方太之笑道,“既没有唐爷爷和父亲的保护,也没有小衍的需要。我,真的是一个人了。”

    可没想到,方太之话音刚落,从古氏里面跑出两个人影,向方太之奔来。

    方太之住的地方是古氏最边缘的部分,挨着灾山,所以彭空国的人来,都是要穿过古氏部落的。

    这两个人,一个在方太之的意料之中,是左白露,还有一个在方太之意料之外,是茶桥戒!

    其实从那天方太之击败茶桥戒之后,方太之就再也没有注意过茶桥戒,因为之后的战斗他都是一招解决,没有在那多待。

    他并没有发现,自那场战斗之后,茶桥戒不仅没有一蹶不振,反而愈战愈勇,虽然实力并没有进步,但是心态已经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所以他才能成功挤进前十。

    “李方!你等等!”左白露喊道。

    两个人施展身法,快速赶到了方太之面前。

    “你有什么事?”方太之看着茶桥戒问道,他并没有去问左白露,因为他几乎可以猜出来左白露要干嘛。

    左白露看到方太之对自己的忽视,心情顿时很失落。

    至于茶桥戒,倒是表现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李方兄,我是来特意感谢你的。”茶桥戒说道,脸上没有了之前的跋扈和恨意,而是谦逊的笑着。

    “感谢我?”方太之有些明白了。

    “对,是李方兄你打醒了我。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欺骗自己,也在越来越病态,你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更让我明白了我需要的是什么。那天的奖励,我选择了兑换成对我的治疗,城主大人将我二十年前中的蚀火毒祛除了,我的实力,终于可以进步了!”

    说到这,茶桥戒还不禁擦了擦眼泪,他激动的快要给方太之跪下了。

    “好了,好了,你自己明白就好。”方太之笑道,其实他有些尴尬,因为他只是纯粹的为了小衍在揍茶桥戒,没想到还算做了件好事。

    “喂,李方!”旁边的左白露喊道,“你当我不存在的是吗?你要走了为什么不说一声?”

    方太之摇了摇头,无奈道:“左大小姐,我们两个……不行的。”

    “为什么?”左白露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旁边的茶桥戒看出了一些事情,再次跟方太之道谢,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李方,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吗?我会努力修炼,我会追赶你的脚步!”左白露哭着说道。

    方太之觉得有些无奈,但是还是说道:“不是这个问题,我跟你说过了,我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我对男女之事暂时还没有兴趣,左姑娘,对不起。”

    其实这真的是方太之的肺腑之言,他对情爱之事确实还没有任何想法,对左白露更谈不上有什么感觉了。不过他没有说的是,他一直有种感觉,就是有一个女人一直在等他,虽然他不知道是谁。这种感觉,是在方太之十六岁生辰时突然产生的。

    所以,他不可能答应左白露的。

    “李方,那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也不想在这里了,让我嫁给那个人,还不如让我去死!云谪叔叔也是,他也不管我的事!”左白露哭喊道。

    “左姑娘,那是你的家事,我没有理由插手的。云谪前辈也跟你父亲说过了,但你父亲不同意。”方太之一脸的为难,他确实不想左白露被迫出嫁,但是他也没有理由得罪左氏的族长。

    就在方太之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又一个人来了。

    “啊,怎么这么多人啊,”方太之捂了捂额头,“我不是应该一个人静静地走吗?”

    来的人,是左白雷,左白露的亲哥哥。

    “白露!”左白雷身上电光一闪,看来为了追左白露还废了不少功夫。

    “啊?”一看到左白雷,吓得左白露躲到了方太之身后,方太之感觉的到,她并不是害怕左白雷,而是怕回去。

    “你怎么也在这?”左白露看到了茶桥戒,他对茶桥戒可是没有一点好感。

    茶桥戒有些尴尬,挠了挠头,向方太之再次道谢,然后就向茶桥氏部落的方向走去了,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到过家里了。

    “真是不好意思,李方兄弟。”左白雷歉意道,“我妹妹给你添麻烦了。”

    “如果左姑娘不想嫁,就不要逼她了。”方太之说道。

    “唉,我知道。”左白雷回答道,声音中有些难受,“我们兄妹都是被决定了命运的人,我是从小就被要求做族长继承人,除了拼命练武是我喜欢的之外,那些事务的管理我真的很厌烦。所以,我这次出来,不是带白露回去,而是带她一起离开!”

    方太之一愣,身后的左白露也是一愣。左白露慢慢站出来:“哥,你说的,是真的?”

    左白雷宠溺地看着左白露,说道:“我只有你这一个妹妹,之前哥对不起你,为了你,哥愿意!”

    “哥!”左白露惊喜的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左白雷。左白雷从小就非常宠妹妹,之前妹妹不理自己,他就感觉到了妹妹的重要性,所以这次,他不能再让妹妹受委屈了。

    “左兄,那你们想好去哪了吗?”方太之问道。

    “哦,我们的父亲很强,所以我们需要尽快赶路,我想先去西面的皋兰郡,到了那里,加入一个商队,再去别的地方。怎么样,李方兄弟,要不我们一同前往,如何?”

    “西面的皋兰郡,嗯,我确实也要往西边去。”方太之答道。

    “好呀好呀,那我们就一起去皋兰郡吧!”左白露听到方太之说要一起去,顿时开心的大叫。

    “唉。”方太之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一个人去闯荡了,隐隐还有些兴奋,没想到还得和其他人一起。那就只能,到了皋兰郡再分开了,他可不想老是和其他人一起,总是不方便的。

    三个人既然决定了,而且左氏的族长随时有可能追过来,所以方太之决定先靠自己的空间之道赶路。

    于是乎,从彭空国到皋兰郡的路上,不断地有蓝色的立方空间在闪烁,不断的移动,朝着皋兰郡飞去。

    到了夜晚,他们就会休息,拿出储物袋子里的食物去吃,按这样的速度,还有个十五天,应该就可以到达皋兰郡了。

    一路上,左白露总会试图和方太之说话,而方太之都会回避她,转而去参悟游睿所修一脉的剑道。

    就这样,赶路是修炼空间之道,晚上休息时参悟剑之道,方太之对道的理解愈发深刻。不停地赶路,不停地进步,方太之已经达到了入道境的极限,成为得道境只是水到渠成之事。

    大约还有三天到达时,方太之脑海中一个闪光,赶路时直接停了下来,左白雷和左白露问他做什么,他只是回了两个字:

    “突破!”

    宠小生说

    新的征程开始,有人说彭空城的情节有些短,有些仓促,但是该写的我也写了出来,我说过,彭空城的事件还没有结束,请大家拭目以待。

    八月二十四日,一个花一样的少女去了天堂,请某平台真正的做出忏悔和改进,我们要的是安全而不是道歉,希望这个女孩子下辈子一切都好,也希望每一个人在生活中提高警惕,既不要受到罪恶之手的伤害,也不要轻易触碰光背面撒旦播撒的种子,不要堕落,这是我们身为人的底线。

    逝者安息,生者安康。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